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10/21/2014 08:11|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2749| 评论: 1|原作者: 陈泱潮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陳泱潮(陳爾晉)
   
   2014-10-18

     2000年11月我出逃到泰國後與徐水良電話聯係,他介紹我和他當時任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的下屬泰國人員接洽。
   
    我請該人給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寄信,告訴我安抵泰國。我在云南瑞麗的親友隨即被公安羈押,我存放在那裏的物品全部被公安收繳。
   
    我因為語言不通,情況不熟,不識路徑,身上沒有合法居留證件,不得不請該人幫助带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但該人拒不幫助带我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政治庇護,執意要介紹我到中泰邊境去教夜校。我因為擔心被用麻袋裝了塞在吉普車裏抓回中國,一直不答應去拿高薪任教。
   
    期間又發生泰國警察圍堵我的居處抓捕無居留證的中國人而我恰巧鬼使神差外出逃過抓捕的事件,使我對該人引起警惕,遂中斷與該人聯係,立即變換住處,隱姓埋名與世隔絕長達近一年。
   
    直到王炳章來泰國鬼使神差我找到教堂偶遇王炳章,王炳章才領我去聯合國難民署申請難民庇護。
   
    我獲得難民庇護證件後,王若望先生在美國去世,王炳章第一時間來信邀請我參加治喪委員會,我遂委托王炳章代我買花圈,並委托他代我致祭。但王若望追悼會會後,收到徐水良來信説我委托王炳章致祭影響極為惡劣——因為王炳章是中共特務,王炳章借我的委托要在王若望追悼會上發言云云。
   
    儘管如此,我還是沒有懷疑徐水良,還是把他當作老民運同道相信。2006年我去紐約還通知他來接我,嚴家祺先生請我去他家吃飯,也是請他領路陪同前往(見附件《陳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與記事/上》。劉青請我吃飯,我意也帶他去,因為劉青不願意接待他,遂作罷)。

    直到2007年中共五毛黨在互聯網上發起對我有組織有指揮的多次大規模圍攻誣衊,都被我一一擊潰後,徐水良突然翻臉赤膊上陣凶惡攻擊誣衊我,公然一絲不掛出面充當中共頑固勢力圍攻誣衊我的主要打手,甚至對我一再發出動武的死亡威脅。我才感到他有奉命而為的問題。


    以後長時間交手,才深深感到他已經是死心塌地的民運叛徒、內姦、無道無德、個人品德壞到極點的政治流氓、當代龐涓嫉妒狂!

   
    我深信相信讀者可以通過曾節明文章《徐水良再曝內姦本質》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zengjm/9_1.shtml及陳爾晉、徐水良兩人的言行對比,看出善惡真假!

陳爾晉與徐水良的對比之一:

   
    徐水良若無賣身投靠承諾充當民運內姦,不可能通過特別通道舉家移民美國!
   
    當局不僅不發給我陳爾晉護照,而且我1996年到靠近香港的廣東韶關就以“不假外出”為由被起訴,判處行政拘留15天!
   
    以致我陳爾晉不是持護照出國而是冒著生命危險偷越國境逃亡出國。這與他徐水良舉家通過特別通道坐飛機安全移民美國形成鮮明對比!
   
    更為嚴重的是2009年當局扣壓我的女友至今不準出境來和我會面!

一如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定性準確的曾節明先生上述文章《徐水良再曝內姦本質》所指出:徐水良長期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罪行累累!徐水良在美國紐約長期沒有工作,但是日子過得很滋潤,他謊稱他不工作是患了癌症,他的生活全靠他妻子打雙份工作維持——從他瘋狂攪亂民運隊伍大抓特務、抵死誣衊王炳章是特務、拼命攻擊我和劉曉波等等一系列言行看,我堅信日後檔案解密一定會證明他徐水良是領取特務津貼的民運叛徒、內姦、不折不扣的政治流氓!

