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民生 查看内容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郑渊洁

2/24/2017 22:50|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411|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照片全部略)

原创 2017-01-18 郑渊洁 郑洪升

郑渊洁独家披露一口不少吃、一步不多走的瘦身秘诀


     我儿子郑渊洁原来体重超标,他身高178公分,体重96公斤。从2015年6月开始,他用一年时间将体重减掉36斤。他摸索出一口不少吃、一步不多走、无需药物和治疗的瘦身方法。近日,郑渊洁在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国际论坛上演讲时披露了自己的瘦身方法(附后)。

     作家郑渊洁还是演讲家。他的演讲语言诙谐幽默,听众从头笑到尾,寓教于乐。他的演讲从不拿别人的经历举例,全是自己的亲身经历。郑渊洁演讲另一特点是全部是脱稿演讲,从来不拿稿子照本宣科。郑渊洁的演讲之所以受欢迎,和他原创过近两千万字的文学故事有关。他的演讲从头到尾都是用叙述故事的方式进行,没有说教。所有道理都融在故事中。

      现在,86岁的老夫使用儿子郑渊洁的瘦身方法,已成功减掉19斤。渊洁说,别的事说话算数不算数不重要,体重,一定要自己说了算。

健康要自己说了算

——郑渊洁在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第二届中医药国际化论坛上的演讲

       一百多年前,北京(北平)有一位名叫刘润甫的医生,刘润甫的祖上是浙江绍兴名医,清朝时举家迁京给皇宫里的妃子看病。刘润甫擅长内科和妇科。他和施今墨等名医一起创办了华北国医学院并任教,培养了不少中医人才。大家可以百度刘润甫这个名字。

1933年,刘润甫生了个女儿,取名刘效坤。1954年,刘效坤和山西中医、书法家郑锦云的儿子郑洪升结婚。

1955年,他们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郑渊洁。就是我。我妈妈是美女,大家从我脸上就可以看出来。

       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无处不在,不光是遗传相貌,家庭环境还能影响孩子的一生,包括健康。小时候,一次我问外祖父刘润甫,什么时候我能长大?外祖父说,人会照顾自己了,就是长大了。有的人六岁时已经会照顾自己,他就是长大了。有的人六十岁时还不会照顾自己,他依然没长大。我问外祖父什么叫会照顾自己?他说就是不生病。能防止自己生病的人,就是长大了。我小时就是在注意养生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我从三岁起就养成了每天固定时间大便一次、爱喝白水和吃早饭的习惯。

        外祖父告诉我,最好的医生是能防病的医生,这叫上医治未病。中等的医生能早期发现病并治愈。再次之的医生治疗病入膏肓的患者。他还多次给我讲一个故事,说是魏文王问名医扁鹊,你家弟兄中谁的医术最高?扁鹊说我大哥最棒,我二哥第二,我第三。魏文王说不对吧,你说你医术在家里最差,可为什么你的名气最大呢?扁鹊说,我大哥告诉人们如何防病,他使得周边的人不得病,所以他没机会治病。我二哥在别人刚得病时就发现了,大家认为他只能治疗小病。我呢,别人病得不行了都来找我。外祖父在华北国医学院任教时,授课最受欢迎,他讲课就是说故事。我的外祖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用一句话概括中医,就是防病。我由此从小就有防病意识和行动。

        我23岁时开始写童话,那是1978年。写到我29岁1984年时,皮皮鲁、鲁西西和舒克贝塔都诞生了,全国有十六家报刊同时连载我的不同的作品。这么多作品同时连载,我却发现我的稿费收入不足以明显改善家庭生活。我想过好日子。我发现我写了这么多作品之所以稿费收入不高,是由于我吃了大锅饭。我的作品和别人的作品混登在报刊上,我只能和别人拿一样标准的稿费。我既怕别人沾我的光,更怕我沾别人的光,毕竟我连小学都没毕业。于是我异想天开,如果有一本只刊登我一个人作品的期刊就好了,这样,如果我写好作品受孩子们喜欢了,发行量会直线上升。收入也会水涨船高。倘若写的作品孩子们不爱看,我也不会拖别的作家的后腿,占别人便宜,因为我的作品从此和别人的作品隔绝了,不会混登在一本期刊上了。1985年,只刊登我一个人作品的期刊《童话大王》杂志创刊,我决定一个人将它写至少三十年。现在,我已经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三十二年,出刊436期,总印数超过两亿册。

