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李建峰: 我的叛徒生涯

3/3/2016 10:54|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1224| 评论: 1|原作者: 李建峰

我的叛徒生涯
如果从信仰的心路历程来考量,把我说成“叛徒”我认为这并不过分。
历史回溯到九十多年前。当时我的外公郑成波是福建省福安市康厝乡一个自然村里面的大地主。在小山村里面放眼所望去的地方都是他的地产。后来。村里面来了一个西班牙多米尼古教派的传教士向他传福音,我的外公幸运的接受了上帝的拣选。
圣经里面说过富人要进天国就好比骆驼穿过针眼。圣经的意思大概是如果富人为了追求过多的世上财富,将不可能用更多的时间认识上帝。同时,圣经告诉他老人家,对于困乏的人要有爱心。因此在1947年我的外公除了留下一栋供我外公外婆以及五个儿子两个女儿居住的房产以及少量的水田以外,将所有的房产以及地产全部奉献给了天主教会。天主教会将这些房地产又分给了没有土地的村民。
1949年共产党掌权,土改的时候给我外祖父评了一个中农成分,我外公的的一家由此得以保全下来。现在想来,如果当时没有听主的话语,也许就没有我母亲后来的出路了,当然也就没有我了。
我的父辈祖先是天山脚下慕容家族与李世民父亲李渊同宗,祖上随李世民攻克南京以后就在太尉府(好像是太尉府什么的官僚衙门,具体有些记不清)做事。但是,到了我爷爷李荣森这一辈家业已经败落,爷爷李荣森是个独苗,靠夫子庙里面的茶馆的股份在南京度日。日本人攻破南京的时候,进行了那一场举世闻名的屠杀。我太奶奶就领着我爷爷奶奶以及他们的八个子女躲进了在我家致和桥白鹭洲附近的一家美国人开办的基督教浸信教会。
当时,溃败下来来不及逃走的国民党将士其中的一部分也躲进了教会。很多日本兵过来了,起先他们不敢擅自闯入教会,后来,终于进来了一部分日本兵,一个个甄别里面的士兵把他们拉走。南京市民是好样的,特别是一些单身守寡的妇女,她们以她们的丈夫的名义认领了一部分士兵,保住了他们的生命……
在整个南京大屠杀过程当中,除了一个在教会外的父亲的舅爷爷被杀死了以外,我的父亲全家的性命都得以保全下来了。但是我父亲的思想比较顽固,他没有因此认识神,尽管一直到20多年前他也信主了。我也继承了他的顽固思想的基因,干了一些撒旦的行径。
我从小接受到的是唯物主义的教育,特别是受无神论的影响极深。尽管我在8岁的时候,就被母亲领着爬山涉水找到受政府追捕,躲进深山老林的神父洗礼。但是,直到成年我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上帝的存在。我认为,天主教也好基督教也好都是一种类似算命一样的封建迷信,甚至还不如那些算命的。
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在我们福建闽东地区一些巫术十分流行,而且还挺灵验。在这里我向大家说几件我亲身经历过得事情:
1985年我大学毕业以后,留校当大学老师。那个时候的老师地位非常底下。特别是80年代中后期,学校里面的一些不正之风我实在看不下去,因此萌发了去当律师弘扬正义的念头。但是在那个时候要想从教育系统调出来那是件十分艰难的事情。在我们那个大学从创办至当时还没有一个先例。那时我已经是大学里面的一名中层领导干部了,由于理想无法实现心里十分的苦闷。一天在喝酒的时候,我把这些苦闷的事情向我的一个颜姓的朋友说了出来。这个朋友安慰我说:没有关系,我找个时间带你去问问神仙就知道你到底调得成还是调不成?
这位颜姓的朋友,当时已经将近40岁,找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她的这个老婆除了脚有些瘸以外,结婚多年不曾生育。这个年龄在当时没有子女是比较少见的,因此,这位颜姓的朋友也想借这个机会去问问神仙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一天傍晚下班以后,我们两个人就骑着自行车从学校出发,前往宁德市蕉城区城北的一位“李将军”的家里。整整骑了四十多分钟的自行车路程,到了她的家里。
据了解天界的“李将军”附体在这位瘦小的中年妇女身上。坊间传闻通过这位女的与“李将军”沟通,可以知道很多想知道的事情,传闻很多预言都已经应验了。到了她的家里面,看到满屋子雾烟缭绕着的墙上挂满还愿锦旗便证实了这一点。
据说“心诚则灵”。我们诚惶诚恐的献上香以后,在那边等候李将军的到来,这位妇女先是浑身一阵哆嗦。然后安静下来。刹那间,嗓门变了调,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问我: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说来。
我就按照事先的要求说了生辰八字,和居住的方位,然后说了请求:神仙,我想从我在学校里面调出来当律师,但是从教育系统调出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先例,神仙你能不能帮助我告诉我我这个事情能成不能成?
