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下)

10/21/2014 01:16|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441| 评论: 1|原作者: 郭国汀

郭国汀: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10月中国政府已经签署加入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长时间剥夺人身自由的决定只有通过正当程序由法院作出判决,才符合国际人权保护的公约。中国政府一再承诺:信守已签署的国际公约的责任和义务;如今“尊重和保障人权”条款也写进了宪法。然而当权者任意对上访人员强制劳教的做法,实有为了一己私利,挟私报复之严重嫌 疑,严重侵犯了申请人依宪法所享有的正当合法权利,这样违反宪法的规章理应依法撤销!
   郑恩宠,怎么了?

   赵国君:又是一个与拆迁有关的案子,不过,这个案子已不仅仅是拆迁了,据说很敏感。郑恩宠是一个专为拆迁居民打官司的律师,如今被判了。您又介入了,透过您出庭辩护的案件可以看出您的一个特点就是敢讲真话!郑恩宠被抓的说法很多,作为一个法律人,您是怎样看呢?

   郭国汀:是啊,有人称颂他是“动迁维权斗士”、“反腐败英雄”,也有人说他的被捕是由于 “捅出了周正毅的金融诈骗案”,并“由此揭露了高层党政官员的腐败问题”遭受了打击报复。官方的媒体宣布他的被捕与周正毅案无关,并铺陈他的种种劣迹,说他荒唐地自封“反腐英雄”,实际上是个善于投机的骗子。他是我的朋友,从直觉上判断,他是一个不计个人得失和个人安危,无私地实现着,传播着公益理想的人!他是一个具有创造新时代的精神的人,这个精神将开创中国法律公正的时代!听听他说的话吧,“我认为中国律师的主战场并非在高尖端领域而是在维护广大人民的基本权利领域”;“法治的基础在人权,人权的基础在私有财产。中国老百姓唯一的财产可能就是仅剩的那么一点房产。可是说拆就拆一夜之间变成一无所有,又如何让人民心服口服?”“全国人都知道上海有条南京路步行街,可很少人知道上海还有条子虚乌有的朱家湾步行街。21亿元投资拆迁掉成千上万民居,到头来却是黄梁一梦!骗子逍遥法外,涉案官员照样升官发财。此外就是我知道上海太多动迁黑幕,十年大动迁,至少有200名以上的上海动迁居民以死抗争。伴随着官员的辉煌政绩的是多少平民百姓呼天不应唤地不灵的血泪史!上海土地的增值是上海人民几代甚至数十代人民流血流汗得来的,决不应当成为开发商发财,政府官员政绩的资本,更不应成为官商分赃的金库!” 再看看他做了多少事?他长期代理上海弱势群体的官司十年!共计打了500场拆迁官司!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仗义执言、为民请命的好律师!当然,感情归感情,现在他被追诉了,做为一名律师,还是要抛开这些个人判断,秉持法律人的思维认真对待这件事。至于有人担心我做他的律师如此“拔高”他。会不会受影响,我觉得也是多虑了!无论是谁,被公诉了,在终审判决之前都应假定其是无罪者。非经正当法律程序和法院审判就不能定罪的,这才是法律人的思维。

   赵国君:那您是怎样为他辩护的?

   郭国汀:指控的罪名与具体的拆迁无关,起初是涉嫌“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后来又变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原因是郑恩宠在其住处,将新华社一篇涉及拆迁的稿件和一篇他自撰的新闻稿件传真给在美国纽约的“中国人权”组织。我认为指控的罪名完全不能成立,因为起诉书指控的两份文书根本不属于所谓“国家秘密”,新华社内参稿件的实质内容实在是再普通不过的社会新闻而已,其内容与所谓国家秘密无涉,至于上海市国家保密局之密级鉴定书之可信度因其本案显而易见之外界干扰大打折扣;退一百万步言,假设该两页传真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国家秘密的定义,属于有效的国家秘密,但其泄露的秘密也仅有损于贪官污吏的安全而非国家安全,有损于官商分赃的利益而非国家利益;这样做的社会危害性在哪里呢?恰恰相反,不但谈上对国家安全和利益受的严重损害,反而是有功于国有功于民的壮举!

   赵国君:郑恩宠的命运令人感慨万千,我们应该在这个案件中吸取些什么呢?

