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

11/22/2015 21:10|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2063| 评论: 1|原作者: 陈泱潮

胡耀邦先生百年诞辰致习近平主席
《特权论》作者 陈泱潮(陈尔晋)
2015-11-20

1学习胡耀邦,坚守人民高于党的立场

      1120日是胡耀邦先生的百年诞辰。在当前似乎重新倒退回到毛时代的氛围下,纪念胡耀邦,学习和发扬胡耀邦站在人民高于党的立场,是习近平重新赢得人民信任和期盼的起死回生妙道。否则,面对不能贪就不干活的官僚特权阶级的消极怠工变相罢工,又失去民心和精英群体的鼎力支持,习近平危矣。

2学习胡耀邦,本抱天良,一心为民

       耀邦“宁可得罪个别人,不能得罪十亿人”的良心话,耀邦孙女评述耀邦“他在邪恶面前选择了正义,在逆流面前选择了良知”的话,高度概括了体现了耀邦的人民性和秉持良心、坚守正义的立场和精神境界。这是耀邦主导解放思想、平反冤假错案、取消阶级斗争为纲、地富反坏右帽子一风吹等善事德政的根本。

3学习胡耀邦,接受马克思主义巅峰著作《特权论》思想理论

      耀邦号召向西方学习,有着对马克思主义巅峰著作《特权论》思想理论认识的背景。在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时,《特权论》作者被直接从云南边疆基层上调中央机关从事理论政策研究。与此同时,全国举行了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自由竞选。《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一文清楚展现了这一极其重大的背景。

4学习胡耀邦,超越蒋经国、吴登盛

      邓小平立足于保党,胡耀邦立足于为民,这是两人的根本区别。立足于保党,必然维护专制独裁,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终归遗臭万年。立足于为民,必然顺应历史潮流天意民心开万世太平,使中国走上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康庄大道,流芳万古。缅甸吴登盛做得到,习近平学习胡耀邦就更能做得到。端看习近平学习谁?

5运用圣君之学,超越胡耀邦,开万世太平

      拙著圣君之学读本《大变革与新文明》(含《资本论》姊妹篇《特权论》),已经交给中共中央常委人手一册。这是引导中国实现民主化和平转型的马克思主义巅峰著作。如果习近平真正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就应当像胡耀邦先生接纳《特权论》那样,认真学好运用好《大变革与新文明》,开万世太平!

6、政体制度性贪污腐败,只有政体制度民主化变革才能根治

      中国极其严重的贪污腐败,是政体制度性贪污腐败。运动式割韭菜式反腐,治标不治本。政体制度性贪污腐败,只有政体制度民主化变革才能根治。变党国专制体制为党团宪政民主体制,是开万世太平的伟大的民主宪政革命。衷心希望习近平先生纪念胡耀邦,学习胡耀邦,超越胡耀邦,不要辜负历史的重托!


沉痛緬懷張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

陳泱潮(陳爾晉)

2005-11-20

-------------------------------------------------------------------------------------

目 錄

引言
   
    上篇
   
    1、我的“或從王事”(推背圖47像訟卦爻辭)傳奇經歷
   2、中共決策層賦予籌建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的任務
   3、張黎群先生概況:完全可以說是胡耀邦先生的心腹股肱重臣
   4、中國青少年研究所名副其實是“廟小神靈大”
   
    中篇
   
    5、我被物色到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緣由
   6、深刻難忘的第一印像
   7、不恥下問,虛心追求新知
   8、熱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競選人民代表
   9、改革開放後鮮為人知的第一次學潮
   10、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第一次公開亮相
   11、“我們黨對農民是犯了罪的!”
   12、行船偏遇打頭風: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之變!
   
    下篇
   
    13、又經10年鐵窗烈火熬烤之後,重見張黎群先生
   14、“您的那位學生說的很透徹……實在是三難得啊!”
   15、耀邦最後歲月兩首有關文章、理論、學術的詩詞
   16、淚撒耀邦書房
   17、胡耀邦的遭遇甚於屈原盡忠受讒的遭遇
   18、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榮、死的偉大!
   19、真是胡耀邦傳人,就必須下決心、有行動,切實執行胡耀邦政治遺囑
   20、胡耀邦的政治遺囑
   21、本文和《特權論》是對胡耀邦政治遺囑的有力佐證和詮釋
  22、張黎群問:誰有福氣來摘取開創黨團憲政民主萬世基業的桃子?

-------------------------------------------------------------------------------------

引言

      胡耀邦最難能可貴之處,體現在他生前受到廣大人民群眾愛戴,身後更受到愈來愈深切的懷念。原因就在於,他有1顆真心誠意把人當成人來尊重、以人民利益為最高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心,實踐具有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在取締西單民主牆後的19796月,胡耀邦在5屆人大2次會議上,不顧高層人士對他支持民主運動的指責,義正詞嚴地說:“我始終支持任何人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希望大家都在憲法的保護下享有最大的自由。”“我奉勸同志們不要抓人來鬥,更不要抓人來關。敢於大膽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監牢。”他堅持言論自由,反對以言論治罪,理直氣壯,擲地有聲!他要從這些具體的、典型事例著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給專制與獨裁敲喪鐘,給和平民主鳴鑼開道、鋪路搭橋。這是他多彩人生中十分耀眼之筆,也是人們對他最為懷念之處,同時也是對中國社會最有現實意義的思想和理念。

    ——引自張黎群、張定、嚴如平、李公天、唐非:《胡耀邦傳》前言
1、我的或從王事(《推背圖》第47像訟卦爻辭)傳奇經歷

      我的傳奇經歷,不僅在於毛澤東時代就寫出了四篇14章的《特權論》,深刻論證並且上書建言在社會主義國家必須推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權分立、實行兩黨制、議會制、總統制的民主制度,而且在於我雖然有準備發動大軍區起義結束專制獨裁暴政的行為(詳見《陳泱潮事略》),並且一度落入死囚牢籠,自分必死,卻意想不到奇跡般獲得釋放、平反,甚至於緊接著因為《特權論》,早在1980年,就從雲南邊疆基層,直接奉調進京,而且是到可望影響中共決策的理論政策研究機構,從事理論政策研究工作。

   這可望影響中共決策的理論政策研究機構,就是張黎群先生主持的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

2、中共決策層賦予籌建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的任務

   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成立于胡耀邦先生剛當選為華國鋒任黨主席的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
   當時是由共青團中央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聯合籌辦。任務是三個:
   ◆起到美國智囊機構蘭德公司那樣的給中央決策提供重要參考的作用;
   ◆做情報中心;
   ◆出棟樑人才……
  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正組長張黎群先生,副組長鐘沛璋先生,都是和當時的中共總書記、不久即完全取代華國鋒,作了黨主席兼總書記的胡耀邦關係很深的思想很開明的領導幹部。
  籌備組基本上是在原來團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基礎上成立的,鐘沛璋先生就是當時的團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謝昌逵,是副主任。其他從黨中央機關調來的幾位主要成員,都是原來團中央資深幹部。用今天的話來說,是地地道道的胡耀邦嫡系團派中堅力量。

