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不逊于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英雄郭飞雄

5/21/2016 16:09|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1333| 评论: 0|原作者: 笑 蜀

不逊于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英雄郭飞雄
笑 蜀
二十世纪六零年代美国的民权运动,极大地改变了美国,尤其改变了美国黑人的生存状况。几千万美国黑人从此终结了被隔离的屈辱史,拥有了平等的公民权。美国从此不仅是自由的美国,而且是平等的美国,公正的美国。
这样的历史画卷,正在今天的中国展开。今天中国的民间抗争,本质上是民权运动,也可称作民权革命。正如美国民权运动之有马丁·路德·金,今天中国的民权运动也涌现出众多的灵魂人物。刚刚被中国政府推上被告席的郭飞雄,则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美国的民权运动是为几千万美国黑人争权利,那么今天中国的民权运动,则是为几乎每个中国人争权利——不仅体制外的中国人属于无权者,就连体制中人哪怕当权者,一旦权斗落败,其人身权利也会立即失去法律保护,而不能不任人宰割。几乎每个中国人都属于权利意义上的黑人,跟当初美国黑人的生存状态并无二致甚至更糟:既没有自由,更没有平等和公正。
这正是郭飞雄投身民权运动的原因。跟马丁·路德·金一样,他出身名校,如果做体制的驯服工具,他会有很好的职业前程。即便后来告别体制,他作为民间出版商的事业也非常成功,以至于可以在广州的繁华地段买下豪华公寓。但他仍然中断了这一切,义无反顾地走上民权运动的荆棘之路。
因为有了郭飞雄,而有2005年的蔡卓华印刷圣经案;因为有了郭飞雄,而有同年的广州太石村罢免村官案。发轫于2003年“孙志刚事件”的维权运动,至此走向高潮,走向政治维权即事实上的民权运动。郭飞雄则是政治维权最早的定义者、构形造势者和“炮灰级”直接行动者。
他为此遭受残忍的报复,付出了巨大代价。从2005年4月至今,先后四次被刑拘,其中第三次被判入狱,坐牢五年。对他的审讯多达二百余次,包括十三天十三夜不让睡觉的车轮战提审。殴打、拔头发折磨,乃至电刑。这些真实的、并非电影情节的极限考验,都是为了摧毁他的意志,迫使他屈服,迫使他退出民权运动。但加害者显然低估了他的意志力,他不仅不就范,不低头,反而愈挫愈勇,以至创下总共186天绝食抗议的惊人记录。2011年出狱之后,他迫不及待地再度投入民间抗争,和广东公民社会同仁一道,扎硬寨,打死仗。最经典的一幕,则是震撼世界的南周新年献词事件中的街头声援。这次街头声援是1989年之后中国第一次成功的政治集会实验,是公民以主权者身份积极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的大胆尝试。郭飞雄是当之无愧的领军者。而后,他又马不停蹄地筹划了敦促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公民联署。并组织“八城快闪”,派小团队到八个城市巡回宣传,再度开创公民政治集会的新纪录。
作为民权活动家,郭飞雄的无畏、决绝固然鲜有人及,但他清明的理性更难能可贵。这在南周新年献词事件中也有经典体现。1月7日上午街头抗议者刚刚聚集,就接受了现场警察的建议,从广州大道干道和南方报业大门口撤出,全部退入人行道走廊,广州大道同往日一样畅通无阻。人行道走廊也绝没有发生因过度拥挤而无法通行的情形,持续三天的街头集会始终和平有序。这一点已为诸多在场者的证词,包括南方报业诸多编辑记者的证词所证实。而这一切,跟郭飞雄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发起街头集会之初,他就清醒地限定了行动的目标和区域。他更在现场直接发挥作用,1月7日下午5点即主动劝说抗议者离开。正如郭飞雄后来所称:“我们的政治目的是严肃的,我们的行动目标是节制的,我们的运作手法光明磊落、宽和恭谨。”其后的“八城快闪”,仍然目标有限、手段平和、高度节制,采用的仍是国际例行的公园——人行道活动模式,对公共场所秩序没有构成任何冲击扰乱。
