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郭国汀

7/2/2016 14:11|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2254| 评论: 1|原作者: 郭国汀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今天是我的第131个反中共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争权绝食抗暴日,据称杨佳案于今天公开宣判。从中共法院黑箱作业般的审理,可以预见中共当局必欲除杨而后快。日前陈世忠先生建议我出任杨佳的辩护律师。我得感谢陈先生抬举,如果我在国内,当然会力争出任,虽然我并非最优秀的刑辩律师,但应当是最敢真辩的律师。其实,杨佳案为中共盗国窃政近60年最轰动,影响最大最深远的刑事案件,与为政治犯与法轮功辩护不同,国内律师争先恐后公开为杨佳辩护者不乏其人,既能杨名又无风险的事不抢着做更待何时。海内外知名作家也纷纷论文说道 ,我认为较突出者当属刘子龙和刘晓源律师,两位律师刑辩功底均不凡,因此由该两位律师出任杨佳辩护律师最佳。至于谢有明律师充当的角色很可能将令其终身耻辱!

   我对杨佳的辩护意见已在“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再谈杨佳案的辩护”、“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作了初步阐述。简言之,杨案不应就案论案,而应全方位立体式抗辩。杨是在受到极严重的人身侵害且用尽救济手段无效后,被迫实施的维护人格尊严,寻求正义公道而为,而且是在中共长期破坏法律权威,司法严重不公的大背景下针对专制暴政而非针对任何特定的个人。

   该案形同黑箱作业的秘密“公开审理”不是第一次更非最后一次,再次充分暴露了中共专制暴政的流氓本质,公然欺骗愚弄13亿国人的公开审理,实实在在证实了胡氏暴政内心的恐惧,证实中共专制暴政下决不可能有任何司法公正!在上海马亚莲因被监控朱姓警官踢伤外阴上访被二次劳教案,及众多所谓敏感案件的审理,几无例外上海法院全部采取小法庭,拒绝民众记者旁听的方式达到黑箱作业的目的。上海黄浦区法院故意接连三次不顾马亚莲与辩护律师的强烈抗议,强行在看守所内“公开”开庭审理。因为看守所诫备森严,一般民众记者根本无法入内。而司法不公的根源在于极权政治体制下中共一党独裁专制下,不存在任何有效的权力制约机制,公检法司军警特全部被中共一党撑控,司法不独立,新闻不自由,立法,行政,司法实质不分,当然不可能有所谓司法公正。因此,国人欲彻底摆脱专制暴政的淫威奴役,必须彻底抛弃流氓中共!

   下述六则杨佳略传,多少反应了广大民意,杨佳是60年来第一个被民众自发入传的刑事“嫌疑犯”,若中共专制暴政决意专横到底强奸民意硬判杨佳死刑,可以预见,全国将出现成百上千个杨佳李佳赵佳,所有中共当权官员皆得随时担心众佳们的特殊问责,因为在司法公正不复存在所,正义暴力反抗暴政是人之为人的一项天赋人权,而民间暴力实乃官方暴政所迫的最后救济手段。


2008年8月31日第131个反中共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争权绝食抗暴日于加拿大


   一、杨佳小传金刀郎   杨佳者,京师皇城根人也。少文静,好读书,其父赞曰:吾儿好读书,懂事明理。及少长,父母离异,佳闷闷不乐,性情日见孤僻,无业谋生,乃终日游走网络江湖。     和谐年,佳游玩至海上松江府,力乏,租车代步。不意有捕快欲凑捕盗指标,竟诬以盗车,捕而罚之。佳以清白自许,至公堂不跪,昂昂然而辩之。然捕快衙役不听其辩,拘之辱之,并施杀威棒一百。佳忿极,乃择七月一日吾朝吉日,于衙门外燃火,乘乱突入禁中,拔刀砍杀,如入无人之境,当场斫翻十余人,计六死四伤。力 竭受缚,犹目炯炯不惧,曰:怨气荡然,死无憾矣。     事发,朝野震惊。小民皆窃窃私议,官府且不自保,焉能护吾等乎?遂判时称其为杨某,以掩官府难言之实;以避民众人肉之搜索。因奥运盛事万邦来朝,官府严惩作恶之徒指标尚且不足;凤凰tv身心不惧,探察杨于审理间不从于官府,而被自宫,无奈之下,学习辟邪剑法以慰其心。     初,佳一路杀入,遇女官人则不犯。野史曰,此为念母抚育恩之故。谬也。盖佳于公堂受辱并领杀威棒时,有女官人劝众衙役莫如此,虽劝而不止,然佳心存感激焉,故不犯。     太史公曰:性刚烈如杨佳者,不惧死而惧受辱,一朝受辱,必流血百步,伏尸数人。捕快衙役如遇此辈,宜诱导之而不可威逼之。又曰:所谓和谐,在政通人和,劝恶从善,化戟为犁。至若诬人为盗,逼民造反,欲谋和谐,无异缘木求鱼也。 2008年07月08日