        一个人写一本月刊三十二年,需要每天写作数千字,一天都不能间断,一天都不能生病。我已经做到了。这得感谢我出生在中医世家,我从小耳濡目染知道如何防病。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不管到哪儿手里都拿着一个水瓶,我总是经常小口小口喝白水。这是我外祖父教给我的一个预防感冒和其他疾病的方法。外祖父说,经常小口小口喝白水能预防感冒和其他疾病。他还说,喝了水随时小便不憋着,喝的就是灵丹妙药。喝了水憋尿,喝的就是毒药。所以我对我所有去过的地方的名胜古迹不如对卫生间了如指掌印象深刻,我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看它去卫生间是否方便是否收费。一次我去意大利一个卫生间竟然收费1欧元,我觉得太贵了,我就分三次尿( ?)。

      一次我看到一个采访,记者问比尔·盖茨,说你家最高科技的东西是什么?比尔·盖茨说是纸尿裤。我上网一查,纸尿裤早年果然是为宇航员在太空研制的高科技产品。于是我外出就用纸尿裤取代卫生间,效果很好。一个夏天我在机场过安检时,洞察一切的安检员发现我的七分裤比较丰满,可能怀疑我藏毒,就说你下边有东西吧?我说我下边没东西就成太监了。安检员将我带到小房间,让我将纸尿裤下载,他叫来一只缉毒犬嗅我的纸尿裤,那缉毒犬嗅完,它竟然抬腿往纸尿裤上小便。

      通过检查后,安检员说,您可以穿上走了。由于我按照外祖父的教诲,每天保持饮水量,写作《童话大王》月刊的32年期间,我几乎没有感冒过。健康的身体是一个人写一本月刊32年的基本保障。

       在写作《童话大王》杂志的初期,我很快发现,我每天的写作会被众多事情干扰。而按照合同的约定,我每个月不能按期交稿将面临高额罚款。我想起外祖父曾经告诉我早睡早起对身体好,他们还说每天二十四个小时对应二十四节气,清晨五点左右相当于惊蛰,是肝脏向全身包括大脑输送新鲜血液的时候,换成今天的话,清晨是人体向全身快递新鲜血液的时候。于是我在1986年改成晚上八点半睡觉,清晨四点半起床写作到六点半,这个时间从来没人找我参加活动,比如咱们的医学论坛就不会在清晨四点半举行。我清晨四点半起床写作写了31年,从无间断,保证了436期《童话大王》杂志期期按时交稿。清晨写作,万籁俱寂,头脑清晰,众人皆睡我独醒。感谢外祖父。

        我过六十岁生日时,体重是96公斤,我身高178公分,体重超标。六十岁生日那天,儿子郑亚旗想和我签个合同,我说什么合同这么重要还放在六十岁生日这天签。郑亚旗说皮皮鲁公司的投资人是做长线的,希望我多活,这样著作权进入公有领域就能成为遥遥无期的事。 当然这是开玩笑,家人是希望我长寿。

     我说指标是多少?儿子说再活五十年。于是签约。我这个人重契约重承诺。我就想,阻止我履约的障碍是什么呢?是体重。我决定瘦身。我小时候,常听外祖父说,早饭要吃好,午饭要吃饱,晚饭要吃少。他还说过午慎食。

