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时评 查看内容

高智晟律师谈中共政权灭亡郭文贵

8/24/2017 22:37|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322| 评论: 0|原作者: 郭国汀

付振川专访高智晟律师1:谈中共政权灭亡、郭文贵

   
     首刊《动向》八月号
   
    2017年6月27日至29日,笔者通过网络对目前仍被拘禁在陕西省榆林小石板桥村窑洞的高智晟律师连续三天进行秘密采访,话题范围涵盖大家目前最关心的热点问题。在征求高律师同意后,整理出一万四千字,现予发表。
   
时间:2017年6月27日
   
    付振川:您好!是高律师吗?
   
    高智晟:您好,谢谢!是的,是真品,而非珍品。
   
    付振川:您真乐观。能够听到您的声音太高兴了!您现在说话方便吗?
   
    高智晟:谢谢,同样的很高兴。乐观是实在避之不能的结果。打着灯笼苦苦寻觅可以不乐观的理由,而总失败矣,终于非乐观不可了。说话很方便,这都娴熟的练了五十几年了(采访者注:指说话,也指目前居住的窑洞,高律师就是在小石板桥村窑洞出生的)。
   
    付振川:外面有不少人关心着您,您的身体好吗?
   
    高智晟:您是千里眼?连我外面这群24小时全天候“关心”我的人都能看见?(笑)抱歉,开个玩笑。感谢外面朋友们的关怀,身体很好,兵强马壮。这需要您保密,这是最伤“我党”自尊的事,使他们痛苦的事是我于心不忍的。
   
    付振川:一直想联系您,联系到您很不容易。我是做了认真准备的,我特别想和您聊些目前大家都关心的话题。但又怕耽误您太多的时间,可我真的有许多问题想请教您。
   
    高智晟:抱歉,要较长时间的聊恐怕得重约时间,否则我今天计划就打乱了。
   
    付振川:不好意思高律师,我能联系到您真的很不容易,能不能今天就聊?谢谢您。
   
    高智晟:惟能如此矣。
   
    付振川:谢谢高律师。问题范围您有什么限制吗?
   
    高智晟:不过一私下聊天耳,何来限制必要?您是自由的,可随意问,而回答与否的问题又是归了我的自由了。
   
    付振川:很多人都关心您的“2017共产党会灭亡”的预言,实际上包括很多的共产党的人。现在2017年时间过去已经半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有不少人说这是瞎说,您不担心预言会落空吗?
   
    高智晟:我的信心满满,中共2017年必会败亡。这不是我的预言,是我于伟大上帝全能的见证,感恩上帝无与伦比的爱,这是我莫大的荣耀!即便至今年的最后一天,我对伟大上帝于今年拯救中国的信心不会有纤毫的动摇、怀疑,千真万确的就在今年。请朋友们留心,全球共产主义政权崩亡时间全在下半年发生的。
    我的神对我日常的关爱常让我的灵魂震动不已,有时又诚惶诚恐,不是不信,总觉得自己不配。神的无限神圣、独一无二的至高尊贵,却全天候和我这样一个卑微生命在一起,真的是不配又不敢当!
   
    付振川:这个问题是我没多想的,但是真的很奇妙,能让您这样个性刚烈的人如此地驯服,这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现象。对不起,您能不能举出些具体的神奇经历呢?
   
    高智晟:奇妙的经历每天、每时每刻都有。上帝的伟大、可敬可爱在于,当你意识到努力净洁你的人性、心灵是赢得神爱的条件,并尽心尽力作着这样的努力的时候,你就极大而极奇妙地拉近了与神的距离,你的人性、灵魂越净洁,你与这位伟大造物主的关系就越亲密。我感觉上帝就像一位慈爱、永不生气而个性明显的老父亲,总在你身边怜爱地看着你、保护着你。凡遇危险或做不该做的事,百分之百会在我的右眼睑上就像用人的发梢般轻轻扫两下,我会立即明白。做对的事,做没有危险的事神从来不管你,只在大事上犹豫难决或心里信心有欠缺时,才会在你左眼睑上发生同样的过程。
   
    付振川:可以举几个具体的例子吗?
   
