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信仰 查看内容

要为读者的前程负责——告东海一枭

9/4/2016 23:31| 发布者: 张国堂| 查看: 3323| 评论: 2|原作者: 张国堂

要为读者的前程负责——告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先生: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写文章就是为自己的读者谋,因此就要对读者负责。要对读者负责,就要先用真理造就自己,要保证自己所发的言论是真理而不是谬误,如果把谬误当真理,就害人害己了。
  我劝你把以前所发的文章重新检查一遍,有错误的地方,应修改之后重发。
  你如果对你自己负责,也对读者负责,你就当拜我为师,使你自己真正明白聖道。然后再写文章。
  国家只能有一个政府,政府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一家之言。孟子曰:“孔子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孟子主张:天下不能有两个天子。《中庸》曰:“非天子,不议禮,不制度,不考文。”为政府提供指导思想的人就是天子。中国不能有两个天子。因此,有你没我,有我则没你。这是情势的必然。我张国堂必要消灭各门各派的主义、思想、理论,树立张国堂学说(皇帝教)为独尊。在政教学说上,顺我张国堂者昌,逆我张国堂者亡。不是肉身生命的死亡,而是名望的消亡。我绝不对任何人动武,也不以势压人。我以言论先说服“学而知之者”拜我为师,再说服“困而学之者”拜我为师。凡不拜我为师的人,就是“困而不学”的人,他们必是“民斯为下矣!”如果你不拜我为师,你必遭淘汰,你必将贫穷、卑贱、可耻。在未来中国,凡不拜我张国堂为师的人就不能在政府当官,就像古代中国凡不拜孔子为师的人就不能当官一样。
  你是“生而知之者”吗?你能成为聖人吗?我张国堂必将成为聖人,这是上帝赐给我的大恩,聖灵赐给我智慧,我主耶稣基督拣选我,为我领路。你既然不是“生而知之者”,你就当拜我为师。
  人生在世必有五大选择: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
  择偶就是选择自己的配偶,男人选择妻子,女人选择丈夫。择师就是选择自己的人生導师。例如李鸿章虽然是进士,他也拜曾国藩为师。青年人读了书本知识之后,但如何运用书本知识,还需要有经验的成人指導。择长就是选择自己的官长、老板(雇主)等。例如李鸿章选择当曾国藩的幕僚。择属就是选择自己的部属(部下)、雇员。例如曾国藩选择了许多部属。择友就是选择自己的朋友。人如果这五大选择都选择得当,他必然亨通、顺利、幸福。人的这五大选择中如有一项选择失当,他就难以亨通、顺利、幸福,甚至会遭遇祸患。因此,人在面临这五大选择中的选择时,一定要慎重。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尹氏曰:“君子求在我者,故不患人之不己知。不知人,则是非邪正或不能辨,故以为患也。”
  人在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时当遵循“贤贤易色”的原则。
  “贤贤易色”作何解?朱熹注解曰:“贤人之贤,而易其好色之心,好善有诚也。”徐志刚先生注释说“贤贤:第一个‘贤’做动词用,表示敬重、尊崇;第二个‘贤’是名词,即‘聖贤’的‘贤’,指有道德有学问的高尚的人。易:轻视,不看重。一说,‘易’释为‘移’,移好色之心而好贤德。”
  “贤贤易色”的“色”作何解?人的肉眼所看见的就是“色”。引申一下:凡显而易见的就是“色”。“贤贤易色”的“色”指人的外貌。人的名望、财富、权势、容貌、依着、妆扮等就是人的外貌。《聖经》说:“上帝不以人的外貌看人。”因此,贤者看重人的里面,庸人注重人的外貌。人要看清人的里面,他自己就当学习道德学问。
  你曾经对某人议论我说:“共产黨当政掌权,你我还可置喙;如张国堂得势当权,你我皆难以置喙。”(我凭记忆引述)你为什么要置喙呢?你为什么不立志当官掌权以保护百姓呢?就算你没有机会当官掌权,你也可以教育年轻人立志当官掌权。我得势当权之后,我们绝不会以不当手段禁止人们评议政府,但我们以施政公平、公義以消除人们对政府的评议。子曰:“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朱熹注解曰:“上无失政,则下无私议。非箝其口使不敢言也。”
  唐代大儒韩愈说:“师者,传道、解惑、授业也。”写文章发表在网络上,就是在为人之师。你写文章引導读者干什么?你教读者置喙吗?对与己无关的事情置喙,只招令人生厌。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这些明确的教導,你为何当耳旁风?我写文章引導读者立志当官掌权,教導读者组党竞选夺权,这就是传道、解惑、授业。我的理想就是读书当官,学而优则仕,每个读书人都能有其位谋其政。希望以后的读书人不要像我张国堂一样几乎到老都怀才不遇、报国无门。希望以后有真才实学的人不要像我一样龄近退休(1957你出生)还穷困潦倒,自己没有经济收入,靠妻子养活,“吃软饭”,愧对妻儿,愧对亲友。
  西方聖徒托马斯·阿奎那说:“如果每一个人什么事情都想插一手,就会弄得一团糟。”读书人不加入政府而评议政府,在道德上是有罪的。当然,如果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则罪在政府。
