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政治 查看内容

中国共和党宣言(草稿)

10/16/2018 22:50| 发布者: 张国堂| 查看: 1054| 评论: 3|原作者: 张国堂

中国共和党宣言(草稿)
张国堂
2017年1月8日
  中国共和党由我张国堂于1999年9月3日发起成立。1999年9月3日我在宜昌某打字店把我文稿《中国人的权利宣言》打印成传单,在社会上公开散发,在该文稿中,我向社会公开宣布成立中国共和党。因此,中国共和党于1999年9月3日正式成立。当时,我把我的文稿文集定为《中国共和党宣言》,后来把该文集改名为《张国堂初始向共产黨宣战》,并决定由中国共和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时再由大会决议发表《中国共和党宣言》,本文是为代表大会准备的宣言草稿。
  我计划尽快筹备在中国大陆召开中国共和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本文稿是为大会准备的文件。希望本党党员从现在起,就要开始讨论本文稿。
中国共和党的宗旨
  中国共和党追求国泰民安,致力于国家安宁和秩序,为民众的安居乐业尽心尽意尽力地献计献策。
  中国共和党维护社会和平,保障安分守己之人的个人自由,促进人与人相互和睦和相互信任。
中国共和党的奋斗目标
  一、以张国堂学说取代马列毛主义,以中国共和党与中国民主党在民主选举下的两党轮流执政取代中国共产黨的一黨专政。
  张国堂学说是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马列毛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简称。
  中国、苏联、东欧各国等国的长期历史实践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的奸诈诡道已经走到了悬崖绝壁、陷入了沼泽泥坑。中国必须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中国面临严重危机,只有张国堂能够拯救中国!
  自从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就煽动中国人与中国人相互仇杀。1949年之前是国民党人与共产黨人相互仇杀,1949年之后是共产黨人与共产黨人相互恶斗。因此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国家不可能因内讧而富强,人民不可能因纷争而幸福。因此必须抛弃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思想还能坚持吗?1949年之前,共产黨为确立毛泽东思想,有2800多万人做了炮灰,还杀死了无数国民党官兵,还因内战破坏经济饿死了至少2000万人。现在共产黨的实权派人士几乎都背叛了毛泽东思想,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他习近平准备多少人再做炮灰?又准备杀死多少中国人?公开否定毛泽东思想的人很多,恨毛泽东的人也很多。把他们怎么办?现在骂毛泽东的人可以出名,而没有被抓的危险。因为骂毛泽东的人太多了,法不责众!因此,中国人民不可能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是奸诈小人,他对毛泽东思想阳奉阴违,所谓“打左灯,向右拐”,就是说谎。邓小平以诡诈为智慧,毫无诚信,挑战孔子“民无信不立”的古老戒律,他注定失败,而且他必失败得很惨。他邓小平必将遗臭万年。
  而今中共官僚普遍腐败无能,民众大多刁滑,这都是共产黨毒化的结果。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理当继承孔孟之道。美国的强盛,美国人民的平安、富裕、幸福就证明耶稣基督是又真又活的真神。也证明西方正宗政治学是真理。美国今日的强盛是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奠基的,而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大多虔诚信仰耶稣基督,这就证明基督教是真理。因此,张国堂综合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创立张国堂学说是正确的。因为真理是统一的,也是独一的。
  二、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是:倚靠上帝耶和华(即昊天上帝),领导中国人民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正宗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以和平手段结束一党专政,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公开、公平、公正地建立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富强国家。
  三、中共宪法是马列毛主义指导的,而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中共宪法是暴政恶政的根源。中共宪法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暴徒以武力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中共宪法是非法之法,是恶法。因此必须废除中共宪法。
  我们主张:废除中共宪法,按汉密尔顿等美国人的《联邦党人文集》和中国传统制定未来中国的新宪法。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使每个对政治有兴趣的读书人都能诚实地凭本事竞选国家领导人,或到政府谋求当文官。只有当官掌权才能最有效地报效国家,惠泽民众。唯有当官掌权才能保护百姓,在政府之外维权,必然被动挨打。
  基督徒当争取当官掌权,以报效国家,惠泽民众,这样才能更好地荣耀上帝。
  儒教徒的人生是始于孝悌,成于忠君爱国,终于从心所欲不踰矩。而我张国堂就是君。
  四、未来中国的政体是以张国堂为永恒天子、永恒皇帝的君主立宪制的代议制联邦共和国。总统和国会议员都是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的大臣,但由民众依宪法选举产生。
