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专访耿和:与高智晟心在一起

6/30/2016 15:25|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1746| 评论: 1|原作者: 张敏

专访耿和:与高智晟心在一起
   [日期:2016-06-28] 来源:RFA 作者:
    *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港台两地新书发表会,耿格到港次日母亲耿和接受我专访*
    2016年6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被非法监禁于陕北窑洞中完成的新作《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在台湾出版。新书发布活动于香港和台湾两地先后举行,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参加了新书发表活动。
   
    在耿格到达香港以后的第二天,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以下请听访谈录音。
   
   *耿和:女儿触景生情简简单单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辛酸和泪*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先谈谈女儿去参加新书发布会,您现在的心情?”
   
   耿和:“一直都比较担心格格是不是能够安全进入香港,所以有关香港新闻发布会这个消息就一直都没有公开。
   
    昨天凌晨3:00时女儿给我来个消息,说‘我到香港了,这是七年来离爸爸最近的一次’。(哽咽)也让我感觉到,其实女儿每天这么忙碌的学习、生活,心里还是一直没有忘记他爸爸这些事。确实女儿的这种深情,触景生情的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可能对许多人的家庭来说很普通,我觉得这一句话融入了我们全家许许多多的辛酸和泪(哽咽)。
   
    其实我不想哭,我也不想有委屈,我觉得这也不是委屈。”
   
   *耿和:每拿起书稿,像浮现3D立体电影,高智晟血淋淋身体在眼前,一次次看不下去*
   
   主持人:“耿和,你有没有读到现在这本书的初稿,你在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耿和:“其实,我没有勇气仔细看完这本书。我只是粗略地花了很长的时间,到现在才看完。我觉得每当我拿起这本书稿看时,眼前就能浮现出像3D的立体电影似的,高智晟血淋淋的身体在我眼前。我总是放下,再拿起来,放下……直到现在才看完。
   
   这里面描写了许多对他的迫害,占了这本书大量篇幅,非常具体,能感受到他心里面的那种……他真感觉到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在死亡边缘挣扎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你能举一、两个具体例子吗?印象特别深的那些细节?”
   
   耿和:“我举不出来了,张敏,因为每一节都是非常具体。这次的一个酷刑,整整的一个完整描述全过程;下面又是一个全部描写的过程……我一看时,看上两句就赶紧合上,不看了。下次有时间,赶紧翻到中间,又进入下一段,一直到我看不下去……”
   
   主持人:“听上去你到现在也没有做到一字一行的都看过一遍?”
   
   耿和:“没有,没有,这是我一直没有办法……”
   
   *耿和: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转移不想高智晟的事,儿子梦见爸爸说拉住我们的手*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高律师有几度完全没有消息。耿和,当自己的亲人完全没有消息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你自己和家人是什么状态?”
   
   耿和:“其实我主要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来转移……不要过多的去想高智晟这个事。每当孩子们一睡觉时,我的思维就活跃起来了。整个一晚上,就觉得我突然有时间考虑高智晟的事了。我总觉得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总觉得……我们家儿子有一次说‘妈妈我晚上梦到爸爸了,爸爸老说拉住我们的手,拉住我们的手。我总觉得我要多为他发出声音,我就是这种感觉。”
   
   *耿和:高智晟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
   
   主持人:“耿和,你回想跟高律师相识,最早是在军旅中认识,后来你们建立了恋爱关系,当时是有哪几点让你觉得你能够把终身托付给他,当时你看到的是什么?”
   
   耿和:“我就觉得他是个很认真负责任的人。因为那时我们在部队是不允许男女兵有联系的,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讲话呀,干什么,都会影响我们在那儿的发展。
   
    有一次……我分到了老连队,需要他来为我们办伙食关系。我说‘你为什么不到我们这个老连队来看我们?’因为我们是有许多的女兵都下到了一个老连队。他就跟我说‘偶尔次数的递增,就会产生必然的结果。’其实我过了好长时间才能理解,就是说‘如果我到你那儿去一次,我再去一次,时间长了’实际上会对我‘有一种不好的影响’。这句话对我印象特别深,我觉得这句话是非常认真负责的。“
   
   *耿和:父母以断绝关系阻止婚事。高智晟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
   
   主持人:“后来你的家人并不同意你们的婚姻,当时你为什么执意‘我就是要嫁给这个人’,付出了什么代价?局面是怎么样?”
   
