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生活 查看内容

金复新:聊聊水浒四大淫妇的性与人生

10/2/2016 12:05|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3463| 评论: 0

王宝强的事情闹得连外媒也关注了,把马蓉称为当代“潘金莲”。很明显,洋鬼子没看过《水浒》,道听途说,乱作比喻。马蓉能和潘金莲比吗?人家潘金莲在《金瓶梅》里一出场,就把几十名为武大郎作法事的和尚道行全毁了。书中描述,那些和尚都看直了眼,敲木鱼的只管往前面和尚的脑袋上敲,念经文的把大宋朝念成大唐朝,马蓉一浮肿的村姑样,再整容也做不到呀。况且,武大郎一卖炊饼的能和身价五亿的王宝强比吗?武大郎与潘金莲的矛盾有王宝强与马蓉争夺财产的情节吗?洋人不明白,洋奴也学着把马蓉说成是潘金莲,以讹传讹,估摸洋奴们连水浒连环画都没看过。

小时候看《水浒》,我只是对里面打仗感兴趣,长大了再读,对作品就有新的理解,感到作者对市井生活的描述也同样精彩。今天有机会借王宝强的事情就和大家聊聊里面的四大淫妇。

《水浒》里女性大多不是好人,除了林娘子还算干净,扈三娘值得同情外,不是女匪,就是支女,再就是淫妇。究竟哪四大淫妇呢?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宋江的“外室”阎婆惜、卢俊义的老婆贾氏、杨雄的老婆潘巧云,其中与马蓉情况类似的应该是贾氏。

一、潘金莲是更爱武松还是更爱西门庆?

先拿最有名的说,潘金莲先认识武松,勾引不成又认识了西门庆,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我就不知道,要是武松愿意跟她好的话,她应该更爱哪个呢?哪个才是她的真爱呢?

我看潘金莲应该更爱西门庆一些,而且那是真爱,原因说起来很复杂。这要看男人能解决她当前最突出的哪一种矛盾?女人到底看中的是男人的哪个优点?无非以下几点:

一是人品,这点最弱,可忽略不计,大多数女人反而讨厌人品好的男人,认为这种男人窝囊没用,人品越差,越是流氓,越受欢迎。真把她当人待的男人她不见得领情,把她当婊子玩弄的她反而一往情深。

二是名望,包括学识等等,这点稍强,确实有些女人仰慕名人,但这并不是说这人名声好,女人就喜欢,而是相反,越是臭名昭著,越是流氓大亨,身边亲近她的女人,越象是臭肉上的苍蝇那么多。

第三是看金钱,包括工作、存款、背景、绿卡等等,这是女人愿意与之结婚的最关键因素,要是男方的财力能够解决女方当前亟需解决的经济问题、身份问题,哪怕男人长得再丑,哪怕年龄再大,再邋遢粗俗,也愿意捏着鼻子上,但这并不一定表示女人真的爱上这个男人,结婚和真爱,虽然有交集,却是两个概念。

第四才是相貌,这里包括阳刚之气、性能力等,解决的是女人生理上的需求。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是视觉动物,看见挺拔的男人就会产生性欲。如果女人面对一个大腹便便但邋遢丑陋的富翁,同时面对一个年轻的帅男,只要她当时并不急需钱财,肯定选择后者。如果此时经济问题的矛盾突出,到了要“卖身葬父”的境地,那不管多难看的丑鬼,也只好跟了走。但即使嫁给了富翁从此当上阔奶,也放不下帅男,决不会安分,一定会暗中勾搭,骗出钱来养那小白脸维持奸情。

第五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温存,指的是男人的那张油嘴,能花言巧语解决女人心理上的渴求。女人只有对这样的男人才会产生真爱。男人只是视觉动物,会受女人的外貌的欺骗,但不会受女人言语的摆弄,虽说“女追男,一层衫”,但罗玉凤就算再能说,再能写,再能组织语言表达爱意,男人也绝不会对她动心。imagine一下,要是罗玉凤每天捧一束玫瑰跑你家门口堵着你,在你耳边向你朗诵肉麻的爱情诗句,硬给你套钻戒套避孕套,不知你会不会被她感动,而被她牵着手跑民政局领结婚证?而女人就不同了,女人虽然与男人同样是视觉动物,但更是听觉动物,男人就算丑一点老一点穷一点,只要不停地向她献媚,还是有可能让“一朵鲜花插牛粪上”的。因为女人对床第之欢的渴望只是阶段性的,渴望男人语言上的安慰却是终身的,哪怕她已经察觉到男人虚情假意,也要安慰自己是“理解我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被这男人摆平,从此死心塌地。

