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张健力辩盛雪

8/4/2016 09:00|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2523| 评论: 106

我说的很清楚,刘三妹 ,陈毅然小平头不断的,在触及别人隐私和底线。别人怎么活着和他们有关系吗。我张健如何活着,生活富裕也会战斗,生活拮据也会战斗。这些人造谣我被教会开除等等,我明年就去我们美国纽泽西的神学院总部去进修一年的道学硕士。我现在的生活从来也不是依靠着哪一个团体。这些黑洞邪教徒为什么如此的下做,于是我就思考一下。
追求中国自由民主是我们这一批富有历史使命的人应当做的。当然我们会为自己的使命付出代价。
在巴黎有一个每天干点临时工,没有居留,又是要靠捡一些废品卖点零花钱,甚至夜里去酒店给人唱一个小歌曲,或者去自由市场捡一些人家扔掉的菜,维持生活,住在一个小杂货间里面。还是博讯的记者,巴黎新闻都是他报道的。他就是十几年如一日,这就是韩荣立。
这样一位战士他从来没有如同刘三妹陈毅然他们造谣污蔑。
我知道一个民主中国阵线 有很多缺点和问题,并一直在不断修正。但是这些问题和缺点不是黑洞邪教徒们无限放大那些琐碎的生活小事。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主观臆测,即使这些造谣被揭穿再次造谣。
说到家庭教育,黑洞邪教徒陈毅然造谣,侮辱,诽谤,造谣,威胁欺骗人。陈毅然那些道听途说被一次次的揭露,一次次的暴漏,依然厚着脸皮继续以正义的名义谈家庭教育。那我们就谈谈家庭背景和教育,深入一些的谈谈。
我使用的如下语句,黑洞崇拜,无耻,卑鄙,造谣,下做,泼妇。每个字对应一个你们特定的行为。就是最近的事情。黑洞邪教徒你们恶毒攻击造谣盛雪欢迎熊焱,熊焱很有礼貌的答复你们是造谣。被揭露不认错继续造谣,这是无耻的。针对盛雪的去世的母亲展开毒舌攻击就是卑鄙,总是探视别人的隐私喋喋不休就是下做,没有证据证明我威胁你们,但我的存在是你们每个人邪教的威胁。至于欺骗任何人,给出一个好例子吧。我认为你们使用网络大字报的方式,到处张贴黑洞邪教造谣小字报,结果是什么,在无耻之中享受你们的无耻。
我们谈谈陈毅然的三次婚姻。你的三任丈夫都是守本分的人。而你,陈毅然是出生在中央宣传部一个中层干部家庭。你的父母都服从共产党的官僚。因为你在共产党的干部家庭长大,你在不同背景的丈夫面前颐指气使,弥漫在你的家庭的傲慢和官僚共产党霉气。你时常的歇斯底里和神经质的行为,令你的几任丈夫最终难以忍受。即便如此,你的几任丈夫难以忍受,提出了离婚。陈毅然变态的说我是坚决不离婚。折磨对方到底。直到你的前夫把你告上法庭,提供大量的不守妇道证据,包括邻居和亲戚的证词,迫使法院宣判离婚。但是你几任的丈夫因为你的荒唐行为,精神受到打击和心理受到虐待。1931年,毛泽东在江西瑞金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第二年,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颁布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第9条规定:“男女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即行离婚” 这一点陈毅然女士没有坚守。经历这么多的婚姻。陈毅然从来没有像内找原因,每次的谈起她的婚姻就是中共执政前的婚姻法普遍认同一个原则与法令:“男女因政治意见不和或阶级地位不同的,准予离婚”。
陈毅然就是决志信主之后,她仍然在基督教会的姐妹弟兄们之间的传闲话挑拨是非。我几乎不能想像他怎么和关心西藏朱瑞混在一起,陈毅然坚决对藏独,疆独,甚至西藏和维吾尔人极其厌恶。除了朱瑞是技巧性的支持西藏没有其他解释。
陈毅然把邪教,诽谤,造谣所有的言论都赠与法轮功。如果你是出于一个基督徒的信仰尚可理解。但不是陈毅然认为法轮功霍乱了国家。这和克里斯蒂娜认为我没有被打死,国家就有祸害痛楚一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前主任吴宝璋先生,在2005年九评共产党的大潮中,吴宝璋先生对我说,我们去了很多国家很多法轮功的接待家庭。他们从未说脏话,谩骂和有不良嗜好。这些出身各不相同,文明操守不错,也被陈毅然骂的不成样子。请问你针对在乎道德操守吗。
我问过盛雪,你有没有受过陈依然是五毛狗,她说没有,就是认为陈毅然最近一次回国后,突然翻脸,过去从未写什么东西,现在大规模写攻击盛雪的东西。很突然。陈毅然的做法和一些列的行为,令人齿寒。
另一个黑洞邪教徒三妹刘晓东,她的家庭背景是中共的喉舌新华社。这使得刘三妹学会了打棍子扣帽子,是一个长期对国内外民运人士散布谣言诽谤报复。新华社就是一个中共高水平造谣和间谍输出基地。
新华社有一位有道德的楷模就是派法国吴宝璋先生,六四彻底和中共决裂,去国二十七载。
刘三妹此人也是自我感觉,和自我意识很强,虚荣心极高。每每介绍自己个子高人漂亮但是结婚多年甚至说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真爱。这个女人虚荣我们还可以理解。但是陈三妹也是和陈毅然一样,对其厚道的丈夫长期欺压,每每也是颐指气使撒泼小肚鸡肠的斥责自己的丈夫。对待她周围的朋友。当她的丈夫不幸患有绝症,需要被关怀的时候,刘三妹大喊大叫。对一个自称具有预言和先知水平的朋友,埋怨那人不提前告诉她丈夫患有绝症。最后诅咒那人是骗子扫地出门。即使刘三妹的丈夫在医院里奄奄一息,刘三妹依然在医院里面和她丈夫大吵大叫。
我们尊重刘晓东陈毅然的丈夫,但是他们的妻子,陈毅然和刘晓东对盛雪女士的谣言中伤。大规模进攻的卑鄙行为。印证关于他们自己亲密爱人都毫无怜悯,更何况别人。
我在北京的通州的郊区长大,在15年成长起来后返回北京。我见过中国农村站立屋顶大骂的农妇,多是他们的家里家禽被偷。但骂完后就结束。从长远来看,很少恨。盛雪没有抱走你家里一个孩子,你们对盛雪她恶毒谣言,农村泼妇都不会。北京人文化起码有个底线就是不要太缺德留点面子,那些共匪篡权后在北京等地建立的干部军队大院文化,就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文化,不仅他们摧毁了我们家北京的门楼,法院,胡同和城墙,5更加摧毁了5000年中国的古老文明。
中国共产党后窃取中国,建立了复合型所谓的军队干部大院。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许多人跳楼自杀和被捕。。他们的家庭父辈接受共产党的邪恶,并在他们的孩子完全从幼儿灌输党国教育。他们的生活背景改变了最终的轨迹,甚至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 共产黑恶帮派假恶暴的观念深深植根于他们的基因细胞及其每个人的身体。当环境许可作为互联网的自由空间,他们点燃共产瘟疫,疫情应扩大。
陈毅然,刘晓东 其余朱瑞,陈卫珍等,几乎是一种方式。个人感情和家庭生活充满问题。个人信仰和思维及其变态。又没有信心委身于一场充满理想的信仰和政治大潮。满怀着苦毒嫉妒纷争,充满着怀才不遇,还要拿着架子。但是很多普通人其实无所谓。怎么还不是活着。但是这些人开始一个角色,就是攻击所有比他们好,哪怕一点点的人。把自己自诩为纯洁高尚见非凡。实际不用放大镜都知道这些是一些什么人。心理及其变态的人。被中国腐烂社会搞得变态,有在自由世界找不到位置的人。同时又被共匪利用感觉党妈妈温暖的人。
一些善良人说,这些人刀子嘴豆腐心,他们写的黑洞邪教书至少是真诚的。
不,别自欺欺人了,刀子嘴的人多半是因为嫉妒心胸狭窄看不到这个世界的
美好才会对这周遭的人和事情恶意去批判。
              
刀子嘴的女人的语言暴力就像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刀,它吞噬着你的皮肉,撕裂着你的心智,折磨着你的神经,让你痛苦的说错话。最惨的是在她那咄咄逼人的一长串词汇中,好人竟然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于是刘三妹竟然对家族朋友朱学渊老先生造谣点赞。文革余孽啊。
    
刻薄、嘴贱的女人可能是天生的,也有是共产家庭培养的,也有时位移人的。也可能是经历了太多的不如意,只能用刻薄、狠毒的言语去伪装自己。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刻薄狠毒就像一根根长在身上的毒刺,刺伤了别人,自己还在那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正义,没恶意,是直率真性情的表现。
  
民间有一句话:“你说什么样的话,你就是什么样的人。”我说的是他们走向像鸭子就是鸭子。我是很认同的,你是个心地狭隘恶毒的人嘴巴里才会说出伤人的话,你是个擅于嫉妒的人,你就会说出嫉妒心态的话,你是个虚荣的人你说的就是得不到而说的虚荣的话。你觉得别人都不如你,你觉得别人没有你漂亮,或者你潜意识觉得别人比你强太多心有不甘,你就会说出刻薄不留余地的话来攻击别人。
当你说的每句话都是刻薄的,那么你就是一个刻薄的人。那么说这番话的时候你心底一定就是龌蹉的,就是个随时友尽,会被众人会划进黑名单不受欢迎的女人。现在我们大呼。这些昧着良心的人,知道众叛亲离,孤家寡人吗?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05
2016621 下午4:17 <[url=]Wen-he_Lu@ohionational.com[/url]>写道:
There should be no question about the freedom of speech here.  No one here has tried to stop anyone else from speaking out, at least not on the surface.  However bad language is a common place here.  This is most unfortunate for the Chinese community where the bad language appears to have had an upper hand whenever an argument is coming to a stalemate.  This reminds me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hen name calling could go on without being punished.    As Xiong Yan said we can see bad language on both sides.  So please try to constrain ones language and make arguments for the arguments sake.  Bad language does not make your side stronger, but weaker.