   耿和:“其实那就等于是被迫离开家了。我们家父母不同意,说‘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的跟他,就断绝母子关系、父子关系’。
   
   主持人:“家人为什么这么坚决的不同意?”
   
   耿和:“因为他那时在喀什,我在乌鲁木齐,就是说,地域之间有这么大的(距离)两地分居,是存在户口制的,完成不了住在一起的状态。我们这儿是个大城市,他那儿是个小城市,一旦如果要想结合,这两地分居大概有3千里路,那时候完成不了。要不然我过去,要不然他过来。我过去,到那儿找不到工作;他过来,户口不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
   
   主持人:“当时高智晟在做什么?”
   
   耿和:“他在一个企业里当负责人。因为我复员回到我的家乡,他复员留在部队当地。他想过来看我,能离我近一些,他就开始尝试去卖菜,这种没有什么成本,简单嘛,也没有什么大的投资。是这样”
   
   主持人:“后来是在什么状况下结婚?”
   
   耿和:“其实那时候他卖菜……完后我的心里边也很沉重。我们家这么反对,我该怎么办?最后我就觉得,他确实是个好人,什么是我要的,我不能放弃。我的良心也不允许我就是因为他过不来……这个我做不到。”
   
   *耿和:从结婚,到高智晟在新疆做律师,再到北京*
   
   但是我又害怕他不踏实,我说‘那这样吧,咱们就领个《结婚证》,你就放放心心的再回去吧,咱们往后再看看怎么办调动的事。那时候就领了《结婚证》,他就回去了。”
   
   主持人:“这是哪年的事?”
   
   耿和:“1990年8月。”
   
   主持人:“你们在军队的时间是哪一段?”
   
   耿和:“在军队是1986年到1989年这期间。”
   
   主持人:“结婚之后,后来到高律师成为律师,然后你们到北京是什么时候呢?”
   
   耿和:“高智晟是1999年去的(北京),我们(我和孩子)是2000年去的。”
   
   主持人:“高律师考试拿到律师证是什么时候?”
   
   耿和:“应该是1995年、1996年.”
   
   主持人:“他在新疆当地也当过一段时间律师是吗?”
   
   耿和:“对。在我们新疆当律师还挺好的。”
   
   *耿和:养尊处优不为生活发愁、对高智晟放心的我与内心不特别快乐的高智晟*
   
   主持人:“作律师,一般来说大家都觉得这个行业是个收入不错的行业。后来高律师因为涉及到一些敏感案子,并且越来越受到各种打压,在这个关键的转折点上,你怎么理解他这个选择?”
   
   耿和:“我就觉得,要随着他的心去做吧,要随着他的心去理解他。
   
    我记得高智晟当律师时收入是不低,不会为生活去发愁。我们家能请得起保姆,有人帮我照顾孩子,有人帮我做饭。我可以一辈子不用工作,我真就是到了这种养尊处优的……这种过退休的日子。
   
    但是我看到高智晟他不是特别快乐。记得有一次他接了个案子,在办公室,当事人交的是零钱,就是很厚(一迭)代理费,因为在我们那儿交律师代理费一交全是上百,全是一百一百的,没有那种零票子的。这个人交的就有部分零票子,高智晟就在会计那边说,他的收入越多,他说‘我的心里面是不快乐的,因为这都是当事人的血汗。当事人本身已经有事了,出事了,当事人还要再交钱’,他说‘我的心里是非常的沉重’。
   
    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他要是一想花钱的时候,他脑海里就老浮想起来当事人案子的情景。所以高智晟身上是不装一分钱的,高智晟没有银行卡,也没有信用卡,一旦要出差干什么,都是他的助手到我这儿来借差旅费,回来报销。高智晟是不动钱的,这我觉得也是挺难得的,这也就让我比较放心(笑),一分钱不动的男人,一分钱不拿的人。”
   
   *耿和:我认为高智晟是个好人,我就要跟他站在一起,我们就一直这麽走*
   
   主持人:“后来涉及到法轮功,而法轮功又是很敏感的,打压越来越厉害,在你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对话,比方你有没有担心哪?或者高律师对于这个危险他自己有没有思想准备?为敏感的案件辩护,包括基督徒的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后来高律师又写了(三封)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个家庭在这个节骨眼上,当时是一种什么状态?”



耿和:“我不管,我认为高智晟他是个好人,我就要跟他站在一起,就跟我父母不同意我们的婚姻,我认为他是好人,我宁愿跟我父母断绝关系也要跟高智晟站在一起。”
   
   主持人:“从那个时候,到后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你看高智晟是走过什么样的路?”
   