   二、史记杨佳列传建峰

   杨佳者,京城人士也。少习武,善刀。其父曰:吾儿幼览丛书,知其理,懂其道,甚有据。一日携儿行之,父涎于街,儿抨之:“德之不修”也!后长,父母离异,少有亲情,桀骜不群,视四邻如陌路,少壮不得司职,学仕两茫遂愤而离乡.

     丁亥年十月,佳经沪闸北地,租借人车马,觅打工处,以其力自食。有捕快告其盗,其间言语不和,遂捕之。初,自以清白,至闸北府衙公堂,大刑虐之,百口莫辩,官法如炉,百般锻炼,伤其宫,绝其嗣。后证佳之清白,佳数次与府衙涉之,诉府衙偿其纹银三千两,府衙恶言以拒之,更曰:升斗之民,草根百姓,若不识好歹,必再捕之。佳怨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吾乃京城天子脚下之臣民也,焉能受此大辱乎!必手刃衙吏,以解心头之恨矣!

     翌年戌子阳历盛夏7月红朝党诞日晨9时,佳怀屠龙利刃,持燃烧之瓶,潜行至沪闸北府衙外施火,乘乱入之,闯衙拔刀怒斫,所见衙吏者,割其喉,刺其胸,一举格杀,十数衙吏若无缚鸡之力,任其宰杀,似囊中取物哉!杀性起时,念母舔犊之恩,故见女不戮矣。终毙其六,伤四。往矣,衙吏视民若草芥之不屑,此矣,惊哉,恐哉,魂飞魄散若鸟飞兽散也。未几,佳力竭而伏,待毙焉。捕快远围之,恐其诈,不敢前。后,数胆大捕快者群起攻之而缚也。佳长笑言:一命抵十命,足矣!

     世人惊云:官府尚不能自保,何焉护民?更惊云:尝闻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杨佳者,乃神雕大侠杨过再世也!

     太史公曰:世道之不公矣,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甚忧!甚忧!

    三、 杨佳传

    作者:小林琳 天涯杂谈 2008-7-4 杨佳者,京津人士也,少时家贫,父母异之,与母居,生计常困。其人,性敦厚,不善言,唯喜书。少时虽未及第,然酗书之性未改也。

   佳少时,常央其父,入书院。其父喜烟,将蒂肆抛之。佳见,旋即捡,并斥其父,心无公德,其行易火患于书院,见其品性端然也。

   丁亥年已酉月,佳南下至沪,于道旁驿站,租一驴,欲遍游之。然未其行远,道旁跃二名灰衣皂隶,执其缰,枷其首,告曰:其驴为盗,佳必为其贼也。旋即拷问,捕于专司。驴为黑驴,佳确不知情也。衙因无据,遂将佳放之。然青天白日,无端之辱,佳心衔恨,隐之。