The Chinese race is down grading fast since the communists took over China.  This debate on <Black Hole of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reflects upon the Chinese race more so than the topic itself.

This book <Black Hole of the Democratic Movement> is now controvercial.  It is my opinion that solution ought to be sought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Democratic Front.  It is the absence of the will of Fei Liangyong to follow a procedure of investigation that makes this public attack a farce of the Democratic front.  Shame is on Fei Liangyong as one who pursues a public smearing campaign against one of his fellow workers in the same organization which both belong.  

I have received information from the other side denying all the accusations.  The Democratic Front as an organization ought to put the acts together and launch a fair investigation with strict and transparent procedures and submit it to its own congress to accept or reject.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08
“盛雪这个海外民运颇具典型意义的腐败堕落的实例,形成海外民运群体内一种政治文化现象,或称“盛雪现象”。盛雪这个人,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前北京胡同“飞女”,前多伦多按摩院小姐,借助谎言和色相起家,走进民运,走着一条海外民运群体逐渐衰败相反的道路,她在海外民运中经营二十几年,靠谎言和色相结党营私,发迹于海外民运,如今自诩为“海外民运的领军人物”。盛雪既无私德更无公德,代表着海外民运群体中的污浊势力,是败坏海外民运的败类。我们把这些年对盛雪滥权贪腐问题的质疑和揭露文章,集结成书《民运黑洞》,其中作者多为当事人,文章均是事实真相。为的是在海内外民主团队中正人心,涤污浊。孔子撰春秋,乱臣贼子惧。《民运黑洞》一定会在中国民运史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占有一席之地”。

指控者:


卞和祥  中共共产政权的政治反對派,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执行委員,美国守护者同盟主席,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现住美国纽约。
  
陈毅然, “六四”亲历者。 1999年移民加拿大。2003年开始成为多伦多民阵的义工,曾任多伦多民阵“十元捐助计划”的理事及财务负责人6年。现居加拿大。
  
费良勇,毕业于清华大学核反应堆工程系。1987年到慕尼黑理工大学学习, 曾先后担任过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理事等职, 2003年至2012年连续四届担任民阵总部主席。2006年,费良勇发起成立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担任理事长至今。现居德国。
  
韩文光,1990年参加民阵,是最早的多伦多民阵理事,现在是多伦多民阵监事会监事。现住加拿大多伦多。
  
鲁德成,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天安门三勇士之一。在1989年“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他向天安门毛泽东画像投掷鸡蛋,挑战极权统治,被以反革命罪判处十六年徒刑。获释后,于2006年初,被加拿大政府从泰国营救至加拿大,现定居加拿大。
  
刘劭夫,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78年参加中国民主运动并创办地下刊物《民主之声》,1991年7月到加拿大后成为海外民运组织的重要成员,2012年11月起担任民阵总部发言人。现居加拿大。
  
刘晓东,独立作家,异议人士,笔名三妹,《乱世迷途》一书的作者,撰写抨击极权制度文章两百多篇,被中共列入黑名单。现居美国芝加哥。
  
彭小明,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曾为上海文艺出版社编辑,后到波恩大学进修文化人类学,长期担任欧华导报编辑,此报是欧洲唯一直接对抗国内新闻封锁的留学生报刊。1990年参加民阵,现任民阵总部副主席。现居德国。
萧宏,笔名小平头,自由撰稿人兼文革研究者。不懈的真相追索者。现居丹麦。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11
张健: 写公开信,那个公开信我十分在意苏君砚和鲁德成我这个两位朋友的意见,明显,有人在利用他们和盛雪的误会在挑拨他们和盛雪的关系。
        盛雪苏君砚的五百块钱捐给了杨建立的公民力量活动,无非是盛雪找建立要一张欠条。黑洞邪教徒造谣加拿大的十美元援助都是捐给鲁德成,陈毅然在鲁德成之间挑拨离间,你们都是什么东西。

         你们再叫苏君砚和鲁德诚发一个公开性,我看看。他们的道德和人品怎么叫你们这群垃圾给玷污呢。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22
中共告密造谣文化----刘三妹在加拿大前政要和人权组织面前碰一鼻子灰实录
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君子坦荡荡,小人长窃窃。君子的行为都是真名实姓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且是每每是当面表达。另外就是绝对是就事情论事情,表达观点之后,就结束。不会进行长期的造谣污蔑,诛心之论,主观臆测。这就是德行。但是我们看见黑洞邪教徒们就不是如此。他们可以长篇造谣,甚至携程电子书,无耻无底线的攻击一个人。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和法律的证据支撑。就是一味的造谣,传谣,只要使用网络大字报,看的人多了,传播多了,就可以达到造谣效果。同样,我们看见一些中国民运圈子和反对派圈子的朋友,就是明明知道事情的缘由和骨子里反对那些卑鄙行为,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可以理解他们的明哲保身,事不关己但是面对这些造谣者,对民主运动的长期戕害者,沉默就是与恶者同谋。
中国文化的另外一部分就是党文化和封建文化的糟粕的结合体当黑洞邪教徒被攻击和揭穿的时候,他们所采取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被陆文禾先生鼎力护卫不是五毛的刘三妹和陈毅然就是党文化,告密文化的杰出代表。中广新闻杨先生是独立的新闻人。切实反共的义士。正在推进中国来台政治庇护者的庇护权问题。他采访前澳洲中国使馆官员陈用林先生,指出黑洞邪教的问题,这些人不尊重新闻采访的自由性,对杨先生口诛笔伐,密告上级领导,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新闻媒体采访也是自由的。黑洞邪教徒自己也是自称读者不愿意担当任何责任,也不愿意展开一场面对面的辩论。于是最后碰了一鼻子灰,自由中国民国媒体不搭理你们黑洞邪教徒。所以你们只要抹黑这些媒体。于是法轮功新唐人等媒体你们也抹黑了,其他所有的媒体你们也抹黑了。最后原来你们是黑洞邪教徒的黑。
这里还有一个无耻之徒就是刘三妹,长期写造谣诬告盛雪信给加拿大的前政要和一些人权团体的负责人。这些绅士们开始忍耐,最后直接了当表达这个黑洞邪教徒刘三妹的看法。陆文禾说刘三妹陈毅然出生共匪家庭,有一种共匪的欺霸之气。我看不是,他们就是中国及其无耻的告密文化的典范,也是中国社会底层长舌妇的恶习。再清楚不过就是加拿大的检察官和绅士们的斩钉截铁,她们就是五毛狗。走路像五毛狗,说话像五毛狗,旺旺写字说叫像五毛狗,就是五毛狗。
但是我深深的感受到,黑洞邪教徒是何等的无耻。而且无耻到家了。下面就是我们认真翻译的加拿大政治人物大衛·喬高 ,加拿大前參議員,加拿大國會西藏之友會主席康錫里奧·迪尼諾,加拿大大赦國際原多倫多分部中國觀察員,加拿大中國人權網絡聯盟主席邁克·克里格,给黑洞邪教无耻大师刘晓东女士的回信。直截了当的痛斥他们和她们的造谣污蔑。希望这个黑洞邪教徒自己自娱自乐。
诸位从半老徐娘造谣黑天使刘晓东,陈卫珍,克里斯蒂娜,朱瑞,陈毅然等的如下图片你看到文革余孽和封建衣钵的味道吗。后面附图
希望陆文禾和老封兄看看翻译的如何。而刘晓东早看见了,这是他穷凶极恶的愿意。
  