  五、每个中国人都当读张国堂的书,听张国堂的话,做张国堂的善良臣民。
  凡中国共和党的党员都当立志报效国家、惠泽民众。要当大官,当清官,要效法包拯(即包公)除恶安良。
  要勇敢竞选国家领导人,也要辅佐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要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勿争民主,勿争自由,勿争平等,勿争人权。勿反专制,勿反独裁。因为民主、自由、平等、人权、专制、独裁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只会导致纷争、内讧、动乱。当初毛泽东、共产黨就是这样制造纷争、内讧、内战,最终导致暴政恶政。
  六、由于共产黨害人害己、祸国殃民,我张国堂憎恶共产黨,与共产黨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但我张国堂愛共产黨人,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同胞。中国共和党自1999年成立以来,一直主张:愛共产黨人,教育共产黨人,以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并主张解散中国共产黨,但尽力保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稳定。但由于习近平一伙死不悔改,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拒绝张国堂学说。又由于我读了高智晟律师的《2017年,起来中国》之后,我张国堂决定改变上述方针政策。现在中国共和党主张:不仅要解散中国共产黨,也要解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中国共和党将筹备成立中华帝国政府。
中国共和党主张:凡在中共十九大之前公开发表否定马列毛主义的言论的共产黨人,我们未来的中华帝国将量才录用。凡在本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之前向中国共和党人联络并向本党输诚的中共政府官员,我们未来的中华帝国政府将量才录用。其他中共政府官员,我们党将鄙视他们,未来的中华帝国政府绝不录用他们。因为他们胆怯,或者邪恶、奸诈、贪婪、愚蠢。
  中国共和党不承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中共国的所有大学毕业生的学历。私人企业是否承认他们的学历,由各私人企业自己决定,中国共和党不作规定。
  七、中华帝国是以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为君主的君主立宪制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总统和国会议员都是朕张国堂的大臣,但由民众依中华帝国宪法选举产生。省长和省议会议员是朕张国堂的大臣,也由本省选民依宪法选举产生。
  中华帝国不搞“一人一票”的选举。中华帝国政府领导人的选举的选民必须具备选民资格。
  中华帝国的选民资格是:国家领导人的选举的选民资格必须是中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或是在中华帝国注册的私人大学的本科毕业生。省级领导人选举的选民资格必须是高中毕业生。县级领导人选举的选民资格必须是初中毕业。中共国的高中毕业生和初中毕业生必须通过中华帝国的相应考试(相当古代的秀才、举人)。
[groupid=119]中和日报[/groupid]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张国堂 10/16/2018 21:53
中国共和党党员要贵道尊贤
  一、初等知识是高等知识的基础,古代文化是现代文明的基础。本党党员要先学《四书》(《论语》、《大学》、《中庸》和《孟子》)和基督教的《聖经》,再读张国堂文集,以后再学西方正宗政治学。也要读历史,还要学法学、经济学、行政学等。
  二、中国有古训:“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家中无才子,官从何处来?”“书到用时方恨少,事不亲临不知难。”又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聖贤书。”凡与聖贤书无关的话不说,凡与力行聖道无关的事不讲。
  本党鼓励国人竞选国家领导人,提倡要帮助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本党认为:凡自己不竞选国家领导人,也不帮助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的著名公知和时政评论员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
  三、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本党党员都不可读外人的文章和书籍。
  自由主义是误人误己、误国误民的异端邪说。所有自由主义者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因为他们一盘散沙,就毫无政治力量。事实已经证明他们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自由主义者都没有愛心,也没有担当,他们不肯当官掌权以保护百姓,这就必让恶人小人当官掌权,这样必任凭贪官污吏和奸商豪强侵害百姓。他们是假清高的庸人,又是“无父无君”的禽兽;他们满足于“处士横议”,他们成天“处士横议”;他们的“处士横议”蔽塞仁義。
  孟子曰:“聖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愛,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公明仪曰:‘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着,是邪说诬民,充塞仁義也。仁義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
