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李大立:否定孫中山和辛亥革命是中共「維穩」的需要

7/29/2011 00:23|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785| 评论: 0

否定孫中山和辛亥革命是中共「維穩」的需要



李大立


编按:完全赞同李大立先生之论,而钱文军的论据论点论证大多荒谬绝伦。






正值海內外華人共同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際,閱「開放」四月號錢文軍先生大作「孫聖人是國共两黨的神話」(以下簡稱「錢文」),感到很不解,更感到很不爽,有些話不吐不快,望借貴刋一角提出來與錢先生商榷,同時就教於廣大學者、讀者。

誠如該刋「編者按」所言:「這篇在中國綱絡廣為流傳的文章,引用史料對孫中山的革命乃至人格提出極為嚴厲的否定和批判,重點在孫不惜出賣國土換取日本、蘇俄的支持。此文反眏當前大陸思想界的一種動向。」

筆者注意到,有關對孫中山先生「自稱博士」、「出賣國土」……的指控,幾年前己有袁偉時石破天驚首先提出過,惜應者寥寥。姑勿論這两位的指控是否成立?其引用之「史料」是否屬實?能否說明問題?不少專家學者己發表過意見,筆者在此不贅。僅就此「大陸思想界的一種動向。」發表一些個人看法。

現時,中國大陸薄熙來「唱紅打黑」「烏有之鄉」毛左要复辟毛澤東文革路線、劉少奇之子重提所謂「新民主主義」、茅于軾辛子陵等自由派學者要求公審毛澤東,走西方民主憲政之路……左中右各派不服胡共壓制,激烈交鋒,盡管他們的主張針鋒相對南轅北轍各不相同,但却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中國需要改變!不但海內外學者論者普遍認同,就算是大陸普通黎民百姓都普遍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今天的中國極類似百年前的清末,再次面臨「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處於社會大變革的前夜鑑於中共頑固地抗拒任何政治改革,蠻橫地宣稱「五不搞」彻底關閉社會改革的大門,「二次辛亥革命」和「茉莉花革命」的呼聲日高。正在此時,海內外却突然出現一股翻炒康梁「改良主義」、否定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的思潮,與中共腐朽政權不惜一切「維穩」不謀而合,互相呼應。筆者不敢笱同,曾掇多文予以反駁。百年前,滿清王朝為了維持其封建政權,一面假惺惺地推行「新政」,辦實業、練新兵;廢科舉、開學堂……另一面却頑固地拒絕任何政制改革,從「欽定憲法大綱」到「重大信條十九條」都堅持「大清皇權,萬世一系」,以鎮壓「保路運動」來「維穩」、以成立「皇族內閣」來敷衍人民大眾政制改革的要求。結果人民大眾忍無可忍,直接引發辛亥革命推倒腐朽的封建王朝。百年歷史輪迥,今天中共政權面臨瀕於破產的經濟,不得不進行所謂「改革開放」,但同樣是只改經濟不改政治,頑固地死抱一黨專制的獨裁政權不放。盜用全國人民辛勞創造的財富,用大大超越國防軍費的天文數字「維穩費」去拼死維護他的獨裁政權。他們一方面血腥鎮壓每年數以萬計此起彼伏的群體維權運動,扼殺人民大眾的民主訴求,全國大搜捕「異見分子」、撲滅「茉莉花革命」;一面又收買個別見利忘義的知識分子大唱「黨主改良,告別革命」的歪論,企圖蒙騙人民放棄抗争、放棄革命靜候他們遙遙無期的從上而下的「改革」。在這一方面,眼下袁偉時、李劼、錢文軍、余傑、邵建等先生集體翻炒梁啟超「改良主義」,「君主立憲」,否定孫中山給辛亥革命的言論,無論其主觀願望如何,客觀上恰恰起到中共帮凶和「第五縱隊」的作用。有些言論為達目的,不惜對孫中山先生進行人身攻擊,人格侮辱,實在令人驚駭、令人反感。筆者懷疑是否有些人長期被中共灌输「狼奶」,中毒太深,以毛澤東幼稚荒謬的非黑即白的簡單化、機械化二元論「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來研究和看待孫中山和辛亥革命;只因「國共两黨共尊」就要反對?毛澤東一生口沒遮攔「語不驚人誓不休」(比如公然在外交塲合對日本人說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結果助中共奪取政權;又比如說核戰争「沒有什麼大不了」「無非死幾億人」……)以「反潮流」英雄自居,以致時時獨樹己見、處處與民為敵,不但自暴其短,成國際笑柄;還將國家民族拖到幾近滅亡的深淵,不可不引以為戒。竊以為研究歷史評論歷史還是以尊重事實為重,萬不可「两個凡是」,以政治觀点先入為主。不知錢文軍等各位先生以為如何?