第一部分
加拿大政治人物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1941-),前皇家檢察官,曾出任內閣成員(1997-2002負責拉丁美洲與非洲事務、2002-03負責亞太事務的國務部長)、七屆眾議院議員,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二〇一六年四月二日劉曉東女士的回信:
劉女士,我完全同意克里格和迪尼諾兩位先生在給你的回信中所說的。大衛·喬高
另外,下面鏈接的我在歐洲的講話,可能對你的想法有幫助。
原文:
April 2 2016
Ms. Liu, I concur fully with what Messieus Craig and Con DiNino have said in reply to your letter. David Kilgour
PS- The linked talk from Europe might be of help to your thinking:
第二部分
加拿大前參議員,加拿大國會西藏之友會主席康錫里奧·迪尼諾(Consiglio Di Nino)致劉曉東女士的回信:
對於邁克爾·克雷格的言論,我感到高興並強烈贊同。劉曉東,你是一塊癌瘤和一名懦夫。我也懇請您出示您的不光彩的指控的證據,否則就閉嘴!康錫里奧·迪尼諾
原文:
I happily and strongly associate myself with Michael Craig's remarks. Diane Liu you are a cancer and a coward. I too urge you to present proof of your disgraceful accusations, otherwise shut up!!! Ciao, Con
The Hon. Consiglio Di Nino
第三部分
加拿大大赦國際原多倫多分部中國觀察員,加拿大中國人權網絡聯盟主席邁克·克里格(Michael Craig)給劉曉東女士的回信:
親愛的劉女士,
你對盛雪和她的支持者長時間的謾罵,你發給大衛·喬高的郵件被轉發給我。既然你在幾個方面攻擊我,我想我應該作出回應。不過,我沒有無限的時間和資源,因此,相信我,我的意見不會長到,像你的十一頁的胡言亂語。
首先,讓我清楚,我絕對不接受你指控的盛雪做“假發票,移民欺詐,捐贈和挪用公款罪。”你不提出一絲證據,而且永遠不會有證據來證實這些謊言。如果有任何事實支持你的野蠻的指控,我認為你和你的中國老闆早就會公佈相關的財務記錄和證詞。我邀請你來多倫多以所有你能收集到的證據,來挑戰我的堅定信念:盛雪是你的謊言惡意的受害者,而不是詐騙犯。
當然,你也知道,本加拿大FDC對其財務記錄進行了極為詳盡調查,並在2014年9月得出這樣的結論:在她與難民署打交道的過程中,“沒有貪贖的跡象”,“沒有證據證明有不端行為”。你忽略真相並傳播謊言。
劉女士,我覺得你是一個中國的間諜,而不是一個如你所說的“持不同政見的自由撰稿人和民主運動活動家”。我的這個結論是基於,你持續攻擊盛雪和其他批評中國鎮壓人權的民主活動人士,多年來的事實證明了這一結論。在我看來,非常明顯的是,2008年發表《零八憲章 ——中國政治變革的藍圖》的劉曉波被逮捕後不久,在他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之前,你就領頭攻擊劉曉波。你現在又覺得劉曉波如何?
我不能完全確證你和中國政府從事抹黑盛雪運動的高度組織化和資源充分性,但我們確知,媒體也報導,這樣的戰術是中國共產黨武庫的一部分。 (你一定讀到,近幾個月來,中國在香港和泰國非法抓捕持不同政見者去中國,並騷擾海外活動家在中國的親屬)。以絕對數量超過1000個互聯網和200篇以上的文章,高度組織化地抹黑盛雪,毫無顧忌地進行下流非法的性騷擾,都點明了一個擁有無限資源,缺乏道德界限的,像中國政府間諜網一樣的組織。
我問自己,如果你成功地邊緣化了中國最成功的批評者之一,誰將受益?答案顯然是你的雇主——中國政府。如果你是真的關心盛雪有問題的行為,你為什麼不提供具體而確鑿的證據,而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你的未經證實的指控?你為什麼如此痴迷地公開摧毀盛雪的聲譽,而不參加FDC會議來證明她是一個罪犯?答案當然是:公開攻擊就是一切,就是你的工作,你沒有任何證據。
總之,劉女士,你是一個假冒和欺詐的騙子。我想趕走你這只嘈雜的黃蜂;但遺憾的是,你們更像一群想活活將我吞食掉的黃蜂。幸運的是,我作為一個尊重法制的自由社會中的加拿大人,我對黃蜂免疫。所以,繼續嗡嗡叫,以確保你骯髒的工作而被授以高薪;放心吧,儘管你竭盡努力地工作,中國人權和民主運動是不會消失。
真誠的,邁克爾·克雷格
原文:
Dear Ms. Liu,
Your lengthy diatribe against Sheng Xue and her supporters that you sent to David Kilgour was forwarded to me.  Given that you attack me in several ways, I thought I should respond.  However, I don't have unlimited hours and resources so, trust me, my comments will not amount, like yours, to eleven pages of drivel.
First, let me be clear that I utterly reject your allegations that Sheng Xue is responsible for "false invoices, immigration fraud, embezzlement of donations and funds."  You do not present one shred of evidence, and never have, to substantiate these lies.  If there is any truth whatsoever to your wild claims, I should think that you and your Chinese handlers would have long since presented relevant financial records and sworn affidavits.  I invite you to come to Toronto with all the evidence you can muster to challenge my firm belief that Sheng Xue is a victim of your malicious lies, not a perpetrator of fraud.
You are well aware, of course, that FDC Canada conducted an exhaustive examination of its financial records and concluded, in September 2014, that there is “no indication of embezzlement”, and “no evidence to support misconduct” in her dealings with the Refugee Board.  You ignore the truth and promulgate lies.
Ms. Liu, I think you are a Chinese spy, not a "dissident freelance writer and pro-democratic activist" as you contend.  I base this conclusion on the fact that you have been attacking Sheng Xue and othe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ivists, critics of Chinese repression, for many years.  It is very significant, to my mind, that you lead an attack on Liu Xiaobo shortly after he was arrested in 2008, for publishing "Charter 08 - A Blueprint for Fundamental Political Change in China", and before he was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What do you think of Liu Xiaobo now?
I cannot conclusively prove that you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re engaged in a highly organized, fully resourced campaign to discredit Sheng Xue, but we do know, the media reports, that such tactics are part of the arsenal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You must have read in recent months of the illegal arrests and deportations to China of dissidents from Hong Kong and Thailand, and the harassment of overseas activists' families in China.)  The sheer volume – over 1,000 internet posts and 200+ articles – of the highly organized effort to discredit Sheng Xue, and the willingness to stoop to illegal sexual harassment, point to an organization lik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py network that has unlimited resources and lacks moral boundaries.
I ask myself who benefits if you successfully marginalize one of China's most successful critics, and the obvious answer is your employe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f you were honestly concerned about questionable behaviour from Sheng Xue, why wouldn't you present detailed, conclusive evidence rather than repeat, over and over, your unsubstantiated claims?  Why go public obsessively in an effort to destroy Sheng Xue's reputation, rather than attend meetings of FDC to prove that she is a criminal?  The answer, of course, is that the public attack is the whole point, it's your job, and you don't have any evidence.
So Ms. Liu, in short you are a liar, a fake and a fraud. I would like to swat you like a noisy wasp but, sadly, you are more like a swarm of wasps that wants to eat me alive. Luckily for me, as a Canadian in a free society that respects the rule of law, I am immune to wasps. So continue to buzz, make sure you are well paid for your dirty work, and rest assured, despite your hard work the Chinese rights and democracy movement will not go away.
Sincerely,
Michael Craig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37
海外民运圈还有没有是非对错?
陈毅然
当前海外民运圈全部静悄悄,只听到诬赖张健歇斯底里的谩骂叫嚣。他满嘴脏话、满纸谎言,忙不迭地维护大骗子盛雪,为其站台。

这一年多来对盛雪问题的揭露和谴责,连从来不认识我们的基督徒姐妹陈卫珍、克里斯蒂娜都能够站出来为真相和正义说话,可民运圈内有一定公信力的人士,却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主持公道。他们表现出反常的沉默,听凭张健这个流氓诬赖谩骂污蔑基督徒陈卫珍女士,不要说应有的维护正义的勇气,就是一个男人应有的骑士精神他们都没有!