3、張黎群先生概況:完全可以說是胡耀邦先生的心腹股肱重臣

   張黎群先生,19185月出生于四川成都蒲江縣一戶書香門第。18歲步行到延安,投身革命。曾和宋平等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周恩來手下工作。上個世紀40年代,新華日報在蔣管區高舉民主的旗幟,反對國民黨蔣介石專制獨裁統治的時候,他曾經擔任新華日報研究室主任。應當說,他在那裡,就接受了民主思想的洗禮。
  張黎群先生與胡耀邦關係十分深厚。他們年齡相伯仲,早在延安就認識,彼此都有很好的印像。50年代初期,胡耀邦任團中央第一書記時,張黎群先生即出任中國青年報社長兼總編輯。
  1957年反右,中國青年報很多優秀人才(包括副主編鐘沛璋先生),都被冤冤枉枉打成右派。張黎群先生因為說過不能把報紙辦成看板傳聲筒,幾乎也被打成右派,材料已經上報,幸得胡耀邦親自去向鄧小平力保,鄧小平發話,才得以倖免帶上右派帽子。用張黎群先生的話來說,耀邦之于黎群,有生死之交、見危力救、消災免難之義。
  張黎群先生雖然沒有被帶上右派帽子,但是因為鄧小平說:“既然糊塗,就不能再辦報紙了……”所以反右後,被調離中國青年報,下放到陝西做了一段時間的縣委副書記,1960年以後又到四川任中共西南局辦公廳副主任,中共綿陽地委副書記等職。
   文革初期,張黎群先生因為發表文章,在四川被打成西南“三家村”首犯,關押達七年之久。使他從反面再次接受了民主思想的洗禮。
   1973年張黎群先生獲得“解放”後,任過一個大型企業的領導。
   1978年中共113中全會前後,獲平反任浙江大學黨委第二書記兼第一副校長。
   1980年任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組長、中國青少年研究所所長。
   1982年創立中國青少年犯罪研究會,任會長。
   1983年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教育室第一任主任。
   1986年離休後繼續擔任中國青少年犯罪研究會會長、名譽會長。
  除此之外,在2000年,我離開大陸前,他還精力充沛,老當益壯,主持著東方文化研究會(下轄【東方】雜誌)和名人協會(下轄【名人】雜誌)兩個官方社團的常務工作。
   並且正是在此之際,以對國家對人民和對胡耀邦先生的高度忠誠,積極主持編寫了今日影響甚大的《胡耀邦傳》。

4、中國青少年研究所名副其實是“廟小神靈大

   1980年秋,胡耀邦當選中共主席制下的總書記後不久,中央決定成立負有上述三個使命的中國青少年研究所,遂將張黎群先生從浙江大學黨委第二書記兼第一副校長任上,調任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組長。
   由此可見,胡耀邦對青少年研究所的高度重視和寄予厚望。
   可以說,中國青少年研究所,其實是牌子小,使命大。
   如果胡耀邦不被廢黜,而得以一路順風鞏固了接班人地位,中國青少年研究所一定會發揮出對中國歷史的積極的進步的重大影響。
   這從胡耀邦遭到廢黜後,中國青少年研究所被王兆國指控為“事實上的團中央”,而被撤銷,也可看出端倪。

5、我被物色到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緣由

   我是因為《特權論》即《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而被借調(當時用人制度還不能從不同系統尤其是不能從邊疆基層外單位一下子把人調到中央機關)到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工作的。
  《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於1979618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52次會議開幕當天,由北京《四五論壇》以大字報和油印本兩種形式,公開張貼上北京西單民主牆,並且分兩次發行了油印本。當時產生了極大的轟動響應。人稱這一天是民主牆的復活節(詳見《我的第四次人生十字路口》)。。
  1979618日《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在民主牆的發表,就篇幅而言,相信是中國大字報史上最長的大字報,可載入大字報迪士尼記錄;就思想新穎重要切中時弊發人深思的廣泛性、深刻性和轟動效應而言,也可以載入思想振頻迪士尼記錄。
  其實,早在《四五論壇》正式公開張貼和發行前,中共已經派來特工人員以自願義務作本期《四五論壇》特刊校對的名義,參加了《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全過程翻印工作,已經獲悉我的情況。知道我才從看守所死囚牢籠出來——因而當然知道我《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原文文本和整個案由卷宗,以及我是雲南宣威人,和鄧小平夫人卓琳有著世交姻親關係等等一應情況。
  事實上,中共最高層對我應當是早有認識。因為《特權論》早在1974年、1975年、1976年、1978年,以《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書名,先後用馬東伍、殉道者的名義,多次採取異地投郵等方式,寄送給毛澤東、鄧小平、葉劍英、華國鋒……以及人民日報、解放軍報、中國社會科學院……等機構。我本人又在1978430日被查獲抓捕,坐實是《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作者……在當時那樣一種高度重視思想理論和敵情動態的風氣和慣性力量下,對《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如此新穎深刻的具有馬克思主義新里程碑意義的著作,最高層不可能不重視,不可能不調閱研究。
  瞭解和熟悉中國當年那種思想禁錮和中共運作規則的人,會認識到《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對中共決策層的影響,早在中共113中全會之前,就已經產生。
  就非最高權力機構和非掌握政法系統機密的人來說,《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當時特有的、今天依然可見的理論深度和整個改革思路,足以令當時的所有讀者,產生發聾振聵的感覺。當然,更會引發中共思想理論意識形態專業工作者的高度重視和關注。
  我想,恐怕正是這個原因和青少所上述三個任務的需要,使聯合籌備成立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的共青團中央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有關領導,才會把目光集注到《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及其遠在邊疆地區社會底層的作者身上。

6、深刻難忘的第一印像

   我和張黎群先生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團中央大樓政策研究室謝昌逵辦公室。那天門敞開著,我正坐在面門的方位,和謝昌逵談話。忽然有一位身材魁梧頭髮濃密烏黑,顯得十分健壯的中年人,似乎是聽到了我們的談話,出現在門口。他專注地看看我,就徑直向我走來。謝昌逵趕忙起立介紹,說:“他就是張黎群同志……”
   張黎群先生邊聽謝昌逵介紹,邊十分親切熱情地和我緊緊握手!
    張黎群先生給我的第一印像是,他的眼睛顯得非常睿智、明亮,熱情而充滿善與義!
    他的眼神對我而言,感到非常的慈祥、非常的友好,有一種純粹天然的親近感!
    他的手渾厚溫暖有力!他作為領導和長者,反而向我微傾的身體,使我深深感到我和他之間,似曾相識……
   那一刻,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位好領導、一位心懷坦蕩,我完全可以信靠的好人!
   對於我這樣一個童年喪父、不僅一直遭受著嚴重壓抑、而且遭受過鐵窗酷刑的嚴重摧殘,以至於曾是面臨過死刑威脅幾於絕望的青年人,那一刻深感幸運的感覺,此刻猶存我心,令人難以忘懷!