粗略一看,錢先生大作雖一鳴驚人,但不少「立論」似缺乏歷史常識,不值一駁。

比如錢文說因為「國共两黨共尊孫中山」所以他就要「反潮流」否定孫中山。看來錢先生拜錯門神了。孫中山先生在國民黨和台灣方面被稱為國父確實得到廣大黨員和民眾由衷的尊敬和愛戴,名垂史冊;可是在共產黨和大陸方面,就遠非如此了。眾所周知,盡管毛澤東不得不遵孫中山先生為「民族英雄」和「革命先行者」,但出於其野心以及狂妄無知,骨子里是完全否定的。「解放」後,由於政治上的原因,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被指為「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和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革命」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辛亥革命的參加者和孫中山先生的擁護者,後來又大多站在國民黨的一邊,在國民黨裏當了官,最後跟蔣介石去了台灣,成了共產黨的敵人,因而,共產黨雖然沒有公開徹底地否定辛亥革命,但是對它的肯定也衹剩下了一個空殼子。毛澤東曾公然宣稱「辛亥革命失敗了。」在大陸,衹保留了孫中山先生一個人的名譽,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毛澤東的畫像對面,每逢五一、十一中共慶典,都會與馬、恩、列、斯并排掛出孫中山先生的畫像(真是風牛馬不相及!--筆者註)
作為中共政權的點綴,孫中山先生遺孀宋慶齡女士曾被邀擔任一個有職無權的國家副主席,毛澤東辭去國家主席,作為點綴,「副主席」也當不成了,改任「人大副委員長」,純屬統戰性質。據高文謙先生《晚年周恩來》一書透露,文化大革命中,連「國家領導人」人大副委員長宋慶齡女士都受到迫害,江青派紅衛兵去上海抄她的家,搗毁了宋慶齡女士父母在上海的陵墓,還揚言要剪掉她留了多年的髮髻。孫中山先生的孫女孫穗芳女士1955年從上海第八女中高中畢業,三年高中總平均成績在90分以上,還被評為「五好學生」,却因中共執政後隨即實行的秘密高考政審,連續數年不得大學之門而入,不得己之下寫信給祖母宋慶齡求助,宋回信多方開導安慰,未尾附了一句「希望你明年如願以償」,結果次年才被同濟大學錄取(1)。作為辛亥革命象徵的孫中山先生的夫人,海外華人稱「國母」的宋慶齡女士以及孫中山先生的孫女尚且受到如此野蠻的對待,其他辛亥老人的命運更可想而知了。可見,辛亥革命在共產黨的價值觀裏還有多少價值?故錢文軍大批「國父孫中山」,對大陸讀者而言就十分滑稽可笑了,中共不但從未稱過孫中山先生為「國父」,文革中連凝聚了全國人民敬意的南京中山陵也差點被紅衛兵搗毀。

其實,到1949年共產黨「解放」中國大陸的時候,1911年發生的辛亥革命並不遙遠,不過是三十八年而已!毛澤東詩詞中有一句:「三十八年過去,彈指一揮間」,意思是說,比起中國五千年歷史,祇是短短的一瞬間。但是,由於毛澤東的狂妄無知、唯我獨尊,割斷歷史,自中共建政以後,除非為了統戰的原因,辛亥革命已不再提起。這個發生在上世紀初推翻幾千年封建統治的偉大革命,本應在中國歷史上佔有它特殊的地位,可是在它發生短短三十多年後,在大陸就已經早早地被塵封了。在世界歷史上,這種現象說是絕無僅有,一個民族如果不尊重自己的歷史和文化,這個民族是沒有希望的。今天,籍此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際,两岸四地、全世界華人都在準備隆重紀念,中共不得不宣稱撥款200億,假惺惺地「紀念」一番。可是卻絕口不提辛亥革命的偉大成果中華民國,其用心非為真正地紀念這塲偉大的民族民主革命,實現孫中山先生民主憲政的遺志,而是想借此把自己打扮成孫中山先生的擁護者、繼承者,從辛亥革命中尋求執政的「合法性」,妄圖繼續維持其不得人心的一黨專制。