几个月来,张健恶毒低下的污言秽语,对无辜旁观者和读者的侮辱,尤其对基督教姐妹的谩骂和伤害,早已经超出一个正常人的底线。他究竟帮谁的忙?他为什么这么猖狂?他以为帮着自称民运领军人物的骗子盛雪,自己就能升级为领军人物?真是傻子做梦,自我陶醉。明白人心中都有数,流氓就是流氓,骗子就是骗子,怎么包装也改变不了本质。
盛雪和张健都是靠谎言起家,靠欺骗上位。只有在糊涂人、老实人、明哲保身的人、甚至是投机人太多的群体里,骗子才能得逞。他们为所欲为、呼风唤雨,几个人就能把海外民运搞得乌烟瘴气、臭气熏天。现在张健的丑恶表演还在继续给海外民运添臭名,添骂名,这也是你们圈内人沉默纵容的结果。
你们以为,我陈毅然以及《民运黑洞》的其他撰稿人,是为了和盛雪张健等骗子诬赖打群架吗?你们以为我们就是要跟你吵地搞内斗或者外斗吗?错了!我们都是知道真相的普通百姓,是实在看不下去盛雪的倒行逆施的行径,才站出来。我们是掌握真相的一方。
我和陈卫珍等姐妹,包括三妹刘晓东女士和作家朱瑞女士,我们都不是民运圈的人。我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完全没有兴趣吃民运饭,但却是长年支持民运,出钱出力。我们都正直、善良,能够辩清是非对错,又都是眼中揉不进沙子的有正义感的女性,还是真正的盛雪的受害者。
我曾经为多伦多民阵做义工,尽心尽力地帮他们,这一点多伦多人都看得清楚,盛雪在与我翻脸前也是在大会小会上不断地表扬我,多伦多的人都可以作证。后来我看到多伦多财务上的漏洞,因捐款人索要收据而被盛雪拒绝提供,并在半年后因为盛雪不记得该捐款人当时捐款,因而得罪了捐款人。这件事明明白白是盛雪错了,道个歉纠正一下也就过去了,我当时提意见完全是为着民阵好,虽然我不是民阵成员,可我一直在维护这个海外民运组织的形象。没想到我却因此得罪了颐指气使蛮横无理的盛雪。
其实在这之前,盛雪已对我多次出言不逊,找茬打击我,多伦多的朋友也都知道,但他们劝我让着她。虽然我没做错什么事,但我还是忍让包容了盛雪,并继续帮她妈帮她家做了很多事,换了别人是不会继续这么为她再做事情的,我今天站出来质疑盛雪有头脑的人应该懂得绝不是个人恩怨。
  本来我想退出他们的圈就行了,不跟她一般见识。但我没想到,盛雪竟这么歹毒,把我打成特务不说,还组织人开会坐实我是特务。她不但没有一点感恩之心,一言不合就全力把对方打成特务。她既不会做人、也不会做事,整天装腔作势地做民运秀。这样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污滥女人,只靠喊民运高调,能有什么感召力?!
她是个低能愚蠢的女人,一直自以为了不起,以为想搞谁就搞谁,想打压谁就打谁,自以为谁也不能把她怎样。压加上她又被海外民运圈里的几个所谓名人捧得忘乎所以,变得更低能和愚蠢,她却低估了我。我最恨那类公器私用、损公肥私、造假欺骗的人,对原则问题我决不让步,对是非对错非常认真。
盛雪自201210月当上民阵主席以后,不可一世,她身上的歪风邪气给海外民运带来很负面的影响。我的性格使我绝不会袖手旁观,否则我自己也不配当个好人。这样我才公开站出来质疑、揭露盛雪,扒开她让读者看看,这样一个整天高喊民运高调的人,实际上是个招摇撞骗,拿民运作秀,干尽坏事的骗子。
  几天前,张健发帖叫喊多伦多财务清清楚楚,那我只好再重复说一遍,多伦多有个叫罗乐的人,他是盛雪的秘书长,对盛雪唯命是从,张健也熟悉他。这个罗乐为了给盛雪漂白,成立了调查小组,是为了调查我,但终于查了一回多伦多民阵账目,这也是20几年唯一的一次查账和公布。最终罗乐也不得不公布点儿真实的调查结果:有人报销了彩票和不应报的饭费。这可是盛雪的秘书长自己亲自调查公布的结果,张健你怎么睁眼说瞎话?这事我已说过多次了,这样的丑闻在全球民阵中可能也就只有多伦多一家。民阵的钱是来自群众捐款,是用来办正经事的,今天买彩票,明天还说不定买什么更荒唐的东西呢!人们不禁会问,盛雪这样的民阵主席是怎么当的?买彩票只是他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我们还揭出了大量事实。海外民运圈子并不大,这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但我们质疑人抹黑不了民运,只有盛雪的黑才能抹黑民运。
民运人士的沉默,是不是以为不说话,就是哪头都不沾,就表明你们维护了海外民运没有内斗的团结形象?就表明海外民运这些人团结得很好?这只能是自欺欺人吧!
那么像盛雪、张健、等这样一些道德败坏、素质低下、没有文化的恶俗之人,如何会有市场呢?我总结出如下几点:
1 海外民运圈,本身就正气不足。
当年89六四运动中冒出的名人,已没有几人还关心中国未来的宪政民主和自由人权,早就变成追名逐利吃民运饭的一群利益人。有些人成立什么民主党派,办假难民往自己腰包里捞钱,这样 的机构、党派目前在海外民运中不在少数,他们自己就不干净,他们有什么正气能够理直气壮地站出来批评盛雪?
直到现在,这些人表面上还在装模作样地在那里写些反共的官样文章,其实很多是作秀骗人,他们已经没有公信力。他们以为89六四的光环会照耀他们一辈子,六四人血馒头吃不完,殊不知,民众看得一清二楚,在当今网络时代,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就被曝光。我奉劝你们不如尽快改邪归正,找个正经事干,也对自己的后半生有个干净的交代。
2,海外民运圈里,混进不少投机分子、假民主人士,以及只想捞好处的唯利是图的痞子和小人。
这些人的素质就在那摆着,除了混吃混喝,浑水摸鱼,从不干好事和正经事。上面说了,一个老鼠屎就能坏一锅汤,更不要说民运圈内早就聚着一堆老鼠了,像盛雪、张健、张晓刚之流就是这堆老鼠的典型代表,他们现在依然还在招摇撞骗,吆五喝六,是因为民运圈中还有糊涂人看不清这堆老鼠的欺骗性,或者想维护民运利益圈。海外民运利益圈会随着盛雪的臭名远扬,也正在成正比例地降低形象,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3 海外民运圈里,敢说真话、是非分明的人少,见风使舵、明哲保身的滑头多。
这样的滑头是不适合搞民主运动的,他们谁也不得罪,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敢讲真话。那进民运干什么?还不是作秀?这种胆怯、不得罪人的滑头行为只能令人看不起。你们连身边的坏人坏事都不敢反,还敢反共?纯属自欺欺人!
有人保持沉默不说,还掖着藏着骗子造假的真相,不敢拿出来公布。这种首鼠两端的行为伤害的不仅是无辜的人,也伤害自己,这种人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真正的快乐。所以我希望民运圈的勇士们、男人们,别让女士们小瞧了你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该亮剑时就亮剑。你们应该像真正的骑士一样保护受迫害的陈卫珍。张健欺负污蔑正直的陈卫珍,你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还是大男人吗?
陈卫珍女士是个多善良、多透明、多正直的好人,张健实在找不出攻击她的理由,就下三滥地往陈卫珍以前国内的教会去散布谣言,使教会不明真相的朋友以为她在国外干了什么坏事。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士就因为说了真话,就被这个流氓诬赖到处泼污抹黑,搞得无法正常生活,张健这是干的什么下三滥勾当?
前几天,我实在气愤不过,写信提醒正义的民运人士,你们应该发出正义声音制止这个无理性的流氓。有人回答我:张健是成年人,他应自己负责。那么请问:89六四中国当局对学生和市民的镇压、对民主人士的政治迫害、打压正当的维权者,强拆民房,哪件事不是成年人干的?这句话不是理由,是找借口推脱责任。也不公正。正因为正义声音不够,流氓张健才愈发肆无忌惮。民运圈的沉默就是变相给这个坏人撑腰,没人撑腰他敢这样吗?谁会把这种流氓当六四英雄?那晚我们迎着子弹往前走,随时可能被打死却没人后退,比起这些北京市民,张健又算得了什么?那些与他称兄道弟的人,难道没看到他如何对陈卫珍犯浑耍流氓吗?你们出面,他会不收敛吗?你们整天搞民主的人,什么才是你们认为该管的?
4,海外民运圈中肯定有特务。谁的嫌疑最大,要让事实说话,而不是整天乱喊瞎抓,更不是盛雪那种为保护自己随便攻击别人是特务的行径,这可能恰恰就是她想掩盖和转移自己某些真实身份的表现。已有认识盛雪的人,证明盛雪曾回过北京,但盛雪却极度回避否认自己回过国,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调查。刘劭夫先生提过的众多事实疑点我就不再重复,大家自己去查他的有关文章。
  
有人告诉我,看一个人是否有特务嫌疑,还有一个重要的辨别方法,就是看她是否有钱?怎么花钱?盛雪夫妻二人都无工作,受贿的房子出租也只够养房子本身,无钱可赚。这栋房子不是我说的,是盛雪的老公告诉我,胖子送的,胖子是盛雪经办的富二代假难民,她造假之事已在加拿大移民部立案。她家的地下室早已无难民租用,但盛雪从不缺钱。澳洲、美国,台湾到处飞,几个月就去了两趟香港、最近又去了两趟台湾。频繁外出,说走就走,而有人反映盛雪在外开会时,购物像个大款,她的钱从哪里来?不少人有疑问。
多伦多民运老人韩文光老先生,靠不多的养老金生活,每月1000多元养老金,每次外出开会都要向人借钱买机票,回来要省吃俭用几个月还人钱。在美国开会时,因晚餐自费,他后来竟不吃晚饭,早早睡觉,以免饥饿难耐。如果谁说韩老的身份可疑,会有人相信吗?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插几句,韩老讲的:去年民拉斯维加斯会。一天晚上,盛雪告诉所有开会的人每人交45美元,到一个饭店参加熊焱欢迎会。韩老平时节俭,一顿饭出这么多钱也真有点不舍,但还是去交了钱。但领了份饭后,他只是随便地跟收钱的负责人说了句“我现在还不饿,还不大想吃呢”,结果那位负责人就说:“那你把你的饭给盛雪吃吧,大家都交了钱,只有盛雪没交钱。”结果本来就经济困难的老人只好将自己的饭送给了盛雪,而盛雪白吃了韩文光老人的饭,连声谢也没有。其实谁也没给盛雪不交钱白吃饭的权力,只是她人品恶劣脸皮又厚而已。
而这次会议是熊炎给香港六哥的受洗会,在这之前,盛雪并没讲这是什么会议。结果让有些到会的人感觉心里不平衡。盛雪事先不说清楚就让民运人士参加宗教活动,特别是受洗这样严肃的事,基督教本身是不会强迫任何人参加的,而民运组织更不该绑架、干涉民运人士的自由选择。
几天前,多伦多的罗乐、应宏善,又给韩文光老先生打电话,质问韩老为什么要在给杨宪宏的声明上签字?这种对韩老的无端质问和骚扰已发生过几次了。请问,谁给你们权力禁止韩文光先生自由发声?你们是自作主张还是受她人之命来质问韩老的?你们这种行为是一个民主组织该有的行为吗?
香港有些混进民运圈的大陆背景的人,确实身份可疑,有人证明,他们自己就曾对人公开承认过从中共统战机构拿钱。可盛雪亲自进入香港把这些可疑的人招罗进民阵,并成立民阵香港分部。盛雪这个行为难道不可疑吗?
民运人,六四人,请你们清醒一下吧。现在已有很多民运圈外的人都在问,为什么这个圈子里没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这太不正常了!民运圈中应该有人出来坚持原则为事实真相说话! 大家不会因为你们的光荣过去,而原谅你们现在的过错,也不会理解你们现在的沉默。张健、盛雪、张小刚之流早已经成为海外民运的负资产,是海外民运史上最丑陋的一页。而盛雪至今依然还在招摇撞骗,你们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在此声明,我没有要跟任何人过不去的意思,只对事不对人,如果得罪个别民运名人,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为了避免更多的无辜者如陈卫珍那样受到民运骗子流氓的打压、诽谤和威胁,我为此呼吁正义人士拿出勇气、尽快站出来为真相讲话。
陈毅然
2016-06-18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39
张健:        熊焱,你没有仔细看全部的内容,我对他们现在是客气,和客气,他们这是需要感谢主,如果他们是信仰基督,如果我不是基督徒,我再联合一点国内外网络自由战士,他们会更加臭名卓著,把他们家祖坟都要挖出青烟。                  克里斯蒂娜说我应该被一枪毙掉,省得危害国家。陈卫珍说六四烛光在大风中吹灭。这些没有人性的-----一下省略一万字谩骂。

                  熊焱这些人的无耻超过你的想象。所以你就忙着你的军队事物吧。不必在多说了。


From: [url=]yan.xi...@mail.mil[/url]
To: [url=]loveje...@gmail.com[/url]
CC: [url=]hexian...@yahoo.com[/url]; [url=]zhongguol...@gmail.com[/url]; [url=]u4m...@hotmail.com[/url]; [url=]iamyu...@googlegroups.com[/url]; z
Subject: Re: [Non-DoD Source] Re: 刘晓东等黑洞邪教徒是中国自由民运运动的癌瘤
Date: Tue, 21 Jun 2016 14:19:46 +0000

如果我写了上文 是有必要说张健!