   耿和:“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丈夫,是一个好父亲。我觉得就冲这一点,我就跟他走在了一起,我们就一直这麽走。”
   
   *耿和:我看,高智晟没有专门为哪个群体发声,对受迫害案子的接待和对待是一样的*
   
   耿和:“但是他作律师后,转入做维权这件事时,我知道的不多。他知道我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就不愿意把一些事跟我讲。所以我有许多事情都是在外面了解的。
   
    高智晟帮助了许许多多需要帮助的人,包括法轮功,就是因为法轮功这个群体受的迫害太重了,高智晟去说了。在高智晟这里,他没有专门去为哪个群体说,主要是有哪个迫害案子到了他这儿,他都去说。我想,也许是法轮功迫害案太厉害了,他们的声音拥抱高智晟的声音大了。看着感觉是为了法轮功,不是的,在这之前,高智晟首先为蔡卓华这个案子辩护,打得非常精彩,光代理书就写几十页。所以在我这儿看,高智晟是没有偏差的,他对受迫害案子的这种接待和对待是一样的。”
   
   *耿和与记者:关于窗帘的共同记忆*
   
   主持人:“当时国保就开始盯高律师,然后盯着你们整个这个家,而且人数是越来越多。在发生这种变化时,你当时是怎样的感受?”
   
   耿和:“其实我在家,我的性格……我还是很紧张、很害怕,我也很敏感、很胆小。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好的市民吧,我可以肯定我永远都不会跟警察打交道的。没想到那个日子里,每天都是那些人围着我的时候,真是让我很恐惧的。
   
   我记得有时候晚上我就会拉开窗帘,看看他们那些人在干什么呢,然后我会给高智晟讲。
   
   高智晟就说‘你看他们干什么?你为什么要给他们脸子?’
   
    我就要调整过来,我就觉得‘我要锻炼我自己,让我强大起来,我要帮助到我的先生……’我真是这种过程。
   
    也非常感谢你们陪着我走过来,也是在你们一次一次采访中,陪着我、给我这个机会,让我锻炼。张敏,我真是这么感觉的(哽咽)”
   
   主持人:“耿和,咱们第一次通话,就是你在窗帘的背后,跟我叙述你所看到的楼下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印象。”
   
   耿和:“对。我就老是在家心神不宁,老想往外面看看,有什么情况。总觉得‘哎呀,万一有什么事情好保护着他,怎么把他安全的藏起来,我就给他找个安全的通道呀……这样子的。”
   
   *耿和:孩子因不能上学自残,我带着两个孩子进入从未经历过和不确定的危险逃亡*
   
   主持人:“家里的处境和气氛变成这样,孩子们身上发生过什么变化?”
   
   耿和:“在孩子身上……主要就是不让孩子上学。真正到了开学时,孩子在家里,情绪就非常的糟糕。然后就出现了几次自残,这才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们感觉到,高智晟这个事对孩子造成的后果出现了。以前就是每天有这么多事儿的往前赶,没有时间顾及到这些。”
   
   主持人:“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逃离了中国,然后在美国获得了政治庇护……”
   
   耿和:“这七年多了,我总是挥之不去2009年1月9日在北京跟高智晟的离别……哎呀!就是为了孩子,为了孩子能有学生上,带着两个孩子进入了一种从没有经历过的和不确定的危险中,就是逃亡之路。”
   
   主持人:“也许直到今天,这个具体的情况还不方便披露?你觉得呢?”
   
   耿和:“对。
   
   *耿和:高智晟几度被失踪,最长二十多个月生死不明,每一天对于我们来说都很长*
   
   主持人:“孩子在美国都落脚上学,后来你和高律师最长时间失去联系,全然不知道 他是死是活,最长的一段时间是多长?”
   
   耿和:“最长时间我记得有22个月吧,还是20个月。”
   
   主持人:“在两段时间没有下落之间,曾经有过一个短暂的通话,你现在能记得都说了些什么吗?”
   
