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时评 查看内容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正义性与合法性

1/16/2012 02:36|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32147| 评论: 5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正义性与合法性

郭国汀

一.人民有权推翻暴政


休谟认为:一个生于专制政府之下的人对它应该没有忠顺的义务.[1]弥尔顿主张:人民完全拥有废除和处死暴君的神圣权利。[2]狄德罗强调:反抗暴君政治的起义是正义的。[3]摩莱里指出:专制政体的残酷统治靠恐怖来巩固;专制制度总是力求窒息会使人获得真正自由的观念,这些观念使人变得有理性;专制国家的原则绝不是荣誉,因为在那里人人者是奴隶。人们不知道什么是荣誉;专制政体需要恐怖,品德是绝对不需要的,而荣誉则是危险的东西。专制制度需要用恐怖去压制人们的一切勇气,窒息一切雄心。专制国家,政体的性质要求绝对服从。[4]
霍尔巴赫强调:不取得人民同意的权力是不合法的,因为人民只能服从合乎人性的法律,并且不能放弃自己的福利,所以社会不能容忍压迫压榨,人民有权收回他们交给国王(即政府)的权力,有权用武力反抗压迫自己的暴力。[5]当统治者颁布的法律危害人民或违反人民的意愿时,人民有权对该法律提出抗议,有权取消统治者的全部权力,有权反对他的渎职罪行。[6]利用暴力剥夺人们最根本的神圣的,不可剥夺的权利,无异于建立暴政或篡夺权力。这样的政权已经不算政府,只能算是滥用权力,儧越权力,只能算是抢劫作乱。[7]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实质上将上述法律思想家们的哲思上升为法律并庄严宣告:“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当追逐同一目标的一连串滥用职权和强取豪夺发生,证明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利,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8]


前已论证,中共政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专制极权流氓暴政,因此推翻中共暴政不但完全合法,而且是替天行道!


二.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必要性


首先,清除吸血鬼,解放中国人民的沉重负担。其次,清除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精神,心灵,思想三座大山,使国人获得身心灵魂精神的真正自由;再次,清除捆绑中国人民想象力创造力的精神枷锁;第四,唯有彻底唾弃中共,中国人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思想、言论、出版、舆论、新闻、结社、讲学、教育的自由。第五,唯有推翻中共暴政,中国才能真正走上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的道路。第六、唯有推翻中共暴政,中华文华中华文明中华民族精神才能真正复兴与重建。第七、改良主义行不通。对此李天笑博士指出:中共的杀人史、谎言史、搞运动史、整人史等每一个历史都证明中共一直在重蹈覆辙,狗改不了吃屎,因此中共是不可能改良变好的。中共内部是一个逆向淘汰机制。中共的洗牌规律是两头清理,即有正义感的人士和罪恶昭彰的恶人都被洗刷出去,留下的都是非常尖滑的恶人。能在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中生存和上升到高层的一定是最善于伪装的,最能压抑和泯灭良知的。中共的逆向淘汰机制使中共成为充满恶人的黑帮,而社会精英在蜕化为中共帮凶后又加强了中共的自我保护和统治,使中共每一次表面的改良都成了对罪恶的掩饰,从而使真正的改良成为不可能。[9]


三.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可能性


《特权论》从制度根源和理论高度掘了共产邪教的祖坟,《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使广大国人看清了中共的流氓真面目,民运人士几十年如一日的英勇顽强斗争,法轮功七年不屈不挠英勇和平抗暴,人权律师群雄的堀起,新闻媒体自由战士风起云涌,法律人积极参与公民维权,工人农民贫民如潮如涌的维权抗暴,突破八百万之众的退党大潮,席卷全球的绝食抗暴运动,标志着全民已经开始觉醒,中共流氓本质已经彻底揭露;海内外民运力量大集结,全球正义力量的声援支持,最后中共暴政早已丧失精神、道义、理论资源,而彻底沦落成为一个犯罪利益集团。维系整个官僚特权阶层的动力仅剩下赤裸裸的特质利益,因而整个中共暴政实际上极为脆弱,而大陆中国犹如到处堆积如山的干柴烈火,甚至犹如火药桶,一有风吹草动,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随后可能一夜之间崩溃,中共内部业已成为朽木腐肉无可救药,摧枯拉朽的最后一击迫在眉睫,这一切为彻底唾弃抛弃中共终结中共专制暴政提供了前提基础。