7、不恥下問,虛心追求新知

  我在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分在理論組。
  當時的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充滿了朝氣。儘管我的正式學歷只是中專,但是,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不僅是把我作為實際上已經具有研究生學力,才接收我到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工作,而且是把我當作老成持重,已經具有相當學術造詣、德才兼具,前途看好的後起之秀看待。大家對我都十分友好和尊重。尤其是兩位領導,對我都給予了相當感人的關心和愛護,令人難忘。
   由於《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的原因,同事們往往謙虛地和我探討相關的一系列理論問題。
  張黎群先生也多次不恥下問,不僅很有興趣地就《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有關問題聽取我的陳述,而且還向我詢問了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關於異化問題和馬克思關於亞細亞生產方式的論述等等理論問題。
  我也總借這樣的機會,除了大力宣傳、深入闡述和發揮我的《特權論》思想觀點之外,還積極鼓吹青年馬克思的異化論等等可用於推動共產黨進行民主變革的思想,以期說明共產制度異化和進行民主變革的必然性。
  記得多次中午在團中央飯廳就餐的時候,張黎群先生總來相就我,和我坐在一桌,而且,他總要單獨多買一個菜給我,或者邀我同吃。我們邊吃邊聊,往往就在這種無拘無束親切友好的氣氛中,談論一些重大的理論問題和改革開放的一些現實問題,或者評述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一些人、事,例如重新評價赫魯雪夫等等。有時也互道一些家常瑣事,個人經歷。
  張黎群先生具有四川人“擺龍門陣”(即聊天)的特點,十分活躍健談。我那時也正是意氣風發之際,往往指點江山,警句妙語連珠,有問必答。我們很談得來。彼此之間,大有忘年之交的情誼,而沒有上下級之間那種拘謹。他不恥下問,虛心學習新知的精神,在那段時間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像。

8、熱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競選人民代表

       那段時間,整個中國都處在一種向好的方向轉變的氣氛之中。這是我們今天從那時過來追懷胡耀邦時代的人們,都不免會具有的共識。
       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在張黎群先生的領導下,更是顯得朝氣蓬勃。
       1980年開始的人大代表換屆選舉工作,是在113中全會後“新時期”的標誌下,前所未有的實行民主自由競選。
      早在年中,我在雲南時,就積極鼓勵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等民運朋友積極參加本單位的人民代表競選。由於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所沒有過的民主選舉,當然會遭到中共傳統的保守勢力的竭力反對。改革與反改革,在自由競選人民代表的問題上,必然產生尖銳的對立和鬥爭。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在競選過程中,都遭到很多壓制和非難。
      我到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不久,適逢北京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首都高校自由競選人民代表的熱潮十分高漲。僅北京大學就有18名學生報名參加競選,提出競選綱領,發表競選演說。前民刊人士【北京之春】的王軍濤、李盛平,【沃土】的胡平,都參加了北京海淀區北大人民代表的競選。
      面對這樣的形勢,我通知山東以宣傳《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探討新形勢下民主革命理論為宗旨的民刊【理論旗】主編牟傳珩來京,白天去各高校觀察、交友、訪問,晚上回來和我同住,交換觀感情況。他在這次赴京考察學習活動中,獲益良多,結識了不少民運活躍人士,包括後來嶄露頭角的方覺等人(詳見牟傳珩79民運回憶錄:《我是楓葉編輯的書》)。
      整個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在張黎群先生的領導下,熱情支持首都高校自由競選人民代表。我接受任務,到各高校觀察競選情況。回來彙報都是給予了積極的正面的反映和報告。同時,也把上海傅申奇、河北王屹峰在競選過程中遭遇到的種種問題,甚至連同他們給我的書面材料,乘機反映上去。
       張黎群先生曾就北大競選事,親臨北大,召集參選人談過話,尤其對王軍濤、胡平等人,給予了特別的鼓勵。
       鐘沛璋先生率謝昌逵等人也親臨北大一分校競選會場,聽取了李盛平的競選演說和答辯。
       這時的中國真是大有希望!
       我在這種感受下,放棄了出國組織【民主國際】的打算,決心留在國內,借助並支持胡耀邦~張黎群這樣一些充滿人性的共產黨人,使中華人民共和國獲得新生,民主革命取得成功,從而促使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從邪路上走回正道,畢四功於一役。
在我當時看來,如果這時就能從競選人民代表開始,逐步啟動中國民主化變革,建立兩黨制、議會制、總統制,當時不僅一、可以最大限度地獲得深患“恐蘇核大戰威脅症”的歐美在政治上經濟上技術上對我國的鼎力支持;二、而且既能加速我國現代化建設,又可及時防範官僚特權階級坐大、把中國變成官僚特權階級暴富、廣大人民百姓被進一步強化為奴的嶇型社會;三、有效瓦解蘇東集團及其所奉行的特權超級奴役制度;四、有效制止因東西方兩大陣營對抗而可能導致的核大戰;和平解決臺灣海峽兩岸問題,統一祖國……
     因此,198011月,當北京香山楓葉紅了的時候,李盛平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組織的一次游香山觀紅葉的活動,我也去了。這次郊遊,除李盛平外,還有當時的北大學生會主席張煒以及胡平、閔琦(他此時已作黎澍助手)等人。記得在留言條幅上題詞簽字時,胡平寫的是前人一句名言:“給我一個支點,就能夠運動地球”。我也好像加了新意,借用了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一詞中的意境,題曰:“又是滿山紅葉時,問蒼茫大地,今日誰主沉浮?!