  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是杨朱之言的现代化。而维权人士的言行是墨翟之言的现代化。共产黨的民主思想、平等主义等等是野兽之言,是比杨朱和墨翟之言更邪恶、更有害的言论。卢梭关于“民主、自由、平等”的思想是《民数记》第十六章第3节可拉之言的现代化。马克思主义继承卢梭的叛乱思想,其实质是《箴言》第一章第11-14节所罗门所预告的“恶人之言”的现代化,就是在这“恶人之言”上作巧言令色的伪装,把邪恶伪装成正義,还加上《创世纪》第四章第23节拉麦之言的现代化。毛泽东思想是所有恶人之言的现代化,再加上巧言令色。他们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只导致动乱内讧、血腥杀戮。魏京生、王丹等民运人士所信奉的民主主张,其实质是共产黨的民主思想,我们要远离他们,因为他们是在国人中布散纷争的恶徒。八九学潮是共产黨的民主思想指导的,是民主运动,也是动乱。邓小平以武力驱散争民主的群众,是不得已,也是必要的。一九八九年的“六四血案”应该由胡耀邦和赵紫阳负责,因为他们以共产黨的民主思想煽动动乱和内讧,破坏国家的安宁和秩序。六四死难者都是上了他们的当,做了他们的炮灰。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是异端邪说,不过比马克思主义好一点。孙中山喊出“民主、平等、自由、博爱”的政治口号,开启了中国混乱的大门。《聖经》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诗2:1-3)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的实质,就是不要孔孟之道和基督教教義的约束,他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为蛊惑家陈独秀、李大钊、鲁迅、青年毛泽东打开了大门。虽然孙中山自称基督徒,虽然后来的戴季陶硬说孙文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是一致的。孙中山对基督教和孔孟之道阳奉阴违。后来蒋介石、戴季陶也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的阳奉阴违,就像今日共产黨人对马克思主义阳奉阴违一样。
  所有民运人士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因为他们自己不竞选国家领导人,也不支持我张国堂按自然法竞选国家领导人。
  凡热衷政治又不立志当官掌权的人必一辈子贫穷卑贱。
  熊十力、蒋庆、余樟法(又名东海一枭、东海老人)、余英时、秋风等学人的新儒学也是异端。他们及其弟子都是一群无君无父的禽兽,或者是认贼作父的小人恶徒。他们都是“乡原”,是孔子所厌恶的“德之贼”。他们都是不忠不義的小人恶人。唯有我张国堂是孔孟之道的唯一正宗传人。
  法轮功也是异端。所有法轮功学员也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因为他们不信耶稣基督,也不信救世主张国堂,李洪志还假冒主,与救世主张国堂争功。
  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黨》,并发起退出共产黨、共青团、少先队的三退运动,这是有功的。但由于李洪志的说教不能治国安民,因此他们只有破,没有立,就不能给人民盼望国泰民安的希望,因此就不能取代共产黨。他们现在寄希望于习近平;他们希望习近平解体中共,抓捕江泽民;他们希望习近平换一个马甲继续统治中国。这样只是换汤不换药,人民必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历史和现实证明:所有佛教徒都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他们对国家和民众都是无用的。
  凡不信救世主张国堂的基督徒在政治上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因为他们一盘散沙,就毫无政治力量。这是因为他们不追求上帝的国和義,他们不遵守《但以理书》和《启示录》等《聖经》预言。因此他们都无福。
  只有张国堂学说是唯一系统的治国安民的政教学说,只有张国堂学说是真理。
  耶稣基督最愛张国堂,因为张国堂听耶稣基督的话,遵行耶稣基督的话。张国堂心甘情愿做耶稣基督的奴仆的奴仆的奴仆。张国堂也心甘情愿做孔子、孟子的奴仆的奴仆。
  我张国堂必将统治中国。凡热衷政治又不肯信从我张国堂的人必遭淘汰,他们必将失败、贫穷、卑贱,最终还必下地狱。凡信从我张国堂的人,必将富贵尊荣,还必得永生,必上天堂。因为我张国堂是犹太人所等待的弥赛亚。
  四、我主耶穌基督教导说:“凡自卑的,必升为高。凡自高的,必降为卑。”本党党员都要甘心情愿地顺从永恒天子张国堂皇帝的领导。凡不肯服从他人的人必然是一盘散沙中一粒沙子,就沦为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从而必然贫穷、卑贱。政治是团队的事业,团队必有领袖。西方有训:“没有领袖就没有政纲,没有政纲就没有政党。”
  五、我主耶稣基督说:“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 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太7:24-27)
  要学以致用,勇于实践。要力行聖道。要勇敢宣传张国堂学说,发展中国共和党。
引用 张国堂 10/16/2018 21:54
“普世价值”论是邪说谬论
  什么是“普世价值”?他们说:“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是普世价值。”
  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及专制、独裁等等都是大众政治词汇,不同的人对这些政治词汇有不同的理解,人们的分歧巨大,难有众人一致认可的定義。
  什么是民主?民众总是国家人口中的绝大多数,而且人人皆有从众心理,因此,民主是国家的自然倾向,可以说民主是国家的本能。从而就不必追求民主,也无需追求民主。因为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是民主的。刘邦当皇帝难道不是他那时的绝大多数人的裁决吗?文革时,几乎人人都高喊“毛主席万岁!”那时毛泽东的个人专制独裁难道不是民主的吗?