   郭国汀:在本案中,张思之先生的辩护词完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郑恩宠在为广大拆迁户提供法律服务的工作中,勤奋、敬业、刚正、清廉、多功而少过,且能常年一贯,得到了大众的尊敬。惜过于执着而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使一些利欲熏心者有隙可寻,终致祸起。警方先入为主,举措专断;检方失察,误定罪状。恳请法庭考察他的现实表现和全部历史,考虑他的行为既无社会危害性,他本身又不具有主观危险性,因而无罪可言的实际,还他以清白,使其能够更好地为广大人民的利益服务”;“律师执业,相当艰难,无私无畏,忠于职守者往往受难,数百律师因执业而入狱的现实,不仅令人震撼,而且发人深省。敢请向有关部门提出司法建议,采取实际措施,改善律师执业环境,使我们的律师制度在法制建设中真正起到支柱的作用,使广大律师在民主法治的进程中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利国利民,功越当代!”

   由海事而行政,由行政诉讼再到棘手的刑事诉讼,郭国汀与自己目标越来越接近了,那就是做一个人权律师。众所周知,他是主动选择了一条艰难之路,不过,也是最有价值之路。他有这样的自信,无论学识,还是胆气,因为他是一个基督徒,有着博爱众生的信仰,他是一名被知识武装起来的钢铁战士,思想伟力使他敢于面对一切艰难险阻,敢于承担命运的考验。说真话,对社会负 责,对历史负责,他宠辱不惊、无惧无忧。

   做一名人权律师

   赵国君:在事业如火如荼的时候,您再一次转向,从一名声望卓著的海事律师转为以做一名出庭律师为终生志向,为什么呢?

   郭国汀:在许多人看来,在海事方面我的名气刚刚做出来,这样做是不可思议的。但多年的思考和经历使我认识到人权律师要比海事律师更有价值,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国家,社会非常需要这样的律师,没人敢做,想做又没能力做,时代呼唤人权律师,我不下地狱,谁下?!

   赵国君:怎么自然就是您可以做人权律师?

   郭国汀:因为我具备这样的条件。我喜欢读书,爱思考,多年来一直保持着顽强的自学精神,有计划、有步骤地博览群书,广泛涉猎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天文地理,中文、外文。大学毕业后,我有28年的读书计划,这些计划有系统的、有范围的、有方向。多年学习和训练使我对世界有了更深的思考,有一整套成熟的观念。另外,我有顽强的毅力,每天坚持万米长跑,精力旺盛, 蓄积了工作的本钱。王安石说:“有志与力而不随以怠”,就可以实现理想了。而我认为,当代中国正处在伟大的社会变革时代,人权的观念深入人心,做人权律师既是性格使然,也是时代的召唤,我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赵国君:您应该知道其中的艰难,凶险之中,律师思虑的应该是如何逃离鲁迅先生所讲的“覆灭”,进退有度,以求自保,您也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在“壕堑”中做战,岂不更好?

   郭国汀:有许多人善意地要我自保,我理解。但我不会自保,也不需要自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勇气?我认为,自己已不复当年。我已经被强大的思想武装起来了,知识的力量使我感到强大、坦然和从容。我对我的言论负责,有任何人认为我的言论是错误的,都可以公开地争论、批评,我欢迎。另外,时代也在进步,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时候,因言获罪,动辄得咎。人权条款已经写入宪法,人权观念已经深入人心,这样的环境今非昔比了。只要我们一切在法律的框架内行动,本着公开、公正的态度去做事,何需担心?何来自保?什么叫无谓的牺牲,事情是有价值的,死亡就有意义。我深知所选择的是最艰难的道路,然而能为中国的法治做点有益的事,此生足矣,死而无憾!

   赵国君:现在做的关于人权的案子有哪些?

   郭国汀:主要是一些政治良心犯,如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杨天水、张林、师涛案,还有涉及宗教自由、思想言论自由的案件,像为法轮功辩护。

   赵国君:有何感触?