   耿和:“光记得短暂的通了两句话……(当时)马上就4月17日了,我们家女儿说‘妈妈我要把心理医生停了’。
   
    我说‘为啥呢?’因为女儿那时不到18岁,心理医生停不停必须经过我同意。我说‘为什么呀?’她说‘我现在能跟我爸爸通电话了,我爸爸能帮助我。现在我没病,我好了’。
   
    我就跟着女儿去心理医生那儿,讲‘她爸爸能给她打电话,她心情好了,没问题了,我们把这个心理医生要停止’。
   
    紧接着,一回去我就给高智晟打电话。因为高智晟生日是4月20日,一般就是女儿生日一过,紧接着就操心高智晟的生日。一打电话就打不通了,紧接着就是失踪了。这个时间的后面,是更长的有二十多个月没有消息。”
   
   主持人:“全然下落不明,二十多个月没有消息……”
   
   耿和:“唉呀!反正高智晟一旦失踪了,不管是20天和一天,对我们来说都很长、都很长!张敏,那种酷刑……你说,想把你置于死地,也许1分钟就要了你的命呀,对我们来说都很长。”
   
   *耿和:对父亲的愧疚——父亲从奔走在不同太平间认尸,到瘫在地上最后被送进医院*
   
   耿和:“在高智晟被失踪迫害的这段时间,我想说,其实我印象最深的还是2009年,就是高智晟在新疆失踪的那次。这次让我印象很深、觉得对家里人……对我的老父亲,我很愧疚。
   
    在高智晟失踪时,我父亲一直奔走在不同的太平间,去认尸体。那种细节,看到尸体以后先看身高和胖瘦,一看不是高智晟时,当时心里还挺高兴的,说‘哎呀,这不是高智晟’。紧接着心里也特别沉重,觉得‘唉呀,这也是一个无名的尸体,他们的家人是什么样!’我父亲就会在那个尸体旁边摆一些葡萄、水果去供这些无名尸体(哽咽)。
   
    最可气的就是,这次高智晟在新疆是警察绑架了他,是(与高)同住在一个房间里。但是高智晟失踪以后,家里人去问这个警察,警察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在找’。
   
    我父亲一听这句话,一下就给瘫在地下了,整个就不行了,最后被送进医院。
   
    记得我父亲说‘人就在你们手里,你们都不知道,那高智晟肯定是出事了’。因为那时候新疆出大事以后,估计说死了好多人,到处都是有死尸。
   
    唉呀!我从这一点,就觉得很难受,觉得这所有的事比……你高智晟认同的价值你承受了,无可非议。但是让我父亲承受的这些,我觉得心里还是难受。”
   
   *耿和:高智晟新书主要内容。女儿的读后感与家人心意——不动原版,了高智晟心愿*
   
   耿和:“他这本书里主要是三部分。第一是写他所遭受的迫害和揭露这个迫害;然后是对神的见证;第三部分是对未来中国的展望,这种展望主要写民主中国这天到来时,社会体制的一个框架,包括法律呀、教育呀、等等未来民主社会的框架。
   
   我也希望更多的人关注高智晟这个事,我也想从我这个角度发出我的声音。
   
   主持人:“你看这本书,如果再具体化一点,你马上会想到什么细节?”
   
   耿和:“他描写的太细了,几分钟是这个情景,几分钟是那个情景。因为他刑满释放一回家,家里面就讲这些事。”
   
   主持人:“高律师这本书里,还有什么地方特别给你印象深?”
   
   耿和:“其实我看的不是特别多,我要说我们家女儿看了这本书。去年八月份她刚到新学校的第一天,她说闲暇之余……刚开学嘛,也许一、两天不是特别紧,她看了这本书,
   
   她用一天一夜一口气看完以后,就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想回家’。
   
   我说‘你回家干什么?你在那好好的,妈妈这面忙’。
   
   她说‘我看完了爸爸这本书,我心里面老是害怕,我想回去看看你跟弟弟’。

   我说‘你别回来’。
   
    但是女儿还是开了十几个小时车,连夜晚上2:00到的家。
   
    女儿说‘妈妈,我还是害怕,担心爸爸。这本书是爸爸用生命写的书,咱们一定要认真负责的找一个人能读懂爸爸、理解爸爸、为这本书负责的人去出版这本书,也一定要尊重爸爸的心愿,不要对这本书改动,算是我们能完成爸爸的一种心愿吧!他所遭受的那种苦……这种苦、这种创伤,我们能做什么?——了爸爸的心愿’。
   
    这也就是这本书从去年4月份转出来一直到现在,有许多波折,我们一直遵从的原则就是——不要动原版。”
   
   *耿和:高智晟出狱后——从“不像人类”的“外星人”,到每天在房顶走一百圈*
   
   主持人:“大家一定也很关心高律师出来以后……出来时身体状况是怎么样?”
   