  中国人所说的民主与美国人所说的民主是不同。美国人所说的民主是由多数人的代表当权,并宽容少数派,少数派也要节制。中国人所说的民主是混乱。
  组织起来的极少数人总是统治一盘散沙的绝大多数人,这是自然规律,是定律。当然,极少数人要依据绝大多数人的意愿统治绝大多数人。因为“民无信不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都是自然规律,因此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是民主的。
  今日中国也是民主的中国。到目前为止,支持习近平的人比支持民运人士的人多得多。
  国家总是民主的,但不总是有道。无道的民主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
  1989年的北京学生运动(学潮)是民主运动,也是动乱。共产黨民主思想指导的民主运动就是动乱。因此,共产黨的民主思想必须抛弃。
  人民愚昧、懦弱、一盘散沙,人民能当家作主吗?鼓吹民主的中国人如果他不是庸人,那么他就一定是野心家。他口中喊民主,心中想的是他自己做主。
  对政治有兴趣的读书人当追求国泰民安,当为民众的安居乐业献计献策,当勇敢地竞选国家领导人,要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
  《大学》曰:“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孔子关于知人、亲仁的教导等等就是大选制度的自然法。因此要按自然法竞选国家领导人。就是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自己执政掌权。先说服聪明人支持自己,再由自己的支持者说服其他人支持自己,这样自己的政治力量必逐渐增长,不可阻挡。
  根据孔孟之道,为国得人者仁。自己竞选国家领导人是自荐,辅佐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是荐人,这都是为国得人,这是仁者所行。自己不竞选国家领导人,也不辅佐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而又热衷争民主,这是胡闹,这于己、于国、于民都毫无益处。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樊迟问仁。子曰:“愛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对政治有兴趣的读书人当向人民或掌权者举荐有才能的正直人士,使他们出名,从而使他们有机会当官掌权。什么样的人士才是有才能的正直人士呢?就是熟读基督教的《聖经》和《四书》,追求与孔孟圣贤同心,在心思意虑上力求与主耶稣基督合一的人。
  《聖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什么样的人是慧心人呢?《聖经》又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聖者便是聪明。”(箴9:10)《聖经》还教导要亲近智慧人,远离恶人。基督徒要做得人的渔夫。等等,这就是大选制度的神法。
  民众所需要的是安居乐业,他们并不要求他们自己做主,他们盼望君子为他们做主,但自由主义者却放弃文士的责任,不肯为他们做主。民运人士要民众自己做主,也不肯为民众做主,还不许别人为民作主。因此,民运人士和自由主义者都得不到民众的拥护。
  美国民主党创始人杰弗逊说:“群众的职能不是治理,而是选举从事治理的人。”行得通的民主制度只能是代议制民主,但中国人却分不清代议制民主与直接民主。他们总是鼓吹什么民主抗争、公民社会之类的歪理邪说。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朱熹注解曰:“困,谓有所不通。言人之气质不同,大约有此四等。”杨氏曰:“生知学知以至困学,虽其质不同,然及其知之一也。故君子惟学之为贵。困而不学,然后为下。”民众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对王道“困而不学”的人。你让人民做你的主,你做人民的奴仆,你能幸福吗?你能自由吗?你不让人民做你的主,为何要为人民做他人的主而奋斗呢?你不愿做人民的奴仆,为何要为强迫他人做人民的奴仆而奋斗呢?争民主的实质,就是强迫他人做人民的奴仆。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不愿意做人民的奴仆,为什么要强迫他人做人民的奴仆呢?毛泽东一辈子都是争民主,他所作所为就是强迫他人都做人民的奴仆。而人民极易被奸诈的强人操纵。操纵人民的强人就是奸雄、僭主。毛泽东操纵民众以人民民主的名義奴役每一个大陆中国人。
  人民中的绝大多数人愚昧、胆怯、贪婪、骄傲、他们中的许多人嫉妒心重,他们容易受蛊惑家的煽动。因此民主是有危险的。
  对王道困而不学的人们最容易受蛊惑家的煽动,也最容易被奸雄操纵。操纵民众的奸雄在内讧、内战中得胜,就变成僭主。毛泽东的一生就是蛊惑家变奸雄、变僭主。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也都是继承毛泽东做僭主。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证明:读书人如果不要救世主,也不要皇帝,那么经过血腥的内讧之后,必受僭主的统治。
  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就是蛊惑家变奸雄、变僭主的历史,是人民遭血腥杀戮的历史,也是人民遭贫穷和恐怖的历史。这都是读书人拒绝救世主和皇帝的结果。