四.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鉴于中共政权是一个反人性反人类反道德无耻下流残暴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鉴于中共是一个以暴力谎言窃取的非法政权,鉴于中共专制暴政决不等于中国国家政权,鉴于推翻暴政实乃天赋人权,因此推翻中共专制暴政不但完全合法,实乃替天行道,更属正义公道之举。必须强调指出的是:中共专制暴政与中国国家政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中共一小撮官僚特权分子采取不正当手段非法窃取劫持国家政权;后者是依法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国家政权;因此推翻中共暴政不过是还政于民还权于民的正义之举。历史已经到了公开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正名的时刻。过去对于被以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追究刑事责任的政治异议人士,人们往往不能理直气壮地为之抗辩,大多仅在当事人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故意,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没有煸动用暴力推翻国家政权等方面做软弱无力的抗辩。清水君仅因一篇《颠覆无罪,民主有理》短文,就被中共专制法院枉法判刑12年;杜导斌同样仅因一篇颠覆文字被捕被判。张林、杨天水、李智、罗永忠、何德普等皆因为公开批评批判中共而被强加煸动或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关被判刑。实质上皆属枉法裁判,然而在中共跨台之前,此种强行指鹿为马的胡乱判案还必将继续。





[1]
休谟 <人性论>(下)第589页;


[2]
弥尔顿《为英国人民声辩》第17页;


[3]
《狄德罗选项集》第2集第164页;


[4]
摩莱里《自然法典》第65-69页;


[5]
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99页。


[6]
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80页。


[7]
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101页。


[8]
〈美国独立宣言〉


[9]
李天笑《中共不可能改良》



本文内容由 郭国汀 提供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张国堂 1/21/2012 10:26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空喊有什么用呢?关键的是你的力量呢?你郭国汀能推翻中共吗?你郭国汀推翻中共之后,能安定中国吗?
  争取教会承认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铲除中共暴政的唯一道路。
  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这是我的“明修栈道”,争取教会支持,才是我的“暗度陈仓”。
  基督作王,基督与基督徒们一同作王,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就是宪政民主。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基督的国。就是千禧年天国。这是《圣经》的预言,也是广大基督徒们最强烈的盼望,虔诚的基督徒必能接受千禧年天国的福音。
引用 张国堂 1/21/2012 10:29
余杰——又一个行将急剧褪色的昨日之星


作者:芦笛
芦笛自治区 发贴, 来自 http://www.hjclub.info

刚才进来,看见小克转贴的余杰的《去国声明》,无任惊骇。虽然我早就听说过余杰被中共国保毒打,但毕竟不知详情。如今见到余杰本人的描述,震骇莫名:我虽然不惮以最低下的智力与最邪恶的心术去揣度我党,但怎么也无法相信共党竟会堕落到这个地步,愚蠢到这个地步,无能到这个地步——一个文人写几篇无足轻重的文字,不准许出版也罢了,派警特日夜监视骚扰也罢了,竟然还下作到使出黑社会手段来,惨无人道地毒打之!这种下作烂事竟然发生在21世纪,实在是让人欲哭无泪。

小克评论道:

“看来这两年他是吃了不少苦头,我也担心愤怒和仇恨会蒙蔽和泯灭他的心智。

邪恶的体制最大的恐怖是不管你站在它里边或是对面,最终它都能把你变成它的样子。”

莫非网友不同意,说:“虽然俺也不很喜欢基督徒余杰,但不能同意你的观点。”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余杰的事,小克指出的是一个普遍现象,并不是对余杰的个人评论,与余杰今后变成什么样的人也未必有关。他这个论点是我见过的最深刻最准确的,共党之可怕可恨,恰在于它能极其有效地败坏人民的心智,以自身面貌改变全民。用毛的话来说,便是“无产阶级要用自己的世界观去改造世界”。这最终结果,便是共党的反对派与老共使用同样的思维方式,基本是一丘之貉,看看海外民运就够了。韩寒最近引起了轩然大波的“素质”论,其实说的就是这事。

据我观察,在共党制度下生活的人民,乃是党的忠实镜像。毛时代的大多数人(包括青年芦笛)都是毛共分子,亦即狂热的邪恶的“理想主义者”,与执政者无异;现代人则多是毫无信念毫无原则的“犬儒”,也与执政者无异。这其实也就是老帮菜与小赤佬们的区别,前者多是毛共余孽(主要是指海外的老帮菜,因为他们还没来得及“犬儒”化,便被放逐出来或跑出来了,就此被冻结在唐人街的信息黑洞中。而国内的老帮菜好歹还有“与时俱进”的机会),后者多是“犬儒”。从与文明的距离来看,后者远比前者文明,更少反人道的破坏力,所以,中国毕竟还是极大地进步了。

之所以如此,是共党把持了全套宣传机器,控制了一切信息来源,以国家暴力为后盾,以邪恶的意识形态为全民强制性洗脑,更以烂污社会环境实行负筛选,在毛时代是以心狠手毒为筛选标准,在今天则是以狗苟蝇营、不择手段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筛选标准。以如此方式去管理社会、统治人民,人民不欲成为党的镜像,其可得乎?