潘金莲会主动追求像武松那样仪表堂堂雄赳赳的汉子,但这种爱经不起考验。要是后来没有出现西门庆,他俩还可能有个好的结局,一旦有了西门庆,潘金莲就会嫌弃武松。

武松和西门庆相比,差距比较明显。武松只占了上面的第二条和第四条,只能解决床上的问题。而西门庆不仅占了第二、四条,还同时占了第三条和第五条,能解决潘金莲多方面的、根本性的问题。

武松一貌堂堂,长得好不假,但西门庆也是“一表人物”“魁梧、浮浪、潇洒”,自有武松不及之处。武松是打虎英雄,有点名气。可人家西门庆也是当地知名的民营企业家,除了生药铺,还有其他的生意,要换现在,阳谷县电视台恐怕天天都有他的新闻。要论本领,二人不相上下,书上也说西门庆会一身“好拳棒”,武松要杀他,得带刀有备而来,西门庆却是空手仓促应对,打斗中还踢飞了武松的刀。只是因为害死了人家的哥哥,心里有鬼,急于逃命,拳法慌乱,才落了下风。苏州评弹描述武松斗杀西门庆这一段时,就说要论武艺,武松不如西门庆,只是西门庆已掏空了身体,力气没武松大。

武松最比不过西门庆的地方,还不在于经济实力,那嘴巴更不如西门庆,这才是决定性的因素。武松是“直心硬汉”,生就不会哄女人,说的全是打打杀杀,想的都是那帮兄弟,全是让女人厌倦的话题。西门庆就不同了,西门庆懂得享受,浪漫有情调,嘴巴甜如蜜,说的都是肉麻的话,特会来事,动不动山盟海誓,动不动跪下来“娘子救我则个”,不是送绸缎,就是塞信物,换了今天,肯定要学洋鬼子寄玫瑰、写情书、打钻戒、开party来骗取女人的心,武松哪比得?

女人要的爱情都是虚幻的,只管解当时之渴,不做长远打算。要个象武松武大郎这样没有花花肠子,虽没什么情趣,或许可靠些。她们不知道,男人越是油嘴滑舌,其实越不牢靠,潘金莲一味追求自由追求解放,就算武松饶了她,由她跟了西门庆,她的下场也不会太妙,西门庆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她迟早会落得一个被西门庆抛弃的下场。

二、淫妇一般不是拜金女

不要把潘金莲想象得过于不堪,淫女一般并不拜金,人家小潘远比现在女人有气节,你比不上的。否则当初大户追求潘金莲时,她本可以为了几个臭钱答应当小妾。大户虽年纪大些,却身价千万,小潘放着富翁不要,宁死不从,情愿被大户卖给侏儒武大郎,只是想通过这一不屈而极端的行为,向世人表达一个意思:“我小潘的爱是决不能被收钱买的。”这份骨气怕是在男人里也找不出几个。

阎婆惜更不是拜金女。她就是前面讲的那种“卖身葬父”的角色,和宋江的结合本就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她的婚姻与她幻想的“真爱”完全不一致,导致了今后出轨的必然。加上宋江长得丑,又一心经营自己的黑白两道,冷落了青春花季少女阎婆惜如梦般的心思,虽然宋江江湖名望那么高,手头那么宽松,却根本不是阎婆惜想要的。

宋江最不合带自己那喜欢拈花惹草,有一身讨女人喜欢本领的同事张文远来家里吃饭,让他同阎婆惜认识,做梦也没想到才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就勾搭上了。