    高智晟:多不胜举。刚刚星期天我到村里枣树之地转悠,经过一条为草密覆的小路时我的右眼皮被轻扫了一下,我知道神有事提醒我,眼前定有危险,低头一留意,一条黑乌蛇因吞吃了野山鸡后无法爬行正伏在草道上,其状极其恐怖。前几天晚上从缸里舀水洗漱,盖缸盖儿时右眼皮被扫了一下,由于晚上怕蚊子进窑洞而不敢开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结果第二天起床才明白,缸盖儿没盖好。有些过程是出现在大事上。诸如,2012年5月26日,我借着监狱当局让我写“三书”之机,将当年3月12日得了的中共将在2017年可耻败亡的奇妙信息详尽写给最高当局,其中严重郑告中共大大小小的恶徒们停止作恶,给自己及亲人的将来留下些转圜余地。在写到胡、温暴虐必将会得到特别法庭具体审判,对此,我愿赌上我的项上之物时,我的左眼皮很夸张的跳了两下,增实着我的信心。前几天我准备为“六·四”二十八周年祭写篇系统揭露习近平罪恶的文字,当前期斟酌构思准备完毕,开始动手写的时候,刚刚写下习近平三个字时被我的神明确地阻止一一不要写。我不加思索地立即停笔。这样例子多不胜举。
   
    付振川:的确是很神奇。可绝大部分人眼里看见的只是共产党很强大,有那么多军队和警察,感觉中国人永远推翻不了它的。
   
    高智晟:那不是事实的全部,那是心灵和见识窄狭、蔽陋及僵化的必然结果。有这种认识状态者还大多自以为是,认为自己的认识才更接近真理,一种可怕的至病态的固执己见,而这在中国却很普遍,即使是境外那群共产党的反对者中,你留意一下他们的文字、言论,中共的强大被描述的栩栩如生。他们总把中国共产主义的生灭规律放置在纵向的中国历史兴替现象里,忘了它是横向的世界共产主义生灭规律的一部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全球共产主义政权一律的擅长操控军队而长于对人民私权利的窒息性管控,而它们现在在那里!它们的一律的灭亡于一个看似偶发的非暴力事件中,一律的都在灭亡前掌控着一支强大的军队、及庞大而冷酷的警察机器,它们现在在那里!看看全球所有共产主义政权的灭亡过程,没有一个共产党政权是被人民用硬暴力打倒的,只是这种观点论者的观察及思想所不及而已。
   
    付振川:是的,是这样的,谢谢您高律,我一下明白了一条认识出路,我明白了。高律师,现在我想和您讨论一下习近平可以吗?
   
    高智晟:不大愿意在他身上浪费心思,惟愿能概略些。
   
    付振川:好的。我倒是对您对他的态度非常感兴趣,为什么会这样?能谈谈吗?
   
    高智晟:回答这个问题既很简单,又很复杂。从宗教角度论则很简单:习上台后的许多作法令人目瞪口呆,更有许多作法不仅倒行逆施,而且完全与时代及人类常识不发生联系,这是一种显明了的邪灵趋使现象。习同样是负有上天使命的,那就是灭亡中共,这点使命竟神奇地与我们这些人的使命同,惟途殊耳。人类群体里常有许多有趣现象。贼狂奔于前,警狂奔于后,他们奔向则同,而所以奔向同则大不同。习以一切丧失人类感情的保党手段将党带入坟墓是他无力回天的使命,迄今为止他的角色无有纤毫差离,这是我当下对他唯一的”肯定”。说它复杂,则在于对于历史趋向,尤其是重大历史节点的把脉,是一个涉及颇复杂的宗教、哲学、历史、现实等诸思想及见识的激荡、折冲的结果,囿于篇幅,于这里是无望述清了。从人伦感情角度论,我同情习,庆幸自己不是他,他是一个大悲剧的主角色,但不是不能改变。神永不阻止人弃罪就善,这是能绝对结论的。习先生目前已显明了的人性底色,定义着他正雷打不动的疯狂奔向悲剧的终点,悲剧总不是好事,我甚不愿见之!人各有志,既有了雷打不动的决绝的赴死态度,那情形就变得简单起来,大家各走一边。
   