  古人说:“民为邦本。”又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康熙皇帝玄烨说:“要得民心,必先得士子之心;只有先得士子之心,才能获得民心。”他认为:士子为社稷之本。人民是国家的根本,读书人是政权的根本。失读书人之心,必失民心。士子是人民的精英,政府是国家中枢,君主(领袖)是政府的中心。道(真理)是国家的灵魂。马列毛主义是假真理,是谬论,必将失去读书人的信奉。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是不说假话的正直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使善于说假话的奸诈小人在政府当权,奸诈小人必然贪婪、淫乱、横蛮、暴虐,这样,政府必然横蛮无理、腐败无能、残暴不仁,这样的政府必失民心。因此中共政权必将垮台。志士仁人当以我张国堂为核心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准备接管中国。
  我教導我的读者要立志当官掌权,要通过组党竞选,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我立志以我毕生的努力,打破共黨对官位的垄断,打开政府的大门,使每个读书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谋求到政府当官掌权。我的这一主张,就远比你东海一枭高明,我也必能获得全国读书人的人心。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於予与何诛?”子曰:“始吾於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於予与改是。”我责骂张千帆、刘军宁、刘晓波、徐友渔、贺卫方、朱学勤、秦晖、杨恒均、李悔之、许志永、鄢烈山、笑蜀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也责骂魏京生、徐文立、秦永敏、王炳章、王丹、郭国汀、曾节明、陈泱潮、徐水良、王有才、王策、王军涛等民运人士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这是效法孔子。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但他们因为一盘散沙而毫无政治力量,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民运人士也是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内讧不断、一盘散沙,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民运人士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
  儒学无神论派蒋庆等也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余英时、秋风、东海一枭等儒家思想家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比自由主义者更坏,因为他们亵渎儒学,混乱儒学,败坏儒学。孔子严厉责骂樊迟,使樊迟成长为贤人。我严厉地责骂他们,是要他们悔改,就算他们本人不悔改,他们的粉丝也会悔改。这是我对读书人的愛。我主耶稣基督说:“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责备管教他。”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蒋庆先生本想做宁武子,但现在看来,蒋庆先生所为是不符合天命天意的。按《孟子》的意思:上帝以“行与事”显示天命天意于人,先由先知知晓,再由先知传于人知。这就是“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如果习近平在2007年之前效法叶利钦,反对中共体制,否定马列毛主义,接受蒋庆先生的主张,那么他蒋庆先生才有可能成功。现在,中国的严重政治经济危机已经或即将爆发,蒋庆先生的谋略已经失败。他蒋庆先生如不臣服于朕张国堂,就必将获得认贼作父的罪名而遗臭万年。劝蒋庆先生尽快臣服于朕张国堂。我张国堂才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天子和皇帝,是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总统和国会议员名義上是朕张国堂的大臣,但由民众按未来的宪法选举产生。这是改良了的皇帝制度,是君主制、贵族政体和民主制的混合政体。这是唯一适合中国的政体。我把这个政体叫做:以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为君主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这是王道与宪政民主的统一。
  耶稣基督是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也是永恒天子,这不是有两个天子吗?不是两个天子,而是独一天子。因为耶稣基督与张国堂皇帝是一体的。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我的君主,我绝对顺从我主耶稣基督,与我主耶稣基督完全、彻底地同心、合一。以张国堂为主的人必以耶稣基督为主,因为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主。以耶稣基督为主的人也必以张国堂为他的主。因为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对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得胜者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聖名和宝座都赐给了我张国堂。否认救世主张国堂,就是否认耶稣基督。
