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Thomas G Guo: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3/13/2016 21:26|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695| 评论: 0|原作者: 郭国汀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南郭点评:马克思与女佣有染并生了一个私生子,却嫁祸于人让恩格斯为其担耻辱;列宁除了至少有两个婚外情人(一位是法国女作家,另一是俄国音乐家之女有夫之妇)而且据称死于梅毒(狂人尼采也死于梅毒,其病症与列宁之死极相象);老毛则等而下之,玩弄女人无数,且故意传染性病给他的女伴!金正日自已极尽奢侈生活,每年仅私人购法国葡萄酒一项即花费170万美元,却故意饿死近300万朝鲜人,且令其部下与五名赤裸裸的姑娘跳舞!这一切充分证实共产党的所谓伟光正领袖们都是毫无性道德观念,却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皆满肚子男盗女娼之徒。根源在于共产党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故他们的道德水准极其低下;如果仅是他们个人私生活不检点倒在其次,因为这是人的天性,亦即人的原罪;问题在于这些虚伪至极的政客们,只许自已胡搞女人,却严禁国人正常的爱情生活。仅从共产党领导人的性道德腐化堕落的一个侧面即可断定:共产主义纯属虚无漂藐的乌托邦疯人理想!


   2010年7月11日第228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郭国汀

   有关马克思的性丑闻,早在1900年前后在社会主义领导人圈内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而自1962年以后,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历史学家维尔纳布鲁门博格首次披露了一份文件,使之则成为家喻户晓的喜剧般的故事。此后所有的马克思传记均或详或简皆有描述,绝大多数学者专家均确认马克思确有私生子,例如: Helene Demuth, house keeper; son Freddy (Engels told Tussy just before he died that Freddy was not his son, but Karl's)[1]; 最新版本的马克思传Paul Strathern《马克思九十分钟传》;着名作家Francis Wheen之《马克思传》;Werney Elumenberg之《马克思传》及Franz Mchring之《马克思传》皆有较详细披露。中国近期才开始有学者承认此事实[2],但也有一些党用文人迄今苍白无力地否定马克思的性丑闻。[3]

   保罗在2001年最新版的《马克思九十分钟传》中写道“马克思与他家的女佣爱伦德穆斯有一腿并使她怀孕。恩格斯经常访马克思家,故无私地承担了道义谴责。当女佣生了个黑发男孩时,燕妮疑心大起。但女佣为了这个家庭的缘故守口如瓶,至死一丝不露。多年后,恩格斯临终前,才将真相告诉马克思的小女儿爱丽诺(图西[4])。马克思的大女儿劳拉与丈夫双双自杀;马克思最爱的女儿爱丽诺在被她的爱人拒绝后,亦步其姐后尘,而她的男友居然给她氢氰酸,导致她死得极为痛苦”。[5]据查证这段史实有一处不符合事实,图西事实上自杀于前,其姐劳拉与姐夫则双双自杀于后。

   美国普利兹奖得主,着名作家佛朗西斯在其1999年版《马克思传》作了详细考证。1950年夏天燕妮曾到荷兰筹款未果,期间家中只有马克思和女佣海伦,很可能正是在这段时间马克思偷食禁果;九个月后,1851年6月23日,海伦生下了一个男孩。出生证名字写着:亨利.佛里德里希.德穆斯(Henry Frederick Demuth), 呢称佛雷迪(Freddy即佛里德里希的呢称,而佛里德里希是恩格斯的名字);父亲姓名及职业栏空缺。孩子随即被送给伦敦一个名叫Lewis的工人夫妇家寄养,并改名为Frederick Lewis Demuth, 长大后成为一名身体强壮的车床操作熟练工,死于1929年1月28日。马克思夫人燕妮得知真相后非常愤怒和生气,但为了马克思的名誉和他的共产主义事业只得忍气吞声。尽管坊间早在1900年前后便已有大量谣传佛雷迪是马克思的私生子。但首次披露佛雷迪真实父亲是在1962年,由德国历史学家维尔纳.布鲁门博格(Werner Blumenberg )公布了一份文件,他在阿姆斯特丹社会历史研究所的大量马克思原始档案中,找到了一封由路易斯.佛雷博格尔(Louis Freyberger,她是卡尔.考兹基(马克思着作翻译家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的前妻) 于1898年9月2日写给奥古斯特.蓓贝尔(August Bebel)的信,路易斯是恩格斯的管家,也是海伦的朋友,在信中她详细描述了恩格斯死前的坦白[6]:

   “我从将军[7]本人得知佛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图西(爱丽诺即马克思的小女儿)也来问我,并要我直接问老人。恩格斯非常吃惊于图西的固执已见。他告诉我,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说慌印证谣言,他否认佛雷迪是他的儿子。你应当记得,我早在恩格斯死以前便已告诉了你此事。

   恩格斯死前数日在与塞穆尔.摩尔(Samuel Moore)交谈时,再次确认此事。摩尔是《共产党宣言》的翻译,然后他到Orpington告诉了图西。图西却坚持认为恩格斯撒谎,因为恩格斯自已过去经常承认他是佛雷迪的父亲。摩尔从马克思女儿处回来后,再次详细询问恩格斯,老人坚称佛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并告诉摩尔“图西想要维护她父亲的偶像”(Tussy wants to make an idol of her father)。

   星期天,在恩格斯去世当天,他专门为图西在一块石板上亲自写下佛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精疲力竭的图西来到恩格斯的病床前,忘记了她对我的怨恨,伏在我的肩膀上痛哭。

   恩格斯给我们……仅当万一他被指控不公正对待佛雷迪时,才允许我们使用这一信息。将军说他不想让他的名誉被诋毁,尤其是掩盖真相已不再能对任何人有任何益处。对马克思他已尽力使他摆脱严重的家庭危机。除了我们自已,摩尔及马克思的孩子们(我认为劳拉知道事情真相,即使或许她不知道详情)之外,唯一知道马克思有这个儿子的是拉萨尔[8]和普方得尔(Pfander)。在佛雷迪的信公开后,拉萨尔对我说, “佛雷迪当然是图西的兄弟,我们都知道此事,但是我们不知道这孩子在哪儿养大。”

   佛雷迪看上去象马克思,拥有真正犹太人的脸和浓密的黑发[9]。只有带偏见的瞎子才会说他象恩格斯。当时我在曼彻斯特曾看见过马克思就此事给恩格斯的信(那时恩格斯尚未在伦敦生活);但是我相信恩格斯已将该原信销毁,正象许多通信皆被他销毁一样。

   这些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事实。佛雷迪从未发现,无论是从他母亲或是恩格斯,谁是他真正的父亲。

   我再次读了你问此问题的信,马克思一直知道离婚的可能性,因为他的妻子疯狂的妒忌。他不爱这孩子,如果他胆敢为孩子做任何事情,那丑闻将太大了。”

   本来路易斯的亲自见证信具有无可置疑的可信度,应当是铁案一桩。然而《恩格斯传》作者菲瑞尔.卡维(Ferrell Carver)教授,既否认马克思,也否定恩格斯是佛雷迪的父亲。他的理由是:该信或许是由纳粹的代理人为了诋毁社会主义而伪造的。他指出阿姆斯特丹档案馆的原信是打印机打印的,其出处无法证明,而原件(如果有的话)却无处可寻。他还认为恩格斯的管家生于1860年,直到1890年才成为恩格斯的管家,这意味着恩格斯保留了该原信几十年,那么为何最终又销毁该能证明否认儿子的唯一证据?[10]

   全世界第一个公开披露论证马克思是佛雷迪的生身父亲真相者,是德国历史学家布鲁门博格(Werner Blumenberg他也是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于1962年公布了恩格斯的管家的一封原信。并于1962年出版了一部轰动全球的马克思传记。序言作者珈瑞斯(Gareth Stedman Jones)称布鲁门博格治学作风严谨,为人绝对正直诚实客观。布鲁门博格写道:“大约1900年前后,所有的社会主义领导人均知道马克思是佛雷迪的父亲,但皆不敢言说,因为按当时资产阶级的道德标准,那种行为是令人恶心的;尤其不符合无产阶级万众敬仰的英雄偶像的光辉形象。因此,能追宗这个儿子来源的所有线索均被抹掉。仅有一一封Lowise Freyberger-Kautsky至August Bebel的信证实”。[11]