   
   附件1: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8张图)
~~~~~~~~~~~~~~~~~~~~~~~~~~~~~~

目录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4.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
   
   ~~~~~~~~~~~~~~~~~~~~~~~~~~~~~~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006年3月24日中午12:30分,乘AA171航班,飞抵纽约肯尼迪机场。
   
    行前,申奇胞兄傅申平君,来过电话,说他和申奇可以开车来接我,并安排我的住宿等事。定票后,考虑到申奇事忙,我自己又是第一次去纽约,说不定还会常来常往,而自己没有汽车,又不懂英文,不会英语,得学会自己认路坐地铁,所以,就请现在正赋闲在家的徐水良先生来接机,嘱咐他不用找车, 请他带路,乘地铁就好。
   
    回忆1981年4月4日,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一个星期后,开始了对全国民运骨干的大逮捕,水良兄也于4月26日被捕。之前3月底我们曾数度见面。一晃,整整25年过去了,他那时还没有结婚,正在谈恋爱,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這裏有必要附帶提一句:我在1981年中共中央9號文下達知道我被定性成全國非法組織非法刊物首要分子後,就回到云南準備出國成立民主國際。只因念及當時正在談戀愛的徐水良“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改為北上向中央说明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詳見《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88_1.shtml
   
   
    在参加完[法轮功]的既定活动后,我3月28日凌晨两点钟从华盛顿回到纽约。
   
    上午,水良兄告诉我,严家祺先生已经知道我来纽约,特意请我们当天中午1点钟去他家吃饭。
   
    随即就由水良兄来带路,前往严先生家。
   
    出得地铁,我远远看见家祺先生正在向我们挥手,我赶忙跑过去,不禁和他紧紧拥抱!
   
    原以为那就是他家附近,岂料,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他的家!
   
    原来,家祺先生已经出来迎候了好一程!
   
    这不禁使我想起1981年3月初,在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通知》下达后,我去家祺先生家。9号文所引用的被认为是危及中共的“反革命”言论,几乎都是我《特权论》的语句。离别时,家祺先生送了我很长的一段路……
   
    这一送一迎,包含了多少深情!包含了多少笔墨难以写出的文字!令我深为感动!
   
    家祺夫人高皋大嫂,烧得一手好菜。我早在1979年就多次品尝过她的厨艺。她曾经在贵州工作过,她做的菜,很合我的口味,以致我都把她当成了贵州人。这次又领略了她精心烹制的菜肴,此刻写这篇回忆短文,似乎还余香在口!
   
    家祺先生和高皋大嫂一再感慨:“还记得陈尔晋来我们家、送给我们《特权论》时,还是一个小青年……”
   
    在这流亡者之家,吃饭时,主人坚持要把一把最好的椅子给我坐;合影时,亦非坚持让我在中间不可……这些事情虽小,些微之处见真情,关爱珍重之情,溢于言表,都令我十分难忘!
   
    那天不仅享受到了高皋大嫂精心烹制的美食,而且,正因为一别将近30年,人间沧桑,变化巨大,有说不完的故事,中饭后,四人海阔天空,交谈了广泛的话题。
   
    尤其感人的是,家祺先生深刻理解我一生为理念奋斗,很少照顾自己生活的弊病,特意向我殷殷介绍了很多养生之道!
   
    在对当前民运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谈了我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例如:民运没有旗帜没有整体力量的凝集和展现、一盘散沙,是不行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政局的一个变数……民主运动必须信守和坚持“主权在民”的原则,在台湾问题上做中共的应声虫或者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和政策,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本质是【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当前中国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时候,是唤醒民众和中共党政军队伍,反对中共暴政的利器……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
   
    家祺先生知道我在致力于宗教研究,便向我推荐了《人的宗教》一书,说附近的[世界书局]只有这一本了。于是,我们三人同去书店。未曾进书店门,家祺先生就与我约法三章:书钱他付,要我千万不要和他争着付……
   
    结果,他又买了《神的历史》、《神的名字》等几本很有深刻见地和学术价值的新书送给我。
   
    晚饭后,又谈了好一阵话,直到怕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才赶忙告辞。临行,家祺先生又送了我一些书籍和一包精制龙井茶等,依依惜别。
   
    照片是在家祺先生家的阳台上,由高皋大嫂拍摄的。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早在获知我准备赴美之际,国凯兄就发来E-MAIL,表示欢迎。
   
    3月29日下午,国凯兄百忙之中,推却了其他安排,驾着他的丰田坐骑来接我,一道去纽约法拉盛上海滩餐厅晚饭。
   
    国凯兄为人朴实,很能令人产生信任感。
   
    我们边吃边聊,当然离不开他潜心研究了多年的“人民文革”话题。
   
    国凯兄以详实的资料和研究成果, 提出并深化了“人民文革”的概念,对于中共官僚特权阶级的“浩劫文革”说,当然是一个挑战!这不仅对恢复和全面认识“文革”历史真相,说明在“文革”没有中国共产党党组织的那一小段日子里,中国老百姓曾经一度从中共17年的残酷专制奴役下松了一口气, 获得了有限的解放,而且,对于今天帮助人民认识到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对于今天帮助人民找到反抗中共暴政的武器, 无疑大有好处,大有积极的现实的意义!
   
