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民生 查看内容

吕耿松:卡扎菲的死日与陈光诚的生日

11/13/2011 22:25|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30280| 评论: 0

卡扎菲的死日与陈光诚的生日

吕耿松

编按:吕耿松先生是法律出身的学者,也是为中国民主事业奋斗不已的战士;其人正直诚实勇敢令人敬佩。
此文反映出极权暴政下国人的悲惨生活,实令生活在自由民主国家的人憾慨不已。

汉语中有句成语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典故出自《晋书·苻坚载记》:坚与苻融登城而望王师,见部阵齐整,将士精锐;又北望八公山上草木皆类人形《晋书
·谢玄传》:闻风声鹤唳,皆以为王师已至。说的是公元四世纪的淝水大战中,前秦的九十万大军被东晋的八万军队打败。秦王符坚登上寿阳城眺望,发现晋兵布阵严整,以为八公山上草木都是晋兵。那些败逃的秦兵听到风声和鹤叫声,都以为是东晋的追兵,于是秦军一溃千里,九十万大军只剩下十万人。后世用草木皆兵来形容人在极度恐慌时,一有风吹草动便疑神疑鬼的样子;以风声鹤唳来形容人极度恐慌以致于自相惊扰的样子。屈指数来,淝水大战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闹剧又在上演。远在万里之遥的蕞尔小国的独裁者卡扎菲的死日和中国山东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生日,在中国都成为敏感的日子,这是一种现代版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它充分说明了中共当局是何等的虚弱,何等的外强中干。

1020日晚,世界各大媒体报道了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死亡的消息。21日上午,我准备到杭州吴山去和朋友们一起喝茶。刚要出门,杭州西湖区国保和翠苑派出所副所长、片警及巡防队员八九个人立即围上来,不让我出门。我责问他们为何不让我出门,有什么法律依据。他们说不出道理,但就是不让我走,还拔走了我电瓶车的钥匙。我跟他们对峙了二十分钟左右,最后只好把电瓶车拉回车棚,国保一直跟到车棚,直到我把电瓶车锁上才离开。与此同时,吴山上的朋友也受到了杭州市国保的冲击。事后我们分析国保为什么要大打出手的原因才明白:卡扎菲死了,当局害怕我们集会庆祝这个独裁者的死亡,所以才如临大敌一般。

昨天(1112日),我们本来约好到毛庆祥家附近去吃火锅。那里有一家火锅店开张,第一天打折优惠。对于我们这些叫化子革命家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毛庆祥几天前就把消息告诉了我们。我们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一来可以解解馋,二来可以借这个机会聚一聚,聊聊天。但早上不到八点,毛庆祥就被国保叫去喝茶了。九点多一点,我准备到医院去看病,因自行车没有气了,我到我妻子那里去拿两毛零钱打气,因这个方向是朝大门的,只见片警气喘吁吁地赶过来,问我到哪里去。我说不到哪里去,拿两毛零钱打气。接着他便跟我到修车店,帮我把气打好,然后又跟我到家里。到家后,我见车篮的镙丝松了,便拿出镙丝刀和老虎钳紧固镙丝。这时翠苑派出所副所长(他专职监管我)和片警又跑过来,问我车修好后是不是想出远门。我说我不想出远门,但想到医院去看病。他说今天不能出去,哪儿也不能去。下午快到四点的时候,我骑车去医院,大概守候在我家前后的探子通风报信了,我出门后不久就在路上碰到了片警,他开着一辆小车过来,问我到哪里去,我说就在前面医院里(医院离我家不远)。也许是由于已经比较晚了,也许是片警已厌倦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他竟然放了我一马,让我去医院,只是关照了一句早点回来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毛庆祥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回到家了。回家后我打电话给吴义龙,吴义龙说他今天也被国保请去喝茶,晚上还要请他吃饭,要到九点才能回家。我在网上跟朋友聊天时,对今天国保又大打出手的原因进行探讨,认为可能是国保怕我们讨论给艾未未借款的事,但罗勇泉的提醒使我恍然大悟。罗勇泉说:今天是陈光诚的生日啊!这就对了。1112日是陈光诚的生日,全国有许多民众在庆祝他的诞辰。但为朋友庆祝生日有什么可怕?难道天会塌下来吗?也许在当局看来,这会影响社会稳定,会威胁中共政权。所以,在当局眼里,陈光诚的生日和卡扎菲的死日一样,都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于是疑神疑鬼,自相惊扰。

我们再来看看上海和山东。在上海,11日上午10点左右,王扣玛、陈国贵、张燕红等六位上海市民登门拜访冯正虎,他们正在冯家聊天听民歌,五、六位五角场派出所的警察奉国保的命令敲门而入,要驱赶他家里的客人,国保担心这些客人约冯正虎出门聚餐为陈光诚过生日,要求冯让客人离开他家,并传唤他到派出所。

在山东,来自全国的44位维权访民前往尸骨村为陈光诚庆祝生日,上百名手持冲锋枪的特警对他们进行阻拦。警察用枪口对准他们说:凡是来临沂旅游的都这样对待。随后他们被关在临沂南山派出所一个停车场内。可见,全国各地都是草木皆兵。

毛庆祥告诉我,国保对他说,吕耿松是最危险的人,请喝茶、吃饭其他人可以叫,但吕耿松不能叫。这话真让我大吃一惊,国保竟然有这样的高见。这使我想起我在看守所的时候,有几个犯人(与我关在一起的都是已决犯,他们是看管我的)叫我拉登。我跟他们解释说,我不是拉登。我们是搞民主的,不提倡暴力,这跟拉登的主张和做法完全不一样。我当时以为他们把反对共产党的人当英雄看待,所以我是他们心目中的拉登。现在想起来,这可能是当局的阴谋,是故意给我设的套。如果我自以为是地把自己当作拉登,向他们宣传拉登的那一套,那么很可能会栽进去。在法庭上,公诉人曾对我喜欢研究军事说成是主张暴力革命,这跟犯人说我是拉登、国保说我是最危险的人如出一辙。凡和我相处过的人都会说我是一个温文而雅、宅心仁厚、忠诚老实的人。但想不到国保会说我是最危险的人。说我这样的人是最危险的人,那么共产党确实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方面说明貌似强大的中共政权已弱不禁风,一方面说明它还要作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本文内容由 郭国汀 提供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7 06:31 , Processed in 0.08241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