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6/12/2017 00:11|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289|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苦肉计战略特务】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

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善本)

原题:徐水良与范似栋共同的特殊任务,就是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陈泱潮  

2017-06-11 22时

     徐水良是我在1980年春夏到上海南京组建【中华公权大同盟华东大区筹备组】时,由【中华公权大同盟华东大区筹备组】负责人傅申奇先生介绍认识的。傅申奇先生主要是因为徐水良在1975年就坐过牢而相信他。我也因此才去南京认识了徐水良。

    见面後,徐水良一听我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作者,十分紧张。竟不顾起码的礼貌,就慌慌张张离开,很长时间才回来......

现在回想,这分明就是第一次坐牢就已经降伏于公安机关,做了线人的徐水良,去向特务机关报告,得到指示後才回来。

    鉴于他持反对组党的立场,我没有和他就组党问题进行深谈。从他的状貌和言谈举止形态来看,我对他第一印象不好。

1981年我是因为追踪第四国际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同盟第一书记吴仲贤,而到的南京,和徐水良再次见面。

    徐水良介绍我认识了李永宁,告诉我说,这是他刚开始恋爱的女友。结果1981年4月4日,我就在南京火车站被堵截绑架!在全国取缔和打击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大逮捕中,我是第一个被抓捕的人。

致使我与何求、傅申奇、朱建斌、杨靖等抱定视死如归精神的【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在北京举行中外记者会,散发《告中国暨世界人民书》,宣告【中华公权大同盟】正式成立,布下火种,勇敢直面挑战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勇敢直面挑战中共的计划,流产了,失败了。。。。。。

    民主墙运动实践上登峰造极的三大事件:第一次发起成立全国性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和【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的这些志士仁人,就此陷入了漫长的监禁生活......

此次全国一网打尽全国大逮捕,致使後来的89/6.4民主运动,失去了政治上比较成熟的坚强的主导力量,大大推迟了中国民主化的成功。。。。。。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中国民主革命严重失去了及时取得成功的契机。。。。。。

    徐水良阴德丧尽,罪莫大焉!

    诚如我在《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8/chenyc/7_1.shtml 中所揭露,我是直到35年後才证据确凿地断定和证明了:中共特务机关早在1981年对全国民刊和民办组织骨干採取一网打尽时,为防止和破坏我等10来年後出狱正当壮年再组党革命,而挑选了徐水良来实施苦肉计,以便打入老资格民运人士中,视机破坏中国民主革命。

    在《特权论》作者被抓捕一个月之後,才在全国大逮捕最後时刻,5月份赶末班车,最後一个抓了徐水良(也有人多次在互联网上揭露他那时根本没有坐牢,如果那时被抓,他在外面的Q怎么能够生孩子云云。我的疑问是:他3月底4月初介绍我认识李永宁时,分明说是刚开始谈恋爱。5月初他就被抓。他徐水良到底是什么时间结的婚?又是什么时间得子的?)。

    我3月下旬见到他时,他给我介绍了他刚谈恋爱的对象,但是,根本就没有向我提起他编过什么《学习通讯》!

是公安伪造了自由民运人士谁也没有见过的,说是他徐水良主编的所谓第6期《学习通讯》(徐文立是在几个月後已经失去自由的情况下,在狱中接受预审时,才第一次看到一眼,且是全体民运人士中唯一一个!而且。既是主编,其他编委是谁?其他文章是些什么篇目?有哪些作者?对这些重要情节,徐水良从来没有向我等有关当事人和广大读者交待过!)。


因此,徐水良是公安机关深谋远虑布下的破坏中国民主革命的苦肉计战略特务。这是徐水良能够举家通过特殊通道免检移居美国的原因,也是徐水良到美国後从来不打工,知情者说他“生活过得很滋润”的原因。


徐水良的任务:

    一是在现实政治活动中,以“抓特务”的手法,把民运中坚人士领军人物(如王炳章、刘晓波),统统打成“特务”、“特嫌”,并且长期咬死他们是“特务”、“特嫌”,以图以此搞臭他们。使人民大众不信任他们,疏远他们,把领袖人物的水搅浑;

    二是重点专门对付【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民主墙登峰造极三大事件肇始者、《特权论》作者,以比对付王炳章、刘晓波更为恶劣的手段,长期死缠烂打陈尔晋,极力造谣诬蔑,以期彻底搞臭《特权论》作者,砍倒中国民主革命理论旗,把理论搅浑!


    徐水良实实在在阴德丧尽,罪莫大焉!

    徐水良为了完成主子交给的任务费尽心机。先是为了骗取陈尔晋的信任,2007年前,徐水良对陈尔晋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特别关心和尊重。例如:

1993/5年徐水良不知道从哪里(其实肯定就是公安机关)得到我的电话号码,给我打电话问候我。试探我出狱後的动向和真实想法。

1999年,徐水良从美国给我发来一个传真。这是一位持绿卡的29岁的女士的邀请信和担保书,说愿意帮助我移居美国。进一步试探我、引诱我入其圈套,以免我出逃成功。幸好我感到不靠谱,没有上圈套。

    而且,正是徐水良第一个发布我已经出逃到东南亚的消息,奇的是与此同时,泰国警方开始了一个月专门抓捕云南偷渡客的专项活动!当晚我去打电话给刘青的歌厅,在我离开後就遭到泰国警方包围,缉拿云南偷渡客,有三人被抓。我幸好前脚刚刚离开!

