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共产末世令人绝望——蒋培坤先生抱憾赴天堂

10/29/2015 23:22|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2741| 评论: 0|原作者: 费良勇

共产末世令人绝望

——蒋培坤先生抱憾赴天堂

 

费良勇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之一蒋培坤先生于2015927日在家乡江苏无锡因心脏病去世,享年81岁。蒋培坤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前中国人民大学美学研究所所长。他的夫人是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女士。1989年六四大屠杀期间,蒋培坤先生和丁子霖女士17岁的儿子蒋捷连被中共戒严部队枪杀。

 

                 晚年蒋培坤

 

蒋培坤先生19341115日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 1954年,怀仁中学初中毕业。 1957年,无锡市第一中学高中毕业。 1961年,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 1964年,中国人民大学文艺理论研究班研究生毕业。1964197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任教。1973年至1978年,在北京师范学院学报工作。1978年至1993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语言文学系任教。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哲学系美学研究所教授。蒋培坤先生还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荣誉理事。

 

 

中共禁止举办追悼会

 

蒋培坤和丁子霖夫妇的亲朋好友原本打算为蒋培坤先生举行追悼会,但号称“盛世“的专制腐败政权对此非常惧怕。丁子霖女士的座机和手机都被无锡警方控制,外人无法与之联系。蒋培坤夫妇的好友江棋生先生于929日由北京动身赶赴无锡 吊唁蒋培坤先生,在北京南站被北京警方失踪,江棋生太太的手机也无法接通,显然江棋生夫妇被北京警方控制。 无法举办追悼会和告别仪式,蒋培坤先生的遗体于2015929日被匆匆火化。这并不能显示中共的强大,而说明中共对六四屠杀自感理屈心虚,怕蒋培坤先生的追悼会引起世人回顾六四,关注六四难属群体,引发社会效应。这个政权号称处于“盛世“,但权贵心中明白,这个社会太腐败、太黑暗了,实际上处于”共产剩世“或”共产末世“。

 

 

共产末世黑夜漫长

 

蒋培坤38岁时得子蒋捷连。蒋捷连197262日生於北京,遇难时刚满17岁。蒋培坤55岁丧子。此后在悲痛中度过了漫长的26年。他们夫妇发起“天安门母亲”运动,希望找出自己儿子以及无数同难者的被害真相;为死难者和伤残者伸张正义,讨回公道。 这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可是,在中共的反动统治下,这个要求竟然成为不可实现的梦想。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上是无法无天的的“镇压人民专制国”。

 

              1989年5月,丁子霖、蒋捷连和蒋培坤

 

中共统治中国60多年,前30年全面地破坏了生产力,饿死四千万人,害死四千万人。1979年改革开放后,经济上虽然快速发展,但因专制腐败,社会畸形发展。民怨沸腾,所以爆发了八九民运。邓小平和李鹏等屠夫公然调动正规军,用坦克机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中共隐瞒真相,欺骗世人,还厚颜无耻地说,没有六四镇压,中国就不可能高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实,没有共产党,中国像台湾一样发展,可能早就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了。

 

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共专制政权得以苟延残喘。共产末世的黑夜就特别漫长。很多人熬不过黑夜,见不到黎明。安门母亲团体共有160余人,大多是六四死难者的母亲或妻子。26年来,他们向中共当局提出真相、赔偿、问责等诉求,反动当局的回应则是撤职、开除、恐吓、监控、绑架和拘押。他们的希望成为泡影,最终陷入失望和绝望之中。天安门母亲体中已有38人辞世。蒋培坤先生抱憾赴天堂,令人再次感到悲愤。用坦克机枪屠杀学生和平民的专制腐朽政权依然高高在上,这是人类社会的耻辱。天理何在?公正何在?