  什么是自由?自由就是为所欲为。孔子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这就是孔子的自由。人如果能从心所欲不踰矩,那么他为所欲为自然也不踰矩。聖使徒保罗凡事都能做,只是与人无益的事他不做;他无论什么话都能说,只是不造就人的话他不说。这就是聖使徒保罗的自由。孔子的自由和保罗的自由才值得人终生追求。
  上帝在造人时,把自由意志赋予了人,因此,自由是个人的本能。即是本能,就不能放纵,免得本能恶性膨胀。人自由的本能必须受王道的约束。否则,就必混乱,因为一些人的自由会妨碍另一些人的自由。
  有名人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捆锁中。”人被造自由,从而人生而自由。人生而自由,却自由地违犯了上帝的律法,就被自己的罪桎梏,就无往不在捆锁中。上帝藉一些人的自由妨碍另一些人的自由,使人人陷在捆锁中。只有信耶稣基督,人才能重获自由。
  法国“启蒙”运动之后,法国读书人追求自由引发法国大革命,就是社会混乱、内讧、杀戮之后,结果仍是被将军拿破仑奴役。辛亥革命以来,中国读书人热心追求自由,引发混乱、内讧、内战之后,结果被僭主毛泽东压迫,反得更重的枷锁。张国堂在《聖经》和《四书》的指导下,对这些历史反思之后,得到自由的真谛是:人生来本来自由,但人自由地违犯了上帝的天规,就犯了罪,就被上帝捆绑,就失去了自由。上帝藉用一些人的自由妨碍、限制另一些人的自由,从而使人人失去自由。人只有信耶稣基督,才能重获自由。因为真理必叫人得自由。人人遵行王道,人人都在王道里行动,则必然人人自由。聖人、君子自发遵行王道,普通人在聖人、君子的统领下,遵行王道,则人人自由。
  恶人不得拥有自由,恶人自由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普通人也不当享有自由,普通人享有自由就会变坏。只有像孔子一样的聖人,或者像保罗一样的聖徒才能享有自由。君子当以王道自己约束自己,也约束他人。君主以王道自己管治自己,也管治国人。仁君以王道引导读书人自己管治自己,又授权君子管治民众。王道就是基督教的《聖经》和中国儒教的《四书》所阐述的聖道,这是人人当行之道。
  什么是人权?陈独秀、鲁迅、胡适之流是禽兽。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希特勒之类是野兽。当年陈独秀、李大钊、鲁迅、青年毛泽东享有人权,他们却把中国煽动得腥风血雨。因此禽兽、野兽不能享有人权。他们享有人权就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
  今天,张宏良、孔庆东、习近平等奸诈的恶人就不配享有人权,因为他们是野兽。杨恒均、张千帆等之辈也不配享有人权,因为他们是禽兽。杨恒均把陈独秀、青年毛泽东的民主思想伪装成西方民主理论到处贩卖,他极其奸诈邪恶。共产黨的民主思想必须抛弃。中国必须搞西方规范的代议制共和政体。
  什么是平等?美国独立宣言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只限定在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上,不是说人与人在社会地位上平等。人与人在社会上居于不同等级,人与人存在高低贵贱之分,这是自然规律。对国家和民众有用的人就该高贵,对国家和民众无用的人就该卑贱。
  人与人在智力、德性、兴趣、特长等方面存在差别。《聖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人统治人,人指挥人,人管理人,等是自然规律,也是上帝的意志。
  黎鸣等恶徒否定孔孟之道的等级秩序,是极其荒谬的。他黎鸣愿意与妓女平等吗?他黎鸣既然不愿与妓女平等,那么道德高尚的人凭什么与他黎鸣平等?
  什么是法治?中共宪法是在马列毛主义指导下制定的。而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中共宪法是恶政暴政的总根源。在中共宪法上搞法治、搞宪政,都是雕刻朽木,粉刷粪土之墙。
  因此,温家宝等中共黨徒的“普世价值”论是忽悠人民的奸诈邪恶的谬论。他们胆怯、贪婪、奸诈。他们不敢也不肯说出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的事实。他们胡说什么“民主、自由、平等、人权、法治等是普世价值,资本主义能搞,社会主义也能搞。”如果按照他们的理论搞,其结果必是另一场“六四”大屠杀。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杀,胡耀邦和赵紫阳负有比邓小平更大的责任。胡耀邦和赵紫阳也是奸诈邪恶的恶人,我以前认为他们是好人,是被他们奸诈的伪装欺骗了。
引用 张国堂 10/16/2018 21:55
要勇敢做人,勿争人权
  什么是人权?人权是人享有做人的权利,不是禽兽能享有的权利,更不是野兽能享有的权利。禽兽和野兽不能享有人权!如果禽兽和野兽享有人权,则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
  伏尔泰、达尔文、黑格尔、陈独秀、鲁迅、胡适、鲍彤、张千帆、贺卫方、刘军宁等等之辈是禽兽,卢梭、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希特勒、东条英机、萨达姆、查韦斯、魏京生等等之类就是野兽。推崇禽兽的人就是禽兽。崇拜野兽的人就是野兽,或是潜在的野兽,是准野兽,是野兽崽。
