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1/4/2015 14:24|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390| 评论: 0|原作者: binlang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12涉外文秘 李盼星
  我一直相信,生活中遇见的每一个人跟我都是有一种缘分,或深或浅。很荣幸,我能与槟郎老师共度过大学里的一年半的时光。课上他是我们的老师,课外,称之为深情的诗人,却是更好。
  如果这样还没有引起你继续了解他的兴趣,那么这样一位老师,曾去韩国做过外教,也曾做过狱警,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还尝试出过家,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想抛弃凡尘,做一个一心向佛的人。槟郎,是他给自己起的笔名。爱好:写诗歌!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请学生写关于他的文章,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学姐学长们写过很多关于槟郎优秀的文章。之前一直迟迟没有写槟郎,是因为觉得写好一个人很复杂,没有头绪,正在心情有些烦躁的时候,点开槟郎的博客,看到一些置顶的文章,静心看了几篇,然后概览了其他一些作品。槟郎的作品多到惊人,没想到的是槟郎居然已有作品过千篇。这是心中沉淀了多少情愫,才能写下这行行文句。
  在置顶文章里最先吸引我的是《我的公主小妹》。曾经看过一部台湾剧名叫《公主小妹》,还以为会和自己的宝贝千金有关,便点开看了。这里的公主小妹其实并不是公主,反而是夜店里那种女人。两人是老乡,感情很微妙,槟郎不仅没有嫌弃她,反而能够与她交心无一丝越轨行为。但我觉得槟郎十分怜悯公主小妹,最后公主小妹去世,槟郎作诗悼“小鱼跳进了浪花”,愿那河流供她回到故乡。我从中看出了一位诗人心中的柔情,我不知道公主小妹这个人于槟郎而言寄寓了什么,或乡情,或怜惜,或糅合了一份诗人千万思绪的心。和公主小妹题材相似的还看到一篇《东莞的技师》,当时东莞扫黄行动十分轰动,骂声如潮,槟郎却作诗:东莞挺住,技师不哭,今夜我与羞辱你们的为敌。看到这样的文章,心里感叹槟郎的那份辩证的平等观,中国还是有正义之人!
  再者《无用的石头》是置顶文章中最早的一篇,写于三年前。他将自己比作不能补苍天的石头,被女娲神遗弃在大荒山无稽崖下,与另一块后来化为贾宝玉的石头在一起。显然,诗人在改写和利用《红楼梦》的相关情节。虽然无用,但如果是人,反而比宝兄弟更厌世。假如没有活得自由自在,只被禁锢在这个散发铜臭味的时代里,那倒不如做一块石头,不愿被谁提及,远离纷扰的红尘。宝玉已经又化为石头回到大荒山去了,而槟郎正在红尘历劫。照这样看来,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槟郎最后变成南京隐逸的诗人也绝非偶然,他以布衣终身自傲,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的隐逸文化,也许这就是他最好的归宿。
  在槟郎所作多的看不过来的诗歌里,我被一首爱情诗深深的吸引。曾在刚上他的课上时我便想着,这样一个奇葩的老师会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成家。读了《南京爱情隧道》这首诗,我对槟郎整体形象的感觉顿时添了一份浪漫。诗歌写的是一对恋人每年必去一次的他俩爱情见证的地方——南京江宁龙吉山麓的铁路爱情隧道。诗中男子会与妻子重温两人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向前,携手走的更远。他要的是与妻子携手并肩一起走到老,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很多年过去了,岁月在他们的外貌上留下了痕迹,可爱情的温度从未冷却,生活中还是有自己的小世界,激情不褪。诗末坦露心迹:此生不管是相守还是分离,生前还是死后,我们都共有一处守望,那便是南京爱情隧道。此生有一人能为自己如此足矣,读到这里,我想他的爱人该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吧。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槟郎自己的故事,槟郎为自己的妻子写过《秦淮河边的女郎》《执手桃叶渡》《女神的小城》《我的七夕节2012》等。了解到槟郎的妻子在嫁与槟郎时,他还是个穷小子,我想值得一个女人如此付出的便应该是槟郎的真心与才气了吧。
  本学期最后一次上槟郎的课时,恰巧是圣诞节前一天,当晚是平安夜。老师和我们说,以前在读研究生时,常去金陵协和神学院上读经班,虽然不是教徒,却对圣经很熟悉。前面的《我的公主小妹》部分情节便发生在这里。当天晚上就看见槟郎的博客里便发表了《平安夜想念耶稣》,全诗按一个人即将诞生到诞生后、逝世、和死而复生及其象征意义和诗人的感慨的顺序写下。字里行间透露出槟郎对耶稣的理解和同情。也看得出槟郎是个坚持真理的人,他与耶稣、穆罕默德身在一个古怪的行列里,作为天神的使者。但在诗的结尾却笔锋一转,耶稣已经死后复活进了天国,而彼拉多又在嘲笑我“真理几文钱一斤?”根据新约圣经所述,彼拉多曾多度审问耶稣,原本不认为耶稣犯了什么罪,却在仇视耶稣的犹太宗教领袖的压力下,判处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这里槟郎提到彼拉多的嘲笑,既包含了现如今现实中缺乏对真理的坚持的反讽,又有自己虽坚持真理但却不被理解的无奈。我又继续在槟郎的博客中向前翻,看到去年圣诞节前后槟郎也写了《怀念耶稣》《耶稣找爹》等诗。本人才疏学浅,能够领悟到的也只有槟郎在这样一个雾霾的时代热望耶稣,心疼耶稣的惨痛经历。结合现在,难道还要以什么巨大的牺牲为宿命的献祭?这是槟郎所不愿意看到的。这样的槟郎让人怜惜,我是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够去读槟郎的诗歌,读懂槟郎,但是也许于槟郎而言,是否反而不愿懂得人太多,无需被大多数人理解。知音,一只手能数的过来就行。
  在不知道槟郎长什么样的情况下,我想每个人读文章时脑海中都会想象出不一样的槟郎,或柔情似水,或风度翩翩,或沉默寡言……但我现在描述给读者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槟郎:个头不高,体态偏胖,走路似一阵风,可能从身边走上十遍那你都不会记住这个人。他的头发不多,甚至有些凌乱,偏黑的皮肤上刻着小却深邃的眼眸,架着一副老式眼镜,笑起来会有虎牙和浅浅的酒窝,添了份孩子气。我曾经和槟郎在他的办公室谈过话,说到课堂上为什么视线总是停留在身体的前下方,不大直视同学?他和我说是老习惯了。最让我佩服的还是他讲基础课从来不用PPT之类的,总是拿着一本书在讲台上激情澎湃地说。爱对某一作品展开分析,情到深处不仅会模仿小说中人物对白,还会忘了时间,很有趣。但每节课上课前,他都会来一次让每个人提心吊胆的课前复习提问兼做抽点名。这些都是槟郎最真实的一面,我们看得到他的缺点,但到现代文学基础课持续的三个学期结束分别之际,留在脑海里的,却只有真诚可爱有才华的槟郎。
  上过槟郎的课的人大概都知道,他最爱写诗和旅游。虽然他还是所谓诗坛的门外汉,诗作只愿发表在网络上,也远离批评家和文学刊物编辑们的眼线,但我希望并坚信槟郎会永远写自己的诗歌,游自己的山水,爱自己所爱之人,在这浮世中活得平安幸福。这样的槟郎是独一无二的诗人,是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和怀念的。
  2014-12-29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7/2019 14:44 , Processed in 0.08804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