 

 

生命不息抗争不止

 

1990年代初,蒋培坤协助丁子霖和其他几位在大屠杀中失去亲人的难属发起了“天安门母亲”群体组织,四处收集、整理和出版遇难者资料,呼吁政府重新审理天安门事件。蒋培坤知识渊博,为人低调。二十多年来,他默默地为「天安门母亲」写下一篇又一篇的公开信。

 

1993年,因参与妻子丁子霖发起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活动,继丁子霖被停止教职以后,蒋培坤也被中国人民大学撤销美学研究所所长等一切职务,停止招收研究生,停止一切教学与研究活动。工资也被降低许多。但蒋培坤无所畏惧,从此,凡“天安门母亲”群体的重要活动,他都尽力参加。他和丁子霖长期遭受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严密监控。

 

1994日,一封由许良英先生牵头,包含王来棣、丁子霖、蒋培坤、邵燕祥、刘辽和张抗抗共七人联署的公开信《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在海外媒体正式发表。

 

1994年“六四”5周年之际,蒋培坤发表了《不能让受害者再一次被杀害》一文,细述他5年来的心路历程。他说:“这5年来,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思想和尊严,这是以我儿子的血和生命为代价的,也是以我这几年间失去的一切为代价的。”他强调:“当我们面对眼前的暴行时,万万不要把眼睛闭上;当我们回首昔日的暴行时,万万不要把暴行从记忆中抹去。人类反抗强权的历史,就是记忆反抗遗忘的历史……罪恶一旦被遗忘,就会重演。”

 

1995年开始,"天安门母亲"在每年的"两会"前夕,都会致信"两会"代表委员及中共领导人,强调天安门血案不是政府行为的失当,而是政府对人民的犯罪,呼吁他们承当历史责任,公开、公正地解决"六四"问题。信函从来没有得到官方回应。

 

2000年,蒋培坤和丁子霖夫妇合著的《生者与死者 ── 为了中国的明天》在香港出版。这本书包含了他们每年在‘六四’ 周年时候写的文章,联署的两份宣言,关于人权问题的一些文章,同朋友和难友的的通信,几次获奖的答辞,媒体采访,年年向政府要求讨回公道的呼吁书和公开信等。

 

2008年蒋培坤曾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在康复期间,他仍参与制作纪录片《天安门母亲之路》,至20093月完成。影片纪录了多名六四难属的遭遇。

 

2013年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第一个"六四"祭日前夕,"天安门母"发表《"希望"已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谴责习近平的所作所为,称"这使得原先对他抱有政治改革期待的人们,顿时陷入了失望与绝望之中"

 

2014年,“天安门母亲”发表了最后一封致"两会"的公开信,信中表示:“六四”越走越远,已经望不到影儿了。并谴责中共:你说你经济发展到世界第二,再过几年就世界第一, 但你剩下的仍然只是懦弱、愚蠢。2015年,他们停止了坚持20年的"两会"公开信。

 

201561日,蒋培坤最后一次和丁子霖共同执笔,代表"安门母亲"写下"六四"屠杀26周年祭日公开信。信中指出,""事件是中共统治中国后接二 连三发生人道灾难的延续,从"土改、镇反" "大跃进"(实则为"大饥荒")、 "十年文革" "六四"惨案,数千万人死于非命。"六四"惨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父子情深

 

蒋培坤为了怀念死于“六四屠杀”的儿子,在家乡无锡的住所以儿子的名字来命名。“天安门母亲”的重要成员张先玲女士忆述,多年前曾到访蒋培坤无锡老家,该处叫做“连园”,蒋培坤用儿子蒋捷连的“连”字命名,相信是代表他对儿子的思念。他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学者,也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蒋培坤生前立有遗嘱,过世后将和他的孩子葬在一起。离开人世对蒋培坤来讲也许有某种意义上的解脱。分隔了20多年,如今终于可以和孩子在天堂团聚了。

 

 

          蔣培坤和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

 

 

学者与启蒙者

 

蒋培坤是文艺理论家。1963年开始,他共发表马克思主义美学文艺学学术论文20余篇,其他文艺评论10余篇。还负责编辑过《马列文论研究》共8集。1983年,蒋培坤与他人合作出版了全国高等学校选编教材《马克思主义文艺论著选讲》。1985年,他出版了  《马克思恩格斯现实主义文艺思想研究》。1986年,与他人合作出版了 《简明美学原理》,1987年,他与丁子霖合著了《古希腊罗马美学和诗学》1988年,他出版了《审美活动论纲》,还与周忠厚和丁子霖合编了《美学概论》。1991年,与连铗和周忠厚合编了《国外马克思主义文论家文论选评》。2000年,与丁子霖合著了《生者与死者:为了中国的明天》。

 

