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波茨坦中国民运会议资料之十: 赴会客车上的诗与歌

11/2/2017 19:35|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175|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波茨坦中国民运会议资料之十
赴会客车上的诗与歌
——2017年波茨坦民主论坛大会花絮之三
彭小明
波茨坦大会的住宿地点在柏林城内,会场则在波茨坦的花园别墅区中。与会的朋友们每天都乘坐会议筹备组预订的大客车往返两点一线。途中会穿过柏林市区,看得见柏林的勃兰登堡门,胜利女神柱,也看得见苏联军人烈士陵园。每次单程约需八十分钟左右。第一天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给大家做柏林景点介绍,大家兴趣盎然。

第二天早晨,我给同车的朋友朗诵了一首现代新诗:《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还是迎着朝阳出发
把长长的身影留在背后
愉快地回头一挥手
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依然是一条风雨的长途
依然是不知疲倦地奔走
让我们紧紧地拉住手!
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我们仍旧要一齐举杯,
不管是甜酒还是苦酒。
忠实和信任最醇厚!
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还要唱那永远唱不完的歌,
在喉管没有被割断的时候。
该欢呼的欢呼,该诅咒的诅咒!
假如生活重新开头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他们不肯拯救自己的灵魂,
就留给上帝去拯救!……
阳光下毕竟是白昼!
时间啊,时间不会倒流
生活却能够重新开头
莫说失去的很多很多
我的旅伴,我的朋友
明天比昨天更长久。

这是北京老诗人邵燕祥的当代新作。他说到了苦酒和割喉,那是我们民族最深重苦难回忆,但是诗人为我们展望生活的重新开头!邵燕祥曾是中国罕见的少年才子。他十四岁就在北平文坛已有文名。十七岁北京刚刚成为首都,他就出版了诗集《歌唱北京城》。他曾是中共和毛泽东的歌颂者,写了大量中国新建设的新诗。同时又学写苏联马雅科夫斯基的讽刺诗。1957年邵燕祥被打成右派。二十多年的右派生涯使他痛苦,也使他猛醒。改革开放以后他写了大量杂文,抨击腐败和不公,并完成了思想自传《别了,毛泽东》,成为中国最敢说敢写的老诗人。他一直是诗刊杂志的副主编。

说完邵燕祥,来自巴黎的戏剧艺术家王龙蒙接着表演了每年六四纪念日的重头节目朦胧诗人食指的诗《相信未来》: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每次六四活动,民运队伍总是少不了王龙蒙朗诵的这首诗。它让我们看见民主中国的前景,看见中国幸福的未来。虽然有一时的困难,眼前的落寞和暂时的挫败,但是,勇气照样能战胜悲哀!

前《黑色文库》主编廖天琪为大家演唱了一首早期现代儿童歌曲《本事》:记得当时年纪小,我爱谈天,你爱笑,有一天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儿落多少?

这样的儿童歌曲才是真正的儿童歌曲,国内那些《我爱北京天安门》、《弟弟梦见毛主席》之类的歌曲都是中共的宣传工具,是用来洗脑的伪儿歌。这首《本事》的作曲家黄自是上海音乐学院前身上海音专的创始人之一,现代中国音乐的奠基人,贺绿汀、刘雪庵、丁善德等中国音乐家都是他的弟子。有了黄自老师的辛勤教育,才有贺绿汀的《秋水伊人》,刘雪庵的《何日君再来》呀!

北京民族大学朱振和教授演唱的是三十年代恐怖影片《夜半歌声》的插曲《热血》:

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人道的烽火燃遍了整个的欧洲,我们为着博爱平等自由,愿付任何的代价,甚至我们的头颅,我们的热血,地泊尔河似地奔流。任敌人的毒焰,胜过克里色姆当年的猛兽。但胜利终是我们的,我们毫无怨尤。瞧吧!黑暗快要收了。光明已经射到古罗马的城头!

《夜半歌声》这部电影原是作家田汉根据法国戏剧《歌剧暗鬼》(Das Phantom der Oper)改编移植而成的恐怖片,其中革命加恋爱的情节却使它获得了生命力。其中的插曲都曾在国内流行。热血的革命节奏和铿锵词句也的确相当鼓舞人心。

民主前辈陈泱潮表演的是云南民歌,那方言的乡情和质朴的旋律,抚摸着每一位听众的心。

民阵召集人秘书长潘永忠献唱的是他少年时代学会的一首朝鲜革命歌曲。

然后大家欢迎来自日本的著名政治家牧野圣修为我们演唱一支日本民歌。潘永忠介绍说,在日本和国际政坛,牧野先生处处表现出他正直、雄辩的民主政坛大家风度,到了与民同乐的平民场合,牧野先生也非常平易而风趣,大家共享卡拉OK的时候,他也当仁不让,一展歌喉。

牧野先生唱的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北国的春天》: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的春天啊,北国的春天已来临。城里不知季节变换,不知季节已变换。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嫩芽初上落叶松,北国的春天啊,北国的春天已来临。虽然我们已内心相爱,至今尚未吐真情。分别已经五年整,我的姑娘可安宁。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这是日本十分著名的怀乡爱情歌曲,旋律缱绻,歌词儒雅,引得大家一同鼓掌击节,掌声也叩动了大家怀乡之情的心弦。我们的祖国远在万里之外,那里至今还没有实现民主宪政的理想。我们何时才能回到祖国的怀抱?

客车缓缓地驶近我们的会址。大家面带微笑,步入会场,准备参与一天的民主宪政议题。德国金秋的微风和黄叶频频给我们亲切的祝福。
2017年10月30日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4/2017 21:06 , Processed in 0.05726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