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真知灼见!耶鲁校长2018毕业演讲全文(图

7/19/2018 13:46| 发布者: 陈泱潮| 查看: 534| 评论: 0|原作者: 陈泱潮

真知灼见!耶鲁校长2018毕业演讲全文(图)
2018-07-17 03:00







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在讲坛上演讲。(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youtube)

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在2018届毕业典礼上发表了题为Drawing a Larger Circle的演讲。在此分享演讲译文,与大家共勉。

2018届的毕业生们、家长们和朋友们,很高兴与大家共同见证这个特别的日子。今天是喜悦的一天,未来则充满希望。现在,我将履行耶鲁大学光荣的传统:请在座的所有家长和朋友们起立,向我们2018届优秀的毕业生们致意;也请在座的2018届学子们起立,向所有成就你们达成今日里程碑的人们致敬。谢谢大家!

人们总是倾向于制定大量的计划。有些是实用性的计划,比如订航班、租房子,思考毕业后在哪里生活、工作或学习。还有一些是远大的抱负,展望未来的生活,以及未来几年筹划构筑的事业等。

我想分享的是Pauli Murray在1945年所写的关于她的志向。那时,她还是一位年轻的律师和民权活动家。

“我要通过积极和包容的方式打破隔离,”Murray写道。“当我的兄弟们试图画一个圈把我排除在外时,我会画一个更大的圈来包容他们。他们为小团体的特权发言,而我为全人类争取权利。”

所以今天我想问你们:你会画多大的圈呢?

你会画一个兼容并包、充满活力的圈?还是拉帮结派的团团伙伙?

要实现兼容并包很难,但未来的回报巨大。

当你们即将离开校园时,我建议你们可以仿照Pauli Murray以及其他许多耶鲁毕业生的例子。首先,要确保你画的圈足够大。
如今的世界,你可以在Twitter上拥有700位粉丝,也可以在Facebook上交1000位好友。看起来拥有一个很大的圈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如果你所谓的“朋友”都在分享相同的故事、类似的观点,那么你的世界可能很窄。然而,一场与现实生活中6个朋友的谈话可能会获得更加丰富的想法和观点。

我在耶鲁大学的这些年,我很荣幸能够认识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我也了解到最伟大的学者们所画出的那些很大的圈。他们博览群书,也对自己研究范围之外的想法颇感兴趣。

Robert Dahl是一位曾在耶鲁大学任教40年之久的政治学教授。因其在民主和民主制度研究中的权威,Dahl教授可谓是同时代最受尊敬的政治学家之一,也是一位深受喜爱的导师。

2014年,98岁高龄的Dahl去世,他曾教过的学生纷纷表达对他的哀思。一位名为Jeffrey Isaac的学生回忆道,尽管他非常喜欢Dahl教授的课,但他强烈反对Dahl教授的一些论点。Isaac还发表论文驳斥Dahl的理论。然而令他惊讶的是,系里最支持他的老师竟然是Dahl教授本人!Dahl教授还同意担任他的论文导师。

Isaac写道:“Dahl教授花费了数不尽的时间在他的办公室里和我讨论论文主要论点,以及我要驳斥的人——他自己!我们客观地讨论‘Dahl’这个人和他论点的局限性,并猜测‘Dahl’会如何回应我的论点。”

Dahl教授欢迎他的批评者并且倾听他们的意见,与他们展开交流。这是一种开放且积极的研究精神和教学模式,是耶鲁所追求的终极目标。

这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校园之外。气候变化、贫困、动荡和暴力是我们社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这需要创新和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然而,政治分化令这些问题比以往更加难处理。我们需要与不同政见者交谈,尽管我们并不同意他们的观点。

我们或许可以效仿Dahl教授以及许多其他智慧、通达的思想者,画一个够大的圈,并不断填充人类的认知。

我的第二条建议是:尽你所能画更多的圈。

其中一个圈是你的工作。你不仅要确保你喜欢它,还要确保它不是你生活中仅有的圈。

我们知道,幸福的源泉之一是培养工作之外的激情和专业。与他人分享这种激情能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喜悦,还能将我们与其他圈子的朋友和同事连接在一起,而这些人可能与我们平时遇到的人迥然不同。

许多人知道,我对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的音乐甚为喜爱。我对传统乡村音乐和蓝草音乐的热爱,能牵引我至弗吉尼亚西南部和肯塔基州东部等地,担任国际蓝草音乐博物馆的董事,并且能和蓝草音乐教授一起演奏贝斯达30年。

这让我在夏季蓝草音乐节期间能与陌生人尽情分享音乐和故事。最重要的是,对音乐的热爱让我建立超出我成长的故乡、学校和我所从事的心理学专业的友谊圈。

我为能够成为一名心理学家而自豪。我的学科也提供许多实证支撑我的个人经历发展。

Patricia Linville是一位社会心理学家。她的研究集中在人们的自我认知,以及这些自我认知的影响。当完成她所称之为“自我复杂性”的研究期间,她曾是我在耶鲁的老师。目前,她任教于杜克大学。