我以前是早中晚三顿饭各吃六成饱。六十岁生日后,我按照外祖父当年的说法,将早饭和午饭调整为九成饱,晚饭改为一成饱。虽然整体还增加了饭量,但是一年时间里,我的体重从96公斤下降到78公斤。别的事说话算不算数不重要,体重和健康,一定要自己说了算。

         中医养生和防病在我们家比较流行,我父母现在86岁,四世同堂。我父亲每天阅读和写微博,近年他每年有著作出版。我的父亲和母亲都从各自的父亲那里学到了中医养生方法。他们正在恭候五世同堂。

         我年轻时曾被多位女友抛弃过。其中一位女友是因为我腿短抛弃我的,她说择偶要考虑后代的遗传基因。我曾为此自卑。后来我看菲尔普斯在奥运会夺冠后声称自己夺冠的秘密武器是中医的拔火罐,我看着电视屏幕上的他,我忽然发现他腿短。我上网一查才知道,游泳运动员都腿短,这样他们的腿才能像鱼的尾鳍那样在水中为他们披荆斩浪巧妙助力。受此启发,我找到一位游泳教练,问他我是不是还可以通过游泳体现人生价值为国争光?那教练量完我的腿后沮丧地说,抱歉郑老师,作为游泳运动员,您的腿太长了。这件事告诉我,不要妄自菲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句话用来形容中西医最合适: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名医。只要你注重养生,学会照顾自己,能预防疾病,你就成为扁鹊的哥哥那样的名医。健康是我们成就人生大业和家庭幸福的保障。

         我的家人戏称我是扁鹊的哥哥。每当我看到有的人一天也不喝几口水,而我不停小口喝水时,每当我看见有人在入睡前的晚餐上大快朵颐时,我在心里就会给自己点赞:厉害了,我的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童话都不敢这么写
——2016年11月13日郑渊洁在2016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城市国际论坛欢迎晚宴上的演讲
(现场有来自四十二个国家的政要、经济学家和高校负责人共四百余人)


  前不久,在智利的一个酒庄,我认识了王文(义乌丝路国际论坛主办者之一)。他说他认为特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他问我的看法。我说我原来认为特朗普没戏,但是当有人曝光了他录节目时忘了关麦说的一些话后,我就认为特朗普有戏了,因为过来人都知道,男生有两种,光说不做的和光做不说的。

    后来在厄瓜多尔,王文把笔记本电脑落在飞机上了,他很着急,说有特别重要的关于这次义乌国际论坛的资料在电脑里,我说你备份到云里了吗?他说没有,我说你在天上离云那么近怎么忘了往云里放。后来我才知道,特重要的资料就是今天咱们这欢迎晚宴的菜谱。

     我当时对他说,飞机是世界上保安措施最完善的地方之一,笔记本不会丢。后来果然找回来了,大家现在才得以享用这么美妙的晚宴。

     王文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敢在聂鲁达故居门口写诗。第一句是:圣地亚哥,我的二哥。

     聂鲁达是世界上第一个将鸽子称之为和平鸽的人。我和我弟弟喜欢信鸽,我们训练的信鸽在中国比较有知名度。今年10月2日北京举办了一次300公里信鸽竞翔大赛,有近3000羽信鸽参赛。我名下的7只信鸽包揽了这次竞翔大赛的前7名。