    徐水良介绍我联系他担任主席的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泰国分部负责人,不仅拒绝帮助我到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庇护,而且坚持要我到他们说是联系好的中泰缅交界的金三角地区去教夜校,说工时短,很轻松,月薪很高......我因为担心被中共一麻袋装了塞在吉普车後座拉回云南,坚拒不去。

    我在徐水良手下家,用他们的电话给在云南省边境瑞丽的亲戚打电话,并且请徐水良手下投寄一封信给我出逃时存放身份证驾驶证日记本等物品的亲戚。结果这家亲戚马上就被云南省公安抓去拘留审问被抄家......

我在初到泰国时,就是依靠徐水良手下和刘青与徐水良联络。不知道徐水良是怎么和刘青联系怎么反映我的情况的?结果,始终不见刘青的信电,也不见徐水良的後续安排。。。。。。

    最後,徐水良手下买了蔬菜食品,亲自把我送到一个台湾商人处住下。未过几天,我所在住处就被泰国警方团团包围,点明就是来搜查没有居留身份的云南人。又幸好全仗上帝保佑,鬼使神差,恰恰逢我外出,幸免被抓!

    这一切迫使我赶忙离开那个地方,也因为没有刘青和徐水良的回应,加上每日捡菜为生,身无分文,故而没有能再给刘青徐水良打越洋电话,和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在泰国隐姓埋名了1年之久。

    直到再一次又是上帝保佑,鬼使神差,那天很偶然会去那家教会礼拜,恰逢那家教会介绍王炳章,才得以认准、认识了王炳章。才由王炳章领我去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庇护......

2006年我第一次到美国纽约,也是徐水良来肯尼迪机场接机,也是徐水良夫妇为我摆酒接风,并且给我带路去严家祺先生家作客......

以上详见《往事後怕:我幾乎被徐水良叛徒內奸政治流氓抓回中共國!(组图)》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0/chenyc/6_1.shtml

    2007年下半年,在我粉碎了互联网上数度有组织有指挥的对我的大规模围剿之後,中共无奈,只好最後使用徐水良,令其跳出来充当造谣、诽谤、诬蔑、攻击我的主要打手!

    战略特务徐水良便和我莫名其妙突然翻脸,连篇累牍反反复复张贴恶毒造谣、诽谤、诬蔑、攻击我的文字,甚至为了让我噤声,竟数度威胁要对我实行恐怖主义暗杀......

可见徐水良配合中共实施苦肉计,是从1981年贯彻9号文大抓捕一开始,中共公安机关就老奸巨猾挑选徐水良安排好实施苦肉计,来对付【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陈尔晋!

    而范似栋作为徐水良的搭档,奉命搜集资料,撰写了《老虎》一书,力图以史料形式,在历史上丑化整个民主墙运动领袖群体。除极力否定上海民运代表性人物傅申奇外,将北京民主墙著名代表性人士魏京生描写成“街痞流氓无赖偷单车的窃贼”,将民主墙登峰造极理论《特权论》作者和实践上登峰造极几大事件的主导者【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含沙射影诬蔑说成是什么“品德不好的阴谋家”!

但是,百密一疏,范似栋在其《老虎》一书中,既鬼使神差不自觉地如实把徐水良排除在民主墙运动人士民运人物之外,又将《老虎》一书由徐水良写推崇备至的书评——真所谓机关算尽,欲盖弥彰:既彻底暴露了徐水良根本不是民主墙运动人士、根本不是民运人物,也将中共实施苦肉计,派遣徐水良范似栋作为战略特务的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2004年范似栋以“上海老民运”名义採访我关于全国民刊协会和民运第一次组党活动情况。我当时不知究里,老老实实相信他确实是上海老民运,如实回答了他的提问。

    值得指出的是:他范似栋本欲电话採访,以便他将我的口头陈述拿去,任意颠倒黑白胡编乱造,抹黑民运。冥冥之中又是上帝保佑,启示我不要怕麻烦,要负责任地写出来寄给他,自己也要保存下来。

    结果,我老老实实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认认真真写给他的《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全文):气贯长虹----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却被他所编篡的所谓描写民主墙运动的“史书”《老虎》,完全封杀了!我的这些关于民主墙第一次组党活动及创办全国民刊协会的历史真相的如实记录,就这样被特务范似栋彻底抹煞了!

他范似栋当初採访我时说,之所以要就这些问题採访我,是因为我的话是“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结果,特务范似栋把这些“不可替代的历史的记载”统统给【替代】了!

    这是什么品质?什么手段?这就是货真价实的流氓骗子品质!货真价实的特务手段!


    独立评论读者,可以看看他最近与他的搭档及同伙相互唱和,毫无良心毫无道德底线地造谣、诬蔑、攻击《特权论》作者我的丑恶表演!