  在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期,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青年毛泽东等蛊惑家享有人权,他们却把中国煽动得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使无数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根据张宏良的说法:共产黨方面就有2800多万人牺牲。他们都做了毛泽东的炮灰。至少2000多万人因国共内战破坏经济而饿死。国民党官兵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无辜死于战火?因此,禽兽和野兽享有人权,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
  中华民国的第一大冤案,就是袁世凯皇帝的倒台。袁世凯的失败不仅是他个人的失败,也是国家的失败,更是民众的祸殃。蔡锷是第一大乱臣贼子,也是奸诈小人。是他开启了军阀混战的大门。中国人民不要救世主耶稣基督,也不要君主立宪的皇帝袁世凯,其最终结果必是毛泽东的僭主压迫。
  中华民国是蛊惑家的乐园,正人君子的炼狱,民众的地狱。毛泽东从蛊惑家起步,不久后就变为操纵民众的奸雄、贼寇,再在内讧、内战中取胜,就变为僭主。
  接着就是暴力血腥的土改、镇压反革命、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都是毛泽东、共产黨的谋财害命。其后,制造“胡风冤案”、反右运动、在共产黨的“总路线”的指导下,大搞人民公社化运动、大跃进运动、制造“彭德怀冤案”、“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等等。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导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后来,毛泽东为维护三面红旗,也为造成大饥荒的罪责文过饰非,他毛泽东担心刘少奇等人像苏联的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的罪恶一样揭露他毛泽东造成大饥荒的罪责,就悍然发动文化大革命。又导致十年浩劫。
  胡耀邦、赵紫阳、鲍彤、刘晓波、王丹等等也是假先知,他们是文革之后兴起的假先知。八九学潮就是他们煽动起来的。八九学生就是受他们迷惑。“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国人的爱心就渐渐冷淡了。赵紫阳、王丹等野心家利用青年学生的爱国之心,煽动他们搞民主运动,制造动乱。
  1949年之前,中国民众遭血腥杀戮,遭内战造成的饥荒。1949年之后,中国民众又遭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其后长期遭贫穷和恐怖。直到毛泽东死。
  其后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搞计划生育。经历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他们明知中国和苏联及东欧各国的长期历史实践已经证明: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但他们为了维护他们家族的荣耀和特权,仍然凭武力和强权,奸诈、顽固地坚持马列毛主义。他们“打左灯,向右拐”,以诡诈为智慧,毫无诚信,挑战孔子“民无信不立”的古老诫律,他们注定失败,而且必将失败得很惨。民众也必遭《启示录》第十八章第8节所预告的“死亡、悲哀、饥荒”。
  习近平等红后代认为只要他们掌握枪杆子和中国的执政权,他们就不会遭清算而悲哀。共产黨必将垮台,但由于习近平等红后代的顽固、疯狂,必将造成新的大饥荒。我估计:中国人民必将遭遇饥荒,将有大约五千万无辜民众在饥荒中而饿死,为共产黨政权殉葬。这是我根据经济学家们关于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预测而推论所估计的数字,是否准确,待历史印证。我不愿出现饥荒,想救国救民,但几乎没有人听我的。毛左派不承认大跃进后有约四千万农民饿死的历史事实,说这是右派造谣,那么将再饿死大约五千万人,以提供证据堵他们的嘴。    
  必将临到的大饥荒完全是他们共产黨的奸诈、愚蠢、顽固、邪恶、腐败、无能所造成,他们必承担再饿死约五千万人的罪责。
  要勇敢做人,勿争人权。你向谁争人权?向野兽争人权,绝对争不到人权。伏尔泰等“启蒙”运动思想家向正统的统治者争人权,让禽兽或野兽享有人权,因此是为野兽争人权,这样已经造成祸国殃民的结果。这已经被历史实践所证明。
  怎样才是做人呢?我们要明白什么是人。我们来读读《聖经》和《四书》的相关教导。
  耶和华上帝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创3:22)这里的“那人”指人类的始祖亚当。人类始祖亚当知道善恶,他的后裔子孙当然也知道善恶。人都知道善恶,不知道善恶就不是人。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黨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義之端也;辞让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明白这个道理,才能做人。