在这种民众素质基础上骤行民主制度,其后果不待智者而后知之,只怕要比辛亥之后还糟万倍。我在与胡平辩论时就说:中国的最大的灾难,是共产党突然垮台,能以枪杆子镇住全局的大流氓突然垮掉了,放出无数的小流氓来,那还得了?一个高压锅突然揭去盖子,那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所有的东西都喷到天花板上去。批驳韩寒的民主精英们,何以连这点政治学常识乃至生活常识都没有?却只知道一味拿中东的“茉莉花革命”说事!

因为发表了对中东“民主革命”的悲观估计,老芦在《凯迪》被右愤们骂成了“张哈夫”。让我哭笑不得:愤青们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些啊?怎么连昨日的往事都记不住哪?阿富汗、伊拉克不是早就“民主了,民主了”么?有哪位同志敢移民到那俩国家去?那还有美帝在那儿“训政”,都还搞成这烂样子,没有民主教师爷上课的埃及和利比亚就能自动进入民主社会了?在我这悲观主义者看来,两国的悲剧才刚刚开始。谓予不信,请拭目以待吧。

这些其实只是题外话,我只是想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从流亡作家们的经历来看,余杰被放逐出国,乃是他个人的事业生涯遭到的最大打击。作为文学家,此人才具平庸,也就是个文学青年的水平。过去之所以能享盛誉,完全是“政治增值”。国际社会为了促进中国的文明化与民主化,不能不奖掖宣传国内的异议作家。与刘晓波一样,余杰是以“异议人士”的身份出名的,不是以文学成就出名的。他出国之后,这特殊的地位就不复存在了。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问政治专心搞文学,要么在国外继续充当异议人士。这两条路都是死路,靠搞文学出名,余杰根本没有那个才力,而且,他早已习惯了闪光灯下的巨大虚荣,又岂能耐受那寂寞?但若要继续当异议人士,则那就意味着去与已流亡民运人士们争饭碗,不旋踵就要陷入与那些人的无穷打斗。一个作家去与徐水良之流揎拳掳袖,成何体统?除了被人泼一身烂泥,还能有好结局?但若不与那些早就卯了劲要与他算帐的人打相打,他又该如何捍卫其名声?就算他能洁身自爱,那也将立即被人遗忘——若想以异议人士的身份出名,他比得过魏京生么?请问老魏混得如何哪?

引用 郭国汀 1/22/2012 00:44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29/2012 20:09 编辑
张国堂 发表于 1/21/2012 09:26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空喊有什么用呢?关键的是你的力量呢?你郭国汀能推翻中共吗?你郭国汀推翻中共之 ...

我认为你此种主张是永远不可能的梦想,因为世上没有一个共产党极权政权是因为所谓基督终结的,即便天主教起了巨大作用的波兰,也是因为团结工会的长达数十年的英勇抗争,才最终取得胜利。东欧苏联皆有强大的天主教或东正教基础,但教会力量全被共产暴政摧毁一空。中国基督及天主教徒仅一亿左右,而且绝大多数在乡村。至于你自封上帝基督再世的做法,恰恰是导致你一事无成的根本原因。基督教对人的精神道德水准提升或许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指望官控教会支持终结暴政,只能是痴心妄想。我个人没有力量,但觉醒的中国人民的力量大无边,而人民的觉醒前提是彻底认清中共极权暴政的流氓犯罪本质。因此必须彻底揭批暴政历史上与现实中的一切罪孽。人民觉醒之日,即是暴政终结之时。至于未来中国最佳的途径吾以为应当是恢复和重建由孙文,蒋介石开创的中华民国,再创共和。
引用 tinicomy 1/8/2015 01:24
哈哈,豆逼
引用 doubidy 1/8/2015 01:35
真是你妈大傻逼

查看全部评论(5)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7 06:33 , Processed in 0.08207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