在這樣的事實面前,錢文軍先生還公然宣稱因「國共两黨共尊不能非議孫中山」,所以他「凡是敵人贊成的我們就要反對」否定孫中山和辛亥革命不是太可笑了嗎?

比如錢文說:「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的民主共和制度是暴力革命建立起來的,暴力革命與民主共和格格不入,不存在以民主共和為理想的暴力革命倡導著者。既然民主共和制度是一個協商和妥協的制度,它只能依靠改良才會真正實現。」

不知錢先生下這個斷然結論之前有沒有仔細研究過世界歷史?恐怕是以偏概全衹看到革命在東方的結果吧?確實蘇俄的十月革命和他的餘波曾經在蘇聯、東歐、中國、朝鮮、越南、古巴和柬埔寨等貧窮落後國家做成了前所未有的暴政和災難,但這只能說明革命在缺乏民主基礎和經濟落後國家所產生的結果,並不能說明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如此;中世紀以後歐美發生了很多革命,社會制度的急劇改變前所未有,但是革命的最終結果都不是獨裁專制,而是民主憲政。革命在西方國家往往是達到民主憲政的徑。

最典型的是英國1688年的「光榮革命」和美國1776年的「獨立革命」,兩者分屬不流血和流血的革命,但都是英美兩國走向民主憲政的起點。就拿一六八八年英國光榮革命而言,也是以議會選舉的新君主威廉親王率領一萬五千荷蘭軍隊登陸,才造成詹姆斯二世逃亡和革命成功的,雖然沒有流血,但起碼動用了軍隊和武力。之前的一二一五年「英國大憲章」的簽署和發表,也是因為英國貴族武裝起義,披肩帶甲進攻倫敦,才強迫約翰王簽署的;其後,約翰王和他的繼任人屢次反撲,國家陷入內戰,經過多次戰亂,君主立憲才初具雛形。又比如中國人常常奉為楷模的日本明治維新,從維新改良的開始,以及其後長達二十年的過程中,均發生過戰爭如烏羽、伏見之戰、戊辰戰爭、西南戰爭等。而且,明治維新並沒有讓日本實現民主憲政,明治維新後,日本長期處於天皇和軍人共治的軍國主義狀態,直至二戰結束,麥克阿瑟將美國民主移植日本,才完成了政制民主化。日本政治制度民主化的功臣並非明治維新,而是美國麥克阿瑟將軍。因而,筆者認為一百多年前的明治維新根本就不應該作為今天中國效法的榜樣。更不能武斷地說「民主共和制度是一個協商和妥協的制度,它只能依靠改良才會真正實現。」

就算是美國,也曾發生過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國華盛頓,他領導獨立戰爭取勝後,不少人「勸進」他當國王或當終身總統,但是他都嚴詞拒絕了,功成身退以身作則為美國奠定了民主憲政的基礎。怎麽能武斷地說「不存在以民主共和為理想的暴力革命倡導著者。」?