这位将军说你的事情能成,没问题!
李将军的回答当然令我高兴,但是我当时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然后轮到我的颜姓朋友问李将军:他我的老婆快40岁了,一直到现在还不会生孩子,医院也查不出有什么毛病,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位将军略有沉思以后告诉他:你的老婆现在她想吃什么你就弄一点给她吃就算了。
我的朋友一听这话就跳了起来:这种话谁都知道是医院的医生对马上就要死的人的家属说的话啊。也就说这个人没救了!
我这个朋友他很不服气我:他想,我的老婆长得这么漂亮,身体又是那么好,仅仅就是不会生孩子,李将军你凭什么给我下死刑判决呢?
所以说他当时很不甘愿。于是他想测试一下这位李将军是否在作假,于是便向将军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老婆现在在家里干什么?
李将军告诉他:你稍等一下,我驾起云头去看看她。
大概一分钟的时间李将军回来了。他告诉我这位朋友说,他的老婆现在正在看电视。
我这个朋友听说以后扭头就与我出门回去了。一路上,他跟我说:我家里根本买不起电视(那个时候绝大部分家庭连黑白电视都买不起),在我过去出去的时候我老婆从来都在家里面呆着等我回家。现在他(指李将军)居然说她在看电视?!简直是胡说八道。
四十多分钟以后,我们回到了学校,到了他家里面,推门而进,他老婆正在床上等着他回来。于是我的这位颜姓的朋友就问他老婆,前面那个三四十分以前,你在干什么?他老婆回答说我在挺英(我的另外一位朋友)家看电视。
她的这么一说把我们两个人都说楞住了。
三个月以后我顺利地调离了学校去当律师了。半年以后我再次遇到我那位朋友的时候,问他老婆的情况,他无奈地说:最后还是死了。
这件事情当时让我震动很深。对这位李将军真的有些崇拜了。但是,接着在此后的几次与这位李将军的交往当中我问的都是一些比较大的事情,比如说国家的政治局势特别是六四事件等等,他很不耐烦。他告诉我不要去问这些。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耐烦谈论这些比较大的事情。潜意识的认为也许是“神仙也不过问政治吧”。
除此之外,我当时的还有一个朋友他的老婆在农村。据说他的老婆有“仙姑”附身。后来我抽时间到了她的家里面拜访。也对她的道行有了一些了解。
原来她所附体的是一位“仙姑”,对她所居住的周围发生的一些小事情,她了如指掌。比如说谁家的鸡呀、猪呀、牛呀走失了,只要求她,她都能比较准确地告诉你,这些鸡呀、猪呀、牛呀甚至小孩在村子里面的什么方位等等。但是再问大一些的事情,一些超过村子区域的事情就不灵了。
搞笑的是,他的那位并不太喜欢她的丈夫一再逼问她自己的母亲寿命有多长,她一脸苦相:“我真的不知道!”
上个世纪90年代江治下的中国,全民道德崩溃,曾经在党旗下宣誓过的我为此感到十分的迷茫。常常为找不到一个我可以依托的终极信仰苦闷异常。因此,多次到寺庙里面去拜佛。
当时福建省莆田市有一个很出名的寺庙叫做广化寺。这个寺庙的出名还在于当时的寺庙当中有一个全国唯一的硕士研究生毕业的方丈,这个方丈叫着一诚法师,这个法师就是现在的中国佛教协会的副会长。我当时怀着很虔诚的心情来到这个寺庙拜佛。并且买回了很多佛学的著作回去研究。对这些著作研究足足花费了我四年的时间。一直想从中找到一些终极问题的答案,但是我没能够成功。相反,越研究越糊涂了。比如说佛到底存不存在的问题,就是在这些经典中,有些著作说根本不存在佛,念经拜佛的目的在于修身养性。而另外的一些经典又信誓旦旦地证明佛的存在……
学佛四年以后,没能让我彻底解放,相反更加迷茫。
“读万卷书”找不到真理,也许“行万里路”可能峰回路转。为此,我在几年间利用出差和办案的机会拜访了全国几乎所有的出了名的寺院,拜访了里面的方丈和尚。让我遗憾的是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够给我一个很好的完美的答案。
四年以后我决定放弃学佛。又选择带有中国特色的道教,仅仅半年的研究,我发现这个道教连一个基本的哲学体系至今都没有建立起来。其中的主要内容只不过是中国的养生理论的总结罢了。因此我再次陷入了很深很深无助的迷茫当中。
1980到90年代,因为信仰的缺失社会上流行起周易、八卦、相术这些东西。我求佛求道均不成功,心里在想也许我要寻找的真理就在这些周易八卦相命当中。所以当时,我也买了很多书以及所谓的“秘籍”进行了研究。为了把这些本领学好我也拜了许多师傅。其中的一位是我的在市政法委工作的上司。那时我已经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次高级法官。
由于他至今仍然还是在体制内,恕我不说出他的姓名。他是一个高官的子弟,对四柱周易八卦有极深的研究,许多事情都预测得很准,甚至连政法系统有什么大的抓捕行动,都有高官向他要行动时辰。于是,我就拜他为师,他教了我一个叫做“小六人”的一个预测术。
这个“小六人”的预测术很有意思:六个在天界的“小人”,按照顺序排列,无论预测什么事情,只要按照规定的程序输入信息,将会得到准确的预测答案。比如电话找人。当时,不像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移动电话,大家只能使用有线电话找人,往往电话打过去不一定有人接,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人。但是,如果用“小六人”来预测,几乎百发百中;再比如预测现在到公交车站等公交车,在到达的时候有没有车?等等。
但是,这个“小六人”也有一些局限性。我的这位师傅告诉我,你尽管用“小六人”来预测生活中的小事,但是,你绝对不要用它来预测大事——他们的能力有限!