  孟子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耶稣基督得乎丘民而为天子,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孔孟之道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征服读书人,得乎士子。得乎士子,则为政府的首脑,即君主(皇帝),领袖。我张国堂必因耶稣基督愛我而得乎丘民,因此我张国堂也是天子。耶稣基督必因我张国堂尊祂为主而得乎士子,因此耶稣基督也是政府的皇帝。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禮,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程子曰:“知命者,知有命而信之也。人不知命,则见害必避,见利必趋,何以为君子?”朱熹注解曰:“不知禮,则耳目无所加,手足无所措。言之得失,可以知人之邪正。”尹氏曰:“知斯三者,则君子之事备矣。弟子记此以终篇,得无意乎?学者少而读之,老而不知一言为可用,不几于侮聖言者乎?夫子之罪人也,可不念哉?”在依附于中共政权的儒家学者中,有人是想做“宁武子”,但相当多的人是“不知命”,他们“见害必避,见利必趋”,这样的人是可耻的,他们无益于儒学的复兴,反而败坏儒学的声誉。由于中共领导人们胆怯、邪恶、奸诈、愚蠢,“宁武子”的道路行不通。共产黨必将很快败亡。接受共产黨的领导就是认贼作父,依附共产黨就是附逆。这样的罪名必将遗臭万年。你东海一枭支持习近平,是想做“宁武子”,还是“不知命”?
  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凡不臣服于朕张国堂的人都是禽兽,都是小人。
  徐志刚、楊伯峻、杨逢彬、梁海明等立志以白话文讲解儒教经典的学者值得人们尊重,我也以他们为师。
  凡想当思想家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凡迎合世人思想潮流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民国新儒家梁启超、熊十力、梁漱溟、马一浮、牟宗三等都是异端。凡在儒学中混杂无神论、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平等主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佛理、和其他现代西方哲学思想的人都是异端,他们的文章和书籍都不可阅读。
  唯有我张国堂是正统儒教的唯一正宗传人。
  此致

张国堂
2016年8月30日

张国堂的微信号:aaicnz,
中和大学QQ群号:124655683,

[groupid=119]中和日报[/groupid]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张国堂 9/4/2016 23:12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9/5/2016 12:19 编辑

要为读者的前程负责——告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先生: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写文章就是为自己的读者谋,因此就要对读者负责。要对读者负责,就要先用真理造就自己,要保证自己所发的言论是真理而不是谬误,如果把谬误当真理,就害人害己了。
  我劝你把以前所发的文章重新检查一遍,有错误的地方,应修改之后重发。
  你如果对你自己负责,也对读者负责,你就当拜我为师,使你自己真正明白聖道。然后再写文章。
  国家只能有一个政府,政府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一家之言。孟子曰:“孔子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孟子主张:天下不能有两个天子。《中庸》曰:“非天子,不议禮,不制度,不考文。”为政府提供指导思想的人就是天子。中国不能有两个天子。因此,有你没我,有我则没你。这是情势的必然。我张国堂必要消灭各门各派的主义、思想、理论,树立张国堂学说(皇帝教)为独尊。在政教学说上,顺我张国堂者昌,逆我张国堂者亡。不是肉身生命的死亡,而是名望的消亡。我绝不对任何人动武,也不以势压人。我以言论先说服“学而知之者”拜我为师,再说服“困而学之者”拜我为师。凡不拜我为师的人,就是“困而不学”的人,他们必是“民斯为下矣!”如果你不拜我为师,你必遭淘汰,你必将贫穷、卑贱、可耻。在未来中国,凡不拜我张国堂为师的人就不能在政府当官,就像古代中国凡不拜孔子为师的人就不能当官一样。
  你是“生而知之者”吗?你能成为聖人吗?我张国堂必将成为聖人,这是上帝赐给我的大恩,聖灵赐给我智慧,我主耶稣基督拣选我,为我领路。你既然不是“生而知之者”,你就当拜我为师。