   郭国汀:一言难尽。他们非常非常需要法律的保护,司法审判也非常需要有不同的声音,唯有个体人权得以实际保护,国家才有可能有人权。办理这些案子使我有机会了解了更多人的思想,也阅读大量有关的书籍和材料, 发现了许多有价值的思想。尽管其中某些观点和方式我并不能完全同意,但在道义上我非常认同他们的理想。他们是一批有理想、敢于担当,为着国家和民族未来着想的热血青年。其言行完全属于宪法规定的思想言论信仰自由的范畴,与言论自由一样属于基本人权,同样应该予以尊重和保护。既然进入司法程序,就更应该慎重对待。法律的程序启动之后,关乎的已经不仅仅是个人的命运了,而是法律的崇高价值如何实现的问题,关乎公道正义。作为一介律师,更知责任重大,不敢马虎。凡事兢兢业业, 恪守正道,充分发挥应有的作用,以争取更大的权益和更多的自由。

   “我愿意为在中国消灭良心犯政治犯做一点努力”

   赵国君:在代理这样的案件中您遵循的一种态度是什么?

   郭国汀:真正的知识分子,必然是敢于讲真话!只有讲真话的民族才有前途,同理只有讲真话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否则只不过是被宫刑了的太监而已。恐惧和谎言不能压倒真理和正义。卢梭说:我可能把自己以为是真的东西当真的说了,但绝没有把明知是假的硬说成是真的!所以,我的态度就是:讲真话。

   赵国君:您辩护的“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备受关注,情况如何?

   郭国汀:网路作家黄金秋(网名清水君)在网上发表了150多篇政论文,并公开组建网络“中华爱国民主党”,2004年9月27日被江苏省高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12年,目前我们正在提出上诉。

   赵国君:为什么会代理这个案件呢?

   郭国汀:对于清水君我并不认识,只是偶然在网上浏览了他数十篇文论,发现他文思如涌,颇有独到见解,是个有思想,敢做敢为的青年。同时他对国家,民族,自由,民主的见解亦有可取之处;再后来得知他被捕,他的亲人想请律师但却因家贫无力支付律师费。于是我自告奋勇为他辩护。我想,如果偌大中国,十二万律师,在其最优秀儿女因言获罪被捕被起诉时,若没有律师出来为 之辩护,对整个中国律师界当然不是值得骄傲的事,肯定不是光彩的事;危险的案件,无利可图的事总得有人做,或许将来有一天,人们会认识到,我为中国律师争了光,未使中国律师丢脸,尽管代价高昂。
赵国君:您怎样认识清水君的行为呢?

   郭国汀:我通读了清水君网上能找到了几乎全部文论。尽管我并不全盘认同他的观点与主张,比如他的大中华民族观念多少有点愤青,但我认为他的网上言论,绝大部份说出了人们想说而不敢说,或说不出或不愿说或不能说的真心话;绝大多数于国于民族有利无害。综合分析清水君的网上言论与主张,我们不难得出结论:他是个爱国者。爱国心切赤子之心溢于言表。他批评共产党,评论政府的某些做法,虽然有些言论过激,对某些历史问题的论述可能不那么精确;但他主张中国应有反对党,政治多元化;其思想核心为爱国,民主,和平,统一等不乏真知灼见。他网上组党的目的在于形成监督力量,在于推动中国早日走向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科学,宽容的新中国,这当然是值得赞赏的好事。开放党禁报禁,真正实现言论思想出版自由于国于民皆百利而无一害。

   赵国君:作为一名律师,怎样从法律上看待这个问题呢?

   郭国汀:本案的实质是公民因依法行使宪法明定的言论自由权和结社权而受到枉法无理追究,不但涉及公民思想言论结社自由等政治权利,而且事关公民基本人权,涉及舆论监督权和批评权利。也关系到公民行使上述权利的罪与非罪的重大原则问题。我始终认为:律师应该仗人间义,应当为伸张正义,宏扬正气,维护公道真理而战,决不应唯钱唯权是崇。律师应当是社会的良心,是弱者的维护者,是法律的捍卫者,是正义的伸张者。何况,我以做人权律师为目标,对这样关乎宪法基本权利的案件绝不能无动于衷。

   一审阶段,费尽周折,其中苦楚,足够写一本书了但还是被判了12年的徒刑,关于二审,有两点情况就很能说明问题:一是案件上诉审为什么不能公开审理。因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87条和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53条的规定。本案根本不属于“事实清楚”的情况,不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应该公开审理;二是二审主审法官任意非法剥夺辩护律师复印本案相关材料的做法,证实此种法官根本不可能客观公正地判案。2004年12月1日,我专程前往南京高院拟与法官交涉公开开庭审理及复印一审庭审笔录和清水君本人撰写的“爱民党的缘起”自辩词及最后陈述等十余篇文章遭到主审法官的拒绝。法官的傲慢无礼、颐指气使为我二十年执业经历中仅见,我质问法官:哪一条法律规定可以不让辩护律师复印案件相关材料?法官答:什么法律不法律,我说了算!这就是中国高级法院主审法官的素质和水准!从这样一个小小事情上法官的过激反映已经暴露出了幕后的严重破绽,表面上他自己显得那么有“力量”,事实上,他不过是虚张声势表明党控法官的虚弱而已,不仅是可悲,实在是有些可怜了。

   赵国君:听说您和他曾经有过激烈的冲突?

