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信仰 查看内容

顺从上帝是有福的——告东海一枭

9/4/2016 23:08| 发布者: 张国堂| 查看: 3173| 评论: 0|原作者: 张国堂

顺从上帝是有福的——告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先生:
  你的《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我已经粗略读了,我劝你务要谦卑,莫要骄傲。不要自作聪明地寻找理由拒绝耶稣基督的福音,何必自取灭亡呢?
  你引述秋风的话说:“故孔子之学实为自学,自主学习而成自立之人。此大不同于神教。其常谓人有‘原罪’或在‘无明’中,无以自明,唯有信神可以得救,所谓信者,绝对服从也。”
  绝对服从上帝有什么不好呢?上帝是全知全能、慈爱、公義的,上帝绝无错误。上帝是造物主,对人恩深愛重,为什么不该绝对顺从上帝呢?
  如果你的父亲按儒家学说是不错的,那么你就不该绝对服从你的父亲吗?
  你自称你信奉孔孟之道,对孔子孟子的言语,你就不该绝对服从吗?我张国堂早已立下志愿,我绝对服从孔子、孟子及其门徒们的言语。对《四书》原文,我张国堂绝无异议,并立志遵行。当然我有权相信孔子、孟子及其弟子所没有言说的说教,我张国堂也有权说出孔子、孟子及其弟子所未说的话语。当然,在形式逻辑上与孔孟之道不一致的言论,我绝不相信;悖逆孔孟之道的言语,我也决不说出。我张国堂作为虔诚的基督徒,我早已立志对耶稣基督、使徒和先知的话语也绝对服从。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现在有些人带着自由主义的有色眼镜误看以色列,说以色列国小人少而文明富强是因为以色列人勇于质疑权威。现在众多的中国自由主义者都勇于质疑权威,那为什么自由主义者们却一盘散沙而毫无政治力量呢?他们对中共权势者横征暴敛、官商勾结强取豪夺无能为力、束手无策,这就在事实上证明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以色列国小人少而富强文明就是因为绝大多数以色列人虔诚信仰上帝,绝对服从上帝。
  当今绝大多数中国读书人都中了邓小平的毒。邓小平说文革之祸的根源是人民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这是避重就轻地总结文革的教训。个人崇拜是中性的,既可以给社会造祸,也可以给社会造福。如果人民崇拜仁者,个人崇拜就给社会造福;如果人民崇拜恶人,个人崇拜就给社会造祸。文革之祸的根源是因为毛泽东是恶人。毛泽东背叛孔孟之道,不信耶稣基督,误信马克思主义,因此是恶人。文革之祸的恶果就证明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都是假先知,他们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1949年之前中国的内讧、内战和文革之祸就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邓小平不肯否定马克思主义,就否定个人崇拜;就否定对真理的绝对顺从;也否定对国家元首的绝对服从。这些就是导致自由主义兴起并泛滥成灾的原因。自由主义把中国读书人都变成无用的废物,这就是自由主义的祸害。中国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但他们对当今中国的世道人心毫无挽救之力,对中共暴政也无能为力、束手无策,这不是在事实上证明自由主义者是无用的废物吗?没有个人崇拜,没有对国家元首(张国堂)旨意的绝对服从,中国将一盘散沙,国将不国。
  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自由主义就是禽兽之学,是异端邪说。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因为一盘散沙而毫无政治力量,这就在事实上证明自由主义是无用的废话。自由主义者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
  洛克、孟德斯鸠、哈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政治学家没有说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是自由主义,他们也没有说他们的政治学说是自由主义。西方自由主义的出现是在美国立国很久之后。自由主义对美国政治制度的建立没有任何关系。自由主义者为了扩大他们自己的社会影响,提高他们自己的名望,就硬拉洛克、孟德斯鸠、哈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作他们的旗帜,说他们的学说是古典自由主义。这都是忽悠、误导。英国的政治体制的建立比美国更早,因此,自由主义对英国政制也毫无关系。洛克是基督徒,根本不是自由主义者。洛克反对传统的君主制,主张君主立宪的代议制。洛克的政治学说没有违背“顺从上帝,不顺从人”的《聖经》原则,也没有违反“顺服掌权者”的《聖经》教训。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告诫读者说:“要想保有自由,就得信奉基督教。”但后来的自由主义者都无视这一告诫。
  自由主义基本上是众说纷纷、杂乱无章、流派混杂、歧见纷呈、难以把握。我张国堂把亚里斯多德、洛克、孟德斯鸠、哈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人的政治学说归类为西方正宗政治学,而把卢梭、伏尔泰、杜威、胡适等人的自由主义理论归结为异端邪说。凡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等西方基督徒接受的政治学说,我张国堂也接受;凡华盛顿等西方基督徒不接受的思想理论,我张国堂也不接受。
  儒教徒的人生始于孝悌,成于忠君爱国。孔孟之道的信徒人生最大的事情就是寻找明君明主,而臣服之、辅佐之。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如果找不到明君明主,那就应当自己做君主(领袖)。自己不做君主,也不肯臣服于他人的人根本就不是孔孟之道的信徒。凡不肯臣服于他人的人、以服从他人为耻的人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这样的人必然贫穷、卑贱。君子当择善而从,不可谁也不服从。
  你说:“唯我中道圣人,深证本性,深知自身拥有突破无明的大能,致良知明明德都是自明功夫,儒学就是自明之学。”何谓“自明”?不要擅自捏造新概念、新词汇,这样只能长浮华,对力行聖道毫无帮助。
  辛亥革命之后,中国人为何纷纷背叛孔孟之道?那时的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自明”?