  人生在世必有五大选择: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
  择偶就是选择自己的配偶,男人选择妻子,女人选择丈夫。择师就是选择自己的人生導师。例如李鸿章虽然是进士,他也拜曾国藩为师。青年人读了书本知识之后,但如何运用书本知识,还需要有经验的成人指導。择长就是选择自己的官长、老板(雇主)等。例如李鸿章选择当曾国藩的幕僚。择属就是选择自己的部属(部下)、雇员。例如曾国藩选择了许多部属。择友就是选择自己的朋友。人如果这五大选择都选择得当,他必然亨通、顺利、幸福。人的这五大选择中如有一项选择失当,他就难以亨通、顺利、幸福,甚至会遭遇祸患。因此,人在面临这五大选择中的选择时,一定要慎重。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尹氏曰:“君子求在我者,故不患人之不己知。不知人,则是非邪正或不能辨,故以为患也。”
  人在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时当遵循“贤贤易色”的原则。
  “贤贤易色”作何解?朱熹注解曰:“贤人之贤,而易其好色之心,好善有诚也。”徐志刚先生注释说“贤贤:第一个‘贤’做动词用,表示敬重、尊崇;第二个‘贤’是名词,即‘聖贤’的‘贤’,指有道德有学问的高尚的人。易:轻视,不看重。一说,‘易’释为‘移’,移好色之心而好贤德。”
  “贤贤易色”的“色”作何解?人的肉眼所看见的就是“色”。引申一下:凡显而易见的就是“色”。“贤贤易色”的“色”指人的外貌。人的名望、财富、权势、容貌、依着、妆扮等就是人的外貌。《聖经》说:“上帝不以人的外貌看人。”因此,贤者看重人的里面,庸人注重人的外貌。人要看清人的里面,他自己就当学习道德学问。
  你曾经对某人议论我说:“共产黨当政掌权,你我还可置喙;如张国堂得势当权,你我皆难以置喙。”(我凭记忆引述)你为什么要置喙呢?你为什么不立志当官掌权以保护百姓呢?就算你没有机会当官掌权,你也可以教育年轻人立志当官掌权。我得势当权之后,我们绝不会以不当手段禁止人们评议政府,但我们以施政公平、公義以消除人们对政府的评议。子曰:“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朱熹注解曰:“上无失政,则下无私议。非箝其口使不敢言也。”
  唐代大儒韩愈说:“师者,传道、解惑、授业也。”写文章发表在网络上,就是在为人之师。你写文章引導读者干什么?你教读者置喙吗?对与己无关的事情置喙,只招令人生厌。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这些明确的教導,你为何当耳旁风?我写文章引導读者立志当官掌权,教導读者组党竞选夺权,这就是传道、解惑、授业。我的理想就是读书当官,学而优则仕,每个读书人都能有其位谋其政。希望以后的读书人不要像我张国堂一样几乎到老都怀才不遇、报国无门。希望以后有真才实学的人不要像我一样龄近退休(1957你出生)还穷困潦倒,自己没有经济收入,靠妻子养活,“吃软饭”,愧对妻儿,愧对亲友。
  西方聖徒托马斯·阿奎那说:“如果每一个人什么事情都想插一手,就会弄得一团糟。”读书人不加入政府而评议政府,在道德上是有罪的。当然,如果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则罪在政府。
  古人说:“民为邦本。”又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康熙皇帝玄烨说:“要得民心,必先得士子之心;只有先得士子之心,才能获得民心。”他认为:士子为社稷之本。人民是国家的根本,读书人是政权的根本。失读书人之心,必失民心。士子是人民的精英,政府是国家中枢,君主(领袖)是政府的中心。道(真理)是国家的灵魂。马列毛主义是假真理,是谬论,必将失去读书人的信奉。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是不说假话的正直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使善于说假话的奸诈小人在政府当权,奸诈小人必然贪婪、淫乱、横蛮、暴虐,这样,政府必然横蛮无理、腐败无能、残暴不仁,这样的政府必失民心。因此中共政权必将垮台。志士仁人当以我张国堂为核心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准备接管中国。
  我教導我的读者要立志当官掌权,要通过组党竞选,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我立志以我毕生的努力,打破共黨对官位的垄断,打开政府的大门,使每个读书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谋求到政府当官掌权。我的这一主张,就远比你东海一枭高明,我也必能获得全国读书人的人心。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於予与何诛?”子曰:“始吾於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於予与改是。”我责骂张千帆、刘军宁、刘晓波、徐友渔、贺卫方、朱学勤、秦晖、杨恒均、李悔之、许志永、鄢烈山、笑蜀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也责骂魏京生、徐文立、秦永敏、王炳章、王丹、郭国汀、曾节明、陈泱潮、徐水良、王有才、王策、王军涛等民运人士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这是效法孔子。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但他们因为一盘散沙而毫无政治力量,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民运人士也是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内讧不断、一盘散沙,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民运人士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