    付振川:现在有很多说法,很多人说许多坏事都不是他干的,都是别人抹黑他,不知道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高智晟:这种说法极其荒谬,与近五年来已显明了的事实逻辑谬悖何止千里?这对习本人也是一种莫大的侮辱。这种荒谬逻辑成立的唯一前提是:习是个于木偶无异的窝囊废,任恶人们恣意抟捏是他日常的全部事业,至少他是个慈善无比的孱主。不仅我看不大像,习本人也不会同意的。“竟无一人是男儿”这句讥笑苏共当年垮台过程中不向人民开枪的话,“党媒姓党”、“握紧司法刀把子”这些昏话,岂是别人逼他说出的!
   
    付振川:您关于郭文贵的文章我全看了。您有没有兴趣再聊聊这个事件?
   
    高智晟:没有太多新的看法,倒是有两点有必要指出。其一是,许多人对这一事件抱有远离常识及逻辑本来的期望,期望郭能终于摧毁强盗统治集团。郭于2017年兴起绝非偶然现象,是上帝手笔的一部分,他的历史作用有些,但会是技术意义的。摧毁中共邪恶统治是个庞大而系统的工程,本质上郭仍属做揭黑活,但由于彼此前与中共高层的特殊交住,提高了他揭黑价值的当量。他的揭黑,对于真正清楚中共强盗本质者意义不大,他揭穿的只是中共罪恶黑幕的九牛一毫。而明眼人悉可看清的是,郭迄今所有策略方向都未出乎保命、保钱、报仇的目标。他声言手里有核弹,却总迟迟不肯释手,目的是双方终能妥协双赢。如果竟不是手上没有东西的话。罪恶是它政权赖以苟活的全部基础。但对于那些认不清中共极权本质的人群而言意义很大,这是应当肯定的。其二是,郭对中共解决他期望解决的问题抱着幻想,虽情有可原,却显然不现实,构成了他施展拳脚最大的桎梏。郭智商条件不赖,也深谙伎略的绸缪,他不难识清,使中共依法治国,比孵化顽石更其的离谱。另一方面,他自己与中共强盗们的利害纠缠根本就不是个纯法律技术问题,怎么可能“依法”解决呢?
   
    付振川:您对这一事件前景有什么期望吗?
   
    高智晟:当然期望他能揭黑到底,因为这种态势的继续,便对各方有大牵涉,为大势的演绎蕴蓄和改变提供着土壤。
   
    付振川:您有没有考虑过与郭合作的可能?
   
    高智晟:合作是一种状态。大家都向共匪开炮,岂不是一种合作吗?但对于具体的合作,我是信神的人,神会指引我当行的。在郭的问题上,我在准备写第二篇关于这一事件的文字时,我的神给了我意外的启示。关于与郭的关系把握,神给了我一个画面启示:三盆人工养的花。这意味着:这种关系只能是一个使人悦目的过程,成就不了大用、长久不了、而得不了实际成果。这定义着我在这一事件中思与行的全部意义,感谢我的神!
   
    付振川:对郭文贵的事情,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高智晟:中国箴言有“不知其人,视其友”说法,最近他在国内外的支持者锐削,症结正缘于他身边个别长于撕斗者不堪的面孔,谁批评郭,谁就成了特务,之等于郭自戕其面而自断其径,他的前程短且日渐其窄,这是能结论的。
   
    付振川:您如何看习近平他们反腐败?
   