   耿和:“高智晟是2014年8月7号离开监狱。刚出来时,身体非常糟糕,几乎不会走路,是被架着从监狱出来的。按他自己的话说,路过镜子的时候……可能是在机场玻璃门那儿,看到他自己时,感觉已经不像人类了,像外星人。整口牙都松动,没有几颗好的。到现在都两年了,不允许他治牙。在这期间他三次试着到西安去治牙,半路都被堵回来在家里”。
   
   主持人:“现在身体恢复的部分,情况怎么样?”
   
   耿和:“他现在精神世界非常强大,在家里吃着农家院种出来的食物,恢复得非常好。每天都读一个小时圣经,所以很好。就是这个牙齿一直没有恢复过来。”
   
   主持人:“他活动的范围有多大?自由度有多大?”
   
   耿和:“他的活动范围就是……他们家的窑洞是一排房子,六、七个窑洞你看有多长?可能有个100米吧。以前窑洞上面房顶都是土,就不能在那上面走。前两年来了一场暴雨,雨特别大,所有家的窑洞都漏水,所以就都把那个房顶打成水泥的。他说‘哎呀,这也是神的帮助吧’,没有大的位置(活动),他可以在房顶上来回走。他说每天在房顶上走100圈,这是他自己安排的。”
   
   主持人:“活动范围就这么大了?”
   
   耿和:“对,是啊,全天候警察就都在周围看着,不能离开当地的”。
   
   *耿和:我家兄弟姐妹的身份证全都被当地公安局没收,限制他们离开当地*
   
   耿和:“最可气的是,知道了我们家的情况。今年我们家女儿4月份过生日时,在这之前就跟我姐姐说了,给格格买一些什么小卡子呀啥的,格格的生日礼物。到最后我说‘姐你咋不寄呢?’
   
   我姐说‘不方便寄。’
   
    我就没理她。我想‘是不是就是开两会呀,那时候就没……’
   
    生日过了,还不寄。我又问她‘你赶紧寄呀,咋回事?’
   
    她说‘唉呀,实在对不起!我们的身份证全都被没收了。’
   
    哎呀!我一听,我心里这个火呀!所以我现在才知道,我们家我兄弟姐妹的身份证全都被当地公安局给没收了,限制他们离开当地。



我姐夫得了癌症,要取一种也不知道什么药,也许是特殊的处方药,必须要用身份证。我姐姐每次取药,都去把身份证要过来,按时再送回去。我姐就说‘唉呀!身份证太重要了,没有这个身份证太难了!’”
   
   *耿和:近期打不通高智晟电话。从新书看高智晟想给外界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主持人:“现在大家也一定很关心,高律师近期情况怎么样?”
   
   耿和:“不管他是近期,还是在这之前,一直都不好,他的电话我们也打不通。
   
    我从这本书里面感觉到,高智晟想给外界传递的是什么样的信息,他想说的就是,他过去所遭受的迫害和揭露迫害真相,让更多的人通过他的亲身经历,展示现实中国的这个状态,让更多的人能够清醒起来。也呼吁更多的人能认识中共这个组织邪恶的本质,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改变中国对每个人,或者他后代的意义,希望更多的人能与高律师一道,去投入到这个改变中国的运动当中。”
   
   主持人:“她想把中国改变成什么样呢?”
   
   耿和:“我想就是回到正常的文明社会里吧。”
   
   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
   
   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平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
   
   *耿和:两个孩子在自由的土地上健康成长,心地都非常善良,这是让我比较欣慰的*
   
   主持人:“格格现在上到几年级?天昱上到几年级?”
   
   耿和:“格格现在大学上到大三了,非常阳光、健康,也是让我欣慰的。我们家儿子现在上七年级了。这两个孩子就在这个自由的土地上健康成长,他们心地都非常善良,这是让我比较欣慰的。”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6/30/2016 15:37
Gao Zhisheng, one of the greatest hero of our time, who has been suffering a great deal tortures by the evilest regime in the world, which beyond any possible imagination by all. His autobiography published in Taiwan last week might be one of the most influence books of our time. What Human Rights lawyer Mr. Gao Zhisheng want to reveal the message to the world is that through expose his personal experienced of horrible persecution and the truth of the evil nature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o show the true situation of China, wake up more Chinese people, appeal more people stand up to join with him to fight for freedom and justice in China, to end of the CCP rogue regime for good.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6/2019 18:08 , Processed in 0.54103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