   郭国汀:我和他的冲突很有必要说出来,应该讲出来,让所有人公开评判。本来我仅是问本案上诉审合议庭法官姓名,谁知这位法官答:没有必要告诉你!他还批评我无权主张由非中共党员法官审理本案,并且一口回绝了辩护律师的复印相关材料的要求。清水君一案共有13卷案卷,一审期间仅让我看过其中一本,一审法官婉拒了辩护律师要求复印庭审笔录的正当合理合法要求,而二审法院刚脆专横地拒绝复印任何一页材料!他断然认为清水君之“建立爱民根据地”“颠覆无罪,民主有理”已不属言论思想,而是行为;认为清水君先生的水准臭得很!还多次威胁我:“你还想不想当律师?!你是不是中国人?!”针对法官的傲慢无理,我反问道:您根据哪条法律规定不让辩护律师复印?王答:什么法律根据,根据我的决定!我不让复印就不得复印!同时,他特意交待文印室女职工:不许他复印一页纸!我不得不指出:“执业二十年来第一次遇到像您这样傲慢无理的法官。至于我是否能当律师,不是阁下您能任意决定的,若您认为我有任何违法行为,欢迎您去控告。我是否中国人,那岂非废话?!您这种人似乎不适宜当法官,尤其不适宜任本案的法官。因为您不知道自已的地位和角色,法官的本质特征是客观公正;因为您似乎没有受过法学基础教育,怎能将文章视同行为本身?您似乎没有自已独立的思想,没有独立思想者也就不会有独立的判断,只能成为工具!您如此先入为主如何保证您能客观公正地判案,我们保留申请阁下回避的权利!” 他怒不可遏地大叫:“你污辱了我的人格!”,我反唇相讥:“一个没有自己独立思想的人怎么会有什么人格?”

    我承认当时不够冷静,对法官不够尊重。然而,上诉法院对如此重大的案件,如此草率地决定书面(即秘密)审理;无理拒绝告知合议庭成员姓名;无理拒绝辩护律师复印案件相关材料;无理指责辩护律师依法行使辩护权维护被告人的正当合法权益;无知指责我的当事人水准臭得很;自以为是地认为上网发表文章即等于颠覆行为;公然威胁辩护律师还想当律师否;甚至公然质疑我的中国人的身份?!实在让我冷静不起来。我认为黑箱作业决不可能有任何意义上的司法公正,因为司法公开是司法公正的前提之一。

   赵国君:实际上最大的悲哀是那句话:你是不是一个中国人?这句话很能说明问题。一般人口中说出来还没什么,法官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是不知所云,让人震惊异常。上纲到中国人的高度,恐怕不仅仅是法官的口不择词,有着一定的心理背景和思维习惯。使人惊心,让人警醒。从法律人的监督,您怎样理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个说法呢?

   郭国汀:纵观一系列近期发生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例,我们通过分析发现这个罪名实质上是立法故意设置的司法陷阱,严重侵犯了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应当享有言论自由权,而且该法条故意不以[暴力]及[实际危害]结果为条件,与世界各国相关法律严重悖离,再经操控司法审判的幕后力量恶意操作,使得该条款成为一个以言治罪的大网,成为悬挂在人民头上的恐怖罗网,致使许多善意批评,诤谏当局的民众沦为阶下囚。使得本应是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良法条款,变成了可以莫须有的罪名随意捕人下狱的恶法条款。现在,废改该刑法105条第二款,还人民以安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因此,我和其他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律师、法律人和社会各界的知识分子向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两机构发出了《关于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建议书》,以期维护公民的宪法权利,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法治。

   时刻准备着为理想奉献一切!

   赵国君:从您身上我看到了一股勇于担当的勇气,一种坚持说真话的精神,看出了您要做伟大律师的志向,但当今之世,独立思考,坚持己见者少,碌碌庸庸,寡廉鲜耻者多,在胜诉与职业操守之间艰难取舍困扰着许多律师。您的大志、大勇,面对真我,不畏强权的勇气能了我们深深的启发,向您表示敬意!