與此同理,錢文嚴詞批評辛亥民國史專家金沖及先生說:「我不知道像金沖及老先生那樣的學者怎麼能說出如此話語『在一九一二年中國建立民主共和國制度的時候,全世界包括西方國家,實行民主共和國制度的只有美國和法國。』我們暫且不去争論歐洲那些君主立憲國家是否都不『實行民主立憲制度』……歷史告訴我們,歐洲也是人類最早實施民主共和制度的是聖馬力諾共和國,它在1263年就己經立國於共和制了;……為了吹捧孫中山怎能如此信口雌黃?難道就不在乎別人查閱歷史資料?……


錯!君主立憲國當然不是民主共和國!這是政治常識。查《大英百科全書辭典:「君主國(Monarchical state) 指以君主為最高統治者的國家。各國對君主的稱謂不盡相同,有皇帝、國王、女王、沙皇、天皇等。君主終身任職,且為世襲。其地位和作用隨政體而有所不同。在君主專制政體下,君主擁有絕對的權力,君主的意志就是法律,臣民必須絕對服從;在君主立憲政體下,君主的權力以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范圍為限,多數沒有實權。共和國(Republic)是相對於君主國而言的不同國體:共和政體的基本含義就是,國家和政府是公共的,而不是私人的,國家和政府應當為公共利益而努力,而不應當為私人利益而存在。共和政治的另一個基本含義是,國家各級政權機關的領導人不是繼承的,不是世襲的,也不是命定的,而是由自由公正的選舉產生的。因而,公正而自由的選舉,是判斷一個國家是否真正實行共和政治的又一基本准則。」筆者理觧金沖及老先生的意思是說1912辛亥革命成功建立中華民國,不但在亚洲是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在全世界有影响力的大國中也是屈指可數的,是我們全體中華民族共同的驕傲!(可惜今天却大大地落伍了!)錢文軍却歪曲了金老先生的原意,强拿一個袖珍小國聖馬力諾與之相比也未免太勉强了。

最離譜的是錢文說:「中山本非英雄,『世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他的一生可以說沒有做成一件像樣的事情,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病死。……他一生皆至民族大義於不顧,有奶便是娘。1895年趁中國甲午戰敗,孫中山謀劃興中會首次起義……1900年趁八國聯軍攻佔北京之機,孫中山由日本奔香港策劃惠州起義,……1907年親赴越南獲法國殖民當局協助,發動廣西邊境一系列起義,孫卻與法國軍官携手親自開炮轟擊中國軍隊….. 就連那個「新三民主義」,也是按照蘇俄的指示逐條修改才發布出來的。……

筆者注意到類似錢文的這些指控,伸延至孫中山「愛國」還是「賣國」?的討論在两岸三地均有所聞,大陸和台灣學者分歧很大。就算同是大陸學者,也有很多不同意袁偉時、錢文軍等的否定觀點。比如楊奎松「孫中山與日本關系再研究——兼談近代中國革命黨國家觀念的形成與轉變」一文說:

「問題是,在當時的孫中山看來,無論是暫時出讓滿洲權益,還是引入日本顧問,借助於日本援助,與愛國並不矛盾。因為,孫中山當時內心裏想要去愛的那個國,既不是滿清統治的大清國,也不是袁世凱後來鬧帝制醜聞的那個假民國。……」楊奎松先生另一篇術著作「孫中山愛國不愛國?--兼評李吉奎《孫中山與日本》與俞辛焞《孫中山與日本關系研究》」對此有非常獨到和正確的見解,筆者認為對於曾飽受中共「愛國主義教育」洗禮和灌輸的大陸學人能有今天這樣的認識和言論,真是非常了不起!佩服之至!足可令錢文軍等先生甚至某些海外人士汗顏了:「對此,唯一可以做出的解釋只能是,孫中山確實不愛國,因為這個國在他眼裡並不是自己的國,而是滿族統治下的大清國和袁世凱統治下的假民國。他想愛的,則是其計劃中且日思夜想的,按照他的主張並由他的黨所領導的那個中華民國。其實,在歷史著作中以愛國不愛國作為一種道德尺度,來評判近代中國民族國家形成過程中政治斗爭各方的是非優劣,是一種極不科學的做法。文革後一部名為《苦戀》的電影招致禁演,據說就因為其中表現了一些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知識分子對我愛祖國,祖國卻不愛我的痛苦與困惑。而這段話所以說不清不明,恰恰在於它不僅混淆了祖國的區別,而且頭一個祖國與後一個祖國也遠非同一個意思。這也就正如今天世界上的華僑,大都熱愛自己的祖國,但他們中有些人卻未必熱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事實。如果我們簡單地把祖國和現實中的混淆起來,就會因為他們的這種態度就
把他們視同為不愛國。這當然是不恰當的。