张健 我熊焱认为 你那样说克里斯蒂及陈伟珍是很不对的 尤其语言不适当。看在我们们的份上 你道个歉 好不好。
说起来我和张健从未谋个面。不过看在从德的面子上 能否听我一严。
我一点睡 3:45醒。六点要去被迫跑十公里。
52岁了   你们停一停吧

说一句给克里斯蒂: 你也缓和一下。

熊焱 半夜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48
rom: [url=]estherc...@gmail.com[/url]
Date: Sat, 18 Jun 2016 19:23:13 -0400
Subject: 请各位民主精英们出来主持公道,解决问题,让这个邮件混战能够停下来吧。我们局外人肯定就要退出去了。
To: [url=]uphold-...@fdc64.de[/url]; [url=]fdca...@fdc64.de[/url]

谢谢熊焱牧师的发言。克里斯蒂娜她就完全是一个局外人。她对这里面的人和事一点都不了解,民运圈子也从来没有关注过。是我推荐她阅读《民运黑洞》,她这个人的性格干脆,眼睛里揉不下一颗沙子,她看了后就说这么罪恶的事情不制止怎么行?于是就改变先前的态度,全力支持我在这里为了真相和正义而发声。现在看起来,这个过程确实也让一些朋友们受困扰,这让我刚才突然产生了是否继续写的动摇和疑惑。可是还有能什么更好的办法揭露邪恶、维护真相并伸张正义呢?大家是否可以讨论一下?

熊焱牧师,您也是民运圈内的名人,我建议您是否可以把一些有公信力的民运名人们组织一下,开一个什么会议,或者做一个联合声明,在盛雪问题上表表态吧!真的需要有这么一个表态的,既然这个事情已经弄成了一件影响范围很大的公众事件。主要是,连台湾广播电台都卷进来了,我个人认为,海外民运圈子一定需要有一个处理的吧?!!

你们里面圈内的人妥善处理了,那么我们几个跟这个圈子毫不相干的姐妹就肯定退出去了。熊焱牧师您知道,我是百分百的读者和旁观者,而且我也是百分百被抹黑被中伤被造谣的。我真的是抱着一股单纯的热情和牺牲精神,仿佛是为义受逼迫的激情被调动起来一样。我好多次祷告,都想让自己退出去,因为我目前就没有想清楚要来搞民主政治。这个就还不是我的目标。可是每次怎么感觉自己心里还有话没说话。怎么办?各位民主精英们,求求你们,出面解决一下问题好吗?在这个问题上,你们肯定看得很清楚。否则就让我们这几个局外的女孩子,都在这里苦战,真的是太不像样了。我们的做法也许不完全,但是我们的动机是纯正而清白的。就凭这一点,你们都一直沉默着,怎么说得过去呢? 你们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热情和勇气在哪里?怎么今天面对着身边的是非对错,却连表态和谴责的勇气和动力都没有了呢?中国未来的宪政民主事业,可还是需要各位去努力争取去奋力缔造的啊!

我所知道的还有好几个民主人士,像徐文立老师,魏京生先生,封丛德博士,杨建利博士,徐水良先生等等,你们能不能一起出面解决一下这个问题,让这个混战尽快停下来?你们真的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的。更不能嘲笑我们几个局外姐妹的参与。我们真的是看见这里面的事情太不像样了,是奋不顾身来主持公道的。我们承认我们很卑微,很愚昧,很无知,有很多的问题,可是不管怎么说,当我们这样不配的人竟然在这里竭力为真相和正义而发声,这本身就是你们的惭愧了!你们说呢?

谢谢你们!

上帝祝福大家!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57
张健:   民运黑洞和加拿大造谣的幕后黑手终于出来了,包括陈毅然的,甚至陈卫珍的一些消息的提供,基本都是你们这些人。而你刘邵夫是幕后的总写手。你这个被上海国安一手操纵的共产邪教政权的老狗终于自己跳出来了,但是我告诉你,你和民阵内奸一起玩的把戏没有成功。
            关于文字的功力。你和过去熟悉我的那几个,几乎都判断失误,我一个人可以挑你们所有的。

            这种针对五毛狗的攻击我练了十几年了,我在网络演讲的功力那更加超越。我们的语音视频房间可以干掉多少土共的五毛。

            我主编的巴黎华文报纸干掉所有的共匪媒体。不只是我写的每周的评论张健视屏和我负责的几个主要版面。还有做人的德行,在华人街的德行。

            所以无论民阵内奸和还是黑洞邪教徒们,你们看错眼了。我还没有调动我的网络力量围剿,那是最后的时候,叫你们民阵内奸和黑洞邪教徒在所有的地方成全你们臭名昭著,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而你刘邵夫。面临加拿大的审查吧,五毛老狗。

            当然盛雪也要为此负责,养了十年的一只狗。自己明明知道此人来往中国,还用这样的狗看家护院。最后发现这只狗的问题。把资料给了民阵高层大家传阅,也完了。因为疯狗乱咬人了。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09:58
张健丧心病狂的抹黑陈卫珍等几位基督姐妹,怵目惊心,人神共愤。我认为,张健只是盛雪放出来的一条咬人的疯狗,他的主子就是盛雪。对揭露她的人污名化,盛雪用这个办法来转移视线,转移目标,暴露出这个政治骗子的卑劣人格。张健的表演再一次让人们看清了盛雪的面目。张健如此没有底线的暴力和污秽语言,撕去了盛雪团伙的画皮,让人们看清了盛雪团伙究竟是一些什么人。张健的文字不都是张建所写,此人的文字能力不能这么快的写出这些文字。因此,我们不要回应张健,他的辱骂应该算在盛雪身上。
盛雪在人们的质疑和揭露之下,已经臭名昭著,她在海外这个群体还能欺骗谁?只要这个民运妖孽继续作恶,民运的组织建设道路需要继续走下去。我相信,随着盛雪的真面目逐渐为人所认识,这个女人的政治行骗就会没有市场。
公道自在人心,抹黑陈卫珍,反而凸显出这位基督徒的圣洁。许多朋友通过电话和邮件,表达了对陈女士的尊敬和支持。陈卫珍女士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通过阅读,秉持一颗正直之心,秉持基督徒的仁慈和大爱,仗义执言,高尚的人格值得我们尊敬和佩服,使我对人性还不至于绝望。所以感谢陈文珍女士!
刘劭夫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00
2016-06-17 20:30:17,"朱瑞" <[url=]reaz...@gmail.com[/url]> 写道:




张健所以发疯地编造关于陈卫珍女士的各种“隐私”,我个人认为,是因为陈卫珍女士谴责了盛雪这位民运公众人物的堕落和糜烂。

我是有过与陈卫珍女士相似的经历的。那是几年前,在“共舞台”上,因为我说了一句要曝光盛雪的文字,就一下子冒出了众多马甲,如“陆毛”“小平兴”“海派纪委书记”“好了歌”“棒子面”“鸡皮疙瘩”等等,说我“没有写过任何涉藏作品”,“从来就不是作家”,“嫉妒盛雪”,“靠盛雪炒作自己”等等,当时,他们把能找到的屎盆子,都扣到了我的头上。

盛雪这位民运公众人物,对于批评她的人,一惯采取这种造谣泼污等方式,蹂躏其尊严,以达到绞杀的目的,而不是对那些被揭露出来的事实,做出解释。现在,盛雪又升级为对作为旁观者和读者的陈卫珍女士不择手段地祸害了,祸害得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最近,我一直在读陈卫珍女士的文字,那严谨的逻辑,那字句之间流露的正气,都展现了一位知识女性的良善和良知,还有那被信仰托举着的清洁而内含丰满的美丽灵魂。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位女子的尊严,却被张健公开地、触目惊心地蹂躏!


建议陈卫珍女士不要再回复张健的任何信件,因为张健不过是一条被放出的疯狗,我们对准的,应该是这条狗的主人。


总之,在这个民运圈里,说心里话、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望陈卫珍女士多保重。。


朱瑞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02
2016年06月17日 09:18,[url=]张健[/url] 写道:





                                陈卫珍女士,我本来从不愿意谈及别人的隐私。但是当你和一些黑洞邪教徒,对圣血女士恶毒攻击其是淫妇,撒谎成性的时候。甚至对她的去世的母亲进行侮辱,甚至编造继父如何又如何,你还冷静的帮助进行心理分析。我就在思索。你到底什么心肠的自称基督徒的姊妹。

                     我在多次以最温柔和和善的口气劝告你,而你继续越走越远,越演越烈的时候。我退出还往我和我的朋友发邮件攻击我。我知道了,我只有解剖一下您才可以,我得到你大批的资料,还有离了三次婚的廖怡然,还有更加变态的朱瑞,以及变态至极的刘某。怎么得到的,你说太对的了,中南海保密局。而且告诉你,今后民阵的内奸我也一个个的挖出来。


                     我在纰漏你的材料里面,我从来没有提及你和谁发生什么性关系。这是你们黑洞邪教徒最为关心的事情。我们掌握的就是你在信主前谈了多次恋爱,信主后也有,每次分手都是表面你踹掉你的男朋友。以及你之后认识一位有过家室背景的人士,实际是你的男朋友无法忍受你的自傲清高,矜持造作,自命不凡,嫉妒小肠,以及极端自私,不负责的品性和品行。


                     你有没有和谁发生什么关系根本不是在我描述的范围。只有黑洞邪教徒才会因为你是处女,那些没有把持住的就都是淫妇,因为你是处女,你就是圣洁,那些不是的就是淫妇。


                     六四纪念的时候你都说不要坐在表面,我这里也说是不是处女不能代表圣洁,你在哪里和谁同居不同居也不重要,而是心灵圣洁与之产生的行动圣洁与否最重要。


                     而你在守望教会的表现,我就不多说了,之前有写。你自己看。我到是希望守望教会的教牧师长指教一下我们。


                     关于克里斯蒂娜,她不只是一个北京人才交流中心数据库工作,在某外企的猎头公司工作,她掌握的不只是人才数据库。她还掌握北京乃至其他地区的家庭教会的数据库.这是她信誓旦旦的群发原因,而且她已经做了。在基督信仰的团队群体散发这些东西。黑洞邪教黑经,也是你的鼓励。而且她的确是作风非常的败坏。在人才信息中心是出名的。所谓信主之后表现大家看见了.


