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生活 查看内容

赶五中全会打习嘛 日本让TPP以一种意外迅捷的方式达成了协议 ...

10/9/2015 21:50| 发布者: lfed| 查看: 14270| 评论: 0|原作者: juesha

作者:储殷

最近TPP的大热可以看出,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再入新局。如果说,今年上半年中国因亚投行得分,那么此次面对美国祭出的TPP大招,中国需要展开新的思考了。

TPP,全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也称“经济北约”。12个成员国的谈判已有5年之久,最初不被看好,但就在中国人放松的国庆节期间,它以一种意外迅捷的方式达成了协议。对中国而言,强烈的对冲感迎面袭来。

其实,以“中国野路子”的高明而言,TPP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并不令人畏惧。然而,随着这个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网的建立,中国亚太战略遭遇挤压却是毋庸置疑。这种挤压不仅让亚太主导权再次倾向美国,同时又对中国的应对提出更高要求,因为美国的这一战略举措实际上对中国的国家政策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倒逼效果,并可能引发一系列并不局限于经济的后果。可见,TPP将促使中国内外同时发生变化。
TPP把中美博弈带入新阶段

当地时间10月5日,美国等12国经贸部长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历时5年多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结束。包括美国、日本、文莱、智利、新加坡、新西兰在内的12个成员国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的部长级会议上达成基本协议,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
TPP真实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国的经济,而是要避免中国用经济手段把亚太据为己有。

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日本首相安倍。

对比WTO追求降关税,TPP追求的是自由贸易。TPP言称对所有国家敞开大门,但中国却是跨不进这道门槛的国家。TPP的高要求,诸如贸易和服务自由、货币自由兑换、税制公平、国企私有化、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资源、信息自由,这些准则中国目前还远远达不到。很明显,撇开中国、重新整合亚太国家的力量,形成更高层面的贸易组织已是既定格局。早在TPP商讨之初,中国人也清楚看到了这一点,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决策人员一直在忙碌一件事,就是争取和越来越多的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而另一方面,美国人则忙于尽早与成员国达成此协议。

在经历了5年艰苦而漫长的谈判之后,TPP在许多人并不看好的情况下以一种意外迅捷的方式达成了协议。虽然,还要面临各国国内政治程序的考验,总的来说,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的确立已经成为了一个即将到来的现实。这个现实是,以美日为轴心的一个巨大经济圈即将形成,而这个经济圈在总量上达到了全球经济总量的4成。TPP奉行着高度统一且中国在较长时间内难以适应的规范。因此,许多人甚至将其视为经济冷战的信号。

然而问题在于,在今天全球经济高度一体化的现实背景下,对中国的经济冷战是缺乏操作性的,TPP真的具有针对中国的意图,它也过了最佳的历史时期。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TPP可能成为某种对冲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工具,恐难以起到对中国经济的根本遏制。从其实质上判断,TPP更接近一种地缘战略上的选择。
今日世界很难形成封闭的生意圈

尽管很多人担心TPP最后将形成一个中国无法进入的经济圈子,但实际情况是,中国与TPP12国中的所有国家存在极为密切的经济关系。在近几年,随着中国资本的输出与企业、人员大量的走出去,这种经济关系已经不再是十几年前的那种可以替代的简单的进出口贸易,而是资本、企业、人员高度粘合的一体化经济。中国与TPP12国中的8个国家有自贸区协定,其中与澳大利亚、智利、新加坡的自贸区水平已经相当接近TPP中的零关税水平。更重要的是,中美关系的一体化程度也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在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向中高端水平迈进,中国企业在海外兼并重组日趋活跃,美国已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第三大目的地。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中国对美投资分别为93亿、156亿和170亿美元。在2014年中国企业在美共完成152宗投资交易,并购交易数量达92宗,创历史新高,其中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了中国对美投资的主体。

尽管很多人把TPP描述成杯葛中国的共同价值观的经济体,但坦率而言,权威体制的新加坡、族群政治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的越南和拉美传统的智利、墨西哥能有多少共同价值可言。在全球经济的雨林里,金钱就是最大的普世价值。
TPP是美国构建亚太秩序的经济基础