    9、改革開放後鮮為人知的第一次學潮

    中共113中全會後,第一次學潮,乃是198011月因為當局違背選舉法,而造成的湖南長沙高校的抗議活動。
      因湖南省委連續數次違法取消長沙數所高校人民代表選舉結果,而導致這些高校師生連夜上街遊行以及靜坐示威,最後組成了由陶森為團長的長沙高校22人代表團赴京上訪。
       我在當時的民政部長程子華之後,看望和會見了陶森等人,發表了支持學生依法選舉和譴責湖南省委違法干預競選結果的談話。
     我首先指出,這次全國範圍內自由競選人民代表,是黨中央貫徹執行113中全會解放思想改革開放路線和精神,建立和完善我國社會主義民主制度的一項十分重要的戰略決策,是開創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新局面,杜絕社會主義制度產生官僚特權階級的重大舉措。高校學生,作為新時期的知識份子,在世界走向民主化的時代浪潮中,積極回應黨中央解放思想的號召,敏銳地正視我國社會方方面面和發達國家的差距,敏銳地正視我國科學技術社會生產力相當落後的根子,正是在於我國政治生活中缺乏民主,因而積極投身到此次按照憲法規定進行的公民自由競選人民代表的活動,無愧新時期大學生的稱號!你們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權,選舉自己信賴的人作人民代表,你們的權利應當受到尊重和保護,你們的選擇合理合法,也完全應當受到尊重和保護!任何人不得違反憲法把選舉當作玩弄人民的兒戲!任何人不得違反憲法剝奪你們的權利、蹂躪你們的意志……
     我的講話,並無煽動學生鬧事的意圖,而是依法支持正義,順應民心、化解民怨、理順民氣,既有利於緩和矛盾,又有利於引導民眾推動整個國家的民主化進程。學生有氣,官方有病。順氣治病,才有穩定。
     當我後來在監獄中看到李鵬處理89學潮的態度和做法時,深感這不僅是水準太差失策的問題,簡直就是不通人性!共產黨鄧小平用這樣不通人性不尊重民心民意的畜類蠢貨當總理,怎麼不會背時怎麼不會捅出大亂子?!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陶森的父親是一位老紅軍,是中共建國後第一位、並且也許是唯一一位以將軍身份,主動向毛澤東提出申請,並獲得批准解甲歸田的人物。因此,陶森本人對我運用民主競選,反對和杜絕社會主義國家產生官僚特權階級的講話,十分贊成!他爽快地接受了我把情況上達中央後,儘快返回學校的建議。他後來還和那次陪同我前去看望他們的牟傳珩保持著聯繫(詳見牟傳珩79民運回憶錄:《我是楓葉編輯的書》)
       陶森等人回到長沙後,用大字報公佈了赴京上訪結果,當然以我對他們的講話作為指責湖南省委的“尚方寶劍”。
        毛致用為第一書記的湖南省委,旋即為此專門打報告向中共中央點名指控了我。
       所幸誠如以上所說,當時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全體成員,都鼎力支持人民代表民主競選,因此,張黎群先生、鐘沛璋先生,作為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領導,以及謝昌逵等同事,只是向我通報了湖南省委向中央點名狀告我的情況,並未因為湖南省委把我告到中央,而責難或者批評我。
       現在回過頭去看,1980年公民自由競選人民代表這一勢頭,如果能夠繼續深入拓展下去,中國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恐怕已經大功告成。
      張黎群先生和胡耀邦先生擔任中共總書記時代的共青團中央,在政治上所展示的開明的進步的態度,對1980年那次自由競選人民代表活動,所給予的積極支持,今天從當年一些人的回憶文章(例如胡平的《偉大的容忍——論胡耀邦精神》)中,依然能夠強烈的感覺得到。
     遺憾的是,在人民代表自由競選結果證明共產黨指派的候選人大多太失民望的情況下,胡喬木、鄧力群等肖小作祟,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官僚特權階級決策集團,斷定一旦實行民主自由競選,共產黨非失勢下臺不可——他們的昏庸、低能和維護既得利益的貪婪,使他們根本看不到,共產黨如果在斯時斯刻作了這樣的改革之後,必然造福中國千秋萬代,必然從正面而不是從反面影響蘇東,造福整個世界,彪炳史冊,共產黨必然大得民心,在民主政體中勢必永遠長存下去,而不至於再度禍害國家,面臨被全民清算徹底覆亡的下場!是鄧小平~王震……以及胡喬木、鄧力群這幫平庸短視貪婪的梟雄黑道中共慈禧和太監佞臣,葬送了中共,葬送了中共再造乾坤的極好的歷史機遇!是這幫中共官僚特權階級“大官們的代表”(1976年初毛澤東對鄧小平的結論),使我國及時實現和平民主化轉型的這一寶貴良機,消失於無形。
       但是,請不要忘記:胡耀邦先生為此盡了努力!張黎群先生為此盡了努力!我等也為此盡了努力!

    10、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第一次公開亮相

   198012月,中央有關部門決定在安徽合肥舉行全國人才學、未來學、科學學聯合學術討論會。
  人才學創始人雷禎孝,特意邀請我出席這次會議。我向籌備組報告了此事。張黎群先生和謝昌逵先生一起和我談了話。說明我此次去參加聯合學術討論會,不是以個人身份參加,而是作為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正式代表去出席此次會議。由於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是中央機關這樣的一些特殊背景,而且又是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第一次公開亮相,所以,講話發言要謹慎。與此同時,還交待了其他一些公派人員經濟等方面應注意的事項。
  而這次出席全國人才學、未來學、科學學聯合學術討論會的團中央政策研究室代表,則是由後來擔任中共河北邯鄲市、秦皇島市市委書記的唐若昕擔任(中共每年北戴河會議所在地屬於秦皇島市管轄)。
   我知道,由於張黎群先生和胡耀邦先生有著這樣一層特殊關係,在由張黎群先生主持工作的這樣一個當時新冒出來的中央機構,會倍受相關高層的矚目。在政治鬥爭中方方面面有著很複雜的關係。作為一個要成就大事的政治集團,對於代表它亮相出面的人物,總是會審慎選擇的。我充分感到這是張黎群先生對我的信任。
   因此,我取消了原來答應雷禎孝準備在會上作長篇發言的打算。重點放在收集資料,準備會後發表有份量的學術論文上。
  儘管我沒有發言,但是,在這次會議上,我認識並且結交了一些朋友。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會議的組織者和主持者,是當時身為國家科學委員會政策研究室(屬國務院系統智庫)負責人的童大林和吳明瑜,他們倆人在主導會議如此繁忙的情況下,都抓緊時間閱讀了我帶去的《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四五論壇】翻印本。他們認為“這篇文章太重要了!應當好好研究研究”。童大林最後約我春節後一定好好談談,並且說《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他要借去認真看看,春節過後見面時,再還我。
  在這次全國人才學、未來學、科學學聯合學術討論會結束時,在人才學學術討論會全體與會人員的合影中,大約方勵之以及當時人才學創始人雷禎孝等人亦在其中,我手裡拿著一卷資料坐在第一排正中,很顯眼。可惜,我的這張照片後來被公安抄收了。如果有這張照片的人看到這篇文章,希望能夠將這張照片拷貝一份給一再遭逢劫後餘生的我,以為紀念。謹此致謝!