  儒学无神论派蒋庆等也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余英时、秋风、东海一枭等儒家思想家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比自由主义者更坏,因为他们亵渎儒学,混乱儒学,败坏儒学。孔子严厉责骂樊迟,使樊迟成长为贤人。我严厉地责骂他们,是要他们悔改,就算他们本人不悔改,他们的粉丝也会悔改。这是我对读书人的愛。我主耶稣基督说:“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责备管教他。”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蒋庆先生本想做宁武子,但现在看来,蒋庆先生所为是不符合天命天意的。按《孟子》的意思:上帝以“行与事”显示天命天意于人,先由先知知晓,再由先知传于人知。这就是“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如果习近平在2007年之前效法叶利钦,反对中共体制,否定马列毛主义,接受蒋庆先生的主张,那么他蒋庆先生才有可能成功。现在,中国的严重政治经济危机已经或即将爆发,蒋庆先生的谋略已经失败。他蒋庆先生如不臣服于朕张国堂,就必将获得认贼作父的罪名而遗臭万年。劝蒋庆先生尽快臣服于朕张国堂。我张国堂才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天子和皇帝,是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总统和国会议员名義上是朕张国堂的大臣,但由民众按未来的宪法选举产生。这是改良了的皇帝制度,是君主制、贵族政体和民主制的混合政体。这是唯一适合中国的政体。我把这个政体叫做:以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为君主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这是王道与宪政民主的统一。
  耶稣基督是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也是永恒天子,这不是有两个天子吗?不是两个天子,而是独一天子。因为耶稣基督与张国堂皇帝是一体的。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我的君主,我绝对顺从我主耶稣基督,与我主耶稣基督完全、彻底地同心、合一。以张国堂为主的人必以耶稣基督为主,因为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主。以耶稣基督为主的人也必以张国堂为他的主。因为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对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得胜者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聖名和宝座都赐给了我张国堂。否认救世主张国堂,就是否认耶稣基督。
  孟子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耶稣基督得乎丘民而为天子,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孔孟之道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征服读书人,得乎士子。得乎士子,则为政府的首脑,即君主(皇帝),领袖。我张国堂必因耶稣基督愛我而得乎丘民,因此我张国堂也是天子。耶稣基督必因我张国堂尊祂为主而得乎士子,因此耶稣基督也是政府的皇帝。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禮,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程子曰:“知命者,知有命而信之也。人不知命,则见害必避,见利必趋,何以为君子?”朱熹注解曰:“不知禮,则耳目无所加,手足无所措。言之得失,可以知人之邪正。”尹氏曰:“知斯三者,则君子之事备矣。弟子记此以终篇,得无意乎?学者少而读之,老而不知一言为可用,不几于侮聖言者乎?夫子之罪人也,可不念哉?”在依附于中共政权的儒家学者中,有人是想做“宁武子”,但相当多的人是“不知命”,他们“见害必避,见利必趋”,这样的人是可耻的,他们无益于儒学的复兴,反而败坏儒学的声誉。由于中共领导人们胆怯、邪恶、奸诈、愚蠢,“宁武子”的道路行不通。共产黨必将很快败亡。接受共产黨的领导就是认贼作父,依附共产黨就是附逆。这样的罪名必将遗臭万年。你东海一枭支持习近平,是想做“宁武子”,还是“不知命”?