后来,我背着师傅试着用“小六人”来预测一些大的事件,结果是没有一件能够成功。后来我也了解到,即使是师傅的周易八卦,对于一些大的事件也没能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准确率。——我郁闷,到底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真正的主宰,既能够说出过去发生过的事情,也能够说出未来,祂说出来的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得到应验?
事实上,经过了好几年的学习,掌握了算卦和相术的一些要点,有的时候帮助别人预测小有成果。
90年代初,利用空余时间帮助别人从福建搞了一车货贩运到江苏省苏州市。交货以后就住在苏州市煤炭招待所里面等候回笼款。闲极无聊,就找楼层女服务员聊天。她们知道我会看相,就缠着我帮助他们算一算家庭婚姻和爱情方面的事情。于是,我就帮助其中的一个算了起来了,先问了生辰八字,然后看了面相和手相,用毫无质疑的语气告诉她:你现在的男朋友是第三任,身高170cm,两人的感情现在不错,这也是你的真正丈夫。然后讲了她的父母亲以及家庭里面的一些不宜对外公布的事情,从她吃惊的表情以及不断的点头当中,我认为我的相术是成功的;最后我说:“你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她立即把我打断:“不,我只有一个弟弟”
我也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告诉她:“你必须有一个哥哥!”
“我自己的家庭,我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你在骗人。”说完她很愤怒地离开了我。
转机是在第二天。她前来接班,带来了满满一筐子的苹果给我,她歉疚地告诉我:“我问了妈妈,她说,此前确实有一个夭折的哥哥……”
结果是可想而知,我的房间堆满了小山一般的苹果,招待所从经理到服务员每一个人都来找我看命,小半个苏州城传说着“福建来了一个半仙”。
尽管如此,我的心里面其实非常不满足。因为我知道我所掌握的这些东西,只能算是一个“小术”而已,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并不能因此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我是从哪里?今后将要到哪里去?特别是我们所处的国家今后的走向以及对我们人生的影响。而这些事情恰恰是我所关心的大事,我想一个有正常逻辑能力的人应该会注重这些。
在后来接触到的《烧饼歌》《推背图》等等,也证明了我的忧虑。这些书的出版者在前言中对于《烧饼歌》和《推背图》大约只有一般可以得到应验的结果,解释说,可能是李淳风、吴伯温利用了贿赂的手段从掌管天书的天使那里得到了一些并不完整的信息,写下了这些预言。
如果认真研究这些预测准确率之低,真的会让人得出不再相信这些预测的结论。他们之所以能够存在至今的价值就是,相比无法预测,多少还有一些盼头。
因此,我常常在想,这位掌管天书的使者是谁?谁又在掌管这位使者?
福建省福安市的蟠溪镇有一个闻名省内外的一个周易大师,他本人就是中国周易协会副会长。他算的卦准确率极高。在福建省省委书记陈光毅当政时代,福州有不少高官都到他那里算过卦,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因此,名噪一时。一般人如果想要见他都比较困难。在我看来他也许就是我憧憬的真正的高人了。
出于好奇,我想拜访他。既然无法预约不如就撞个运气。于是,和几个政法界的朋友一起开了一部公安的警车就出发了。到了蟠溪镇,由于没有事先预约,没能找到他,最后,通过种种渠道打听,知道他当天在小老婆家当值(逢单在大老婆家,逢双在小老婆家)。于是,直接走到她的小老婆家,请他出来。
说明来意以后,陆陆续续他替我的朋友们都算了,他们都很高兴。我有意把自己排在最后,因为我想这样我可以占用他更多一点的时间,让他答疑解惑。
然而,他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再看了我的面相就怔住了。半晌,他告诉我:“我不能为你算”
“为什么?”