    我估计现场养信鸽的朋友不多,我所以敢披露我们训练信鸽的秘诀。一般人训练信鸽都选择蓝天白云能见度好的天气,而我们将信鸽分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专门在好天气训练,第二梯队在雾霾天训练。10月2日北京及其周边是雾霾天,我们的第二梯队就参赛了,一举包揽前7名。不过,从今年起,我发现第二梯队参赛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有一年,我们的郑氏兄弟鸽舍诞生了一只腿有残疾的信鸽。大家知道,高速飞机在起飞后为了保证速度,要将起落架收回到机身里。各种鸟在飞行时也要将腿回收到腹下。而我们这只瘸鸽由于一只腿有残疾不能收回到腹下只能悬吊,因此它无法飞直线。作为信鸽,我们认为它已经没有价值,我们决定采用一种仁义的方式放弃它,送它参加一次一千公里的超长距离竞翔大赛。一千公里的竞翔大赛,别说拿名次,能归巢的鸽子都属于凤毛麟角。童话都不敢这么写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这只瘸鸽获得了冠军!我现在也想不明白它是怎么飞回来的,但我知道,它是用生命证明给我们看:它行。2006年4月30日,我带这只瘸鸽做客中央电视台《百科探秘》节目。一只瘸鸽都能如此励志,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转型期开始时,所有人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开始奋斗人生,我是只有小学四年级学历的工人,一只标准的瘸鸽。我不光想飞,我还想长距离的飞,还梦想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飞第一。我选择了写作。

1984年的一天,我的儿子郑亚旗在我们家所在的工厂筒子楼里学走路,他的身边是工作状态的燃气灶和貌似随时爆炸的高压锅,我认为自己不是合格的父亲,我有责任让自己的孩子在安全舒适的环境中成长。当时的杂志稿费按千字两元支付,十分微薄,不足以改善家庭经济。我想在杂志发表作品后拿版税。版税相当于入股,只要写得好、作品受读者欢迎,作者就拿得多,出版者按事先约定的比例拿得同样多,一荣俱荣,符合经济规律。要想做到在杂志拿版税,只能这本杂志的全部作品都是我一个人写。而一位作家长时间写一本期刊的先例,在全世界范围还没有。
1985年5月,只刊登我一个人作品的《童话大王》杂志创刊,我和出版者按事先约定的版税比例分割利益。到今天,我一个人已经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31年,印数超过两亿册。2008年,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授予我“国际版权创意金奖”,奖励我原创了近两千万字的文学作品。
2013年12月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访华时邀我单独见面,他问我怎么做到一个人将一本月刊写这么多年?我说是为了让父母高兴。

     我的父亲是军队的一位低层军官,他在50岁时就失意没有了工作,那时我看他终日沮丧,一下子老了很多,我甚至怀疑他的生命还能坚持多久。但是《童话大王》创刊后,他一下子年轻了很多,整天精神焕发。我问他难道是要官复原职还是升迁?父亲说,都不是,他高兴是因为他认为儿子能一个人写一本期刊,对他来说,比当多大的官都提气。

     那时我写作用钢笔,写到兴头上钢笔没墨水了是扫兴的事。有一个阶段我发现我的钢笔用了一个月还有墨水。有一天半夜我去洗手间,看见父亲深夜悄悄给我的钢笔灌水。这个场面,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父亲问我,你一个人能将《童话大王》月刊写多少年?我回答,只要您和我妈妈活着,我就一直把它写下去。我父亲说,只要你一直写下去,我和你妈妈就一直活着。现在,我爸爸妈妈85岁了,身体越活越年轻。卡梅伦首相说,为了让父母高兴这个写作动力非常强大。

     有朋友可能会问,你一个人写一本月刊写了31年,你怎么总是有的可写?前些年比尔•盖茨的爸爸写了一本他是怎么教育盖茨的书《盖茨是这样培养的》,这本书出中文版时,我写序言。于是我把这本书看了两遍,其中一句话给我留下印象。盖茨的爸爸说,作为父母,如果能把孩子的好奇心留到三十岁,您就可以给成功人士当亲爹亲妈了。我比较幸运,好奇心一直没有抛弃我,可能和我上学少有关系。推理力薄弱的人,好奇心和想象力丰富。直到现在,不管我看到什么都好奇,都能因此产生灵感。

2005年中国承办第十四届世界生命起源大会,主办方将世界级生命起源研究大师美国科学家斯坦利·米勒请到北京。原本安排米勒和同领域大师进行巅峰对话,但是时代已经从隔行如隔山进化到隔行能登山,你越是对陌生的领域不了解,你越没有框框,如果你有好奇心和想象力,你越容易产生灵感。2005年6月22日,我在北京自然博物馆的恐龙大厅和米勒进行了跨界对话。我不懂生命起源,他不懂童话写作,那次对话妙趣横生,带给我很多灵感。