    11、“我們党對農民是犯了罪的!

   這次會議還給我留下了另一個深刻的印像:童大林在這次聯合學術討論大會主題報告中,講了一些很符合客觀實際的話。對堅持“兩個凡是”的時弊,批評甚是尖銳。當他說道:“我們党對農民是犯了罪的”一句時,會場全場啞然,刹時寂靜無聲,片刻之後,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暴風雨般的熱烈掌聲,贏得了人們極大的共鳴!
    這個場景,是胡耀邦擔任中共總書記時代的一個非常具有典型意義的鏡頭!深深值得人懷念!
    當我回京向張黎群先生彙報到這一幕的時候,張黎群先生若有所思地說:“的確是到了結束人民公社萬萬歲的時候了!”
    這些,在這篇緬懷和追思胡耀邦及其時代、緬懷和追思胡耀邦先生忠誠的摯友和部屬的文章中,完全有必要記載下來。
  那時的安徽省委書記是主張農村改革應當尊重農民意願,實行包產到戶的萬里,吳像是省委秘書長。多年以後,我在雲南接待來訪的吳象。回憶當年的農村改革,評價89/6.4事件,知道像萬里這樣一些人,正如耀邦和張黎群先生這樣,是中共之中富有人性和良心的人。
  30年前毛澤東的人民公社政策,對我國農民犯下了滔天大罪!據最近解密的部分中共官方《大躍進秘密檔案》證實:19591962年,中國全國非正常死亡實即活活餓死的人數一共是3755.8萬人!其中種地生產糧食的農民居然高達3068.5萬人!這是何等樣罄竹難書的罪惡!
   鄧小平推行讓共產黨當權派即大權在握的官僚特權階級先富起來的政策以來,把胡耀邦趙紫陽萬里等人進行農村改革給農民帶來的有限的短暫好處,再次無情徹底剝奪!今天中國城市的燈紅酒綠,相當程度是建築在我國廣大農民受盡剝削和壓迫的血汗和眼淚的基礎之上!
   我苦難的農民弟兄!作為中共人禍大饑荒的倖存者,作為與你們血肉相連的一員(我的胞弟親眷至今仍然是農民),每當想到將近60年來中國農民的境遇,我都不禁流淚!當聽到童大林那一聲:“我們党對農民是犯了罪的”,我的心靈為之震顫!我希望今天紀念胡耀邦的中共高層袞袞諸公,好好反省鄧小平~江澤民以來的農村政策,不要做小恩小惠欺世盜名的表面文章,而是必須切切實實真正徹底解決農民深受壓迫深受剝削的問題!

12、行船偏遇打頭風:忽遭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之變!

      正當我在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這種環境下,雄心勃勃,擬定了一系列重大課題的寫作計畫(我在1979年寫的《特權論•重印前言》中,已經部分地提到了這些課題),準備好好利用這樣的平臺,為從中共體制內外加快和平地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而有所作為的時候,遭遇到了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之變!
   國際形勢的變化,波蘭團結工會的興起,全國風起雲湧的民辦刊物和民間社團的湧現,在自由競選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實踐中,中共官方指派參選的人全面敗北……所有這一切,使以鄧小平為首的官僚特權階級決策集團深深感到中共一黨專制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加上胡喬木、鄧力群之流左棍的拼命搗鼓,1980年底~1981年初,中共中央作出了《堅決取締和打擊非法刊物非法組織的決定》,下發了貫徹這一決定的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
  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傳達了鄧小平的關於“中國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產生官僚特權階級”的講話,在這個殺氣騰騰的講話中,鄧小平驚呼提出並且論證了“共產中國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勢必產生官僚特權階級”因而主張必須進行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的人,“他們人數極少,能量極大!”“他們那個綱領是旗幟鮮明的!”……等等。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鄧小平這個講話,是直接針對《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及其作者而說的!
   果然,中共中央1981年〔9〕號文引用了《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一系列原話,比如“必然產生官僚特權階級”,“必須進行民主革命”,“發動宮廷政變”,“進行第二次武裝奪權”……甚至連中國現在“遍地都佈滿了乾柴和汽油的情況下,一個小小的火星足以燃起滿天的大火”這樣的話,也很煽情地引用進中共中央1981年〔9〕號檔之中,作為鎮壓民辦刊物民間民主社團的口實。
  由此可知,以鄧小平為首的骨子裡反民主反人民的中共專制獨裁寡頭勢力,正如他們後來在對我的《起訴書》中所說的那樣,已經把我內定成是“給非法刊物非法組織提供了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的所謂民主運動“祖師爺”!
   198144日,我首先在南京火車站被非法綁架。410日後,才開始抓捕何求、傅申奇、牟傳珩、王屹峰、楊靖、秦永敏、徐文立、王希哲……等等各地民運骨幹,對全國民運主要骨幹,實行一網打盡的毒辣手段,從而整個地鎮壓了79民主運動,也斷送了中共適時起死回生再造乾坤的歷史機遇!
    對這段歷史,請參看我的《危難時刻的救助與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等文。此不贅敘。
  從而嘎然中止了我在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的工作,嘎然中止了我的這些已經切入當時有可能影響中共首腦人物的智庫圈子、推動通過中共體制內和平地適時進行民主改革、敢於高屋建瓴的政治活動……
  可以說,我們的這次被捕,不僅嚴重打擊了中國民運的力量,使89學生運動,失去了非常必要的成熟的堅強的智慧的指導,而且,也使胡耀邦這樣的一支十分可貴的中共開明力量、胡耀邦這樣一位心懷坦蕩毫無防人之心的政治家,不僅少了一支有力的支持力量,而且尤其是在關鍵時刻一個主意甚於千軍萬馬的政治博弈中,少了一個敏銳的哨兵和參謀!
   但是,就我個人的命運而言,正如我在《中國民運首次組党》一文中所說,“現在看來,這也正印證了《推背圖》第47像〔訟〕卦爻辭預言本像事主必有的一段人生經歷:‘或從王事,無成’。怎麼能說這一切不是天命前定呢?”

13、又經過10年鐵窗烈火熬烤之後,重見張黎群先生

      我這次重新入獄,從198144日~199143日,一天不少,整整10年。出獄後直到鄧小平南巡講話,仍然如同在獄,受到十分嚴密的監控。為了不給別人增添麻煩,我未能及時和青少所的故舊領導取得聯繫。
   直到鄧小平南巡講話傳達之後,對我的監控有了一些鬆動,我才到北京萬壽路甲15號張黎群先生的家中,去拜望張老。
  經過如此巨大的變化,一度巍巍然不可動搖的前蘇聯及其東歐所有衛星國家,都已經實現了向民主化的和平演變,事實有力地證明了我《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的論斷和預言的正確性!而耀邦先生已經去世,鄧小平89/6.4悍然開槍鎮壓學生運動,而我自己又經受了10年鐵窗烈火的熬烤,母亡家破妻離子散,滿頭白髮……
  在詢問了我的一些情況之後,張黎群先生非常惋惜地對我說:“你怎麼能去搞組黨活動呢?這使我們,使耀邦都無法為你講話!否則,憑你的才幹經歷,憑你和他家(他邊說邊用手指著他客廳壁上掛著的一幅鄧小平胞弟鄧墾寫的條幅)的關係,你這10年要為國家做多少事……”

14、“您的那位學生說的很透徹……實在是三難得啊!