   郭国汀:过奖了,我觉得无论从事何种职业,始终应把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做一个表里如一的人,做一个讲真话做实事的人放在首位。江平先生不是也讲过这个道理吗?其次,要有同情心,责任感,敬业精神。再次,要有不断学习进取的求知欲。知识分子应是社会的良心,法律人更应成为社会的良心。中国正处于社会历史变革的伟大时期,伟大的时代呼唤伟大的法律人。无论是做律 师,或是法官或是检察官或是公安、国安人员,不要忘记自己是法律人。做个诚实正直的人,恪守为人之道,对社会正义,公道要有责任感,不要唯钱是问,唯权是图,唯利是追,胜诉来自扎实细致的研究案情,充分的准备,机智灵活的思辨。律师应当运用媒体的力量,千万不要为胜诉不择手段成为讼棍,更不要陷入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的地步。时刻牢记:头顶三尺有神明。干任何坏事者终将得报应。不是现时即是来世,我相信人的灵魂不灭,因果报应原则毫厘不差。

   赵国君:重复的千万次的问,您有没有恐惧过?这样做……

   郭国汀:坦诚地说,我还没有免于恐惧。但我实在当不成狗熊,当不成懦夫,只能选择当一名无所畏惧的自由人,当一名一生说真话的中国律师!我的亲朋好友忠告我,中国那么大,不缺你一个书生爱国爱民,省点心吧;还是多多爱妻爱女吧!还有不少网友们说,不要拿鸡蛋碰石头,要加强自我保护!我也曾恐惧,也曾想退缩,恐惧的代价便是心神不宁精神萎靡不振;退缩的代价,便是某些人的肆无忌惮,得寸进丈!

   我并不弱智,当然深知可能的结局。我有爱我如命的可爱的娇妻,我同样也有令我骄傲和自豪的爱女;我当然懂得名律师赚大钱的容易,我更知道我心中的期望,祖国的需要,国家的前途,人民的命运;我当然知道自由的可贵,爱情的甜蜜,春天的温暖……我多么渴望我的可爱的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宁;我多么盼望从此思想言论新闻出版舆论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得以实现!我多么期望中华民族真正站起来,实现自由平等博爱民主科学法治人权宪政宽容的理想! 1993年我有百分之一千的理由留在温哥华投奔自由,然而最终我选择了回到中国;1995年我更有百分之一万的理由留在新加坡享受自由,但是我仍选择了回到大陆中国,最终使我作出此种选择的唯一的理由便是:我是中国律师!因为我爱中国律师的称号!

   赵国君:在这样的环境里实现您的理想是很难的,您可以不走捷径,或者不甘于庸碌,但需要面对的困难很多,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需要付出的更多,您有这样的准备吗?

   郭国汀:虽然我的志向虽然一直在变化之中,但一直自觉地将树立的远大理想与祖国的事业结合起来,并以认真负责的态度,勤奋努力地学习和工作着,不屈不挠地奋斗着、进取着。执业20年来,我最骄傲的事情莫过于从来没有为了打赢官事不择手段,从未颠倒是非,为胜诉而搞私下交易。当然这并非我有多么高尚,也非我与众不同。实在是因为我的志向与性格所致。既然我的志向不在于通过律师职业赚大钱,而在于最终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律师,加之我的性格是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我把人格尊严,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当然就不会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灵魂,不会为了权势却当奴才讨好权贵。我时刻准备着为理想奉献一切!

   赵国君:不知怎样结束这个访谈,我们谈论的话题也许太沉重了,知道先生是一个基督徒,从您舍身求法的勇气中也能看到您博爱众生的信仰,我也是一个有着深切宗教情怀的人,用圣经里的一段话来做结吧,给您,也给世人。
“你们和不信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新约·哥林多后书“不可与恶相交”》)
   郭国汀:谢谢!

   南郭注:日前在网上阅及赵国钧先生于2004年11月间对我的访谈录,兹修正其中个别用词并收载于本人的文集中,给历史留下记录,以启示未来。春风三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2007年11月29日于加拿大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2/24/2016 20:08
When I reread this interview, a little excited rose in my mind. Facing cold cruel reality I do not know what should I say, the only way before me is go on, go on, go on!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0/2019 08:08 , Processed in 0.17783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