张文远很多地方比不过宋江,没宋江有名,没宋江有权,没宋江有钱,更没宋江的人品和势力,阎母自然向着宋江,竭力要将女儿和宋江拉一块,她明白“下半世过活,都靠着押司。”决不肯成全女儿与张文远的奸情。而张文远强过宋江的地方,只是一张油嘴,一副相貌,外带会“品竹调丝”,懂几样乐器,拿现在比,就是那些不好好读书、成天抱着“爱情冲锋枪”—吉它、装模作样、居心不良、勾引痴迷言情片女生的邪淫男生、情歌王子,这点噱头在阎母眼里一钱不值,却正是阎婆惜看中的,阎婆惜最需要的就是这张油嘴,宁肯饿肚子,也要张文远给自己带来精神食粮和安慰,对张文远一见倾心,天真地以为只要宋江给自己写个文书解除婚姻关系,张文远一定会娶自己。

阎婆惜没有社会经验,哪里知道张文远只是把她当婊子看,玩弄她的肉体而已,决不会与她结婚。她却步步紧逼宋江,终于把一忍再忍的老好人宋江逼得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有人讲女人都是拜金的,我看这种说法很片面,女人心思还是一样。拜金只是权宜之计,追求虚情假意的张文远之流,才真的能令她们痴狂,为烂人情哥哥死心塌地,付出生命的代价,她们也在所不惜。

你要说马蓉是因为看上王宝强的钱才“爱”上的他,马蓉一定会喊冤,决不承认为了钱曾经出卖过自己的“灵魂”的说法,坚持自己寻找的是真爱,是高尚、纯洁、无价的。嫁给王宝强,恰恰是自己为了与宋喆的爱情而做出的“伟大牺牲”。的确,这话应说成马蓉是因为看上王宝强的钱才“嫁”给他的才比较贴切。正是“王宝强的钱再多,也买不到马蓉的心”。

宋喆不必有什么钱,即使也和张文远、西门庆一样只是骗骗马蓉,以后迟早要抛弃马蓉的,但只要有一张能骗人的嘴,能解马蓉的渴,就能拥有马蓉如同阎婆惜那样对张文远的真爱。

三、马蓉是贾氏投胎,宋喆是李固转世

《水浒》里与王宝强有相似经历的其实应该算是卢俊义了。卢俊义也分不清爱情与婚姻的区别,以为有钱就一定能买来爱情,保全婚姻。当吴用忽悠他,说他百日内有血光之灾时,他还吹嘘说:“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以示家风很严,“篱笆很牢”,不会有事。结果,他还是不免走了王宝强的那条路,王宝强的老婆被自己的经纪人睡了,他的老婆也被自己最信任的管家李固睡了。

这也是我看《水浒》的一大疑惑。贾氏看中了李固哪点,非要背叛卢俊义呢?论长相,卢俊义典型高富帅,河北首富,凛凛一躯,九尺开外,更兼武功盖世,独步天下,32岁正当年。李固却是叫花子出身,当年差点冻死在卢府门前。书中虽没提相貌,肯定比卢员外差远了。而且李固胆小如鼠,当“北京慷慨卢俊义”扬言要去梁山把强盗都抓来时,他头一个告假,惹得卢俊义勃然大怒,威胁再敢推辞便要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他才忍气吞声地去打点行李。又手无缚鸡之力,见了强人,立即跪下投降。这种窝囊废怎么会得到贾氏的欢心,甚至为了他而丧心病狂执意谋害亲夫呢?

而且,并非是卢俊义倒霉之后贾氏才和李固搞一起的,据后来燕青告诉卢俊义:“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可能读者会问,为什么燕青不早向卢俊义揭发呢?燕青不是对卢俊义很忠的吗?仔细想想就明白了,燕青是在确认卢俊义自己能找到两人通奸的证据后,才敢向卢俊义交底的。他知道,空口无凭,卢俊义决不相信贾氏对自己不忠。原因很简单,象卢家这样的大户人家,贾氏过的一定是封建社会妇女的标准生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逢年过节和林娘子那样去庙里烧香,平时能见到的雄性动物,除了卢俊义自己,顶多就燕青、李固二人,怎么可能与人通奸?要是连这么严密的篱笆,狗都会钻进来,老婆也能偷到汉,卢俊义大概只有学皇上,把燕青和李固都阉了当太监才保险。

果然,即使在卢俊义被梁山释放回家的路上,已是狼狈不堪,失魂落魄之际,当燕青告诉了他真相,他仍是一万个不信,反而认为是燕青在挑拨“反说”,还威胁燕青,等自己回家“问出个虚实”,决不与燕青罢休!说完,一脚把燕青踢翻,恨恨而去。试想,换了卢俊义平常得意的时候,燕青贸然揭发,又不能捉奸在床,会是什么下场?