      接著,張黎群先生又拿一張他在胡耀邦先生去世前不久,在胡耀邦先生書房拍攝的照片說:“就在這次我去看望耀邦時,他還提到你。說:‘還是您的那位學生說的透徹。我們黨的問題,國家的體制問題,馬克思主義三個組成部分的發展問題,他都說的很透徹……這個人真是文章難得、精神難得、人才難得!實在是三難得啊’……”
  這使我不禁想起在我們這批民運骨幹被抓之後,耀邦提出的三寬方針:寬容、寬和、寬鬆;不禁使我想起耀邦在位的那些年,每年特別是有大一些事情的時候,例如1982年修改憲法、1983年嚴厲打擊刑事犯罪、1984年整黨宣佈勝利結束……都有北京來人到監獄詢問我有些什麼想法,我隱隱感到耀邦的關注,所以我都直言不諱。
  例如,1984年宣佈整黨勝利結束那次,談話之後,我還交給來人兩大冊精心分類編輯好的剪報,通過這些很有內在邏輯聯繫的勒要勾玄主題明確重點突出的剪報,不僅一目了然看得出黨的腐敗在加劇,而且,我把我對他們談過的對宣佈整黨勝利結束的看法和主要意見,又白紙黑字明確寫在扉頁上:

陳爾晉獄中對中國共產黨宣佈整黨勝利結束的看法和意見

      整風這種方式在共產黨沒有取得全國政權、沒有掌握政治經濟合一這種生產方式操控權的時候,在強敵壓境、生死攸關之際,或許有效。但是,存在決定意識。共產黨進了城,建立了政治經濟一體化的生產方式,在有了政權就有了一切的情況下,共產黨掉進了特權腐蝕劑中,根本不可能通過整風的方式來避免共產黨的腐敗!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讓我們看看建國以來,共產黨歷次的整風效果吧:1957年整風,整出了老虎屁股摸不得風和假話風,大大傷害了國家的元氣!文化大革命整風,整出了派性風和個人迷信風,全國大發瘋!這次是第三次整風,整出了什麼風?在我看來整出了破傷(商)風——全黨以權謀私、以權經商,大刮特刮比以往任何一個時期都更為嚴重的腐敗風!如果再不重視我在《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一書中提出的問題,如果再不弄清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內涵,不及時進行民主化改革、不及時建立民主制度,如果再繼續迷信整風可以防止中國共產黨的腐爛變質,我斷定:在宣佈第四次整風的時候,中國共產黨就一定會中了風!

——陳爾晉寫於雲南省第二監獄

   與此同時,我還寫了一篇長文:《弄清現存社會主義社會生產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內涵刻不容緩》交了上去……
   正因為有著以上這些證據確鑿的事實和故事,我才敢於在《問胡曾誰最具變數?——也談曾慶紅的歷史機遇》一文中強調了這樣的話:
   “在今天提出:‘我們要學習胡耀邦同志銳意改革、勇於創新的思想境界……博覽群書,追求新知……’意味著什麼?敢不敢像胡耀邦閱讀《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一樣,正視共產社會制度必須進行民主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必然性?敢不敢正視《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關於現存共產社會制度勢必產生官僚特權階級的明確論斷?敢不敢按照《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所指出的方向,建立民主制度?”

15、耀邦最後歲月兩首有關文章、理論、學術的詩詞

  1996年,我作為雲南省宣威全益(集團)公司的董事长兼總經理,因為與上海綠穀集團有一個東西部合作在雲南宣威建立萬噸黃磷廠的合作項目,接受綠穀集團邀請,出席了由綠穀集團出資贊助、中組部和光明日報聯合主辦的【首都知識界知名人士釣魚臺國賓館中秋節賞月會】。事後我去看望張黎群先生。我和他在萬壽路甲15號附近的[川霸王]川菜館用飯回來,張黎群先生又一次談起耀邦生前的一些往事。
   其中,他告訴了我耀邦困居家中後寫的兩首有關文章、理論、學術的詩詞。

  其一曰:
   滄桑變化尋常事,
   人間悲歡最牽情。
   誰能偷得蟠桃果,
   憐取卿卿錦繡文。  

    其二曰:
    科學真理難求,
   你添醋來我加油,
   論戰也帶核彈頭。
   核彈頭,你算學術第幾流?

    是非面前爭自由。
   你騎馬來我牽牛。
   酸甜苦辣任去留。
   任去留,濁酒一杯信天遊。

   張黎群先生說,耀邦是人不是神,在橫遭打擊後的那些痛苦的日子裡,也會有很多“為什麼?”,也會要發天問,要探究很多原本不曾想過、或者沒有深入想清楚的問題。這樣的詩詞,是他深入思考、深入學習,有所感觸的反映。可能是寫他自己,也可能是寫別人,也很可能是兼而有之,總之,是有感而發,可以送給你,也可以送給我,甚至也可以送給其他意有所指的人。“憐取卿卿錦繡文”,反映的是猩猩惜猩猩,耀邦一貫惜才愛才的風範啊……

16、淚撒耀邦書房

      接著,張黎群先生特意說,你應當去看看李昭,看看耀邦故居。記得耀邦有次提到,中國的未來在你們這些吃過大苦、受過大難、善於思考的年輕一代身上。並且說,你出來時還不到50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陈泱潮 11/22/2015 15:29
16、淚撒耀邦書房