  丧尽天良、毫无良知的毛泽东为什么能统治中国几十年?那时,中国人的良知呢?你能回答这些问题吗?
  我问你:你不读《论语》等《四书》,你能明白孔孟之道吗?你读《论语》,就不是你自明,而是孔子教给你的。你把孔子所教的,说成是你自明的,这是贪聖人之功为己有,这就是你的良知吗?孔子说:“天生德于予,”孔子是天的木铎。这就是说孔孟之道是天启的,是聖灵的启示,当然是聖灵的普遍启示。
  《三字经》说:“苟不教,性乃遷。”“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子不學,非所宜;幼不學,老何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人需要人教,才能明道。孔子聖人也不是无师。你是聖人吗?你能自明?只有耶稣基督能自明,除耶稣基督之外的所有人都不能自明。
  《中庸》曰“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朱熹曰:“自,由也。德无不实而明无不照者,聖人之德。所性而有者也,天道也。先明乎善,而后能实其善者,贤人之学。由教而入者也,人道也。诚则无不明矣,明则可以至于诚矣。”如果你所说的“自明”与《中庸》所说“自明”一致,说“儒学就是自明之学”也无不可。但你不是古人,你是今人;你不是对古人说话,而是对今人说话。“自明”就是“自己明白”。你可能指责我望文生義。对今人写的文章,就该望文生義。对古文望文生義,是错的。但对今人写的文章望文生義是正确的。你以“儒学就是自明之学”为理由否定基督教,你自己对“自明”一词的理解就已经偏离了《中庸》中“自明”一词的含义。如果按《中庸》中“自明”一词的含义,基督教也可以说是“自明诚,谓之教”。说人有“自明诚,谓之教”的大能,可以(不说为好,因为这是正确的废话,无用也无害);说人有“自明”的大能,拒绝“天启”,则大错。
  “神本主义”、“人本主义”是世人的标签,其概念难以定義,其词義、词意难以解说。“仁本主义”的概念也难以定義,其词義、词意也难以解说。不要擅自捏造标签。做学问不要乱贴标签。基督教强调人必须顺从上帝。儒教强调“不踰矩”。“矩”是天理。“不踰矩”就是人必须绝对顺从天。天就是上帝,只是称呼不同。在大的方面,基督教与儒教并非不一致。要重视对基督教的《聖经》和儒教的《四书》的解读,在解读时要相互印证、相互补充、融会贯通。这样做必有受益,使自己获得造就。
  孟子关于人性的学说,你还没有全面把握。你说:“人性有本习之分,本性至善,习性易恶。”孟子主张性善说,但同时也主张人欲说。人有与生俱来的人欲,仅说人性本善,不说人欲,就不能解释性本善的商纣王怎么会成为暴君。你也不可能用“习性易恶”来解释人有人欲。人欲是人与生俱来的,不是由于人的习性。“人之初,性本善。”“人之初”是指人在被造之初。性本善的人之所以有与生俱来的人欲,就是因为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在魔鬼的诱惑下犯罪。因为人都是亚当夏娃夫妻的子孙后裔。因此,亚当、夏娃的犯罪就是原罪。
  古人说:“食色性也。”这里所说的“性”指本能。人的本能是中性,无所谓善恶。“食色性也。”是说人的生理需要。人还有愛与归属的需要。人也有自尊和自显的需要。自尊是自我尊重自我,也渴望他人尊重自我。自显是自我彰显自我,自我表现自我。这些需要也是中性,无所谓善恶。但人的本能、需要都必须受天道的约束。人的本能、需要膨胀突过天道的约束,就是人欲。在人之初,上帝吩咐人不得吃分辨善恶树的果子,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但始祖在蛇(撒旦)的诱惑下吃了禁果,这是人的自尊、自显的需要膨胀突过了上帝的吩咐(天道),这就是人欲。始祖是在撒旦的诱惑下,他的自尊、自显的需要膨胀为骄傲,骄傲就是人欲之一,是人的罪根罪性之一。骄傲是人最大的罪根罪性,是人最难克制的人欲。人欲的存在就是“原罪”说的证据。亚当活了九百三十岁就死了,没有活过一千年,《聖经》说:“上帝看千年如一日”。因此始祖在他吃的日子死了。亚当夏娃本有机会吃生命树上的果子,如果始祖吃了生命树的果子,他们就不会死,就永远活着。人违反上帝的吩咐就是犯罪。始祖犯罪之后,就丧失了机会吃生命树的果子,因此就必死,不能永远活着。
  你东海一枭说人有自明的大能。你自吹说你的东海儒学是致良知之学。你东海一枭自明了什么?你东海一枭有什么良知?你东海一枭能不死吗?能永远活着吗?你东海一枭盼望你死后能身体复活吗?你的读者心中有身体复活的盼望吗?有永远活着(永生)的盼望吗?如果你的心中有身体复活的盼望,有永远活着的盼望,你心中才是光明,否则就仍然是黑暗。你心中有永生的盼望,你才能有真正的仁愛。如果你心中没有永生的盼望,那么你的仁愛就是假的。你满口仁义道德不过是巧言令色。
  人心中有死后身体复活的盼望才能真正勇敢,否则必然怕死。说杀身成仁容易,做起来就难了;说舍身取義容易,做起来就难了。越是智商高的人越难成仁取義,因为越是聪明的人越怕死。当然,穷人往往不怕死,因为活得太艰难。