后面发生的事情终于让卢俊义相信燕青的话。也许,卢俊义也和读者一样,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贾氏会看上李固?不过,要是他拿我对男人分类的理论来分析,就能找出答案了。

想那李固,五年之内,就哄得卢俊义把自己升为都总管,开一个会,下面伺候的部门经理级别的小总管都有四五十位,能做到这点,那他一定是拍马屁、献殷勤、鉴貌辨色、油嘴滑舌的行家。卢俊义会傻到被吴用那套鬼话一忽悠便赚上了梁山,而李固一听就知道是骗局,就该知道李固智商非卢俊义可比。他既能把卢俊义骗得团团转,哄贾氏更不在话下。张文远勾搭婆惜还需要一顿饭的功夫,李固拿下贾氏,估计也就在三言两语之间,眉目传情之一个回合。加上卢俊义醉心练武,对男女之事不上心,可能还有点大男子主义,虽然人是好人,可贾氏早就厌烦他了,正怨恨一辈子要跟卢俊义这样的夯货过一辈子,没想到生命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知冷知热、善解人意、能让自己耳根舒服的“他”,于是铁了心要帮着李固把卢俊义整死,把卢俊义的家产全部霸占了交给李固,作为自己终生的依靠。

我想马蓉就是贾氏投胎,网上也说,如今的婚姻就是高手们最有效、最安全、最合法的诈骗平台,马蓉与王宝强结婚本莱就是她和宋喆设的局,钱没转移完,行动计划就算没完成,婚是决不肯离的,急切之间,还学贾氏,几次制造车祸,企图害死王宝强,把遗产全交给宋喆。

各位看官要想好了,即使你发了点财,钱总没卢俊义多,人总没卢俊义帅,武艺跟别说了。人家卢俊义千防万防,看得那么紧,还生活在封建礼教的宋朝,老婆能见的男人才三个,贾氏尚且能让堂堂玉麒麟变成了“绿麒麟”,你老婆还在外面“上班”“打拼”“奋斗”,甚至还有“事业”,可以随便出门、出差、出国,灯红酒绿,交际那么多男性,你怎么保证得了你孩子还是你的DNA呢?不是我挑拨你家庭关系,你可真得注意注意你身边那些最信任的人,尤其那些嘴巴很能说的。

最好让你老婆把工作辞了才保险。问题是你老婆不上班你养得起吗?帝制时期,也就是你们说的“旧社会”,男人只要有个职业,别说宋江杨雄当公务员,就是个体户武大郎卖卖炊饼,都买得起小楼,让潘金莲在家过上悠闲生活,而在今天的“新社会”,又有几个男人办得到呢?两人上班都供不起房,一人上班怕连温饱都有问题,我看你那垃圾科研、白领工作还不如人家卖炊饼呢。你有什么脸嘲笑武大郎,仇视帝制,赞美当今呢?不如辞职,剖腹自杀算了。

四、为奸情美女总是奋不顾身、不计后果

大多数美女在性取向上和潘金莲之流并无两样,喜欢亲近油腔滑调的男人,并不苛求对方长相和身份,哪怕与其不可能有结果,哪怕明知对方虚情假意,情愿倒贴,冒死也要越轨。杨雄的老婆潘巧云就是个例子,她竟找了个“满口甜言”的和尚当情人。

潘巧云在和裴如海准备乱搞之前,连联络暗号——后门的香桌和烧报晓的头陀胡道人都准备好了,目的就是不要被人撞破,却偏偏遗漏了一个最大的细节——没有支走石秀。当时,裴如海已经看出寄居在杨雄家的石秀机警过人,要潘巧云小心,潘巧云却说“这个睬他则甚?”