    毫无疑问,“四大”这个可以打破中共“舆论一律”“新闻封锁”、曾经令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十分头痛和害怕的武器,虽然是一个原始武器,根本不能和互联网相比,但是依然更为贴近、更为适合广大的中国普通老百姓、依然更为方便中国普通老百姓随手就可以拿起来表达心声,揭露和反抗中共专制独裁和贪污腐败暴政!
   
    在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根本没有开放党禁报禁的情况下,“四大”显然是一种可以替代报刊表达言论思想看法观点,揭露和批判丑恶的形式,十分有助于实现民众的知情权,十分有利于基层社会的信息公开化——这是“四大”之所以遭到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及其帮凶们极力反对的重要原因!
   
    云南是所谓“文革重灾区”,野战军所支持的造反派掌权直至“四人帮”垮台。我这样的“地主崽子”,能够在“文革”中不仅幸存下来,而且取得一定的成功:实现了“我要读书”的愿望,跳出农门,成了吃商品粮的国家干部,尤其重要的是,得以在“文革”过程中,看清楚了共产中国和整个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弊病要害,能够在那样一个时代,写出《特权论》,提出在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必须进行刻不容缓的民主革命, 必须建立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这件事本身,就是对“人民文革”真实存在的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 当然, “人民文革”只是反映了一个方面的感受和事实,作为对“文革”的全面的宏观定性,有一定的片面性。
   
    但是, “人民文革”的提法,作为对我在“文革”中具有前瞻意义的、关于 【文革是共产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的全面的宏观定性,比较接近。
   
    我相信以国凯兄为代表的【人民文革论】,对“文革”的重新评价,有助于重新肯定中国人民对官僚特权阶级“造反有理”的精神,有助于打破中共官僚特权阶级对“文革”的绝对化否定,有助于推动当前中国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维护人权、摆脱中共专制奴役的斗争!
   
    这张照片是饭后摄于上海滩餐厅的。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北京之春》作为海外民运的一面旗帜,之所以能够坚韧不拔地一直挺立在反对中共暴政的前沿阵地,与《北京之春》经理薛伟先生和主编胡平先生的努力与智慧,是分不开的!
   
    薛伟先生精干的行政管理能力,这次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我们在他的办公室兼会议室和会客室谈话的时候,先后接到了多次电话。
   
    薛伟先生一边有条不紊地耳听口说手写,一边询问我,为我的活动日程,作出安排和联系。
   
    看得出他已经习惯于很紧凑地把诸事安排料理妥当。
   
    末了,他递给我一张纸。
   
    我一看,上面已经清清楚楚地写好了我所要会见和有时间准备会见或者应当一见的人的名单、电话号码(包括手机和座机)、住址,以至于路怎么走,目的地参照坐标等等,都一目了然,清清楚楚!
   
    我当时不由得在心里赞叹:干才,干才,此真乃干练之才……
   
    早在1979年民主墙时期,还在胡平兄和姜弘办《沃土》的时候,我和他与姜弘,都有交往。在北大校园里,我们曾经席地而坐,侃侃而谈。
   
    1980年秋天,在自由竞选北大所在地海淀区人民代表的日子里,我们接触较多。那时我已经在后来胡耀邦下台后,被王兆国指控为“是事实上的团中央” 而遭到撤销了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基于胡平兄一向以来对言论自由的认识和主张,我曾经写过《未来主管宣传工作的优秀人才——北大哲学系研究生胡平印象》的报告,交给张黎群先生,对他很是推崇。我们最后一次会面,是在当年11月游香山观赏枫叶的活动中……
   
    转眼26年过去了。头天我和他通电话时,他说:“真不容易,您还显得那么精神……”我感到奇怪,问他:“我们还没有见面,您怎么知道我还精神?”他说:“我看见电视了!您穿着一件红色的唐装,的确显得很精神……”
   
    及到见面时,我仅从背影就可以立即认出他来——他的背影依然像当年一样年轻,他的谈吐依然像当年一样,有如涓涓溪流不住流淌……
   
    只不过今日的他,已经算得上是当代大儒了!
   