事实证明,郭飞雄是勇者,更是智者。受尽折磨、九死一生,他居然没有仇恨,没有戾气和偏执,仍保持着美好的人性和健康的心态,超越了敌我意识、超越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哲学。他坚决伸张民权,却并非如当局恶意猜度的那样是为报复、夺权甚至颠覆。在他看来,这猜度实在是一种侮辱,无非“以极权专制主义者之心度自由民主者之腹。”他对民权、对宪政怀有宗教般的信仰,他追求的是这大地之上的理想性,而不是数年即逝的个人权力。他坚决主张公民行动并身体力行,但他同时强调自我规制,强调自由与秩序的均衡。他是坚定的反对派,但更是负责任的反对派,建设性的反对派,更着眼于以文明理性的和平反对,为中国下一步必将到来的政治转型做出优良示范;而不是不惜玉石俱焚,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在所有这些方面,郭飞雄比之马丁·路德·金,都决不逊色。但他和他的战友们,却遭遇了当年马丁·路德·金百倍不止的阻力。美国当年的体制跟民权是可以兼容的,马丁·路德·金并不孤独,有最高当局的合作包括艾森豪威尔、包括肯尼迪和约翰逊三届总统的合作,包括国会和最高法院的合作。美国民权运动因此容易形成合力。中国不然。郭飞雄坚定地信任人性,包括信任体制内的人性。这当然是对的。但无法否认的是,无论人性多么顽强,都无法改变体制本身的刚性。体制中人可能会走向郭飞雄期待的良心起义,但体制本身绝无出路,绝无可能与人性尤其与民权兼容。因为这体制有着任何人都不可能控制的独立的生命与意志。这是中美两国民权运动最大的不同,注定了中国民权运动的坎坷与悲壮,也注定了郭飞雄等民权活动家的悲剧命运。体制不容许任何挑战,不接受任何压力,不容忍任何社会资本包括智力资本和道德资本的聚集,而不惜扼杀于萌芽状态。中国的民权运动只能屡仆屡起,屡败屡战。说中国的民权事业、中国的宪政转型是人类历史上最艰苦的工程,绝无半分夸张。
敢于以有限的人生投入这几乎是无限的转型工程,需要惊人的毅力与意志。所有投入转型工程的志士,都是我们时代最可爱的人。郭飞雄尤其可爱,因为他不仅无畏而决绝,而且有着巨大的平衡能力,有着清明的理性。他不仅是我们时代最可爱的人,更是我们时代最需要的人。必须要有这样的人领航,中国的转型进程才可能最坚决同时最稳健,才可能把社会成本减至最小,也才可能克服对转型失控的莫名恐惧,建立起成功转型的全民自信。
民权崛起是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如果说民族、民生、民权是百年来中国的基本问题,在民族独立、人民温饱基本解决之后,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民权问题。只有让亿万无权者像当年美国黑人那样告别变相的种族隔离,不再被代表被僭越,被歧视被侮辱,而是成为真正的主权者,因拥有真正的主权而对国家有认同感和责任感,这国家才可能是共同体,才可能真的有和平,有和解,有合作,有未来。否则一切无解。技术解决最多起到局部缓冲的作用,何况这作用越来越递减而抵达极限。必须从民权入手才有望根本解决。现在已经到了这关键时刻。郭飞雄以及郭飞雄的战友如许志永、郭玉闪的涌现,生逢其时。他们是真正的民权英雄、民族英雄,代表着我们民族可望抵达的精神高度。
如何对待郭飞雄和他的战友们,意味着如何对待民权,如何对待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郭飞雄曾经有过断言:反宪政者,皆国贼也。同样可以说,迫害郭飞雄和他的战友们,亦国贼也。郭飞雄们面对的体制确然强悍,但问题是,这体制正遭遇一种更强悍的力量即趋势。这趋势即民权运动的趋势,这趋势即亿万无权者觉醒的趋势,这趋势即亿万无权者要站起来成为主权者的趋势。这是趋势,更是命运。手无寸铁的郭飞雄们在物质意义上再弱小不过,但他们的理想和追求合于趋势即合于命运。命运必成就他们。他们必与亿万无权者一道为自己争回权利,争回自由、平等与公正。世俗意义上的强者不该无视这一点。他们该知道,命运是任何世俗的力量都不可能抗拒的,顺昌逆亡。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9/2019 03:21 , Processed in 0.109030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