      接著,張黎群先生特意說,你應當去看看李昭,看看耀邦故居。記得耀邦有次提到,中國的未來在你們這些吃過大苦、受過大難、善於思考的年輕一代身上。並且說,你出來時還不到50歲,他也只有75、6歲,應該有見面的機會。想不到他這個願望沒有實現。所以你要麼去趟共青城,要麼到他的故居去看看李昭,耀邦在天之靈會因此感到欣慰……
  我遂回憶起1980年秋天,林希翎去看李昭,我曾經陪她同去。但因為當天時間已晚,我就沒有陪她進門,而是在外面等她。不然,那次就會見到李昭了。
   張黎群先生說,你現在就去看看耀邦提起過你的地方,看看李昭。我給你聯繫安排一下。
  我說,可否就便認識一下德平?我讀過他寫的一篇文章:《為自由鳴炮》,對他印像很好。張老說,德平以後有的是機會,最近他不在北京。不過胡德華在,他可以陪他母親會見你。
  於是,在張黎群先生的聯繫安排下,我去拜訪胡宅看望李昭。雖然耀邦去世了,可是依然有武警站崗,值班軍官電話聯繫後證實是應約來訪的客人,檢查證件,認真登記後,我方才得以入內,和李昭、德華見了面。
   我在2002-8-26所寫《特權論•重印前言上網按語》一文中,曾經回顧到這次看望李昭的事:
   “《重印前言》提到了胡耀邦在全國檢察工作會議上表明了要為人民的利益、要為堅持真理,而不惜犧牲自己的決心的講話。不幸,耀邦的這一講話成了他命運的讖語!當1996年我去中南海耀邦家中看望他的夫人李昭的時候,環顧客廳和書房中的一切,想起他的為人和我在《重印前言》中引述的他的這番講話,我情不自禁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其實,我這次罕有的滿含悲痛之情淚撒耀邦書房的原因,一則是因為耀邦的遭遇,為耀邦而哭,二則,也是因為知道耀邦對我所曾說過的這些話,而深感痛心!我在斯時斯刻,淚撒耀邦書房,不僅是為耀邦而哭,也是為自己而哭,更是為中國而哭!

17、胡耀邦的遭遇甚於屈原盡忠受讒的遭遇

      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屈原,以真知灼見對國家竭盡忠誠,但是卻遭到肖小的讒言,而被昏庸的楚懷王所冷落。以至懷王聽不進屈原的忠告,採取了一錯再錯接二連三的錯誤政策,把國家推向不可救藥最終滅亡的深淵。屈原眼睜睜看著國家的滅亡,而不能盡忠效力挽救亡國危機。遂發《天問》作《離騷》,最後自沉汨羅江……
  胡耀邦先生的遭遇幾同屈原!他對共產黨盡了忠,他對國家盡了忠,他的人性他的良心,形成了他強烈的人民性,他對人民盡了忠!他真心誠意推動和堅持我國的政治體制改革,並為此而慘遭非法廢黜!
   他與屈原所不同的是,屈原是被毀於敵國的離間、肖小的讒言、楚懷王的昏庸,而胡耀邦的遭遇並非毀於敵國的離間,也並非完全毀于肖小太監佞臣的讒言,而主要毀於當代慈禧鄧小平的奸詐!
   親身品嘗過毛澤東專制獨裁滋味的鄧小平,同樣看過《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特權論》),深知國家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而一度公開叫喚政治體制改革廢除領導職務的終身制。
  襟懷坦蕩的胡耀邦信以為真,積極表示支持鄧小平帶頭廢除終身制。殊不知奸雄鄧小平內心私欲卻是要專權獨裁到死!耀邦忠誠相信他、支持他的行動,反而成了耀邦得罪於他、不可饒恕必須下臺的“罪過”!
    蓋耀邦的失勢,實根源於耀邦的坦誠盡忠!
    耀邦在被非法廢黜後的痛苦反思中,不可能不醒悟認識到這一點!
   鄧小平事後還假惺惺地邀請耀邦去他家打橋牌,在那拼搏智力的牌桌上,牌如其人,耀邦已經心知肚明,更加感到奸雄心機的險詐惡毒!這是耀邦以後再也不應召去陪奸雄玩貓戲老鼠遊戲的原因——恐怕也是耀邦萌發身後不能進八寶山和這幫傢伙同流合污下去,而決意遠去江西共青城的念頭的起因!
   與屈原不同的是,耀邦的最後歲月,既是在痛苦煎熬中渡過的,也是在意想不到下臺後反而聲譽日隆贏得了人們廣泛的同情和尊敬中,感受到時代將變的希望中渡過的!如果老天賜給耀邦延年益壽的蟠桃果,事情又會怎樣?
   正像林彪最後之於毛澤東,經過痛苦反思後的胡耀邦,思想上其實已經和鄧小平這個頑固堅持專制獨裁垂簾聽政的當代慈禧太后徹底決裂!甚至已經和整個專制獨裁體制決裂!作為看過《特權論》全文和作者卷宗、對《特權論》給予了高度評價的讀者,他繼續“顧全”大局,難保不是在等待機會!

18、耀邦才真正是“生的光榮、死的偉大!”

   寫到這裡,我不能不由衷讚歎神聖上帝造化的奇妙!
  設使耀邦頤養天年,或許共產世界不會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或許中共的罪惡、鄧小平欺世盜名滿口“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實則以天下為一己之私極其殘暴專橫的本質,不至於如此暴露無遺!
   真是公道自在人心!正是胡耀邦的被非法廢黜,正是胡耀邦所遭遇到的如此冤屈,激起了人民群眾對這位共產黨中的異數、擔綱平反了大量冤假錯案、真誠為民眾謀求公道幸福的人,深抱強烈的同情!
    正是這種強烈的同情,正是耀邦之死,造成了人民從呼喊“小平您好”到呼喊“小平該死”的轉變!
    正是這種轉變,使89學生愛國請願運動,變成了事實上的全民反對以鄧記[康華公司]為代表的反官倒、反腐敗運動!
   正是鄧小平專制獨裁軍閥寡頭老虎屁股摸不得、反人民、反人性、剛腹自用專橫殘暴的秉性,正是中國自孫中山以來實行以俄為師、領袖專制、軍閥獨裁這樣一種隱性帝制、絕對權力的毫無制衡,造成了鄧小平得以調動國防軍大擺坦克陣,開槍屠殺愛國學生和無辜市民的6.4血案!
   正是共產中國的89/6.4血案,震驚了世界,震驚了有基督教傳統信仰愛人如己講道德良心的前蘇聯東歐的軍隊,促使他們在決定關頭,調轉槍口對準專制獨裁者,推倒了柏林牆,使不可一世的共產國際專制獨裁大廈轟然倒塌!
    公道自在人心!申冤在上帝,上帝必施報應!
   耀邦之死,揭穿了奸雄鄧小平是中共血腥統治劊子手的本質!
   從文革前17年反右等等運動、文革初期把大批大、中學生打成“反革命”,到1981年一網打盡79民運骨幹、89/6.4血案……等等一系列鐵證如山的事實,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耀邦之死,讓世人徹底看清了奸雄鄧小平反人民反人性的屠夫嘴臉!
    耀邦之死,引發了89/6.4血案,引發了推倒柏林牆,引發了共產國際專制獨裁大廈的轟然倒塌!
   世界上沒有哪一個人的死,產生過如此巨大的影響!
    胡耀邦生的光榮、死的偉大!