潘巧云只要神经正常,就该看出石秀是杨雄的死党,最该避他的耳目。石秀要知道她通奸,定会向杨雄告发,而杨雄的职业是监狱里的刽子手,杀人不眨眼,平时看起来通情达理,要犯起横来,却极其残忍,背叛杨雄的严重后果潘巧云应该早就有预判。事实也证明,杨雄在确认潘巧云不忠后,恼羞成怒,不仅将其和使女残忍杀害,还开膛剖腹,把肚肠掏出来挂树上喂乌鸦。

邻居都要防,为何又要在石秀眼皮底下通奸呢?要是当时就把石秀支走,奸情绝不会泄露,两人可以放心长期姘居,不会身丧刀下了。而且要做到这点很容易,潘巧云只要对杨雄说:“叔叔这些日子,潘公都说他乖巧。奴家只怕官人平日加班不回,奴家与叔叔孤男寡女单处不方便,邻舍嘴杂,传出闲话,坏了官人名声如何是好?”听起来名正言顺,杨雄只好另外给石秀找住处,只不过可能会耽误几天。

这个困惑,我一直没找到合理的解释,现在想来,只能归咎于潘巧云当时已经色胆包天,色令智昏,急于要和裴如海上床而奋不顾身,安排香桌和胡道人的事可以当天解决,给石秀另外找房子的几天时间却等不及了,书中也说“那妇人一点情动,哪里顾得防备人看见?”

可能有的女士不太同意我的说法,认为金复新品的《水浒》只是文艺创作,当不得真:“金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美女没好人?你金大哥向社会散布那么多对马蓉的偏见,危言耸听,今后哪个老板还敢娶我们姐妹呢?”这话说得不假,不过据我观察,不管美女还是丑女,正经人的比例不会超过百分之十。我可以举一个小例子来说明。

五、女人的真爱从来不是给好汉和正经人的

我年轻的时候,办公室从习主席家乡招了个姓郭的流氓,其貌不扬,嬉皮笑脸,一脸淫相,喜欢和办公室里的女人打打闹闹。女人是最怕寂寞孤独的,最渴望有人陪她聊,而这流氓说的笑话全是带色的,骂起脏话全与性有关,偏是这样的垃圾最受女人欢迎,办公室无论过了绝经期的老妪还是刚工作的女大学生,众星捧月般天天围着它。它最大的本事,就是和人聊天时,无论别人说什么,都能扯到性上面,三句话不离本行。总能说着说着就联想到男女之事上面,你说静候佳音,它便眉飞色舞地说是茎候佳阴。它还给人打这样的谜语:“周瑜掉进硫酸池——宫颈(公谨)糜烂呀!”甚至别人开会谈工作,不管别人说一句什么,它都能把人家的话篡改成“性暗示”,插科打诨,低俗不堪,似乎觉得自己很“幽默”。正经人听了一脸错愕,觉得一点都不好笑,无奈边上那些女人笑点很低,最爱聊这些“轻松愉快”的话题,不想谈让她们烦恼的工作,无论流氓说什么,都会扑哧一声笑着迎合:“好有才哦!”结果,每次开业务会都被开成了淫乱大会。这些中华狗男女脑袋里装的是些什么垃圾可想而知。

我还能记得大概是它从老家听来的一个黄段子,说“中央扶贫团到了陕北革命老区,一老汉叼着烟杆对扶贫团干部感慨道,你们中央的李万姬同志可真了不起啊!干部茫然,问中央哪有个李万姬啊?老汉说,怎么你连李万姬都不认识?我们这广播不是今天说毛主席日李万姬,明天说周总理日李万姬的吗?……中央领导哪个没日过她李万姬?”