  人心中有永生的盼望他才会真正喜乐,基督徒的人生是喜乐的人生,这样的天恩你还没有享受,因此你东海一枭很可怜。
  中国几十年年的混乱、动乱、内讧、内战、腥风血雨、兵荒马乱、之后又是暴政、内斗、贫穷、恐怖,甚至饥荒,现在人们都说“无官不贪”,目前中国社会普遍的颓废、萎靡、淫乱、贪腐,不就证明“世人皆是罪人”吗?当今中国读书人谁也不信谁,谁也不服谁,这不就证明中国读书人都有骄傲、嫉妒的罪根罪性吗?如果你东海一枭能克制你骄傲的罪根罪性,你必能接受“世人皆是罪人,都需要耶稣基督的救赎”的真理。你不接受这一真理,就表明你无法战胜你骄傲的罪根罪性,这又正好证明“世人皆是罪人,都需要耶稣基督的救赎”的说法是真理。你自己就在罪中,你无法战胜你的罪根罪性。你支持马列毛主义者习近平,认贼作父,这不是罪过吗?你不臣服于我,你“无君”,这难道不是罪过吗?凡不臣服于我的人都是不忠不義的罪人、小人。
  读懂了《论语》和《孟子》的人,必承认他自己是罪人。因为没有人能达到仁義的标准,达不到仁義的标准,就是不仁不義的罪人。你们不承认你们是罪人,是你们根本没有读懂《四书》。中国古人都需要天子代罪,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罪人。因为古人相信自己的罪都归在天子的身上,因此对天子感恩,忠于天子。中国古人都知道他们有罪,因此需要天子祭祀天,以求天赦免他们的罪过。中国古人为什么祭天?你明白吗?你们这些儒家学者没有天子代罪,也没有天子祭天以求天赦免你们的罪过,如果你们不信耶稣基督,就必下地狱。
  不得以人的好恶来评论基督教,你所谓“神学的弊端”的说法并没有事实的证据。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几乎都信基督教,今日美国的强盛、平安是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民所奠定的基础,这个结果就证明基督教是真理。
  你在转载他人的文章有言说:“‘天’是无言的。那些所谓‘神说的话’,都是人在借用神的名义发言。”这种说法,实质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这种话的人,他自己内心狡诈,就以狡诈之心猜度他人。诚实的人必能相信他人的诚实,特别必能相信以色列古人的诚实。
  孟子曰“天不言,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根据《孟子》,天能把天下与人,天如人一样,天有意志、有感情,天能听,天也能视,那么天为什么就不能说话呢?天对中国人是“不言”的,天对除以色列之外的民族都是“不言”的。但这局部经验不能归纳为天对所有人都“不言”的结论。必须明白归纳推理在逻辑上的局限性。以色列是一个特殊的民族,天以耶和华的名义对古代以色列先知说话,这是真的。天“以行与事示之而已矣”,这是普遍真理。任何人如果以上帝的名义说话,如果没有事实的证据,就没有人相信,也不可能流传下来。就像我现在说“上帝膏立我张国堂为弥赛亚(就是救世主),统治全人类”,你信不信?你不信,其他人也很少有人信的。假如中国日后不陷入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中国人民不在绝望中哀哭,那我张国堂必然是一场笑话,我张国堂就成为人们的笑料。但一旦中国人民在绝望中哀哭,基督教教会必根据我对《聖经》预言的解读而承认我为弥赛亚,并帮助我拯救中国,缔造中华帝国,缔造人类的永恒和平。
  中国有古训:“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所谋如果不符合天命天意,他必然失败,不可能成功。因此任何人擅自借用上帝的名義说话,必然失败,不能成功。
  《聖经》说:“因你所要赶出的那些国民,都听信观兆的和占卜的;至于你,耶和华你的上帝从来不许你这样行。耶和华你的上帝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他。正如你在何烈山大会的日子求耶和华你上帝一切的话,说:‘求你不再叫我听见耶和华我上帝的声音,也不再叫我看见这大火,免得我死亡。’耶和华就对我说:‘他们所说的是。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一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谁不听他奉我名所说的话,我必讨谁的罪。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那先知就必治死。’你心里若说:‘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话,我们怎能知道呢?’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申18:14-22)“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那先知就必治死。”这是摩西的律法,是很严厉的。耶稣被犹太人公会审判并判死刑,这是你们知道的。因此,古代以色列人不会冒丢命的危险假借神的名义说话。