现居美国的郭宝胜牧师曾是蒋培坤的学生。他对记者说,他走上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道路,蒋培坤起了很大的引导和推动作用。他在人大读美学的时候,看的是蒋老师的教材。从美学学科来说,这是比较开放的体系。蒋老师反对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论美学观点。他看到这部教材就觉得老师非常好。他看到蒋老师留着一头披肩发,俨然一副艺术家的作派。他经常去蒋培坤家。蒋先生夫妇给他讲了八九民运的一些情况,并给了他《北京之春》、《人与人权》等许多书和杂志。当年,蒋培坤和丁子霖的家在人民大学门口邮局的旁边,常年被警察和保安监视。郭宝胜和几个经常出入蒋培坤家的学生被学校批评警告过数次。

 

现年71岁、身陷囹圄的北京记者高瑜女士也是蒋先生夫妇的学生。维权律师莫少平说,蒋先生夫妇对关押在狱中的高瑜非常关注,经常拜托他们“尽全力去为高瑜辩护”。

 

 

                        蒋培坤是许多人大学子的人权启蒙导师

 

 

德国华人与蒋培坤和丁子霖的交往

 

1993年年底,德国基督教西部森林教区的弗瑞德里希牧师赴北京和西安旅游,民阵德国分部委托牧师去看望丁子霖、蔣培坤教授,并请他带去500马克,作为对丁老师和蒋老师的慰问。当年丁子霖教授被当局公安看管甚严,弗瑞德里希是无法进入他们住家的,是蒋培坤教授去牧师下榻的宾馆会面,蒋教授还带去了一位翻译,使得他们的交流非常顺利。弗瑞德里希牧师事后告诉我们:他代表我们海外的朋友慰问教授夫妇,并转交了500马克,无法与丁教授见面,但与蒋教授会面两次,并带回丁子霖教授的书信。潘永忠当年担任民阵德国分部财务理事,负责此事。

 

六四大屠杀发生后,德国各地40多个学生会和全德学联在全德募得许多捐款。钱跃君就任全德学联主席时就担任德国捐款委员会主席,二十多年来他一直保持与丁子霖和蒋培坤通信和电话联络,每年通过他们暨天安门母亲逐笔将六四捐款送往国内,分送到难属手中。丁子霖再将难属的收款条原件通过不同的渠道邮寄给钱跃君存档。这些德国捐款直到2010年才全部送达。唯有图宾根学生会的5000多马克六四捐款在送款过程中被中共当局扣押,迄今没有送达给六四难属。

 

笔者200310月起担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2004年,民主中国阵线发起了提名丁子霖女士为2004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活动,抨击了中共政权侵犯人权,介绍了丁子霖女士为代表的“天安门母亲”群体勇敢抗争的事迹。笔者非常钦佩蒋先生夫妇,但同他们直接联系甚少。大概在2004年和2005年,我给他们打过电话表示慰问和敬佩之意。

 

 

“天安门母亲”会继续抗争

 

习近平最近访美几天豪诺援助外国180亿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祸国殃民的外交!相比之下,中共26年来,对六四死难者家属以及六四伤残者不仅没有任何道歉和赔偿,也没有发放过一分钱人道救助款,反而进行了各种打压和迫害。

 

“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张先玲女士说,蒋培坤的病还是要怪政府,六四事件对他的打击太大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压抑在心里……而且他这些年来为“天安门母亲”呕心沥血,太劳累了。多年来政府对六四事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六四难属的病,政府应承担罪责。张先玲指出,”天安门母亲“的很多文件都是蒋培坤撰写的,他的离世令“天安门母亲”损失了一个很大的力量。但她强调“天安门母亲”不会倒下,剩下最后一人,也会坚持到底。

 

联合国和许多国际机构都以维护和平正义为己任。但是,联合国往往只能谴责和制裁一些小流氓国家,对中共这样的大流氓无能为力。甚至对中共支持的小流氓国家如北朝鲜,也束手无策。借助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以及对人民的随意掠夺,中共政权如今财大气粗,许多西方国家为了经济利益而不敢谴责中共侵犯人权,这是全人类的悲哀。

 

我们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并请丁子霖老师节哀顺变!

 

勿忘六四!

蒋培坤先生千古!                

                          

                                                       2015103日 写于纽伦堡

                                                           (全文大约4500字)

                                                  首发于《欧华导报》201510月总第267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9/2019 15:55 , Processed in 0.15166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