                     陈卫珍,你已经是黑洞邪教的一员。你的文章都在黑洞邪教书里面。所以不必要在宣誓加入黑洞邪教。


                     你现在所在的教会我也知道了,令我很痛心,你们的王牧师更是如此。因为你们竟然打着他的旗号作乱。什么王牧师看见张健写的什么文章如何,什么王牧师也号召教会集体学习黑洞邪教宝典。你们在造谣啊。


                      你们道听途说,子虚乌有的东西,看了看就攻击谩骂盛雪女士,我们严厉的回击几句,就被你们谩骂。我没有使用过这些凶狠的词汇,到底谁在谩骂。盛雪女士没有回击谩骂你一句。而我只有说这太无耻,比较中性、陈卫珍嚎叫道---你这种卑鄙无耻的痞子流氓,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中共的恶狗决一死战。我们一步步把这上万个邮件组全部发送《民运黑洞》。决不手软!!!太过分了!
                      我告诉你,匡扶正义,FDCA--NEWS,还有小平头的争鸣平台,还有任畹町的PARISNEWS这些都是造谣传谣的大的信息发布平台,这也是你发的邮箱,你早已经继续开始了,不是今天,在谷歌随处可以找到你的造谣传谣和写谣评谣的文字。


                     请你不要教导单身姊妹了,你那是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声音。还有被烧死那些少女们的对你这位贞节牌坊的控诉。


                     我唯一痛心,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守望教会站在做基督的见证。知道现在你没有认识到你在羞辱基督的名,守望教会和中国家庭教会的名。你信的是什么。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08
[url=]estherc...@gmail.com[/url]
Date: Thu, 16 Jun 2016 17:04:51 -0400
Subject: 张健!你以为用这种抹黑造谣的方式就能迫使我停笔吗?做梦!从今天开始,我陈卫珍正式加入督责和质疑的队伍,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决一死战!
To: [url=]uphold-...@fdc64.de[/url]; [url=]fdca...@fdc64.de[/url]

张健,对你的这种抹黑,小女子我早就已经有准备,只可惜你根本还不配对我进行污蔑。1,你的信用资源已经消耗殆尽,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这些造谣。2,要抹黑,也需要提前进行一些预备,在这个时候妄图爆发出这些造谣的猛料,来阻拦我继续发言,你就是白日做梦!3,我要让我原来教会的牧师和长老出面证明我的清白,轻而易举,只是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我陈卫珍这么多年守着教会规矩,清清白白,
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婚外恋,因为教会教导我们,:“婦 人 和 處 女 也 有 分 別 。 沒 有 出 嫁 的 , 是 為 主 的 事 罣 慮 , 要 身 體 、 靈 魂 都 聖 潔 ;”(歌林多前书:7:34)。我甚至连跟我信主后唯一的一个男朋友,即申请我来美国的费城律师,谈了四年恋爱,我们都没有同居。甚至2012年春天他去中国见我,我们一起到桂林阳朔去旅游,一个朋友开酒店,给我们提供了一套二居室的套间,我们都不在同一个套间住,就因为圣经教导说,不要把自己放在试探当中。甚至到了美国以后,他的家在马尔文小镇,是一套三房一厅的别墅,我们都坚持不在同一个屋檐下住,我选择住在唐人街。如果我需要,他们都可以来证明我的清白!

有本事说出来,除了申请我来美国的这个白人律师,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我在教会里跟哪些男人、谈过多少次恋爱?什么时候,我跟哪个老男人有过婚外恋?你有本事具体说出来,今天我在这里当众为我所犯的淫乱罪,悔改认罪!开什么玩笑!!!想抹黑就抹黑得了吗?!!下三滥的伎俩!

你这种卑鄙无耻的痞子流氓,今天小女子我就在这里铁板板地宣告:从今天起,我正式加入质疑和督责的队伍。与你们这种地痞流氓中共的恶狗决一死战。我说过,我连赴死的勇气都摆上了, 难道还怕你抹黑不成?开玩笑!给我滚回中南海,去见你的主子去。

只可惜今天你还真是撞到火枪口上。我的朋友克里斯蒂娜曾经在北京人才交流中心数据库工作,后来又在外企猎头公司人事部工作,手上积累了上万邮件组。我一直都在阻拦她广泛散发《民运黑洞》,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一步步把这上万个邮件组全部发送《民运黑洞》。决不手软!!!太过分了!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14
张健



6月17日





陈卫珍-------克里斯蒂娜和蔡贤斌你们是造谣挑唆传谣黑洞邪教之家

             每一次这里的谈论,进行两边挑唆就是你们,而且非常的拙劣。蔡贤斌模仿刘贤斌的名字,每次说给我钱,我投靠谁,还把徐水良耍了一把、还有人模仿日本朋友王进忠。之后就是克里斯蒂娜。你的那些评论有一点人味道吗、你们这是一个组织,一家门口的。

             克里斯斯蒂娜,我问陈文珍的问题,揭露的事实就在那里、我们期待她继续的回答和证明,当那些造谣攻击我的时候,我的六四战友勇敢站出来为我做证明。我们拿出大量的文件和事实。图片,文字。而她什么也没有。那不是造谣是什么。我们继续问。陈卫珍同志请回答中南海保密局的枪声。我就是中南海。

                                                       诸位看见了,黑洞邪教陈卫珍说搞过基督教刊物。而我问你的搞过什么惹得中共八个警察上门抄家,导致你接受我党人民公安审查,带到局子里面写交代材料的基督教刊物。


                        结果我们看见什么,黑洞邪教徒陈卫珍把一个电子单页搞到这里,然后说这是她办的基督教刊物,这种编辑东西,我们在网站上电子杂志软件最基础的技术就可以制作出来,而且比这漂亮的多。这怎么是刊物,这无非是一个小儿科平面设计。就是及时电子刊物都不算。


                        如果这个是基督教刊物,那么大陆基督教论坛那些朋友们,写的十多年,那要抓起多少人,你这分明是在美国申请身份玩的把戏,而且水平不高。


                        盛雪就是把他丈夫剪报的1990年的新闻自由导报的发黄的复印件发出来,你都是这是造假,你拿一个电子首页面,说这是真的基督教刊物,美国难民局的人信吧。


                        你这首页写着是2011年,那时候守望教会正在遭受迫害,我们全世界声援守望教会的文章和图片铺天盖地。我的华文报纸也是铺天盖地。而你这所谓基督教刊物没有一个所谓反动文章。所以我党的人民公安没有麻烦你什么。你不是欺骗是什么。


                         但是你可以坐总编。这是真的,网络随便叫,盛雪做现代诗稿主编就是假的。你真是扯吧。就是这样的东西可以帮助你在美国政治庇护吗。


                         你给谁使用一个假名写信没有用,叫一个民运邪教之外有头有脸的,不是小瘪三的,出来为你撑腰。已经被国内外家庭教会揭露成这样了还撑着,还在这里 大放厥词使用圣经语言,为你假冒伪善的行为做掩护,你胆子很大啊。


                         守望教会的长老会相信你的造谣和污蔑


                         我们怎么知道守望教会,是陈卫珍的帮凶马甲克里斯蒂娜群发的行为使得我们警惕,是你的唆使和克里斯蒂娜的承认,邮件有证据。


                         你在海外家庭教会的见证以及其他很多。你造谣污蔑盛雪和民运,六四的东西也很多。知道你的人中国北京家庭教会也很多。你是什么,你道德,操守,个人德行,我们很容易了解很多。你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无耻无底线的攻击他人不是一天炼成的。
      
                         你自己在傅希秋牧师的家庭教会讨论会说守望教会是单纯的就是建立基督的教会,没有错,他们的行为不参与政治。但是为什么你在给所谓守望教会的长老冠辉写如下的话。中共集团在海外很嚣张,渗透得非常严重,甚至很多教会都被他们渗透了。到了美国,我更加发现中共集团的邪恶和厚黑。我们的前面是一场苦战!
                       我问你,黑洞邪教徒陈卫珍如果冠辉是守望教会的长老,你为什么向长期造谣群匡扶正义和[url=]FDCA...@FDC64.FR[/url]群发,这不是教会的网站和信仰。你要害死国内的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和长老吗。那些单纯爱主的弟兄姊妹吗。