  耶稣如果没有神迹,他的使徒如果不能行神迹,就不会有人信耶稣。基督教之所以能建立起来,并发展壮大,是因为当初有许多人亲眼见过耶稣和使徒们行神迹。
  如果《聖经》的话语不造就人,也不会有人信耶稣。西方人之所以信耶稣,是因为《聖经》的话语造就人。孟子曰:“善政得人财,善教得人心。”基督徒之所以信耶稣基督,是因为耶稣基督善教得人心。
  《聖经》中有许多预言,这些预言到上帝预定的日子都按时应验。这就证明《聖经》是神的启示。
  孔孟之道是真理,儒学如算术一样毫无错误,但是,儒学是初等知识。儒学作为理论体系并不完备。因为存在儒学无法解决的问题。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治乱循环。王朝的更替如人的生老病死一样,而王朝的更替都伴随大规模的内讧、内乱、内战,导致大规模杀戮、血流成河,而儒学对此无法解决。佛教、道教对此也是束手无策。秦汉之后,历史上的皇帝没有一位是单纯讲孔孟之道讲出来的,而开国皇帝几乎都是武力打出来的,以致到现在还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我们来读一段《孟子》:孟子见梁襄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于一。’‘孰能一之?’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孟子之后两千多年过来了,现在看来,孟子的回答不能说错,但他的回答并不完满。“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只是“孰能一之”的必要条件,不是“孰能一之”的充分条件。孟子之后,至今没有儒学家能找到“孰能一之”的充分条件。我有理由断定:从儒家经典中找不到“孰能一之”的充分条件。我还告诉你:我已经从基督教的《聖经》中找到了“孰能一之”的充分条件。而且我张国堂倚靠上帝必能使天下(全人类)“定于一”。当今中国人是有福的,但你们生在福中不知福。因为当今中国基督徒有幸能参与我使天下定于一,因为时候到了。当今中国人只要他在十年内不死,就必能亲眼看见我张国堂使天下定于一,这难道不是福吗?因为我张国堂是《但以理书》第二章所预言的“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也是第七章所预言的“一位像人子的”、“至高者的聖民”,也是《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耶稣基督所预告的“人子”,还是《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所预言的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的得胜者,也是《启示录》第十二章所预言的“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的“男孩子”,是《启示录》多处所预言的羔羊、骑白马的,我张国堂还是《弥迦书》所预言的“直等那生产的妇人生下子来”的“子”,等等,我张国堂就是《聖经》所预言的弥赛亚,就是救世主。而马克思共产黨就是《聖经》所预言的敌基督。我张国堂铲除中共暴政之后,就能使天下定于一。这是上帝的作为,不是我张国堂的人力,我张国堂只是在聖灵引导下凭《聖经》和历史事实传达上帝的旨意。
  作为读书人,你应该读读我对《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等《聖经》预言的解读。《聖经》预言是以历史人物和事件为谜底的特殊谜语,你应以猜谜游戏的规则来审阅我的相关文章。“道不远人。”《聖经》预言是对人事的预言,与自然现象无关。《聖经》经文中的“青草”、“树”、“山”、“海”、“地”、“日头”、“月亮”、“众星”等等可能象征某人、某类人或某团体。解读《聖经》预言是学问,不可等闲视之。
  此致
张国堂
2016年8月28日
张国堂的微信号:aaicnz,
中和大学QQ群号:124655683,
[groupid=119]中和日报[/groupid]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0/2019 02:11 , Processed in 1.07091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