   其实还有不少间接证据能证明此事实。首先,马克思最宝贝的女儿爱丽诺于1882年5月17日给姐姐劳拉一封信中表明马克思的女儿们接受恩格斯是佛雷迪的父亲的说法。“恩格斯对佛雷迪不闻不问是不公正的……我每次见到佛雷迪总有一种内疚感和错误感。听他讲述的他的生活往事,对我而言是一种怜悯和羞耻。”[12]10年后,1892年7月26日,爱丽诺在另一信中言及,“我一直感到佛雷迪的整个人生是非常不公”[13]。她一直嘲讽恩格斯。

   其次,马克思夫人燕妮于1865年写的自传中言及:“1851年夏天,发生了一件我不想在这里详述的事件,虽然它增加了我的烦脑。”[14]这件“事件”显然是指佛雷迪的诞生。如果佛雷迪的诞生属正常婚姻或与马克思无关,燕妮为何为之烦脑?

   再次,马克思本人1851年3月31日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在抱怨了一大堆各方逼债的窘境后称“……更具灾难性的是另有一件秘密,我将简要告诉你。但是我现在被打断了正被叫到我妻子的病床前。因此,你在其中伴演了一个角色的这件事我将留待下次再谈。”[15]两天后,在另一信中马克思再次提及“我现在不告诉你该秘密的详情,因为既然无论以何代价,我都将在四月底拜访你,我必须离开这里八天。”[16]事实上马克思于4月17日前往曼彻斯特。马克思在这两封信中提及的“秘密”很可能就是不得不处理海伦怀孕生产的事,马克思显然想让恩格斯承担父亲名义,自然在信中难以启齿故宜面谈。此外,根据马克思信中提及“你在其中伴演了一个角色的这件事”及后来恩格斯同意承担性丑闻的道德谴责的事实,极有可能他确实与海伦也有一腿;因为恩格斯本人对两性关系相当随意,他与一位出身低下的爱尔兰女工马丽相恋同居,后来马丽的妹妹亦加入一男二女同居数十年。但是佛雷迪肯定不是恩格斯的私生子而是马克思的,因为恩格斯是正宗雅利安人种,身体廋弱,一头宗发;而马克思是犹太人,佛雷迪有明显的犹太人脸形特征,且与马克思一样身强体壮一头黑发。根据马克思本人两封亲笔信,燕妮的自传,马克思爱女图西的两封信及恩格斯管家的证明信和佛雷迪的出生证载明的姓名、其人种长相、脸形、黑发、身体强壮等事实,足以认定佛雷迪是马克思的私生子而非恩格斯的儿子。

   其实,马克思作为一个雄性荷尔蒙十足的壮年男子(时年33岁),对处于青春年华有点姿色身材丰满散发青春活力的女佣(时年26岁),象偷腥的猫一样,在妻子远离而有机可乘之际,一时难忍以致失控占点便宜,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且明显违背资产阶级上流社会的道德,倒也非十恶不赦之大罪,更何况共产主义甚至有共产共妻的主张。问题在于贵族小姐燕妮作为全城最美丽的女子不顾家人强烈反对,主动下嫁穷汉马克思,因而饱偿人世艰辛,理当得到马克思的百般呵护痛爱才能聊补物质贫困生涯于万一,自然不能容忍出身低贱的自家女佣与作为主人的贵族太太分享夫君。马克思最担忧的乃是燕妮女士一怒之下甩手离婚,这才是他急需好友恩格斯配合掩盖真相,以应付迫在眉睫的离婚危机的根本原因。此点从恩格斯临终前的忏悔言及“掩盖真相已不再能对任何人有任何益处”得以证实。至于各国共产党政权则等而下之,长期极力掩盖这一性丑闻,旨在维护马克思至高无上的世界无产阶级导师的光辉形象。其实两性之性爱、情爱、肉欲动物本能之爱原本属人类本能,除了圣人和废人之外,凡是人皆不能外。圣人之所以例外是他或她具有超凡脱俗的强大道德自制力而不为;废人则是生理原因导致不能为;圣人伟人与凡人在性爱问题上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重情爱而轻肉欲本能之爱,特别是婚外性爱,因为其有强大的道德自制力;凡人俗人则轻情爱而重肉欲色欲之动物本能甚至放纵肉欲色欲,为官者利用权势金钱欺男霸女则是其中最应受全社会严厉谴责的道德腐化堕落者。
1993年有一部《世界名人的私生活揭秘》其中列举了世界600馀政要及各界名人不为人知的最隐密的私生活故事,除了马克思的性丑闻之外,绝大多数共产党领导人及西方政要皆版上有名,其他各行各业的世界名人亦不乏其例。共产党极权最大的特征之一乃是欺骗,在马克思性丑闻问题上则表现为故意掩盖事实真相,结果只能是欲盖弥彰。