19、真是胡耀邦傳人,就必須下決心、有行動,切實執行《胡耀邦政治遺囑》

     這次胡錦濤在宣佈向朝鮮和古巴學習之後,舉行了紀念胡耀邦的活動。
  我相信耀邦先生在天之靈是絕對不會同意中國走朝鮮和古巴這種專制獨裁禍國殃民的道路的!耀邦先生在天之靈也絕對不會容忍利用他的清名為虎作賬,繼續為鞏固專制獨裁軍閥寡頭體制服務的!
    真要作胡耀邦先生精神的傳人,必須尊重胡耀邦先生的遺志,完成胡耀邦先生遺願!
    什麼是胡耀邦先生的遺志和遺願呢?
   誠然,胡耀邦先生生前沒有來得及親筆寫下他的政治遺囑就猝然去世,但是,與他幾十年生死與共,肝膽相照、心氣相通的故舊部屬,根據耀邦最後歲月痛定思痛所思所想,而寫出的《胡耀邦傳•前言》,人們有理由將它看作是《胡耀邦的政治遺囑》!

20、胡耀邦的政治遺囑

      【胡耀邦最難能可貴之處,體現在他生前受到廣大人民群眾愛戴,身後更受到愈來愈深切的懷念。原因就在於,他有1顆真心誠意把人當成人來尊重、以人民利益為最高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心,實踐具有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在取締西單民主牆後的1979年6月,胡耀邦在5屆人大2次會議上,不顧高層人士對他支持民主運動的指責,義正詞嚴地說:“我始終支持任何人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希望大家都在憲法的保護下享有最大的自由。”“我奉勸同志們不要抓人來鬥,更不要抓人來關。敢於大膽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監牢。”(陈泱潮注:正是5屆人大2次會議开幕当天,1979年6月18日,【北京四五论坛】在西单民主墙全文发表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并且公开发行和出售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即《特权论》重印本。紧接着1979年8月10日下发了云南省宣威县公安局1979第33号文件《对陈尔晋的平反决定》。)他堅持言論自由,反對以言論治罪,理直氣壯,擲地有聲!他要從這些具體的、典型事例著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給專制與獨裁敲喪鐘,給和平民主鳴鑼開道、鋪路搭橋。這是他多彩人生中十分耀眼之筆,也是人們對他最為懷念之處,同時也是對中國社會最有現實意義的思想和理念。】
   
——張黎群、張定、嚴如平、李公天、唐非:《胡耀邦傳•前言》


21、本文和《特權論》是對《胡耀邦政治遺囑》的有力佐證和詮釋

      本文就是對這段完全可以看作是《胡耀邦政治遺囑》的最必要最有力的佐證和詮釋!被胡耀邦稱之為“實在難得”的《特權論》(《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經過30多年來整個社會主義國家的社會實踐的檢驗,就是《胡耀邦政治遺囑》最有說服力的理論闡述!
  本人以數十年如一日遵循“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信條,忠誠報效國家和人民的的精神和作為,在此慎重呼籲全體中共黨員、全體共青團員,奮起繼承和發揚胡耀邦的精神,以“1顆真心誠意把人當成人來尊重、以人民利益為最高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心,實踐具有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堅持言論自由,反對以言論治罪,理直氣壯,擲地有聲!他要從這些具體的、典型事例著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給專制與獨裁敲喪鐘,給和平民主鳴鑼開道、鋪路搭橋”,用實際行動,積極推進我國再也不能拖延了的政治體制民主化改革!
   本人同時以一個數十年來遭受中共殘酷迫害、以至於家破母亡妻離子散的倖存者的遭遇,在此熱忱呼籲所有民運弟兄、所有反抗中共專制獨裁暴政的志士仁人朋友,讓我們切實本著愛人如己的精神和情懷,真誠呼籲和歡迎所有中共黨員所有共青團員,站到胡耀邦的立場、走胡耀邦之路!應當清醒的看到,沒有他們的轉變與合作,罪惡的專制獨裁制度的潰滅和中國民主化的和平轉型長治久安,是不可能的!

22、張黎群問:誰有福氣來摘取開創黨團民主憲政萬世基業的桃子?

    回顧遠在中共16大召開之前,我曾經和張老探討過實行民主化改革軟著陸開創黨團民主憲政的方案。
   這個方案是基於這樣的設想:

   在特定歷史條件下,成就有些非常了不起的重大業績,的確是“只有想不到的事,沒有做不到的事”。
    在當代歷史條件下,中國的大事,乃至於世界的大事,莫過於成就中國的民主化事業!
    實現中國的民主化,可能有多條道路。
    但是,最簡捷、最穩妥、最有利於和平過渡順利完成的軟著陸方式,是在中共現有黨、團格局的基礎上,党、團自然分家,各自獨立,實行民主競選,誰得勝誰組閣執政。
   制憲會議明確規定中國實行党、團民主憲政,不得再成立新黨,從而杜絕中國一旦實行民主,政黨勢必多如牛毛,政局不穩的弊病……
   名稱是次要問題,關鍵是實質性的轉變。
   有了民主制度,一切都會日臻完善。
   在民主制度下,將來人們如果認為有必要對黨團的名稱加以改動,那是易如反掌之事!
    由此實行共產黨、共青團名義下的黨團兩黨制,凡國人願意從政者,可以自由選擇入黨入團……
   由此開創黨團民主憲政萬世基業的新局面,穩固地奠定兩黨制基礎,造福於中國,造福於世界!
   張老認為這樣的設想很好,可以免除亡黨亡國的危險,或者說可以免除共產黨多年形成的亡黨亡國的思想誤區。
   但是,他問:誰有福氣來摘取開創黨團民主憲政萬世基業的桃子?
   為著他的這一問,2000年,我在中共籌備召開16大的前夕,冒著生命危險,出逃東南亞,死馬當活馬醫,竭盡努力,積極開導中共、積極誘導江澤民走實行憲政民主和平改革軟著陸的道路……儘管未能奏效,還招致一些人的誤解,但是,我無愧我心,我盡了努力!
    憑著他的這一問,
    憑著我和中國青少年研究所籌備組有過的這一段奇緣,
    憑著我希望中國人民不要再承受政治人物爭權奪利而帶來的深重痛苦和災難,
    在此紀念胡耀邦之際,我又寫了以上文字。
   一則,沉痛緬懷對我可以說是具有知遇之恩的張黎群先生,深切追思可稱之為中共領導人異數的胡耀邦先生;
   二則,我也要以此問胡曾:你們之中,到底誰是胡耀邦先生人民性和銳意改革精神的真正傳人?我希望你們不要作遺臭萬年的歷史罪人……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9/2019 15:53 , Processed in 0.43221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