    我们都为中国坐失了1980年自由竞选人民代表,顺势可以启动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良机,而深感痛惜……
   
    胡平兄送了今年的几期《北京之春》给我,同时,还送了两本他签了名的新著给我,一本是《法轮功现象》,扉页上题:“尔晋兄雅正”;另一本是《犬儒病》,扉页上题:“尔晋兄惠存”……两书内容精当,装帧精美,余甚珍爱之。
   
    ……由于时间关系,或者别有意义,其余照片还未及题写纪念文字,容异日补记吧——相信达人义士,志同道合, 友谊定能地久天长!
   
    让我们确立大局眼光,团结起来,为着建立真正的民主新中国,努力奋斗,作出无愧于历史的贡献!
   
    4.以下为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亦不妨存此以为纪念。 (略)
   
   附件2:


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陳泱潮(陳爾晉)
   
   2002-1-23日

    ————————————————————————————

目录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2、【寒在9号文】
   3、【邓、陈对阵】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5、【现代化被邓扭曲】
   6、【慈母泪】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9、【拜访】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12、【无异于虎口救命】
   13、【风箫萧兮易水寒】
   14、【若水功不可没】
   15、【情系心中,天各一方】
   16、【无尽的悲伤】
   17、【智者与人民的大不幸】
   18、【真理之真追求者】
   19、【红阳劫中的空虚】
   20、【善,必蒙上帝悦纳】
   21、【若水永生】
   22、【结语 致若水夫人】
   
   ————————————————————————————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王若水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我不禁想起了1981年倒春寒中,我和他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2、【寒在9号文】

   
    那时,“坚决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 的《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已经下达。在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 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场“以阶级斗争为纲” 充满火药味的政治斗争,正在决定着中国的命运!

3、【邓、陈对阵】

   
    《9号文》所引述的所谓“两非” “反动观点” ,几乎全是我《特权论》(即“四五论坛”1979年在北京民主墙重印发表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话。从这个意义上,我俨然成了这场斗争矛头的主要指向。
   
    我当时心情十分沉重。倒不是因为面临再次坐牢的威胁,因为这对于我来说,似乎是命中注定,早有思想准备。而是因为这表明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条件下寻求建立民主制度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民主革命,完全是抱着敌视的态度。而邓的这种态度,将使我国失去及时推进民主化变革的极好的机会!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在我当时看来,如果这时就能启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可以毕四功于一役。当时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深患“恐苏核大战威胁症” 的欧美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对我国的鼎力支持;而且既能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又可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超级奴役制度;有效制止因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和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问题统一祖国……
   
    从1972年以来,我为了我国能抓住这个时机,可以说耗尽了心血,不顾身家性命写了《特权论》,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并因此脚踏鬼门关坐了牢……

5、【现代化被邓扭曲】

   
    现在,邓的这个态度使我深感其误国不浅!中国的现代化将变为官僚特权阶级暴富、人民百姓更进一步做稳奴隶的现代化!面对这种泰山压顶的形势,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愤怒、是悔不当初放弃了1977年发动新疆起义的机会(详见www.cnfr.org 《陈泱潮事略》)……!第二个念头是,这个国家不能再呆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应当立即出走,到海外去鼓吹革命!

6、【慈母泪】

   
    但是,在回云南老家和母亲告别的时候,母亲哭了!母亲不同意我出国!母亲说,现在是邓小平掌权,我们家与邓小平夫人卓琳家是世交姻亲,你父亲为保卓琳的姐姐姐夫而死,丢下了我们孤儿寡母。他们不会不顾及到这点。你现在已经平反,又调到北京工作,只要说明你的那些话不是针对现在说的,是以前就写的,他们没有理由再抓你……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听着母亲的泣诉,看着眼前三个敖敖待哺无所依傍的小儿女,想到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
   
    《9号文》所引述的话既然都是我在1974年-1976年初所写《特权论》的话,我有责任向中央说明这一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至少,要让世界看到、要让倒行逆施者知道:中国人已非愚不可及、已非可以继续任人随意宰割……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怀着这样的目的,我又从云南返回北京。离家当晚,夜空里传来四岁的小儿子寻找我追赶我边跑边哭的呼喊:“爸爸……爸爸……” 夹杂着在后面追唤他的奶奶的声音…… 想到母老子幼,想到这一去凶多吉少,儿子长了这么大我还没有给他买过一件玩具,不禁悲从中来……

9、【拜访】

   
    到京后,我拜访了一些人。其中之一就是王若水先生!
   