必須指出的是,歷史上幾乎任何取得了中央政府資格的黨派政府,通常都會以煽動愛國心的辦法,來作為動員民眾和取得自身合法性基礎的一種重要政治手段。當年德國、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府是如此,日本軍國主義政府也是如此。我們絕難依據是否響應某個時期政府的愛國主義號召來判斷歷史人物的愛國與否。因為,從對父祖之國的角度而言,這種愛國其實未必就是真愛國。與此相反,列寧及其布爾什維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力主歐洲各國共産黨引導工人群眾抵制戰爭,鼓吹失敗主義,停戰後更寧願割地求和;一些德國科學家二戰期間幫助敵國美國制造足以摧毀自己出生國的原子彈等等,這些看起來近乎賣國的做法,其實又未必是不愛國。歷史有時就是這樣復雜。



那麼,我們今天究竟應當如何理解這個愛國甚或是愛國主義的問題呢?霍布斯鮑姆的如下看法也許能為我們提供一種參考。他說:愛國主義最原始、最革命性的概念,乃是以國家為基礎而不是以民族主義為基礎,因為這種概念來自主權人民,也就是說,國家是以人民之名來行使治權。愛國主義者們所效忠的父祖之國patrie)並不是現存或先前存在的國家,而是經由人民的政治選擇所創建的民族,這些人民借由民族的創建,打破或至少是疏離了他們與舊權威的關系在這個定義下,民族乃是全體公民的集稱,他們擁有的權力使他們與國家利害相關,因此,公民才會真心覺得國家是我們自己的。即在民眾的眼中,這個國家理應與過去私利與特權的國家相區別,即應當是公益和公利的代表。換言之,理想意義上的愛國愛國主義,首先就要確定:這個國家是否是經由
人民自己的政治選擇,並事實上是經由人民自己來行使治權的,代表全體國民自己利益的國家。」



筆者認為:要討論「為了推翻本國專制獨裁政權,與文明世界接軌,建立民主憲政,人民是否有權争取和接受外國援助?」的問題,亦即「主權大於人權」還是「人權大於主權」的問題?首先要搞清楚到底什麼是「愛國主義」?政府(尤其是根本沒有經過人民授權的「政府」是否可以代表「國家」甚至「祖國」,而以「愛國主義」為招牌,要求人民愛它,服從它的野蠻统治而不得反抗?在這裏,錢文軍居然引用中國數千年歷史中恆古未有的臭名昭著的禍國殃民大暴君毛澤東用以形容「一切反動派」的名言:「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滅亡。」來套在被毛稱之謂「偉大的愛國主義者」和「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頭上,「語出」是够「驚人」了,不過真是匪夷所思!恐怕若毛泉下有知也會驚訝不己!不知錢先生身處大陸有沒有機會看到美軍閃电攻入巴格達,伊拉克人民歡呼雀躍推倒獨裁者薩達姆銅像拖着它滿街跑,小孩子在其頭上踐踏泄憤的鏡頭?有沒有看到利比亚人民拿起武器配合北約空軍向本國獨裁统治者卡扎菲進攻的新聞?若看到了又作何感想?不知錢先生等有沒有聽說過一句世界名言:「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撒母耳詹森(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scoundrel.──Samuel Johnson)
?這些「無賴」百年前用「愛國主義」來保護滿清王朝,指責孫中山「賣國」;百年後又用「愛國主義」來保護中共專制政權,指責民運人士「勾結外國反華勢力」,如出一轍,统治者用以維護其專制政權不足為怪,若是以「民主人士」或「公共知識分子」自居的人用以指責革命者和革命擁護者,客觀上就和專制统治者站到一邊去了。

錢先生說孫中山「一生沒有做成一件像樣的事情」,請問辛亥革命推翻滿清王朝二百多年的封建統治,結束中国數千年封建制度,算不算一件像樣的事情」?而要不是孫中山先生不屈不撓屢敗屢戰地組織發動十次起義,大大地動搖了清王朝的根基,喚醒了民眾,辛亥革命會平白無故實突然發生嗎?若推翻滿清的封建專制统冶屬於「搗亂」,那麽是否甘心做封建王朝的奴才順民才算「安分守己」?你的意思是否想說今天大陸人民起來反對共產黨的獨裁專制又是「搗亂」?