“你不是属于我能管的人”
“为什么?”
“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的头上有十字架!”
我突然惊呆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我才缓过神来。这个人的本事真大,通过他终于让我明白了:拣选我的神是真神,是真正掌管这个宇宙的神,那些将军也好、仙姑也好、土地爷也好,他们都是神造的天使,其中有一部分天使有能力但是已经堕落了,他们按照他们不同的能力能够控制他们能力范围内的一些事件的走向,但是,真正掌管着这个世界根本命脉的不是这些灵啊、鬼啊、仙啊的,而是天上唯一的神。
后来,因为政治原因,我坐牢了11年多的牢。因此也让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梳理我曾经学过的跨学科的知识(理工科数学、物理,文科法学、历史、医学背景),神的做工让我再度拿起圣经。
其实在我被抓之前至少也看了五遍圣经,但是根本看不懂。不仅很看不懂,最后还向父母亲归纳了一句话:圣经无非就是一本神话小说而已。坐牢了,这个时候我把圣经再拿出来仔细阅读,刚开始我还是不理解其中的话语,甚至用铅笔在圣经的页边用唯物论的方法解析圣经,写了很多批驳圣经的话。然后把这本圣经丢在一边不再翻阅。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又看了许多的书,再次梳理的时候,对照圣经的话语,我突然感觉到我曾经批判过的那些内容好像有些站不住脚。后来我静下心来,再次认真地梳理了我曾经学过的知识特别是历史知识和医学知识,去除受到政府意识形态影响的内容,再度用我曾经在大学中装备过的数理逻辑、司法逻辑以及教育心理逻辑的方法,推敲神的话语。终于,我认识到我曾经对圣经的批驳至少存在逻辑上的错误,是不能够成立的。
就在此后的那么一天放下圣经入睡当中,我突然被惊醒,分明感觉到有一到极亮极亮的白光从我头顶直灌脚底,只在那一瞬间,曾经迷惑不解的许许多多的问题一下子全部解开了!包括新约中最深奥的《启示录》以及旧约当中最难懂的《约伯记》也都解决了,至此我彻底为圣经所折服。
再后来我又看了一本对我影响极深的书,那是四川省的一个科技工作者写的,书名叫《认识真理》。这本书的作者并不是一位神学家,但是我很认同作者的观点。
正是有了这些曲折的经历,甚至交鬼的经历,让我在监狱里面成功的传了第一个福音,收了我的第一位学生——四川省木里县一个大寺庙的方丈、县政协委员黄志刚。这位弟兄后来成为我传福音的有力助手。今年的2月5日,他出狱了。目前我正在为他实现神学院装备的愿望而努力筹款。
因此,当时我就在监狱里面组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监狱犯人教会。通过我和我的弟兄们的传道大约有四十多个囚犯信主。
然而,这个历程十分的艰难。监狱里面鼓励犯人学习佛经、道教经典、国学儒教,甚至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为此还编写了小册子发到每个犯人手中,必须学习否则不予减刑。但是,监狱规定绝对不应许犯人读圣经,一旦查出私存圣经,立即予以处罚。为此我们当中的不少弟兄被加刑,经受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我就被加刑三年,我离开监狱以前收的最后一名学生名叫黄传禅,就是为了保护一本《圣经》不被干部收走,而被活活打死,当年他才36岁,留下妻子和一双儿女在宁德。这些都在我的自传中有如实的描述。
出狱以后,我被“对华援助协会”营救到加拿大。2013年出于神的安排,我在泰国经历过严格的培训以后,在曼谷第一华侨浸信教会心联堂受浸皈依基督教。
这些就是我的信仰的整个心路历程。我知道发生在我的身上的一些事实,比如有一道白光头从头贯穿到脚底的事实,可能有许多的神学家并不以为然;我也知道我的一些神学观点,比如用逻辑的方法认识上帝,在一些神学家的眼里是荒谬的。我不管他们这一些,我只讲我认识到经历到的东西,有人爱骂就骂去。总之。我认识到了上帝,并荣幸的为他拣选,终极问题得到了解答。因此,在我的内心中充满了喜悦。
这篇文章,谈不上是什么见证,就是想送给有过我类似经历的可怜的人,如果因此能够得救,首先要感谢主,另外,我的私心杂念很强,还有一个目的说出来也无妨:就让我在天上的财宝增添一点吧,因为我在不信者的眼中,我这个人在物质上是够贫乏的了。
活该如此!但我愿意而且满足。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1/20/2017 02:05
The police tortured Li with four electric voltages barren to strike his brain until pass away for losing his sense, as the result serious damage his health. However, Mr. Li never surrendered and standing firmly with faith. He is a real hero of our time.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9/2019 15:56 , Processed in 0.16857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