   戊子年戊午月壬寅日巳时三刻,佳怀瓜刀、铁锤、携火油数瓶,立于沪上北衙。先掷火油于衙前,一灰衣皂隶见其火,抢击佳,佳旋而避,现其刃,搠之。皂中其刀,负痛而隐。佳遂入北衙,先搠杀二皂,扶梯而上,见班皆入,逢捕皂者,皆抢刺之,尽搠心肺要害。其后,众捕升梯而追,喊杀震天。佳遂升高楼,入督察监址,逢一捕,佳欲逞刚强,健步挺刺其喉,然其捕,艺高,遂虚闪之,劲踢佳之利器,进而旋击佳腹,时众捕皆到,以虎狼之势,将佳枷之。后好事者云:击佳者劲捕,先为边塞中军也。

   沪吏不敢隐,报闻上司。刑部闻之以为重,沪上知者,讯息纷出,于是天下震动,海内哗然,佳之平常黔首,加冠之年,又非武者,何以匹夫之勇,独一身搏杀于衙,击杀皂捕十数,使其亡者六呼?

   异史氏曰:杀人者死,盖天理也。佳杀六人,其罪当诛。然余度之,佳少时,心具公德,品性尚可。岂有无端之怨而杀人者耶?某常思之,其父母异,无良教者,助其性孤,虽天性良者,却无自解困辱之方,其一因也。然时衙执嫌者,盖以先有罪论,必以贼视之。良者莫名之辱,无端之困顿,众人之白眼,莫非助其行凶之利器乎?佳负怨行凶,却无伤衙之雌者秋毫,岂不怪哉!

    四、杨佳传周奔驰文

   杨佳,顺天府人,幼以性孤尚武闻于四乡,刀马娴熟,炉火纯青,虽关岳少时亦不如也。稍长,双亲离异,随母,历数年而成其学业,终日奔走于穷巷,专为稻梁谋!其间,邻里风波不断,佳皆怒目环视。乡人惧之,窃曰:秀才遇兵乎!

    五十八年,负刀游天下,仲秋至松江府上海县,乏甚,乃借人车马。会衙役来访。佳以清白故,乃怒尔对峙,衙役捕之,入公堂,遭戏辱,其中详详,人不得闻,虽赦而怀恨不已。 方是时,黔民乱,土蕃烦扰,遂起广胜之心,欲行其事以檄天下。 越明年,携火器短刀,只身上海,施火于县衙,烽火雄起,乘乱闯入,凡遇官服者尽砍之,东挺西进,南下北上,如入无人之境,先后斫翻十余人,毙其六。其间,每遇女性,皆自言曰:不可杀之! 佳怀必死之心 焉有贪生之念,意欲屠局,然赶路竟日,劳师以远,饥渴疲惫,力尽而伏。众不敢前,恐其有诈,围之良久。总捕头张某立赏格,方有胆大者近而锁之。 犹笑而言:若非力疲,尔等鼠辈何能为?真可谓:砍之如摧枯絮,缚之如平常事.纵献忠在世亦叹弗如哉! 时人谓:官差皆此辈,盗跖何惧哉。 2008年7月8日 22:46:00

   五、柳叶快刀杨佳大侠传略(博讯2008年7月07日) 大侠杨君者,讳佳,国朝京畿人氏。起于贫寒,性情温良,邻人皆曰善。其尤善刀术,抽刀断敌首不染滴血,人称“柳叶快刀杨佳”。