筆者在舊作「革命不是革人命」一文中說過:「贊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任何人包括領袖人物都應該受到人民大眾的監督批評,包括孫中山先生。但批評應該尊重歷史,根據當時的歷史環境,客觀給予評價。……但若總是以孫中山先生革命過程中的某些做法和言論說事,筆者認為根本就本末倒置,也不合時宜,不值一駁。大眾公認,看事閱人都應該「從大處著眼」,而不應該糾纏小事不放。無論如何,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結束了中國數千年的封建統治、他的民主共和、三權分立、五權憲法政治主張,平等自由博愛的人格理想,至今仍然是我們中國人追求的目標,在今天的台灣已開始實現,這是不容否定的事實,僅此兩點,就足以讓我們後人景仰。」「對於某些歷史事件和孫中山先生的言行,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交由歷史學家去研究,局外人不應該輕易下結論。況且八十至一百年前的客觀環境,很多不是今天我們所能體察和理解,以此苛責孫先生反顯無知。更重要的是,如今我們再次面臨「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在革命和改良的十字路口上,需要總結經驗,吸取教訓,理智地現實地選擇正確的道路;而不是否定孫先生民主共和的理想,在故紙堆裏找孫先生的失誤瑕疵。若面對中共頑固拒絕民主改革的強硬立場,還以批判孫中山先生為名,行反對革命之實,就更不應該,客觀上成了中共專制極權的幫兇。」

錢文中另一段令人驚駭的雄文如下:「其實『竊國大盜』這頂帽子,戴在孫中山頭上遠比戴在袁世凱頭上更合適」。筆者個人感覺,若此言出自海外學者之口,就真是既令人震驚又難以想像了;但出自大陸人士之口,則毫不奇怪,大陸人被「毛澤東思想」「改造」了幾十年,其思維方法行動方式無不打上「毛澤東思想」的烙印,如上所述,淺薄無知的毛澤東本身就是一個「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反潮流英雄」在對待歷史問題上則表現為「翻案狂」,衆所周知,其生前為秦始皇翻案、為曹操翻案、甚至為日本侵華翻案……毛死後,其餘黨繼承他的遺風,出動「中央電視」為歷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商紂王「重新定議」,指紂王是「文武雙全、功勛卓著」的帝王、是「二千年來最大的寃案」,以便為正面評毛開路。近年來更陸續為曾國藩、李鴻章和袁世凱「翻案」,封他們為「大改革家」,御用文人說「從曾國藩經由李鴻章,最後到袁世凱的改良主義道路,是卓有成效的。正是由於他們的努力,使中國歷史走出原地踏步式的循環,成為可能。」目的是用所謂「改革」來痲痺人民的民主訴求。這是罔顧歷史事實的謬論!大量史實證明,曾李袁三人都是死硬保皇派,不是死保主子滿清專制王朝,就是妄圖復辟封建帝制,根本談不上改良,近代史首倡改良者實為康有為、梁啟超。像這樣輕易推翻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早有公論,卻拿不出什麼實質依據,在中共的官方宣傳中比比皆是,駁不勝駁。為免篇幅太長,唯擇錢文軍對孫中山和袁世凱評價一二異議一番,請教錢文軍先生和廣大讀者。有關對曾國藩、李鴻章的評價,筆者向讀者推薦曾節明先生《曾國藩的真面目——兼論中共為何大力推崇曾國藩》、陳勁松先生《晚清與後共:驚人的相似——從央視為李鴻章「平反」說起》以及蔣悅先生《平反李鴻章引起的「賣國賊」爭議》……

筆者認為,一,評價歷史事件和人物,一定要尊重歷史事實,對於有些尚未証實的孤證,要通過正反兩面的思考,不可妄下結論;一切要以行動言論衡量,不可妄自揣測別人的心理活動。二,現時正當中國民主化面臨突破瓶頸關鍵時刻,否定孫中山先生三權分立五權憲法民主思想和辛亥革命,衹會有利於中共專制苟延殘喘,有百害而無一利。