根据Linville教授的说法,“自我复杂性”是一个更大的概念,指一个个人的多面性。换句话而言,这个个体画了很多圈。

比如,一个女人可以视自己为学生、马拉松选手、戏剧爱好者、纽约客杂志读者,以及我们刚才提到的蓝草乐队中的贝斯手。她可能比那些只视自己为律师的人有更大的自我复杂性。

Linville教授在她的研究中发现,更大的自我复杂性可以作为消极经历的“缓冲器”。如果你全靠工作定义你自己,那么当你没得到升职时,或许会对你的自我价值认知造成深重的打击。Linville教授将其称为“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认知的篮子里”。
而像我刚才提到的跑马拉松的吉他手,在遇到挫折后可能恢复得更快。Linville教授甚至发现,自我复杂性更大的大学生患有抑郁等精神疾病的比例更低。

最后,我想提出一个扩大圈子的重要途径——结识更多人并与之互动。

在这里我想提及的仍是Pauli Murray。

Murray上千封的信件折射出的是她丰富的生活。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学习期间,Pauli Murray收到了一份来自耶鲁1936届校友William S.Beinecke的信。现在这个名字或许听起来很熟悉。贝尼克珍本与手稿图书馆就是以William的父亲和两个叔叔命名的,而耶鲁的许多项目也从这个家族的慈善事业中受益。

上个月,Bill Beinecke去世,享年104岁。1963年致信给Murray时,他是Sperry and Hutchison公司的董事长。这是一家由其祖父创立的美国企业,你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可能还记得S&H发行的绿色邮票。Beinecke曾是这家美国企业的领导者,也是一位富有且强大的人。

他在耶鲁的一次活动上遇到Pauli Murray。在那次会议后不久,他给她写了一封信,询问她关于他在《时代》杂志上刊登的关于美国种族关系文章的看法。

Pauli Murray回复了。几周后,他再次发给她了一篇学校融合的文章,并询问她的意见。她又给他回了信。这封四页纸、单行距的回信被Murray称为“不可估量的种族问题”。他们的通信持续了几个星期。双方观点都很有趣且坦率。

Beinecke和Murray,这两位耶鲁传统的典范,尽管在性别、家庭背景、种族、阶级等诸多方面存在差异,但他们仍能保持对话。

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完全同意彼此。但可以想见的是,他们从交流中获益良多。这完全是因为两个人决定超越他们日常的圈子。

Beinecke决定给Murray写信绝非一时头脑发热。上世纪50年代,Beinecke参加了耶鲁法学院一场有关美国种族关系的讨论。不久之后,他决定参与Sperry and Hutchinson的招聘。他了解到职业介绍所在向他们推荐人时完全剔除了非洲裔美国人。Beinecke决定终止这一做法。

Beinecke也支持为来自底层高中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并在耶鲁法学院为有色人种设立奖学金。在开展这项工作的过程中,他遇到了Murray并开始了他们的通信,希望能够弥合两人的经历鸿沟。

Bill Beinecke的生活由许多不同的圈子组成。他领导改善纽约中央公园,支持环保事业,热衷高尔夫运动。他也是耶鲁及其学生兴趣的积极倡导者。

那么,在年轻的Pauli Murray承诺在她的生命中画一个更大的圈之后发生了什么?在她最后一次致信给Bill Beinecke的一个月后,她组织并参与了那场著名的华盛顿游行。当取得耶鲁法学博士学位后,她起草了一份有影响力的法律备忘录,帮助确保在1964年的《民权法案》中纳入基于性别的保护。

Murray的生活圈还延展至诗歌和教学。67岁时,她成为第一位被任命为圣公会牧师的非裔美国妇女,继续她的一生都在致力的和解与理解。

扩大我们的圈子并非易事。这当然需要勇气,也需要对生活的想像力和好奇心。它拒绝恐惧和怀疑,要求我们互相倾听,量度人性的边界。

正是由于Pauli Murray和Bill Beinecke都画了很多很大的圈,才使他们的生活相交。我希望你们也可以如此,尽可能画许多圈,并且让它们足够大。你会发现生活更加丰富、充实、有意义。你将为世界带来我们亟需的同情和理解。

2018届的毕业生们(请起立):

现在整个世界在你们面前,请你们携手慢移流浪的脚步,向世界带去你在耶鲁教育中获得的一切:虚心聆听,批判地参与,创造性地应对挑战和难关,在寻求幸福的同时接受你的责任,画一个更广阔的圈包容和理解这个世界。

我们很荣幸见证了这一刻,并为你们的成绩感到骄傲。请记得向所有成就你们走到今日的人表达谢意。请带着感恩的心从这里出发,依靠你们的思想、声音和双手改善你们新的社区和世界,这将是你们对母校最好的回赠。

2018届全体毕业生,祝贺你们!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2018 05:49 , Processed in 0.62920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