每当它说到这些黄段子时,女人们便哄堂大笑,花枝乱颤,它也一起大笑,眯眼看身边哪个女人最漂亮,貌似开玩笑,乘机一把将其抱住,压在办公桌上,两只咸猪手不停地在敏感部位乱摸。办公室十几个有点姿色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被这畜牲糟蹋过,我惊见这些女人不仅没有一人反抗,反而脸上泛起了红晕,欲引还拒、半推半就、很享受、很陶醉,丑态百出。那些旁观的丑女,一个个嘟起了嘴,为没有资格被流氓猥亵而吃醋。

若女人真心不愿意被这流氓猥亵,完全可以正色警告,厉声制止,而且她们其中有些人的老公或男友就在本大厦其他楼层和公司上班,这流氓又不健壮,又不是什么高衙内揍不得的,只需把他们叫下来,把流氓扁一顿,保证它再不敢猥亵妇女。可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这么做,纵其长期在办公室肆无忌惮。这些狗男女当众人的面都敢无所顾忌地搂搂抱抱,私下干过什么事只有鬼知道。我这才明白原来平时女人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样子都是装出来,是专门拒绝正经男人用的,真替痴情那些女人的老公男友们感到不值。

我只听说后来有一个女人“反抗”过,说她有天穿牛仔裤上班,流氓又跑来摸逼,大概是被摸疼了,终于娇滴滴骂道:“再不放开,我可要抽你耳光啦!”如果我们将此女作为标准划线,把她那样“敢于反抗”的女子当正经人,那正经女人不会超过百分之十,因为被摸的女子在十人以上。

六、女人对男人的逆淘汰才是亡国灭种的真正原因

这倒不是说男人就比女人好,女人里有阎婆惜,男人里必定就有张文远;女人里有潘金莲,男人里必定有西门庆。男人里面渣男、烂人也占九成以上。

为什么现在中国渣男渣女那么多?别说再也找不到武松宋江这样有血性的英雄,连找个有点骨气的正经人都很困难了呢?

这和新旧社会婚姻制度的不同密切相关。如果还是旧社会,武松、宋江这样有血性有义气的好汉不愁找不到老婆,还能把自己的DNA传下去。因为那时的婚姻不是由女人自己作主,而是父母作主的“包办婚姻”,不需好汉操心,迟早能结婚,想不结婚都不行,父母说了算。女方父母找女婿,看的是男方的综合素质。阎母虽然势利,但大方向不会错,任你张文远再巧舌如簧,再“爱情冲锋枪”,也只能骗骗阎婆惜,骗不了阎母。阎母毕竟有社会经验,考虑问题出于理智,她要为女儿的长远着想,知道张文远这种花花公子靠不住,阎母再没知识,也知道宋江这样仁厚、稳重、本分的人靠谱,情愿给她做小,也要竭力把女儿与宋江拉一块,绝不会把女儿许配给张文远。虽然阎母拜金,那也是为女儿负责的表现。旧社会就是这样从制度上、从风俗上保证了那些有尊严、有血性、有操守的优秀男子起码能将自己的基因传下去,而使那些下贱、卑劣、低俗、淫荡、声名狼藉的郭流氓们,没人愿意为他们保媒拉纤,很难找到老婆。五四运动鼓吹反封建反帝制的,其实都是张文远之流,嫌帝制阻碍了它们玩女人,非要除之而后快。

而在现在的“新社会”却正好相反,婚姻全由阎婆惜这样涉世不深的女孩自己作主,讲究自由恋爱,这就要了宋江武松们的命了。女人,哪怕丑女都不喜欢有血性有骨气有正气的好汉,反是“同志”、“鸭子”、骗子、流氓最能得到她们的青睐,她们只为自己的“感情”负责,其他一律不管。宋江武松要搁现在,恋爱婚姻肯定是他们的老大难问题,绝对是剩男,女人都嫌弃宋江总掏自家的钱当活雷锋,去“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的做法,更不会有人喜欢武松为人出头,打抱不平,多管闲事。当然啦,宋江他们可能也不会把丑女放眼里。