     米勒问我认为生命是如何起源的。我说我认为宇宙是雄性,行星是雌性。行星在宇宙中高速行进摩擦受孕,于是生命诞生。米勒问宇宙中这么多行星,怎么目前看到的只有地球受孕了?我说很多行星岁数不够,没到青春期,是童星。米勒又问为什么有的行星比地球岁数大还没受孕?我说它们得了不育症。米勒深思。然后我问米勒,作家笔下诞生的文学人物和地球生命的诞生有没有共同之处?我们那次对话被中央电视台录制成节目播出。

     我们的一些爸爸妈妈教育孩子时把重点放在让孩子获得什么上。其实,有时留住什么对孩子更重要,比如留住孩子的好奇心。有了知识,再保有好奇心,孩子长大就能进行创造性劳动了。知识丰富,但没有好奇心和想象力,只能一辈子给你从事的领域的权威打工。

       还有一件事情导致我一个人将《童话大王》月刊写了31年,我要用这件事对我的孩子进行身教。我认为最好的家庭教育就是身教。我对家庭教育有一个理解,作为父母,闭上你的嘴,抬起你的腿,走你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教育不是管理,教育是示范和引导。我要让孩子看我用一支笔将一穷二白的家变得富有。

     我觉得特朗普的胜利从某种角度看是他孩子的胜利,当人们看到他的五个孩子个个出类拔萃时,难道孩子不是父母的镜子吗?我现在观察一个人,首先看他的孩子。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和朋友相识没几天,就会要求见人家的孩子。我会说我给你的孩子唱堂会,一对一讲课吧。其实我是居心叵测以此对朋友作出判断。

       说到判断,人和人之间要判断,国家之间也一样。判断一个国家的实力,不能光看经济实力,还要看文化实力。判断一个国家能否给别的国家提供机会,首先要看这个国家能不能给自己的老百姓提供机会。我这个瘸鸽式的小学四年级学历的工人,实现了自己的中国梦。这是一个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的时代: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摇滚歌星了;英国脱离欧盟了;房地产商成为美国总统了。作为个人和国家,我们要抓住机会,创造奇迹,让全世界对我们刮目相看,让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人民过好日子。我们期待连童话都不敢这么写的奇迹多多降临。

     我最近看到一个信息,说是现在地球上所有人,都是十五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男一女的后代。起先我还半信半疑,刚才我和坦桑尼亚前总统本杰明·姆卡帕对话时,我发现我俩的头型还真挺像。于是我就信了地球上所有人都是同父同母的说法。我们互相帮助,一起过好日子,就是对我们十五万年前共同的爸爸妈妈的最好孝敬。

(花絮:郑渊洁演讲结束后,包括四十二个国家政要的现场数百人排队到郑渊洁的座位前和他握手、合影。之前已经和郑渊洁对话的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听了郑渊洁演讲后,向主办方要求再次和郑渊洁对话。郑渊洁在登机返回北京之间再次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对话一小时。2016年11月17日,郑渊洁义乌演讲《童话都不敢这么写》刊登在微信公众号、微博和博客后,在全国被疯狂传阅转发,阅读量近千万。)

     郑渊洁和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第一次对话:

     郑渊洁和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理卓奥玛尔特·奥托尔巴耶夫第二次对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郑渊洁部分演讲现场图片:

2017年1月14日,郑渊洁应邀到盘古智库演讲:

2017年1月15日,郑渊洁应邀带小读者到国家质检总局参观并发表演讲:

2017年1月14日,郑渊洁应邀到盘古智库演讲:

2017年1月15日,郑渊洁应邀带小读者到国家质检总局参观并发表演讲: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4/2017 12:33 , Processed in 0.03901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