   幼,父母离异,孤苦伶仃,苦不堪言。 初,闯荡浦江繁都上海府,欲侍平身气力而谋生。然国朝之“编户保甲之制”极苛,公四处讨活不得安生,更有酷卒——联防队、城管日夜侵扰,乃至于拳脚相加者,杨公避之唯恐不及。堂堂八尺男儿,欲为贩夫走卒而不能。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有道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逢浅水遭虾戏”。英雄末路,前景凄凉, 纵铁骨之人皆为之涕泪涔涔。 一日,公赁人力车行,卒为锦衣卫番役所获,番役谓车为盗赃,捕公入上海锦衣卫镇抚使司衙,百般栲掠,遍及惨毒,而公犹不屈,不肯自污为盗。后出赁者为证,车非盗也,锦衣卫方纵公归。公以国有明宪,冤人为盗须偿付之,诉于上海锦衣卫镇抚使司,竟不理。 一日,杨公偶获《贺元帅洪湖起兵纪实》一书,阅罢不禁掩卷长叹曰:“嗟夫!大丈夫生当若贺帅,两把菜刀斩尽天下不平事,固因杀豪强而死,熟与忍辱偷生,亦死得其所。余奋起市井,若能一怒而天下惊,不亦快哉!”。 遂奔东市买快刀,西市买汽油。事毕,东北向三拜以敬爹娘,思及哺育之恩,英雄泪潸然而下,天地亦为之动容焉! 翌日,杨公走上海锦衣卫镇抚使司衙,猝入门,一门卒喝曰:“咄!民工何为?众大人忙于政事,无暇顾汝,汝速去,不然断汝筋骨”!杨公冷笑一声,一道寒光划过,门卒闷声倒地,即刻血溅三尺。一刀而封喉之功,盖举世独杨公无有也! 践门卒之污血,杨公拖刀直入司衙议事大堂,怒发上冲冠,目眥尽裂。一路披靡如入无人之境,扑腾砍杀宛若饿虎屠羊。遇着锦衣飞鱼服之男子,公皆斩而杀之,腥血横飞,鬼神为之色变,一众锦衣卫士,竟无人可当公一合,虽携火铳,然公出刀,如飙发而电举,火铳竟无余暇可施为者也。昔者不可一世于十里洋场之 豪强,顿作兽奔鸟散状悲鸣呼号,情形甚是惨烈!唯独妇人幸免,盖因杨公怜恤妇孺,不忍伤之,其仁侠之心,可以见矣! 此一役,力歼锦衣番役,力士等共六人,重伤者无算。杨公威名,海内为之信服! 杨公卒因力尽受缚,然其仍不失英雄本色,狼顾左右而瞋目叱之,众皆肝胆崩裂悚然不敢近焉。镇抚使司遂诬其为盗车小贼,强使英雄蒙羞。朝野为之哗然,中原豪杰无不为之悲愤痛惜! 壮士成名身将死,长使英雄泪满袖。武松血溅鸳鸯楼,杨公一怒鬼神愁。 圣曰: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事,仅免刑焉。 夫以杨公之力,若为民国诸侯争霸初年,必若贺帅封侯拜将,何愁青史无名。方今霉世,英雄仅免刑焉,豪杰寂寞不闻诸侯,乃至于引颈待戮、悲愤赴死者!不亦悲哉?不亦哀哉? 东海郡乡村小民小鲨鱼记罢涕零,不知所云。谨以此记纪念即将赴死的壮士。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7/2/2016 00:04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7/2/2016 14:11 编辑

六、《游侠列传之杨佳》
   杨佳者,顺天府人也。少爱读《水浒》,常梦以已武松再世,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州,及长,甚爱《小李飞刀》,常习之,尝与同窗曰:“吾刀必快火器”,笑而应曰:“火器何其快也?”杨佳太息曰:“嗟乎,匹夫安知飞刀快哉!吾将负刀游走天下”
   红朝58年,经松江府上海县,乏甚,乃借人车马游,衙役捕盗之。初,自以清白,入公堂,差人一顿杀威棍,并踢其命根,郎中诊不可行人事也。索赔三 万,衙司拟赔付万五铜线慰抚,拒;捕头怒:小赤佬再闹抓起来,一文钱都没有!杨对曰:“布衣之怒,伏尸数人,流血五步,天下轰动,他日是也。”
   时东瀛有刀客闹市斩人,杨仿之划数月。
   59年六月,入衙门外施火,单小刀乘乱入,斩一人,乘电梯,隔数楼飞刀刺杀数人,刀刀要害,重重围之,亦无惧色,刀法身形皆不乱。东荡西决,南冲 北突,先后斫翻十余人,毙其六。无平民,无妇孺,恩怨分明,终赶路竟日,饥渴疲惫,力尽而伏。众不敢前,恐其有诈,围之良久。捕头张某立赏格,方有胆大者 近而锁之。犹笑而言:若非力疲,尔等鼠辈何能为?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5/2019 16:38 , Processed in 0.32931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