   南郭以为马克思毫无疑问是个杰出的思想家,理论家,他或许真想为无产阶级作点好事,且毕生致力于挖资本主义墙角,但他的共产主义思想理论给全世界人民(无产阶级首当其冲)带来的仅是无穷无尽的巨大灾难,历史业已充分证明其思想理论纯属祸世殃国的谬论;他同时也是个有七情六欲无异于常人的人。因此,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既不盲目吹捧,也不克意贬损才是我们应当奉行的原则。

   2010年5月28日





   [1]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Zone August 9, 2008;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and Anthropology.

   [2] “过去,苏联和中国在翻译外文版的《马克思传》时,曾删去马克思有关私生子 的一段。以致中国人不知道马克思在32岁时曾经瞒着夫人与保姆私通,导致后者怀孕并于1851年6月生下一个男 孩。为了不让马克思家的后院起火,终身未曾正式结婚而拥有情妇的恩格斯,作为马克思最真诚的朋友,假称这是自己的私生子,直到恩格斯临终时才把真相告知马克思的幼女。麦克莱伦的《马克思传》中译本第一次保留了这些内容。译者中央社会主义学 院副教授王珍女士说,她在翻译这件佚事时有三天三夜想不通,后来读了弗洛伊德有关性心理学的书,认清了凡人的弱点才想通了。”(《报刊文摘》 2008年2月20日)

   [3] 见左克 “子虚乌有——关于马克思“私生子”的考证”

   [4] 南郭注:Tussy is joke with Pussy.

   [5] Paul Strathern, Marx in 90 Minutes, (Ivan R.Dee, Chicago 2001)pp.42-43.

   [6]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p.171-173.

   [7]南郭注:即恩格斯,因为恩格斯曾当过兵,对军事理论彼有研究,被人们称做将军。

   [8]南郭注: 杰出的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马克思对他既欣赏又妒忌,后因涉名誉纠纷死于决斗;西方文化传统有两大特征相当独特,一是骑士精神,二是决斗传统,除了拉萨尔之外,俄国着名诗人普希金,美国国开国元勋汉密尔顿均因名誉争议死于决斗。

   [9] 南郭注:恩格斯的头发是棕色,而马克思正是浓密的黑发。

   [10]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p.173.

   [11] Werney Elumenberg, Karl Marx, An Illustrated History, (Rowohlt 1962, English 1972, Verse 1998)pp.111-112.

   [12]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p.174.

   [13]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p.174.

   [14] Francis Wheen, Karl Marx, (Fourth Estate, London 1999) pp.174.

   [15] Translated by Saulk. Padover, The Letters of Karl Marx,( Prentice-Hall, Inc.,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 1979)P.68-69. But finally, to cap the climax in a tragicomic way, there comes a secret, which I shall reveal to you en tres peu de mots( in a very few words) But just now I am being interrupted and called to my wife’s sickbed. Hence this thing, in which you play a role, I will leave for next time.

   [16]. Translated by Saulk. Padover, The Letters of Karl Marx,( Prentice-Hall, Inc.,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 1979)P.69.note no. 9. Two days later, on April 2, 1851, Marx again wrote to Engles”:I will not write you about the secret, since at any cost, I will in any case visit you at the end of April. I must get away from here for eight days.” Marx actually went to Manchester on or about April 17. The “secret” he refers to probably had to do with Helene Demuth’s pregnancy—she was in her seventh month. On June 23, 1851, she gave birth to an illegitimate son, Frddy. Whom Marx did not acknowledge as his son. He apparently wanted Engels to assume the paternity.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9/2019 15:53 , Processed in 0.520200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