                        这里夏律师知道,我们在海外支持南乐教案的时候,我都避免这些宗教人权之外的政治词汇,你在做什么。


                        黑洞邪教徒陈卫珍你走的太远了。
                                陈卫珍----你在哪里,在哪里


     当守望教会在逼迫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基督徒陈卫珍说我在路上


               当守望教会在户外聚会遭受抓捕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基督徒陈卫珍说在家里


                     当守望教会的教牧师长在冰冷的拘留所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颠鸭子美国去了。


                         当守望教会的弟兄姊妹在大雪中祷告,在寒风中高唱主格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在美国骚舞弄姿。


                            当守望教会今天还在遭受打压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大声宣告她自愿加入黑洞邪教组织攻击盛雪女士。


                              当支持守望教会的国内外牧师劝告她的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无法断绝我追求真相自由正义。


                            当支持守望教会的人士举出陈卫珍的道德操守缺陷时候,你在哪里,自称守望教会的陈卫珍大声呼号陈卫珍是圣洁的处女未和男人同居。


                                  当大家不愿说一句话的时候,你在哪里,陈卫珍站出来,她的子宫孕育了世界。








                                      陈卫珍,当守望教会手危难德 时候,你的位置在哪里,我们比你清楚,你回避不了,装不了。


                                            陈卫珍  你在哪里你 陈卫珍 在哪里


                                   不要告诉我在春天里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20
张健:             最近我发现黑洞邪教徒们自己的脸面丢尽了。一个一个信誉扫地。稍微拿放大镜看一眼,就知道这些人无法在眼光之下。

                我为什么说这些人无耻造谣。最近出来一群马甲。什么海霞啊,什么王传忠啊。无非就是要把民阵的德国日本的一些会员和骨干的名字改改。然后放在这里成为造谣版本。


                我作为民阵总部监事会的监事,请问王传忠你是民阵的会员吗。如果是请介绍一下自己,不要说日本的王进忠啊。他不会写这些造谣。


               1. 王传忠造谣之一,海外的民运组织是人血馒头组织,人血馒头所指的是六四后,海外一些人没有经历六四屠杀,建立许多民运组织,打着六四屠杀幌子办难民,甚至获得一些捐款私吞,这就是人血馒头组织。六四过后二十七年了,拿着六四的旗号也已经是拿不到人血馒头,许多大的中国人权组织有美国民主基金会支持。多数中国海外民运组织自筹资金,自掏腰包。民阵也是如此。请问王传忠说人血馒头组织是什么组织。你如何证明他们吃人血馒头了。请具体说说民阵如何吃人血馒头。
               2.王传忠造谣之二,民阵从来没有去抓特务。民阵过去很多次完成换届选举。其中费先生连任几届。是因为一些人最初没有人愿意参选民阵主席。你如何说民阵过去没有按照组织章程。民阵修改章程可以连任。


               3. 王传忠造谣之三。直到现在,我们民阵没有得到费良勇先生和彭晓明先生公开和半公开的,私下的辞职,辞去民阵会员的申请和声明。你王传忠说他们辞职和辞去民阵,请问证据在哪里 ,声明在哪里。


               4. 王传忠造谣之四, 匈牙利布达佩斯会议盛雪当选后,关于两年之后的换届选举,民阵内部讨论会,就换届会议在哪里举行,进行激烈讨论。最后盛雪带头支持在澳洲召开。由于时间仓促,德国,美国,法国和欧洲很多朋友,日本一些都难以成行。这不是抵制。而是准本仓促。同时民阵内部就一些问题和投诉存在很大争议,所以悉尼会议就没有进行改选。但是如果改选,盛雪还会在那里当选,这就会增加争议,导致民阵分裂。同时在澳洲还有一些人要针对费良勇先生发动声讨。所以改选势必导致民阵的分裂加重矛盾。我们期待的人选,美国某位,澳洲某位也不远竞选主席。在各界民阵朋友的交流下,就顺延民阵这届班子,有待民阵各界朋友沟通之后,确定新的时间,选举主席。但是这段沟通时间,民阵内鬼和黑洞邪教徒勾结一起,发动全方位的攻击,由对盛雪攻击,引申到全体民运。甚至再差共匪也比民阵强的结论,这当然是共匪五毛的行为。


             5.  王传忠造谣之五,  盛雪在我参加的网络会议,公开清楚的表明,她绝对不会分裂民阵,并且对自己过去的工作失误和言语失当有认错,在下次民阵选举主席确定地点时间开会的时候辞去民阵主席。盛雪的平台很多。民阵不是唯一。我们有会议记录,何来你的盛雪要长期把持民阵呢。


             6.  王传忠造谣之流,我们民阵团推正在积极协调,我们的做法就是协调好,沟通好,开会完成换届。然后建立强有力的理事会和监事会的班子,惩前毖后。会给那些长期造谣者一个交代。


            7.  我们看见所谓基督徒克里斯蒂娜在这里前后呼应,我不认为她是那么简单。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23
2016年6月17日 下午3:18,fjcdp2014 <[url=]fjcd...@gmail.com[/url]>写道:

       《民运黑洞》清道正源的重大意义
        关于《民运黑洞》一书是诽谤谣言,还是真实写照,是直接影响到民阵组织的性质和声誉问题,该组织应该向《民运黑洞》各位作者以及当事人进行取证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以视正听.《民运黑洞》各作者均以真名实姓发表,相信就是为了表明完全可以承当协助调查取证以及纠错的责任和义务.
        以"民运黑洞"为名出书,来彻底揭露盛雪事件,实为再好不过了,因为它不但充分彰显了作者朱瑞女士不以私人恩怨为出书目的的宽广之胸襟,而且还一针见血地向所有读者明确指出:应从盛雪事件中,重新认识中国海外这种吃人血馒头的小圈子民运组织(简称"血馒头组织")内部所存在的阴暗面和危害性问题.因为在盛雪身上所爆光出来的所有问题,几乎就是中国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内部阴暗面的缩影,具体地说,这些中国海外血馒头组织中所谓民运大老/领袖(简称"血头")的身上或多或少地都存在着与盛雪身上相同的问题.这也就是这些血头们在盛雪事件上,既不敢谴责盛雪也不敢力挺盛雪的根本原因所在.因此,以"民运黑洞"为书名,最为直接地促使大家能够从盛雪事件中,清楚认识/解剖/分析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及其血头们所存在的吃人血馒头的罪恶本质问题,为中国民主事业的未来发展起了清道正源的巨大进步作用!
        同时,我们要通过讨论盛雪事件,来挖掘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及其血头们吃人血馒头的罪恶本质问题,还应从民阵组织内部机构和运作过程,进行深层次地探讨产生盛雪事件的思想根源.因为民阵组织出现盛雪事件,除了其自身所存在的问题外,还与该组织内部其他成员及其运作程序存在着必然的关系.从盛雪事件中,可以看出民阵组织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其一,民阵组织是由严家棋等人于89年成立的,经历了多次主席换届民主选举.但是,在盛雪当任主席之后,却不按照该组织章程进行两年一次换界民主选举,强行续任至今近两年之久,而且更为可笑的是,在其丑闻满天飞的情况下,居然也不引纠辞职.
        然而,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盛雪这种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民阵组织章程中"换界民主选举"规定的行为,竞然没有受到包括严家棋等历任主席在内的民阵组织及其各地分部的全体成员的反对和制止.
        其二,从包括彭小明先生在内等几位老民阵成员,最终采取以退出民阵组织进行公开揭露盛雪之丑闻的方式,足以看出,民阵组织内部并没有建立依照"大多数民主表决"原则,进行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民主平台.当然,对于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换界民主选举"的章程规定的盛雪来说,固然不会遵守以"大多数民主表决"来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原则;然而,我们应该思考的是,象彭小明/费良勇等先生这样的具有极高学识基础和强烈民主意识的老民阵们,经历了十多年的民运,也未竖立和坚守以"大多数民主表决"来解决内部矛盾问题的原则.
        "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是任何一个标志着民主性质的组织/政党表现其具有民主精神的最根本基石;同时,捍卫和遵守这两大原则,也是任何一个民主组织/政党内部所有成员,都应该具备有的民主基本操守和行为准则的最为具体的表现.

        由此可见,民阵组织虽然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但并没有依靠其宣传的民主思想和民主理念,促使其组织内部包括严家棋等历任主席以及彭小明/费良勇等先生在内的全体成员,完全具备有捍卫和遵守"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所应有的民主基本操守和行为准则.这才是造成了民阵组织出现盛雪这种胆敢无视/贱踏/摧毁民阵组织章程,拒绝换界民主选举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里必需指出的是,盛雪之所以拒绝换界民主选举,是因为她非常清楚,一旦进行换界民主选举,那么,她终究有一天要失去民阵主席职务,从而再也无法把持和控制民阵组织继续成为其吃人血馒头的工具;也就是说,盛雪之所以拒绝换界民主选举,就是为了企图将民阵组织转变成为其吃人血馒头的永久的血馒头组织.这也就是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的共性,即:其组织内部绝不存在有"换界民主选举"和"大多数民主表决"两大原则问题.象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的血头们最为可耻的表现之处,就在于:天天要求中共民主选举,其组织内部却永远不搞民主选举,还要在满世界号称自己是中国民运大老!
        接着,我们还要通过探讨盛雪事件,清楚认识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严重破坏和扰乱中国民主事业的危害性问题.
         这些海外血头们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吃人血馒头的邪恶本质,必然会不断地遭到民主正义人士的揭露和指控,终将要面对被世人唾弃的命运.所以,为了维护他们这种血馒头组织存在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他们就必须不择一切手段地阻止民主正义人士的揭露和指控,其中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就是以"中共特务"的罪名,进行污蔑这些揭露和指控他们的民主正义人士.从此,海外民运内部就开始出现了这种"中共特务"论.
        然而,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共特务在海外民运内部渗透的事实,但是,指控"中共特务"罪名需要真凭实据,显然,这些血头们以"中共特务"罪名进行污蔑民主正义人士,必然缺乏真凭实据或者说更无证据可言,难以让人信服.所以,这些血头们为了支撑他们的"中共特务"论,就不约而同地共同泡制出了"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以此便开始对民主正义人士进行"中共特务"的思想入罪.
        所谓"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其意思就是说:以"反共"立场为基础进行团结一切力量,是海外民运的第一首要任务,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血馒头组织,只要是有"反共"立场的,都是海外民运团结的一切力量.由此可见,这种说法延伸出来的意思就是说:谁去揭露和指控海外这种血馒头组织,谁就是破坏和分裂海外民运以"反共"立场为基础的大团结.显然,这种破坏和分裂海外民运以"反共"立场为基础的大团结的人,不就是"中共五毛/特务"了吗?由此可见,在这种"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下,这些海外血头们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给揭露和指控他们的民主正义人士套上了"中共特务"的罪名,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真凭实据.这种思想入罪法,在盛雪事件上,其团伙张键/张小钢/杨宪宏/唐柏桥/孙立勇/罗乐/陆文禾等人,无不如此地对《民运黑洞》作者朱瑞女士和读者陈卫珍女士以及老民阵成员彭哓明和费良勇等先生,进行这种毫无真凭实据的"中共特务"的思想入罪.
        显而易见,这些海外血馒头组织的血头们,以"反共是民运第一首要任务"的说法来泡制出"中共特务"论,对中国民主事业所存在的严重危害性,就是直接导致了中国海内外民运几乎全面地陷入了抓中共特务的长期混乱的局面.
        