在此再舉數例,比如錢文指責孫中山先生說,「辛亥之後,袁世凱致信黎元洪首倡和議,南北議和本己初步達成共識,國內和平局面己見端倪,然而老孫風塵僕僕趕回來,立即否決了宋教仁等主張的內閣制,力主總统制;接着否決了各省代表擬選其為「大元帥」,非要當正式「大總統」不可,但各省代表沒有完全就範,不顧其一再主張,硬是給他的「大總統」加了個「臨時」的前綴。……」不知讀者看到錢先生大作的這一段話有何感覺?筆者第一感覺是這根本不像嚴肅的史論!比如「否決了各省代表擬選其為「大元帥」…. 」一句,既然是「擬」,就說明仍在討論商議之中并未形成决議,充其量不同意見爭論而己,那又怎麽談得上「否决」呢?故請錢文軍先生公布此段史料來源出處,以便讀者核對,否則難免令人懷疑是否有虛構之嫌?

事實卻是191211日,中華民國宣告成立,各省代表公推孫中山為中華民國第一任臨時大總統(是1911年12月27日以16票对1票通过),而身在北京擁重兵的袁世凱對此很不服氣,一面挾天子令諸侯,起兵「討伐」革命;一面借革命威迫朝廷,左右逢源,虎視眈眈。為國家民族而非個人權位,孫中山承諾袁世凱:衹要能說服清帝退位,並來南京就任,就將大總統之位讓給他。212日,清末帝宣統退位,孫中山第二天即向國會遞交了辭呈,14日正式辭職。緊接著國會選舉袁世凱為臨時大總統,但堅持袁到南京就職。還派出專使團北上迎袁來寧。北京忽來「兵變」,袁借口維持秩序,拒絕南下。再者,孫中山在讓位袁世凱之前,就力圖以實行內閣制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限制袁世凱獨攬大權,實現其三權分立和五權憲法的理想。辛亥革命成功後,當時的國會多數黨國民黨興致勃勃準備組閣,可是,袁世凱將宋教仁暗殺了。19141月,袁世凱下令解散國會,不但取締國民黨,連保皇黨梁啟超與國民黨激進派章太炎合組的進步黨也被取締,禁止政黨活動,各黨領袖人物逃亡日本;2月,解散各省省議會;同月,內閣辭職。此後袁認為「人民濫用民主自由、人民政治認識尚在幼稚時代」(一如今天中共所說——筆者註)南北議和過程中,袁世凱一再向南方聲明,民主共和並不是中國最需要的,中國應行君主立憲(9) ,於是袁廢止「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於5月推出「中華民國約法」,改內閣制為總統制;6月,裁撤各省都督,設「將軍督理軍務」,由(中央)將軍府分遣。要求孫中山黃興裁撤南方革命軍隊;之後再修改總統選舉法,使總統可無限期連任,而新任總統亦由在任總統指派,袁世凱成為了真正的獨裁者。錢文軍却無視這些史實,推翻國人共識,主觀地將『竊國大盜』這頂帽子,從袁世凱頭上轉戴在孫中山頭上,能服人嗎?即使今天中共有意想為袁世凱平反,也抹煞不了他稱帝八十三天的醜惡的歷史,不明何以錢先生會說『竊國大盜』這頂帽子,戴在孫中山頭上遠比戴在袁世凱頭上更合適」?

以上歷史事實及後來發生的袁稱帝已經充分表明袁根本不想走議會共和道路,他一心重走封建帝制老路,將中國社會拉向後退。史載「宋教仁案發生後,輿論嘩然,6月,袁世凱先發制人免去國民黨人江西都督李烈鈞、廣東都督胡漢民、安徽都督柏文蔚的職務,向國民黨發起進攻。
事態至此,孫中山、黃興等決定發動二次革命討袁」。在議會道路已被完全堵塞的情況下,請問,如果中國人不想走回頭路,有何選擇?孫中山先生發動「二次革命」無可厚非,各省紛紛起兵護國討袁,連主張憲政民主最力的雲南蔡鍔都起兵討袁(他是是袁世凯称帝后,首举义旗讨袁,此处李先生似乎弄错了时间?),可見代表了當時的民意,錢文對此的指摘毫無道理。正如今天,歷史再次重演,中共多次明確宣布「絕不搞西方民主那一套、絕不搞多黨制、絕不搞三權分立……」,連組織政黨都不容許,談何議會道路?錢文軍李劼等改良派仍然幻想中共會政治改革,放棄權力,還政於民,未免太天真了!

