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经济 查看内容

?周永康黑客抽习近平耳光 苹果病毒感染XCODE

9/24/2015 05:31| 发布者: dwe2| 查看: 9329| 评论: 0|原作者: 戴相龙闷棍习

韩争光不喜欢被称为黑客,甚至有些反感。
  一场风波,让他的江湖往事重新被提起。近日,苹果iOS系统被恶意程序感染,据估算至少1亿用户受到影响,是苹果商店上线以来最严重的安全事件。
  作为最早开发出iOS系统越狱工具的中国人,韩争光和他的团队用检测器测出4400多个含有病毒的APP——为此,苹果公司向他们发来诚挚的感谢信。
  从2001年加入《黑客防线》担任技术编辑,到研究iOS系统的越狱,再到分析和检测XcodeGhost(导致此次苹果安全事件的病毒),韩争光在互联网安全领域已闯荡了14年。
  黑客工作充满艰辛和寂寞,但他更享受用技术突破钳制、追求自由的快感。
2

苹果公司发给盘古的感谢信

  获苹果感谢的中国“越狱者”
  “我们感谢您的帮助!”邮件中,苹果产品安全部说道。
  他们回复的,是这样一条内容:“我们做了一份苹果商店里被XcodeGhost病毒感染的app清单,希望对你们解决相关问题有帮助。” 附件中,包括4469个文件条目,详细介绍了被感染软件的数据。
  近日,一种名为XcodeGhost的病毒,造成苹果iOS历史上最为严重的安全事件,据估计有超过1亿的用户受到影响。为了开发查杀工具,韩争光和团队连夜熬了14个小时。
  而结果令他颇为兴奋——通常苹果公司只会把研究团队所反馈的安全问题贴在公告板上,并不会专门发邮件回复。用他的话说,这是国内所有安全企业提供的数据中,“最为全面的”。
  韩争光常用“网络安全研究员”称呼自己,虽然很“俗”。
  事实上,这个戴着方形无框眼镜、略微有些发福、穿着蓝色耐克T恤、手不离烟的男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黑客。
  在互联网安全圈,黑客已经成为一个略带侮辱性的词汇。他常常和朋友开玩笑,“你才是黑客,你们全家都是黑客。”
  黑客一词由英语Hacker音译而来,指代那些热心于计算机技术、水平高超的电脑专家,但这个舶来词在中国异化了。
  “在国内很多人眼中,黑客是利用电脑技术为自己谋利的犯法者。”韩争光每每提及自己的身份,人们总是笑着说,“哥们,帮忙盗个QQ吧。”
  他曾因一篇新闻气愤不已。“文章标题写着:黑客盗中石油700万油费。但读了才知道,当事人是利用内部系统实施犯罪,和电脑技术根本扯不上边。”韩争光提高语调,身体前倾,手中的香烟因为挥动洒落下烟灰,“难道犯罪的人都叫黑客吗?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
  在他心中,黑客一词神圣而不可侵犯,代表着技术人员对限制的突破和对自由的追求,这正是他组建团队开发iOS系统越狱工具的原因。
  韩争光觉得,越狱最初的理念是“我的设备我做主”,就像真正的黑客追求的是互联网的自由精神。
  自从iPhone第一代发布,国外黑客就开始研究iOS系统的越狱,直到iOS7系统,越狱的技术难度越来越大。“在越狱工具的开发上国外黑客垄断了多年,我们就是想让世界知道,中国也有顶尖的安全技术人才!”
  2014年初,韩争光联系了几个做安全研究的好友。他形容,那是一群从事多年信息安全技术工作的老家伙,“有人喜欢玩越野,有人喜欢泡夜店,有人喜欢动漫,当然还有技术宅。”
  3个月寻找系统漏洞,1个月开发程序,韩争光和朋友们做出了iOS越狱工具,取名“盘古”。
  “苹果是一个封闭的生态圈,越狱就是给用户自己控制设备的自由,就像盘古开天辟地。”
2


2015年6月5日盘古与韩国poc共同举办的mosec安全会议,图为盘古团队合影
  游戏少年加入“黑客防线”
  韩争光与电脑的最初接触,并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因为对电脑游戏的痴迷,原本以全县第八名考入省重点高中的他,学习成绩直线下滑,不得不转学到市重点。韩争光也因此成了亲戚朋友教育孩子时,动不动就要拎出来的反面教材。
  也因为游戏,他爱上了电脑。1999年,还不到16岁的韩争光考上哈尔滨理工大学,刚进校门,他便以每月150元的价格租了一台电脑。对于每月只有600元生活费的学生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后期,他常常去学校机房蹭电脑,但学校的设备很少更新换代,型号老旧,甚至有的屏幕都已破碎。在他的请求下,父母花费6000元购买了一台最新配置的电脑。
  那时,国内的电脑技术员大都靠自学,有朋友初期不会打字,就用两个食指敲击键盘,被戏称为“一指禅”。韩争光也决定自学,他在校外租房,开始了逃课和研究电脑的“世外桃源”生活。因为长时间旷课,他的成绩直线下降,身为高等数学课代表,在考试时交了白卷,最终老师给了2分的“面子分”,他至今还耿耿于怀。
  大二暑假时,韩争光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退学,来到北京加入《黑客防线》做一名技术编辑,那是国内最早的计算机安全知识普及媒体,也是这本杂志的创刊号燃起了他对软件安全技术的兴趣。
  在那里,他通过IRC跟其他有着同样兴趣的朋友交流,学习和研究相关技术。拿着每月2000多元的收入,韩争光不得不租在北京双安附近的地下室里。
  彼时,软件安全在国内并不受到重视,安全公司的产品难以推广,销售去跑市场,技术也得跟着跑。韩争光记得,那时中国软件安全公司的研发人员工资平均在3000元左右。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安全技术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韩争光发现,自己的技术开始被越来越多人需要。
  但他的目光并不局限与此。他意识到,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背景下,以大数据分析和互联网运营模式的新型互联网安全模式,将能抢占很多传统安全公司的市场份额。
  他开始把目光转向移动互联网,开始折腾android系统和iOS系统。
  14年间,从北京到广州,再到上海,韩争光换了几个城市。他常对别人说,“我这人就是能折腾。”
1

韩争光



。。。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20 20:49 , Processed in 0.07323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