    当时,人民日报是中央了解民刊和民刊社团的一个窗口。王若水先生时任人民日报副总编,是人民日报理论部的直接领导人。由于我在1977年曾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改写本,以“殉道者” 的名义投寄过人民日报;1979年《四五论坛》以我原名陈尔晋重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又曾送达人民日报等缘由,我到人民日报社点名要见王若水先生,要传达室通报:我叫陈尔晋,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作者。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在当时正贯彻中央《9号文》的政治气氛下,对我这样一个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 ,且是所谓给“两非” “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人,王若水先生如果是个世故的官僚,完全可以找个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回避不见。然而,若水先生没有这样做!电话里传来他毫不犹豫的、似乎有些亢奋的声音:“请他进来!”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王若水先生在他的办公室里,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在他给我沏茶的时候,我打量着他,心里不禁浮现出司马迁评述张良的话。想到这个正当毛泽东大发其烧的时候,敢于提出“反左”的人,竟然也像张子房一样文弱瘦小!
   
    交谈中,若水先生对我怎么写成《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书及其哲学篇《扬弃论》,很感兴趣,详细询问了我有关方面的情况。我告诉他来龙去脉后,他说,费尔巴哈也是在边远的乡下完成了他的学说的。天子脚下无英雄。又说,恩格斯只念过初中……
   
    我向他出示了《云南省宣威县公安局1979年第33号文件 关于对陈尔晋的平反决定》。讲了《9号文》错误地把我1974年-1976年初写的、已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平反的话,引证为在今天说的话,而且以此作为坚决打击全国民刊和民刊社团的口实,是完全违背了三中全会实事求是、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路线的。况且,这样做势必会堵塞言路,堵塞我国及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之路,完全是老鼠拉抨砣自塞门路的做法……我尤其还向若水谈了此时进行民主化改革可以毕四功于一役的紧迫性……将近四个小时的谈话,彼此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谈话的中心思想就是希望人民日报作为中央了解民刊和民刊社团的窗口,请尽快向中央反映民刊和民刊社团的真实情况;希望中央不要重蹈“四人帮” “以阶级斗争为纲” 严重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复辙,应当信守宪法保障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自由;注意着手把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及时提上议事日程……

12、【无异于虎口救命】

   
    若水仔细听取我的讲话,不时用笔记下点什么。最后对我说:“人民日报可以发表一篇社论或评论员文章,强调坚持疏导的方针……”
   
    我听他这样一说,心里甚感欣慰,觉得真还不虚此行,忙表致谢之意!在送别我的时候,若水还+分友好地宽慰我:“放心吧,过了这阵风头就会好的!” ……
   
    几天后,人民日报头版果然发表了署名“人民日报评论员”的文章,题目就叫《坚持疏导的方针》。我心里遥谢王若水先生!这真是危难时刻的救助,无异于虎口救命,多么及时多么珍贵!

13、【风箫萧兮易水寒】

   
    然而,形势的发展使人感觉到日益严峻。在专制独裁体制下,即使贵如人民日报,又何能改变独裁者的一意孤行!……
   
    时隔不久,当年4月4日,我首先在南京火车站登车赴京时被绑架。4月9日徐文立在北京家中被抓。我在上海与付申奇商定由他以全国民刊协会名义通知、已暴露参与酝酿组党估计在劫难逃者、组成“爱国护法请愿团” ,4月5日到京集结。如约赴京参加爱国护法请愿抗暴活动的部分成员广州代表何求、上海代表付申奇、武汉代表朱建斌以及北京杨靖……等人,4月10日在北京被抓……
   
    这次临危赴难背水一战的护法请愿抗暴活动,终因我在旅途中被首先绑架,消息封锁、失去联络和指挥而流产了!
   
    紧接着在全国展开的大逮捕,几乎可以说将民刊及其社团全部激进骨干一网打尽!这次大逮捕和对主要骨干的严刑重判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是使1989年以学生为主干的民主运动,缺乏了坚强而成熟的具有驾御全局能力的领袖人物的有力领导。这或许是6·4失败的原因之一。

14、【若水功不可没】

   
    但是,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在那种坚决打击“两非”的形势下,毕竟表达了中共党内开明力量的正面意见。在“坚持疏导方针” 的保护下,一些民刊骨干得以幸存下来,例如《北京之春》、《今天》、《沃土》等无一成员被抓。8年后,《北京之春》成员陈子明、王军涛主编的《经济学周报》,无疑在89民运中起了作用;《今天》 成员北岛等人在89年初发起知名人士签名营救被捕民运骨干的活动,可以说是引发89民运的导火索……
   
    我想,这当中就有王若水先生的一分功劳!