  对国共内战的死难者、暴力土改中的死难者、被屠杀的“反革命分子”、大跃进后的大饥荒中的饿死者、四清运动的死难者、文革中的死难者、六四屠杀中的死难者没有恻隐之心的人不是人。崇拜造成这些死难者的奸雄、僭主的人是“无羞恶之心”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习近平等红后代对共产黨几十年祸国殃民毫无悔意,硬是要霸占中国的执政权,他们“无辞让之心”,因此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实践已经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他们硬要坚持,这是“无是非之心”,因此他们不是人。如果你们争人权,这些不是人的恶人也享有人权,这是国家和民众之祸。也不可争自由,而要勇敢地以王道约束那些恶人。不能给恶人自由。恶人自由是国家和民众的祸害。
  我主耶稣基督说:“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5-20)谁提出的理论在实践中得到了好的结果,那么他就是真先知,也就是善,否则就是假先知,就是恶。
  中国、苏联、东欧各国等国的长期历史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邓小平对马列毛主义阳奉阴违的奸诈诡道已经走到了悬崖绝壁、陷入了沼泽泥坑。
  1949年之前,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共产黨煽动下层民众革命造反,搞武装叛乱,颠覆合法政府,导致内战,搞得中国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毛泽东共产黨取得大陆中国的政权之后,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搞暴力血腥的土改,在镇压“反革命”的名義下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之后又搞反胡风运动,粉碎高岗、饶漱石的反党集团,再之后又搞反右运动,又制定总路线,在总路线的指导下搞大跃进,搞人民公社,导致大饥荒,为文过饰非又搞“四清”运动,毛泽东因“四清”运动没有到达他的目的,就搞文革,导致十年浩劫。1949年之前是信马克思主义的人与不信马克思主义的人相互仇杀,1949年之后是共产黨人斗死共产黨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整死马克思主义者。苏联斯大林的大清洗,也是共产黨人杀共产黨人,马克思主义者杀马克思主义者。这些历史事实充分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但仅仅否定毛泽东是不够的,还必须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必须彻底否定晚年毛泽东,但仅仅否定晚年毛泽东是不够的,还必须彻底否定青少年毛泽东。因为少年毛泽东是亵慢人,他不孝敬父母,不服他父亲的管教,这是他成年后背叛中国儒教的原因。青年毛泽东是蛊惑家,他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反专制、反独裁,他不受王道的约束,还否定孔孟之道。中年毛泽东是假先知,他宣传马克思主义,鼓动革命造反,实质是恶徒布散纷争,煽动内讧。壮年毛泽东是操纵民众的奸雄、匪寇头子,他策动农民武装叛乱,颠覆合法政府,挑起国共内战。老年毛泽东是僭主,他以人民民主的名義奴役每一个大陆中国人。他胡搞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造成大饥荒,饿死约四千多万农民。晚年毛泽东是暴君,他为掩盖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导致大饥荒的罪责,悍然发动文革,操纵青年人革命造反,他布散纷争,煽动内讧。对刘少奇等搞“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对知识分子实行恐怖统治。其死后,招致他的同党否定。
  也必须彻底否定邓小平。毛泽东的革命造反,挑起国共内战的罪责,邓小平有份。邓小平对毛泽东思想阳奉阴违,他“打左灯,向右拐”,以诡诈为智慧,毫无诚信,挑战孔子“民无信不立”的古老诫律,注定失败,而且失败得很惨。他邓小平必获得奸诈小人的恶名遗臭万年。
  共产黨背道逆理,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歪理邪说,毛泽东邪恶、奸诈、残暴、贪权恋誉,邓小平贪婪、奸诈、残暴,江泽民胆怯、愚蠢、奸诈、残暴、贪婪,胡锦涛胆怯、奸诈、乡原,习近平邪恶、奸诈、愚蠢、乡原、贪权恋誉。中共高官都是恬不知耻、寡廉鲜耻的无耻之徒。中共国已经到了绝境,中共政权必将崩溃,民众必遭饥荒、悲哀、死亡,知识分子必陷入绝望。马列学者和著名公知都必得永远的耻辱。
  目前中共官员和富人普遍惧怕民众仇富仇官,但他们又因胆怯而支持习近平一伙。习近平当然也惧怕民众革命造反,但他们又因贪恋他们父辈家族的尊荣和特权就凭借武力顽固坚持“造反有理”的马列毛主义。习近平因贪权恋誉而变成精神分裂的疯子。
  中国面临严重危机,中国必须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只有张国堂能够拯救中国!
  虽然自由派学人有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和是非之心,这是他们之中许多人受洗加入基督教的原因,但他们受自由主义的影响,因此,他们仍然不是人,而是禽兽。因为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凡没有君主的人都是禽兽。他们一盘散沙,就毫无政治力量。杨改兰杀了她的子女,然后自己自杀,这是人间惨剧。我虽然为此悲痛忧伤,但无能为力,因为没有人听我的话。他们的“处士横议”,搞得热衷政治的读书人因众说纷纷、意见分歧而陷入一盘散沙。请问自由派公知:你的君主是谁?