此外,對於西方普遍稱孫中山先生「Dr. Sun Yat-sen」,錢文輕蔑地指責說:「孫大砲滿腦子都是虛榮,一個最簡單的例證就是,他從未獲得過任何博士學位,却以博士自稱。有辯護者說是「醫生」(Dr.) 誤譯所至,可《孫越宣言》裏左一個「博士」、右一個「博士」却是不必翻譯的漢字。」孫中山先生一直在海外受英文教育,13-17歲上美國檀香山英美教會意奧蘭尼學校和阿厚書院, (Iolani School,  Oahu College相當於高小和初中)17-20歲上香港拔萃書院(Diocesan Home college),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Centralcollege相當於高中畢業)21歲入香港西醫書院(香港大學前身) (相當於大學畢業)26歲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於香港西醫書院 (The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 ,畢業後在廣州博濟醫院附屬華南醫院(CantonHospital )實習,然後在澳門、香港和廣州等地行醫,(在香港和澳門,沒有大學畢業的學歷,不可能成為執業醫生)(2),眾所公認,香港處於東西方文化的交匯點,在香港受過教育的人都知道,香港大學、拔萃書院、皇仁書院在香港教育界的地位。至於說孫中山博士名銜,英語中醫生和博士都是同一個詞「Doctor」,所以西方人稱孫中山先生Dr. Sun Yat-Sen,合乎常理。孫中山先生習慣用英文寫作與對外溝通,(台灣編譯的《孫逸仙全集》和《國父全集》內有八成(包括「建國方略」都是從英文原稿翻譯成中文的)不排除與蘇俄代表越飞的會談是以英語進行(孫與鮑羅庭全是英語溝通),很大可能孫越宣言》中文本是從英文轉譯而來。此外,民主國家或經濟發達地區人際關系趨向平等,不似專制國家如中國大陸者等級森嚴,「博士」一詞己經從學術界走到民俗社會。普通民眾對各行業傑出人士尊稱「博士」不足為怪,甚至有「花博士」、「茶博士」等稱謂。筆者認為評價一個政治人物,最主要是看他的政治理念和主張還有他的政治實踐是否順應世界潮流、是否利國利民?而不是着眼於他的銜頭。筆者看錢先生要麼完全不了解香港的學校學制,要麼完全不了解西方人的習慣。如果錢先生們見識過孫先生那手漂亮的英文書信(康德黎夫人在1897630日的日記中對孫中山有如下記述:「
.....
那麼憑這樣流利的英語,他對「所見所聞」,當然就理解得既容易又深入
...
),就不會說出如此不敬的話來了。

再舉一例,錢文說:「孫中山為實現其總統夢,堪稱不擇手段,首次謀劃「起義」即為事成後誰任「合眾國總統」與楊衢雲争執不休。」倒是聞所未聞,不知「典出何處」?孫中山先生一貫主張推翻封建君主制,建立共和政體--中華民國。似從未說過效法美利堅成「合眾國」(UnitedState各州() 自治,有立法權的聯邦政體)何以突然冒出一個「合眾國總統」還「争執不休」?正好515日香港大學「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辛亥革命與今日中國研討會」上來自台灣的學者廖書蘭女士的講演有孫中山先生領導第一次起義的內容,於是請教廖女士,她說此純屬誤傳。請看廖女士演講詞雲:「辛亥革命發生前的十次起義,幾乎全是靠孫中山先生不辭勞苦在海外向華僑募得巨款,購買軍火然後通過香港偷運回廣州,淮備發動第一次廣州起義。(<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5/2019 15:44 , Processed in 0.109517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