  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凡不臣服于朕张国堂的人都是禽兽,都是小人。
  徐志刚、楊伯峻、杨逢彬、梁海明等立志以白话文讲解儒教经典的学者值得人们尊重,我也以他们为师。
  凡想当思想家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凡迎合世人思想潮流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民国新儒家梁启超、熊十力、梁漱溟、马一浮、牟宗三等都是异端。凡在儒学中混杂无神论、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平等主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佛理、和其他现代西方哲学思想的人都是异端,他们的文章和书籍都不可阅读。
  唯有我张国堂是正统儒教的唯一正宗传人。
  此致
张国堂
2016年8月30日

张国堂的微信号:aaicnz,
中和大学QQ群号:124655683,
引用 张国堂 9/4/2016 23:17
要为读者的前程负责——告东海一枭

东海一枭先生: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写文章就是为自己的读者谋,因此就要对读者负责。要对读者负责,就要先用真理造就自己,要保证自己所发的言论是真理而不是谬误,如果把谬误当真理,就害人害己了。
  我劝你把以前所发的文章重新检查一遍,有错误的地方,应修改之后重发。
  你如果对你自己负责,也对读者负责,你就当拜我为师,使你自己真正明白聖道。然后再写文章。
  国家只能有一个政府,政府的指导思想只能是一家之言。孟子曰:“孔子曰:‘天无二日,民无二王。’”孟子主张:天下不能有两个天子。《中庸》曰:“非天子,不议禮,不制度,不考文。”为政府提供指导思想的人就是天子。中国不能有两个天子。因此,有你没我,有我则没你。这是情势的必然。我张国堂必要消灭各门各派的主义、思想、理论,树立张国堂学说(皇帝教)为独尊。在政教学说上,顺我张国堂者昌,逆我张国堂者亡。不是肉身生命的死亡,而是名望的消亡。我绝不对任何人动武,也不以势压人。我以言论先说服“学而知之者”拜我为师,再说服“困而学之者”拜我为师。凡不拜我为师的人,就是“困而不学”的人,他们必是“民斯为下矣!”如果你不拜我为师,你必遭淘汰,你必将贫穷、卑贱、可耻。在未来中国,凡不拜我张国堂为师的人就不能在政府当官,就像古代中国凡不拜孔子为师的人就不能当官一样。
  你是“生而知之者”吗?你能成为聖人吗?我张国堂必将成为聖人,这是上帝赐给我的大恩,聖灵赐给我智慧,我主耶稣基督拣选我,为我领路。你既然不是“生而知之者”,你就当拜我为师。
  人生在世必有五大选择: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
  择偶就是选择自己的配偶,男人选择妻子,女人选择丈夫。择师就是选择自己的人生導师。例如李鸿章虽然是进士,他也拜曾国藩为师。青年人读了书本知识之后,但如何运用书本知识,还需要有经验的成人指導。择长就是选择自己的官长、老板(雇主)等。例如李鸿章选择当曾国藩的幕僚。择属就是选择自己的部属(部下)、雇员。例如曾国藩选择了许多部属。择友就是选择自己的朋友。人如果这五大选择都选择得当,他必然亨通、顺利、幸福。人的这五大选择中如有一项选择失当,他就难以亨通、顺利、幸福,甚至会遭遇祸患。因此,人在面临这五大选择中的选择时,一定要慎重。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尹氏曰:“君子求在我者,故不患人之不己知。不知人,则是非邪正或不能辨,故以为患也。”
  人在择偶、择师、择长、择属、择友时当遵循“贤贤易色”的原则。
  “贤贤易色”作何解?朱熹注解曰:“贤人之贤,而易其好色之心,好善有诚也。”徐志刚先生注释说“贤贤:第一个‘贤’做动词用,表示敬重、尊崇;第二个‘贤’是名词,即‘聖贤’的‘贤’,指有道德有学问的高尚的人。易:轻视,不看重。一说,‘易’释为‘移’,移好色之心而好贤德。”
  “贤贤易色”的“色”作何解?人的肉眼所看见的就是“色”。引申一下:凡显而易见的就是“色”。“贤贤易色”的“色”指人的外貌。人的名望、财富、权势、容貌、依着、妆扮等就是人的外貌。《聖经》说:“上帝不以人的外貌看人。”因此,贤者看重人的里面,庸人注重人的外貌。人要看清人的里面,他自己就当学习道德学问。
  你曾经对某人议论我说:“共产黨当政掌权,你我还可置喙;如张国堂得势当权,你我皆难以置喙。”(我凭记忆引述)你为什么要置喙呢?你为什么不立志当官掌权以保护百姓呢?就算你没有机会当官掌权,你也可以教育年轻人立志当官掌权。我得势当权之后,我们绝不会以不当手段禁止人们评议政府,但我们以施政公平、公義以消除人们对政府的评议。子曰:“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朱熹注解曰:“上无失政,则下无私议。非箝其口使不敢言也。”