    高智晟:恕我直言不讳,认为中共能反腐败的人只是两类,一类是实在的糊涂者,另一类则是实在的骗子。腐败,是中共集团今天能苟活的全部原因和结果;腐败,是已尽丧灵性的腐败分子们全部的趋动力和凝聚力所在;腐败,成就着所有腐败分子的升迁,升迁成就着腐败灵魂们更大的腐败;腐败,还有一个大作用;腐败分子反腐败,不仅可窒息扼死异己腐败分子,更能为打倒异己腐败分子的、更其凶悍的腐败分子贏得喝彩,为腐败政权赢得苟存能量。请您稍等一下,我推荐几段文字给您,是2015年年底我公开发表的《人脸背后的鬼相》一一习共反腐漫谈文中的。
   
    “今天的中共政权,贪官污吏是其政权构成的全部基础。彻底反腐等于颠覆其政权,这绝非习先生的本意。就保党命而言,习先生是个头脑清楚的人。首先,他的反腐是技术性的且唯能是技术性的。不仅不会去触及这必然滋生繁荣腐败的野蛮制度,而且对举世尽知的真正巨贪如江泽民,李鹏,贾庆林,吴官正,王乐泉等一干坏种礼敬有加。只弄掉了几个如周永康,徐才厚者几条无煊赫门阀背景的恶犬尔。而反腐的考量只是个自以为美的外衣尔。立威,剔除异己及展示不含糊的恶辣手段才是他从先前的其他党首那里继承来的本领。中共党史上,唯有赵紫阳,胡耀邦两位党首未杀同僚立威,结果大家都知道的。毛的凶残恶辣不需赘述。邓连拿下三任的在任党首。江阿斗,胡蔫儿也都有过拿下政治局委员的狠手段。”
   
    “习今天的反腐从官方营造的氛围看好像很有人支持,这却与正当性及是否正确则是两码事的。毛的每一个祸国殃民的决定不也都有很多人支持吗?那疯狂的支持程度岂在今天习以下?邓的改革开放更是得到了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大家总以为中国从此会好起来。今天,有许多对中国抱有冷峻思想者已意识到,邓式改革与毛的‘文革'一样是一场遗患无边的灾难,区别在于它是在经济领域。权贵集团以改革开放的名义,将人民几十年血汗积累起来的国有资产变成了他们的私产,已造就不可逆转的,巨大的贫富差距。结构性地造成了对环境,道德,社会公正前景的全面性摧毁。邓的改革表面看来是否定了‘文革'的,却实质上带来官僚特权的全面性复活且疯长着的可怖的后果。今天中国官僚集团的特权与腐败的祸害超过历史任何时期。就历史的祸害而言,这场经济灾难造成祸患的深重不在毛的祸害以下。今天,邓的改革开放仍是被当成党的伟绩来彰扬的。”
   
    “今天,腐败已成为仕途通达的唯一路经。腐败已到所有的位阶及所有的领域。而习的反腐,迄今都不曾在权力监督机制之建立这些关键环节上当有的制度设计。依习的智商,他很清楚中国腐败根源在那里。表面看来,他还好像个使霹雳手段的主儿,终于不过是些花哨手法尔。首先它不是制度性反腐,决定了这种反腐的不可长久及不可彻底性。便是技术性反腐,他的内心也还是有着红线的。他像我们一样清楚,中共顶级的腐败分子群体在中央。这些顶级的腐败分子就是过去及当下掌握过或正在掌握着权力的那群人,具体的说即是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就权力监督而言,到了政治局及常委这一层级是监督全无。那些去职及在职的政治局常委们的家族,那一家不是富可埒国。”
   
    “习先生说要反腐,他终于拼死不改腐败必生且必普遍丛生的极权专制政治,终于拼死拒绝建立独立的反腐败司法体系,人们都说这是骗子伎俩。这却是他头脑清楚的证据。真的要把反腐进行到底的话,他和他的政权都会被关在监狱里去。”
   
    付振川:谢谢高律,您在两年以前就把他们所谓的反腐败骗局给写的很清楚了,的确是这样的,这篇文章我没有看到过,回头认真拜读。
   
    高智晟:谢谢。今天是否收住,明天再聊?
   
    付振川:行,谢谢!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4/2017 12:28 , Processed in 0.04609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