(未完待续)




王传忠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37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诸位,

我想向批评盛雪的人提几点意见:


毋庸置疑,人们对公众人物有监督和批评的权利,包括所谓的民运领袖们。但是批评应当是讲道理摆事实举证据,而不是 人身攻击和株连。


作为傍观者,我看这位李郁先生的故事没有一个指出他的信息来源,连传闻(hearsay)都算不上,不能让人信 服。这样的搞法颇像文革大字报,我认为是不合适的。


在法治国家国家中,传闻一般不能做证据。譬如说,某甲在出庭作证时称曾听 闻某乙说某丙杀了某丁,则某甲的证词不得作为某丙是否犯杀害丁之罪的证据。因为传闻证据 无法经由法官的直接审理与当事人双方交互诘问加以辩证(见维基相关词条)。道德指控的证据也应适用相同标准。


毛魔头和张玉凤的淫乱有当事人李志绥,陈惠敏等的陈述。如果指控盛雪破坏别人家庭,请当事人作出陈 述,虽然我们不能诘问,但至少是证人之传闻,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我和盛雪并不很熟悉,一起开过几次会,我路过多伦多时在她家借宿了一晚。我可以作证,她从未试图“勾 引”过我,连我旅馆房间一次都没有进过。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她没有“勾引”别的男人;不过,我希望被“勾引”过的人或 其家属站出来,提出指证,解开这个谜。


关于李郁先生文章的对盛雪的指控是否属实,我不得而知,但是他对杨建利的指控完全是无稽之谈。建利和 傅湘都是我的朋友,对他们的离婚我也很遗憾。但是我当面问过他们二人,以及他们的密友,证明他们的离异和盛雪毫无关 系。李郁先生不调查,不指出信息来源,信口开河,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盛雪肯定不是完人,不过,“你们中间谁没有罪,就先向她投石头吧!”


以上意见供参考。


韩连潮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44
读李郁的文章,差点笑岔了气,还好没闪 腰。只不过,还有一些盛雪破坏他人婚姻的孽障事,李郁没说,也可能李 郁不知道。不过,曝光都是早晚的事。

陆文禾认为盛雪这些私生活的孽障事需要眼 见为实,照陆博士的逻辑,老毛和张玉凤当然清洁如玉喽。呵呵。

李郁的文章,我稍微修改了一个押韵处,还 增加了两句话。请见下面红字。


刘晓东




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



平头按:在邮组高调力挺盛雪并高声质问“盛雪破 坏了哪些人的家庭?”者,正是自称“反水”之中共军系少校特务蔡贤斌 (平头就纳闷:怎么力挺盛雪的都是“反水”共特——前有澳洲、中国双 重国籍的杨恒均;近有高调“叛逃”但匪外交部仍保留其北京住房的陈用 林;现在又冒出个自称“弃暗投明”但仍留在国内毫发不损的总参少校特 务蔡贤斌。莫非他们与盛雪都是赵家人不成?!)看看蔡贤斌力挺盛雪的 理由:“中国总是有一些‘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事。盛雪的淫 乱,首先侵害的,是她老公的名誉和利益,她老公不管,你们急个啥 子?”“盛雪想睡谁,那是她个人的自由,因为民阵 主席并非公职。”话音刚落,知情爆料者李郁猛文横空出 世,猛料迭出,正应了那句老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哪 有不透风的墙”!


刘 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









打油诗一首:
吃六四血馒头 的民运公娼盛雪
作者:刘晓东

白骨精“……不见眼睛只见牙”——公刘评语

民运妖孽不虚 名,民运套话倍儿倍儿灵。
感谢胡P跟着转,赏其追捧此妖精。
招摇撞骗吃民 运,欺世盗名骗民情。
六四见证她的 戏,六四周年她经营。
民运搞成色情 圈,妖孽一人是首淫。
只苦阵阵楚歌 声,只恐处处真相盈。
《民运黑洞》 横出世,声声震得妖孽惊,
看你淫中起高 楼,看你还能几天腥。


二0一六年六月四日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50
        张健:我还看见徐水良对你辱骂。一个男人如此下流辱骂一个女人。超越底线。我们严厉的痛斥任何人,不会关照人家的生理和问候家人。这是起码底线。                  小乔我们是了解的,她去瑞典,本来就不愿意留到瑞典,但是中国政府不给她换护照,这是中国政府的原因。她选择偷渡回国,这比起朱瑞,陈毅然,刘邵夫,陈卫珍等人可以自由来往中国,一边高调成为民运团体负责人,要强很多。当然陈卫珍们是不是政治庇护,还是假政治庇护,还是特殊人才移民咱们不知道。

                  小乔我是在挪威参加刘晓波颁奖典礼认识的。她当时住在老民运的家里。怎么回国就是上海国保给看上了。这至少证明,只要想回国,哪怕做到共产党的监狱里,也可以回国。

                   我认为小乔才是公正的。她毫不掩饰的反对盛雪在独立不会的立场,同样非常锐利的指出针对盛雪亲属的那些攻击是不道德的。超越底线的。有时候展现女汉子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但是同样的问题,你所遇见的是文革老流氓。

                   小乔如果是上海国安的五毛,那只有在海外和陈卫珍们,在后面小平头等人的不断提供弹药下,以及民阵内奸怂恿下,搅乱海外民运和污名化海外民运最好了。但是我们看见的是什么。她自己偷渡回国了。

                   至于小乔劝说刘路回国,这不是扯吗。刘路在香港写了那么多充满传奇和中国领导人恨之入骨的认为是造谣的畅销书,想必是刘路先生自己都知道他和中共不但有公仇还有私仇。怎么可能回去毫发无伤。


                     他们和她们现在急了。比共产党还急。为什么,从小平头到现在的陈卫珍们,都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时间和事件的滚动中,他们一一暴漏。从淑女引号变成泼妇,从所谓基督徒变成邪教徒,从正义捍卫者,变成黑洞邪教狂热者

引用 郭国汀 8/4/2016 10:52
张健兄弟:经本人诊断,这个新冒出来的christina 的确是个有病的人——精神病,且病得不轻!其典型症状是胡言乱语,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多次打脸!估计有自虐症,觉得自打耳光很爽很舒服!以下摘要其言辞:


“你总是心里有屎,就去猜想别人身上是否也有屎。” 这大概就是她上来就含血喷人咬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的出发点,她连笔会会员都不是,笔会的事情她知道什么?毫无证据根本就是疯狗乱咬!因为自己内心阴暗肮脏,就以为别人都跟她一样是见利忘义的无耻之徒。笔会的钱,外有金主管着,每季度提交财务报表,每年依注册地美国法律严格审计;内有理事会、财务人员严格监督,而我从来不是笔会理事和财务人员,不掌管笔会任何银行账户,christina 攻击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是夸我能耐大到一普通会员可以瞒天过海欺瞒美国NED并架空历届理事会、会长“贪污笔会钱”?除了脑子瓦脱啦滴精神病人,这话谁信?


她在这的群组里一边再三再四地吆喝“我们赶紧撤退!”一边恬不知耻地炫耀已经把他们的“黑洞圣经”又群发了200个群并以此威胁(效仿其主子:5毛X200狗食拿好!不谢!)


一边声称“一开始连她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根本不知我是谁,之前从无半点交集,又声称“替她挨骂”——她挨骂干我底事?


一边自我标榜“从来就没有论断过任何人”,一边疯狗咬人污蔑我“公然昧着良心贪污笔会钱”,厚颜无耻地大谈另一个从未有见过面的女人跟多少多少男人上床,好像她们亲眼看见了似的。


打脸啪啪地!爽歪歪!不用列举更多的实例啦——这位“清洁清白”的女“基督徒”怎样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虽然大家不是面对面,群组里至少几十人吧?)满地打滚撒泼耍赖,大家都见识了,除了其患有精神病毫无自制力以外,还能有更好的解释吗?或者就是张健兄弟猜测的:这些人有“任务”而来故意装疯卖傻,但水瓶这么拙劣,恐怕“五毛”位置不保啊~


不管其是真疯狗还是装疯狗,我都建议张健兄弟不必与智商档次如此低的东东再纠缠下去了。


小乔




在 2016年6月12日


查看全部评论(106)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6/2019 18:09 , Processed in 0.17344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