  唐代大儒韩愈说:“师者,传道、解惑、授业也。”写文章发表在网络上,就是在为人之师。你写文章引導读者干什么?你教读者置喙吗?对与己无关的事情置喙,只招令人生厌。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这些明确的教導,你为何当耳旁风?我写文章引導读者立志当官掌权,教導读者组党竞选夺权,这就是传道、解惑、授业。我的理想就是读书当官,学而优则仕,每个读书人都能有其位谋其政。希望以后的读书人不要像我张国堂一样几乎到老都怀才不遇、报国无门。希望以后有真才实学的人不要像我一样龄近退休(1957你出生)还穷困潦倒,自己没有经济收入,靠妻子养活,“吃软饭”,愧对妻儿,愧对亲友。
  西方聖徒托马斯·阿奎那说:“如果每一个人什么事情都想插一手,就会弄得一团糟。”读书人不加入政府而评议政府,在道德上是有罪的。当然,如果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则罪在政府。
  古人说:“民为邦本。”又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康熙皇帝玄烨说:“要得民心,必先得士子之心;只有先得士子之心,才能获得民心。”他认为:士子为社稷之本。人民是国家的根本,读书人是政权的根本。失读书人之心,必失民心。士子是人民的精英,政府是国家中枢,君主(领袖)是政府的中心。道(真理)是国家的灵魂。马列毛主义是假真理,是谬论,必将失去读书人的信奉。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是不说假话的正直读书人无法加入政府,使善于说假话的奸诈小人在政府当权,奸诈小人必然贪婪、淫乱、横蛮、暴虐,这样,政府必然横蛮无理、腐败无能、残暴不仁,这样的政府必失民心。因此中共政权必将垮台。志士仁人当以我张国堂为核心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准备接管中国。
  我教導我的读者要立志当官掌权,要通过组党竞选,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我立志以我毕生的努力,打破共黨对官位的垄断,打开政府的大门,使每个读书人都有平等的权利谋求到政府当官掌权。我的这一主张,就远比你东海一枭高明,我也必能获得全国读书人的人心。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於予与何诛?”子曰:“始吾於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於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於予与改是。”我责骂张千帆、刘军宁、刘晓波、徐友渔、贺卫方、朱学勤、秦晖、杨恒均、李悔之、许志永、鄢烈山、笑蜀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也责骂魏京生、徐文立、秦永敏、王炳章、王丹、郭国汀、曾节明、陈泱潮、徐水良、王有才、王策、王军涛等民运人士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这是效法孔子。自由主义者人数众多,但他们因为一盘散沙而毫无政治力量,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民运人士也是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内讧不断、一盘散沙,这就在事实上证明所有民运人士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
  儒学无神论派蒋庆等也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余英时、秋风、东海一枭等儒家思想家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是异端邪说。儒学自由派比自由主义者更坏,因为他们亵渎儒学,混乱儒学,败坏儒学。孔子严厉责骂樊迟,使樊迟成长为贤人。我严厉地责骂他们,是要他们悔改,就算他们本人不悔改,他们的粉丝也会悔改。这是我对读书人的愛。我主耶稣基督说:“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责备管教他。”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蒋庆先生本想做宁武子,但现在看来,蒋庆先生所为是不符合天命天意的。按《孟子》的意思:上帝以“行与事”显示天命天意于人,先由先知知晓,再由先知传于人知。这就是“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如果习近平在2007年之前效法叶利钦,反对中共体制,否定马列毛主义,接受蒋庆先生的主张,那么他蒋庆先生才有可能成功。