    大家可以将我写了交给他的《中国民主运动首次组党活动及其相关史料存实(全文)》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84496 和他的《老虎一書中關於陳爾晉的早年活動》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84490 ,认真加以比较对照研究,就可以清楚看出范似栋刻意抹煞和抹黑中国民主运动第一次组党活动与民主墙历史真相的立场了。

中国民主革命与一党专制独裁统治的斗争,本质上是人民大众与穷凶极恶的官僚特权阶级极其尖锐激烈、极其复杂的殊死搏斗,是一场极其尖锐激烈、极其复杂的殊死战斗。

    掌握着整个国家机器和国家资源的穷凶极恶的官僚特权阶级,有充分的物质条件收买丧尽天良、丧尽道德良知的势利小人,去充当他们毫无道德底线的穷凶极恶的打手!

    徐水良和范似栋及其同伙们,就正是这样联手见利忘义的无良无耻之徒!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徐水良量刑的诡异,充分反映了苦肉计设计者的险恶用心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3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继续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就他极其诡异的量刑,进一步提出以下质疑。

1、诚如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示,这次认定徐水良有罪被判刑的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1.根据这一事实,徐水良是受人之托,被人指挥,实属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从犯,而不是主犯、首犯;

1.2.由于徐水良并没有参加什么组织活动,案情十分简单明了;

2.对徐水良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都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第102条第二项,作为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准绳。

2.1.而当时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是这样明文规定的:

“第一百零二条 以反革命为目的,进行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其他罪恶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煽动群众抗拒、破坏国家法律、法令实施的;

  (二)以反革命标语、传单或者其他方法宣传煽动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和社会主义制度的。”

2.2.根据徐水良仅只是受北京徐文立之托、只唯一主编过一期《学习通讯》的事实,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规定,只能认定徐水良这受托之人,不过是协从分子,是从犯。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主犯和首要分子,当属北京委托徐水良轮流编辑《学习通讯》的徐文立。

2.3.因此,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量刑准绳,最多只能处以徐水良5年以下有期徒刑。例如孙维邦(孙丰)只判了1年,牟传珩也只判了1年零1个月。

2.4.但是,当局却以单项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徐水良有期徒刑10年,并根据刑法第52条之规定,判处附加刑5年!

    于是,问题来了:

质疑1:比照创办过《海浪花》民刊,并且涉足参与【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的孙维邦(孙丰),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仅只获刑1年;比照创办了综合性《民主志友论坛》民刊和学术性《理论旗》民刊这样两份所谓“非法刊物”+ 组织了“民主志友学社”这样的所谓“非法组织”,也同样涉足【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的牟传珩,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也仅只获刑1年零1个月,为什么受人之托、仅只主编过一期《学习通讯》的徐水良,会不按照刑法第102条的规定,被判处比孙维邦和牟传珩高出10倍的徒刑?这到底为什么?

    质疑2:要说徐水良是因为已经坐过一次牢,算重犯,因此就会重判的话,那么《特权论》作者陈尔晋也是二进宫!而且徐水良与陈尔晋相比之下,发现问题更大、更严重、更阴险:因为陈尔晋是数罪并罚,被认定犯了“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陈尔晋“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合并有期徒刑12年,实际执行有期徒刑10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而且,还必须指出的是:陈尔晋是被指控成“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而且,还必须进一步明确指出:陈尔晋之所以会被定性成“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除了“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外,还因为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民主墙运动首次发起组建全国性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策划和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都与陈尔晋有着非常密切非常直接的发端性关系、、、、、、那么,为什么被指称是“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和“二线头头”的陈尔晋却只被判处了10年徒刑,比“一线头头”何求和徐文立的刑期还低?而不清不楚只编过一期《学习通讯》,不清不楚只犯了单项一宗“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徐水良,却被判了和“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一样的有期徒刑10年,附加刑5年?

    结论:中共特工部门老谋深算,考虑到10年後陈尔晋和这一批全国统一大逮捕的民主墙运动领袖和骨干还正当壮年,因此,非常阴险地设计了苦肉计,拟定出了10年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的预案!一方面,故意矮化邓小平认定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肇始者、《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另一方面,正是出于这个非常老谋深算的预案,1982年才会故意抬高物色来【实施苦肉计】、作为【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的徐水良,仅仅以其伪造的单一的所谓编了一期《学习通讯》,就使其刑期与【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反革命集团首犯】、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肇始者、《特权论》作者陈尔晋一样!

    走笔至此,笔者眼前又浮现出了1981年4月4日晚8时许,笔者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前两分钟,和南京-江苏公安负责人在三丈开外灯光下,四目相对瞬间同时认准对方的那一幕!那是一双怎样精于布线设伏的眼睛!撇开厉害关系不说,回顾我多年来一直遭到徐水良及其一伙,如此长时间的胡搅蛮缠,刻毒造谣诬蔑攻击,这样的深谋远虑老谋深算,不能不令人印象深刻!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6/2017 12:19 , Processed in 0.09177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