  我的君主是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因我张国堂与敌基督和假先知争战,得胜,遵守耶稣基督的命令到底,耶稣基督按《聖经》的预定命立我张国堂为所有人的君主。
  争民主就是对抗上帝耶和华,就是不要耶稣基督做主,这是下地狱的大罪。
  我问每一个中国人:你的君主是谁?凡不认我张国堂为君主的基督徒在政治上也是一盘散沙,也毫无政治力量,就无力无能追求上帝的国和義,因此他们也是无用的废物和垃圾。他们骂我张国堂是异端,是假基督,但耶稣基督说他们是撒旦一会的假犹太人(启3:9),也就是假基督徒。我主耶稣基督说:“那撒但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愛你了。”(启3:9)这里所说的“犹太人”就预表基督徒。
  凡强调“政教分离”的原则,教导基督徒不问政治的讲道人都是假先知。因为他们忘了讲“基督是王,是统治者”这条最重要的教義。《聖经》明确说“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上帝的。”(太6:13)、“凡不要耶稣基督作王的人都必下地狱。”(路19:27)。所谓“政教分离”原则不过是人的话语,不是《聖经》的原则。主耶稣基督说:“这样,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这只是就税收而言的,从这句话绝对不能推论出“政教分离”的原则。耶稣基督是永恒天子、永恒皇帝,我们基督徒当辅佐耶稣基督统治中国,统治全人类。
  当然,教会与政府在职能上要分离。教会与政府要彼此独立,互不干预,但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元首,也是政府的元首。耶稣基督是国家的元首,人民的君主。由于耶稣基督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对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的得胜者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聖名和宝座都赐给了我张国堂,因此我张国堂同耶稣基督一样,是教会的元首,也是政府的元首。永恒天子张国堂是国家的元首,人民的君主。其他人要遵守分工的原则:在教会任职的,不得在政府任职;在政府任职的,不得在教会任职。
  在《旧约聖经》中,上帝不许国王参与祭司的职事,因此,政府不得干预教会的教务(即祭司的职事)。
  在《旧约聖经》的记载中:上帝多次差派先知谴责国王。因此,基督教的讲道人有权根据《聖经》谴责政府。
  我凭愛心劝告对政治有兴趣的青年读书人要立志当官掌权,以报效国家、惠泽民众,要辅佐我张国堂按自然法竞选国家元首。勿争民主,勿争自由,勿争平等,勿争人权,勿反专制,勿反独裁。要团结在张国堂的周围,这样才有政治力量夺取中国政权。
上帝要惩罚中国
  中国人民背叛中国儒教,又不信耶稣基督,却迷信马克思主义,因此罪孽深重,惹上帝耶和华大发烈怒,上帝就惩罚中国人民。
  1958年的反右运动,是上帝借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的手惩罚背叛上帝的知识分子。
  中国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所发生的数年大饥荒,虽然不是自然灾害,完全是由毛泽东胡搞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所造成,是人祸,但也是上帝借毛泽东、共产黨之手惩罚中国农民。因为农民听信毛泽东、共产黨的蛊惑,革命造反推翻基督徒蒋介石的政权,还对许多无辜地主谋财害命。
  毛泽东打击彭德怀等,是上帝借毛泽东之手惩罚彭德怀等在内战中屠杀抗日将士的罪孽。
  毛泽东为掩盖大饥荒的罪责,怕刘少奇等人像苏联的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一样揭露他毛泽东的罪责,因此悍然发动文革。叶剑英说:文革搞“死了两千万,整了上亿人,损失八千亿人民币。”这是上帝借毛泽东的手惩罚刘少奇等鼓动民众革命造反的罪恶。
  毛泽东晚年孤独、恐惧、绝望,毛泽东其实最不幸。人人都会死亡,孤独、恐惧、绝望比死亡更难受。因此,毛泽东比刘少奇更加不幸。而且,毛泽东等第一代共产黨人都全部下地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受痛苦,他们在哪里哀哭切齿。
  有人可能会说,上帝借毛泽东、共产黨的手惩罚中国人民的罪孽时,有无辜者连带遭殃。上帝全知全能,不会错让无辜者遭殃。那些遭殃者就算今生无罪,那也是他前世的罪孽受报应。许多遭殃者是他今生的罪孽,那些右派分子在1949年之前帮助毛泽东共产黨造反,这难道不是罪孽吗?当然,有许多基督徒被害,他们才是真正的无辜者被害。这些无辜者被害,上帝必有补赏。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人子要在他父的荣耀里,同着众使者降临,那时候,他要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太16:24-27)由于共产黨领导人死不改悔,顽固坚持马克思主义,读书人胆怯、不辩是非、善恶,不信救世主张国堂,民众不信耶稣基督,惹上帝发怒,上帝要重重地惩罚中国人民。《启示录》第十六章、第十七章和第十八章就是上帝预定惩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预言。“巴比伦大城”就是指中共国。上帝要降约九十斤重的大雹子砸恶人(启16:21)。上帝必叫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共高官们都吓得魂不附体(路21:25-28)。
  2018年05月23日说明:律师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起来中国》中说:上帝给他启示说:“中共政权在2017年崩亡。”现在已经是2018年05月23日了,中共政权看起来还很稳固。可能是高智晟误会了上帝的旨意。就我张国堂理解:这是上帝藉高智晟的口,给机会让中共领导人悔改。如果中共领导人肯在中共十九大上悔改,抛弃马列毛主义,解散中国共产黨,那么上帝允许中共领导人像俄罗斯的叶利钦和普京一样,改换一个马甲继续执政掌权。如果中共领导人在中共十九大上不肯悔改,那么上帝不仅要解散中国共产黨,也要解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军队,并且要重重惩罚中国人民,迫使人民抛弃中共领导人及官员。主耶稣基督在《聖经》中说:“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启2:21)这里的“她”就是指中国共产黨。

查看全部评论(3)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2/2019 07:32 , Processed in 0.49984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