卢员外要活在现在,就算他能找到对象,结了婚,只要他还是没学会讨女人喜欢,女人就肯定要暗地背叛他,让他无法把优良的DNA传下去,代之以李固的邪恶基因。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推翻帝制后,与之配套的民风民俗也荡然无存,女人开始对男人进行“逆淘汰”,这就产生了中国当前最大的社会问题。好逼都被狗日了,渣男们的垃圾DNA大量复制,社会上小李固、小张文远、小西门庆、小流氓的比例快速上升,而血性汉子、正人君子、人中龙凤无法繁殖,越来越少,不出三代,就会彻底灭绝。人长得越来越丑,心态越来越扭曲,智商越来越低下,品行越来越垃圾。要是古代中国人能和现在中国人站在一起,你会发现绝对是两个种群,差异还在继续加大。这才是亡国灭种的根本原因。

说来好笑,前些天,丧心病狂的民运分子曾杰明等人在“独立评论”号召效仿清末同盟会组建所谓的“暗杀团”,阴谋跑回大陆加害我党“公仆”,绑票公仆们的妻妾子女,却遭到广大网友的坚决抵制。他不由得哀叹现在的“人们为一己之利可以拼命,但无人会为理想而献身……一盘散沙、无比冷漠、相互嫉恨、见死不救”,承认国人“与义气和血气尚存的晚清社会不可同日而语……民众必要到一己私利严重受损时才可能造反,反了之后也不团结,易被小利收买……统治这十几亿无血性的垃圾人口,我党江山永固,夫复何忧?”

但他和很多人一样,荒唐地把这种现象归咎于蒙元满清的入侵,说外族把有血性、敢于反抗、不肯剃发易服的汉族男人都杀了,汉人里再没有优良基因。唯独苏杭还剩点美女……

曾杰明怎么不想想,如果是当时汉人的优秀基因就被我满蒙灭了,缘何到了清末还组织得起那么多场暗杀?还会有那么多“义气深重、敢做作为的血性男儿”?缘何到了文革,还看得见“为了捍卫真理情愿被割喉”的人?缘何就偏偏在改开之后,邯郸学步,抄袭西方腐朽生活方式,引进资产阶级价值观,彻底否定“旧社会”流传下来的道德规范(三纲五常)之后,人口素质立即加速垃圾化了呢?要知道,灭汉人者,非满蒙八旗也,灭汉人者,女真人也,女人的“真爱”也。

七、女人的真爱最无厘头

如果说男人的爱是见异思迁,女人的真爱就是水性杨花,是最说不清道不明,最善变最无厘头的玩意儿,却被描绘成最神圣最该受宪法保护的东西。那它究竟是什么呢?我看过一则描述女人真爱的报道。

有一个人为了掩盖自己“同志”的身份,想找女人结婚,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婚后不久,女方发现了秘密,忍无可忍,只好离婚。这位同志便又去找了个,如是者三,至截稿时止,短短时间竟然结了三趟婚,破了三个处,而且这些女子都是高级白领,条件优越,长得不错。

这些女人不都高傲之极,平时口口声声非要找到真爱才肯屈就的吗?为什么把她们当人看的男人追求她们,她们根本不去珍惜。而玩弄她们、利用她们的同志一出马,就手到擒来呢?在直男身上都找不到的真爱,美女们居然能从“同志们”身上找到,这不是怪事吗?

可见女人的真爱是多么地无厘头!如果法律、民风、道德去保护这么不可理喻、害人害己的自由恋爱,整个社会肯定会变态。

婚姻与真爱往往不一致,有的是卖身葬父不得已而结婚,有的是为了骗绿卡而结婚,有的是因为上了当而结婚,正因为如此,这才有了通奸,若总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又哪里需要通奸呢?

而婚姻与真爱的不一致又是无法避免的,于是旧社会的人们为此想出了一个好主意,竭力促使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大减少通奸的发生率。那就是数千年行之有效的“三妻四妾”制度。如果恢复了帝制,就能恢复中华古老文化,就能名正言顺地恢复“三妻四妾”制,破除为骗子制定的“分一半财产”的恶法。那些饱受骗婚困扰,担心离婚会人财两空的男人就有了对付她们的办法。男人不必离婚,照样可以把心爱的小三娶进门,不必担心犯重婚罪,不必担心受到舆论谴责。受罪的是那些骗婚、乱婚的女人,她们以后得与一位甚至数位数十位“姐妹”争风吃醋,勾心斗角,过上高强度“竞争上岗”的生活,败下阵来,只好主动要求净身出户,让她们承受一点“寻找真爱”的代价,逼其严肃而谨慎地对待婚姻。