如果说美国搞TPP是想把中国排除在未来的亚太经济圈之外,那么它几乎注定会失败。但是如果TPP的主要效果是放在对冲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外交,巩固美国在亚太的盟友体系上,那么它很可能将取得比较明显的效果。

就TPP12国而言,日、澳是美国的军事盟友,马来西亚、新加坡是马六甲的要冲,而越南则可能成为东南亚对中国形成军事抗衡的唯一国家。如果考虑到未来可能加入的泰国、韩国,TPP实际上是一个环中国的亚太防御链。在美国重返亚太之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正在迅速地改变着亚太的格局。伴随着中国与东盟、韩国、澳大利亚的自贸区建设,中国的大周边正在逐步对美国的亚太秩序形成挑战。尤其是一带一路中的海上丝绸之路更是可能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在冷战以来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布局。

尽管我们通常认为,TPP是美国确保经济话语权的一次主动出击,但实际上在经济上,美国与日本所获得的好处相对有限,反而是越南、马来西亚等相对落后的国家更可能成为获益者。对于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收获其实是在经济之外,巩固自己在亚洲的战略布局。
近年来,美国在面对中国时,在安全上无可奈何、经济上有心无力的尴尬局面很可能被改变。

日本民众游行反对日本加入TPP。
突破的关键在于能不能随变而变

坦率而言,在经济上,中国要应对TPP最关键的不是具体的对策,而是基本的态度。即中国不能以一种冷战的心态去面临后冷战时代的亚太竞争。我们必须看到,TPP代表了更开放的贸易投资规则,更高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和劳工标准,这些都是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中国要以借鉴学习而非抗拒排斥的姿态去应对TPP。换而言之,中国要在深化改革释放内需的同时,努力以TPP为模板,推进以中国为重要组成力量的区域经济制度。

中国并不缺乏应对 TPP的手段,无论是积极推进与美国的双边投资协定,还是建立“区域全面伙伴关系”、亚太自由贸易区等等,但最大的难题主要还是在国企问题上。尤其在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成为一时潮流的今天,要改造国企更是压力重重。权宜之计,只能先从国企的海外分公司做起,尝试在所有制改革中新的突围方式。比如可以考虑利用目前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积极引入民营力量,将国企的海外企业进行所有制改革,从而使其规避TPP的国企壁垒。

在目前的内地,由于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的举步维艰,大量民间资本实际上苦于缺乏投资机会,在这个节点上,推进海外国企的转制将对盘活国内资本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考虑到在混合所有制的改革中,良好的政府信用与健全的法治环境必不可少,也许更为规范的香港可以成为一个最为合适的换肤之地。
如果TPP的出现真的倒逼我们痛下决心深化改革,那么中国也许真的能够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秩序,而如果它只是刺激了我们向回走,那也许这真的会开启一个危险的转折。
还要努力成为公共安全的提供者

考虑到美国力推TPP的根本目的是政治性的,因此政治上的突围可能才是应对TPP的最关键的举措。一方面,中国应调整以经济为主,安全为辅的对外工作模式。更多地介入到亚洲尤其是亚太地区的公共事务、安全事务当中。在反恐、地区维和、人道主义救援等方面,中国应更加积极地寻求与亚太国家的合作。从而以一种更加建设性的姿态融入亚太的安全秩序当中,成为公共安全的提供者而非挑战者。

此外,一段时间以来,在亚太地区,我们一直以经济影响力与美国的安全影响力竞争。在TPP推行以后,这种相对均衡的态势将可能被打破,亚太国家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附相对减弱,这很可能带来其在其他领域内对中国的态度相对趋于强硬。中国必须寻找超越经济更加多元的渠道来巩固与亚太国家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在中美亚太竞争日益加剧的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尽快地寻求改善中日关系,以从根本上瓦解TPP对中国可能的战略压迫。坦率而言,如果中日的持续紧张是美国重返亚太乃至组建TPP的根本基础,一旦中日和解,中日韩自贸区得以建立,美国在亚太的霸权将很难维系。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2/2020 15:55 , Processed in 0.060225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