15、【情系心中,天各一方】

   
    在狱中,狱方安排刑事犯们监控我,我又动员刑事犯们给我买书订报。从那些书报的字里行间,我也断断续续获知了王若水先生的一些消息。他83年前后因社会主义异化和人道主义问题,和周扬等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他写了《智慧的痛苦》,等等。
   
    1991年4月3日,一天不少,我终于把十年大牢的牢底坐穿!当我昂着头挺着胸膛出狱后,当即又被狱方根据中央和公安部的命令把我“护送” 到异地他乡,经当地省、市、县直至派出所等各级公安负责人“集体验收”,又继续享受起被剥夺政治权利附加刑的待遇。
   
    在这种特别严厉的监控下,一因时候不到休作无益无效劳动,二为了不给别人增添麻烦,我不得不在忍耐与等待中,自我封闭,与世隔绝,所谓“装死躺下” 。所以,也就一直未与王若水先生取得联系。

16、【无尽的悲伤】

   
    但是,二+多年来,王若水先生临别宽慰我的话:“尔晋,放心吧,过了这阵风头就会好的!”却每每回荡在我的耳畔!然而,想不到,这就是我听到的若水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呜呼!

17、【智者与人民的大不幸】

   
    毫无疑问,王若水先生是一位智者。他有一颗哲学家的头脑,思虑细致深邃,目光锐利恒远。“文革”中反“左”,“文革”后倡言社会主义异化和马克思人道主义问题,都有济世救弊的情怀。无奈枭雄黑道专制独裁不懂或畏惧辩证法,更与人、与人道主义势同水火。这不仅是若水先生的大不幸,也是全体中国人的大不幸!

18、【真理之真追求者】

   
    近些年来,在举世又一边倒,大唱马克思主义挽歌的时候,若水先生没有媚俗附众,仍然坚持对马克思主义要进行分析对待的态度。马克思主义在上个世纪对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无论这种影响效果如何,今天的世界仍然留有它的痕迹。对这样一种曾经产生过巨大影响、今天仍需解决它所遗留下来的问题的学说,采取简单否定的态度去对待,显然是不严肃的!以不屑一顾的嘴脸嗤之以鼻,以从来不读马克思的书为荣耀,更是无知和浅薄、轻浮的表现!何能将中国社会领出灾难!若水先生对马克思主义采取具体分折的态度,加以批判和扬弃,无愧一位智者的表现。这是他足以令尽管不是很多、但却是人类真正精华真正堪称优秀人士尊敬的地方。这从他去世后人们纷纷自发地写文章悼念他看得出来。

19、【红阳劫中的空虚】

   
    不过,王若水先生的灵魂也确实是痛苦的。
   
    “人生识字忧患始” ,何况处身斯时斯刻的国度!马克思主义对人类对中国最大的祸害莫过于无神论!无神论的说教,及其迷信暴力诉诸暴力运用国家机器对宗教的摧毁,使中国人远离了宗教信仰,以至灵魂无所寄托!
   
    正如《圣经·传道书》特别针对此景所作预言:“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看哪,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欺压他们的有势力也无人安慰他们……”
   
    我看王若水先生“智慧的痛苦” ,本质上正是这个典型的缺乏属灵信仰社会的缩影!这与其说是个别哲人的悲情,毋宁说是整个时代的悲剧!
   
   20、【善,必蒙上帝悦纳】
   
    王若望先生赴美之后,皈依了基督教。我不知道王若水先生的信仰最后归于何方?但是无论是何信仰,王若水先生一生的作为与追求,均出善念。仅凭这一点,我坚信若水先生的灵魂一定能得到安息、一定能获得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必胜的 上帝 之悦纳和保佑!

21、【若水永生】

   
    老子《道德经》有言:
    “天下柔弱。莫过乎水。
    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其无以易之。
    故柔胜刚。弱胜强。”
    这就是若水!若水永生!!!

22、【结语 致若水夫人】

   
    尊敬的王若水夫人冯媛女士:您好!
   
    我对若水先生的去世,深感悲痛!特此向您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敬请夫人节哀、保重!此致
   
   敬礼!
   
    陈泱潮(陈尔晋) 2002-1-23日 敬上
(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10/22/2014 00:50
Xi might be a out of mind person, so complicate indeed!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2019 16:28 , Processed in 0.08033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