八、不能以修行人都难以做到的标准来要求没有修行意愿的普通人

大家要是帮我恢复了帝制,我肯定帮大家找回古人那充满智慧的“三从四德”“三妻四妾”的制度。那些包养了几十上百小三二奶的官商再也不必偷偷摸摸了,再也不用怕正室了,再也不担心纪检了,再也不用躲避媒体了,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面对一切。

我就不明白,既然帝制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些人为什么非要坚持民主共和的一夫一妻制呢?我想请教,你们真的性需求那么低吗?真的清心寡欲了吗?真的赞同一夫一妻吗?真的如此,为什么又去通奸呢?

并非说一夫一妻制度不好,也不是说民主共和不好,而是实行什么样的制度得和这个国家人们的心性标准般配。好高骛远、华而不实、拔苗助长,只能给自己带来痛苦。

马克思憧憬的共产主义是那么的美妙,但要想实现必须人的心性先达到那个境界,否则就要出问题。老毛为了实现共产主义,不顾人们自私自利的本性,沽名钓誉,强制推行公有制,搞人民公社,逼迫人民去吃公共食堂,使得大家都没有了积极性,人人都偷懒,个个都贪吃。白米饭好吃田难种,不出几个月公共食堂就被吃垮了,把老毛搞得灰头土脸,反而使全党都看清楚了,知道建设社会主义是一种梦呓,丧失了信心,毛威信大减,不得已发动文革,与那些反对势力恶斗起来。

中共种种错误,实质上都来源于沽名钓誉。人民公社如此,治理黄河也如此,修建三门峡水坝也是不顾实际情况,头脑发热,好大喜功,一味追求“黄河清圣人出”的彩头,修坝拦堵,结果适得其反。

直到邓上台,才明白了这些问题的症结,知道要实现共产主义须先把整个社会的心性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标准才行,绝非是让大家吃公共食堂算公分那么简单。但想让全国人民心性提高哪怕一丝半毫也比登天还难,于是他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说法,实际想表达的意思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都遥遥无期,实现共产主义更是痴人说梦。”

其实,民主共和也不能说不好,一夫一妻也不能说不对,但得看大家实际的心性标准来制定政策,选择制度。大家都想过朝秦暮楚、三妻四妾的生活,却偏要执拗地逼迫别人清心寡欲,去遵守连自己都做不到的一夫一妻制;大家都企图把天下的财富霸为己有,都喜欢多吃多占,一毛不拔,却偏要推行公有制;大家都想自己说了算,自视甚高,听不得别人意见,却偏要实行什么民主共和。以修行人都难以做到的标准来要求没有修行意愿的普通人,这必然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人为地带来不必要的痛苦。在道德没有提高,反而还在下滑的情况下,这样的民主共和就成了恶法,这时的一夫一妻就成了枷锁。

治黄不能靠堵拦,泄欲也只能靠疏浚。推行一夫一妻须人们先已经修行得清心寡欲,知廉耻、明礼仪。在有圣人教化,民风淳朴的“旧社会”尚且不敢推行一夫一妻,更不敢说什么民主共和,而是按照人类自私的心性境界,实行符合人性的封建帝制,既坚持权力世袭,又允许科举竞争,这才把社会调整到一种最佳的模式。当今人们却不自量力、偏执狂妄,自己给自己套了那么多精神枷锁,实在愚不可及。

九、究竟谁才是时代的悲哀?

我万万没想到,王宝强婚变事件还勾起了“科学家”的嫉妒心,王宝强资产五亿的消息和明星们动辄一部电视连续剧收入数千万的报道,惹得一些院士,愤愤不平,破口大骂。他们再也坐不住了,一改平日的温文尔雅的伪装,再也顾不得矜持的脸面,公开跳出来对文艺工作者进行人格侮辱,把文艺工作者说成是“戏子”。其中,中国国际政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4/2017 20:58 , Processed in 0.03851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