现在,中国的严重政治经济危机已经或即将爆发,蒋庆先生的谋略已经失败。他蒋庆先生如不臣服于朕张国堂,就必将获得认贼作父的罪名而遗臭万年。劝蒋庆先生尽快臣服于朕张国堂。我张国堂才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天子和皇帝,是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总统和国会议员名義上是朕张国堂的大臣,但由民众按未来的宪法选举产生。这是改良了的皇帝制度,是君主制、贵族政体和民主制的混合政体。这是唯一适合中国的政体。我把这个政体叫做:以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为君主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这是王道与宪政民主的统一。
  耶稣基督是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也是永恒天子,这不是有两个天子吗?不是两个天子,而是独一天子。因为耶稣基督与张国堂皇帝是一体的。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我的君主,我绝对顺从我主耶稣基督,与我主耶稣基督完全、彻底地同心、合一。以张国堂为主的人必以耶稣基督为主,因为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为主。以耶稣基督为主的人也必以张国堂为他的主。因为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对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得胜者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聖名和宝座都赐给了我张国堂。否认救世主张国堂,就是否认耶稣基督。
  孟子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耶稣基督得乎丘民而为天子,我张国堂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孔孟之道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征服读书人,得乎士子。得乎士子,则为政府的首脑,即君主(皇帝),领袖。我张国堂必因耶稣基督愛我而得乎丘民,因此我张国堂也是天子。耶稣基督必因我张国堂尊祂为主而得乎士子,因此耶稣基督也是政府的皇帝。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禮,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程子曰:“知命者,知有命而信之也。人不知命,则见害必避,见利必趋,何以为君子?”朱熹注解曰:“不知禮,则耳目无所加,手足无所措。言之得失,可以知人之邪正。”尹氏曰:“知斯三者,则君子之事备矣。弟子记此以终篇,得无意乎?学者少而读之,老而不知一言为可用,不几于侮聖言者乎?夫子之罪人也,可不念哉?”在依附于中共政权的儒家学者中,有人是想做“宁武子”,但相当多的人是“不知命”,他们“见害必避,见利必趋”,这样的人是可耻的,他们无益于儒学的复兴,反而败坏儒学的声誉。由于中共领导人们胆怯、邪恶、奸诈、愚蠢,“宁武子”的道路行不通。共产黨必将很快败亡。接受共产黨的领导就是认贼作父,依附共产黨就是附逆。这样的罪名必将遗臭万年。你东海一枭支持习近平,是想做“宁武子”,还是“不知命”?
  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凡不臣服于朕张国堂的人都是禽兽,都是小人。
  徐志刚、楊伯峻、杨逢彬、梁海明等立志以白话文讲解儒教经典的学者值得人们尊重,我也以他们为师。
  凡想当思想家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凡迎合世人思想潮流的儒家学人都是异端。民国新儒家梁启超、熊十力、梁漱溟、马一浮、牟宗三等都是异端。凡在儒学中混杂无神论、民主主义、自由主义、平等主义、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佛理、和其他现代西方哲学思想的人都是异端,他们的文章和书籍都不可阅读。
  唯有我张国堂是正统儒教的唯一正宗传人。
  此致
张国堂
2016年8月30日

张国堂的微信号:aaicnz,
中和大学QQ群号:124655683,

查看全部评论(2)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4/2020 22:53 , Processed in 0.13096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