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时评 查看内容

党魁痞子、中共魔窟和脑控门 二 陈卫珍

4/29/2019 00:55|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634| 评论: 0|原作者: 陈卫珍

党魁痞子、中共魔窟和脑控门 

 

陈卫珍

 

被脑控过程中得到的耸人听闻的消息

 

先有河南女孩董琼瑶对着习近平的画像泼墨,怒斥他为什么要对她进行脑控,并指控在郭文贵爆料中被扒得臭名昭著的海航,其实习近平家族也在其中拥有股份,等等。 


董琼瑶泼墨之后,全世界掀起了对习近平画像的泼墨潮,但人们却把此事件中最本质最关键的事情给忽略了,那就是中共政权对异议分子和普通大众的脑控迫害。而且,脑控这个秘密的操控和杀人武器,将可能成为今后的中共恶魔对中国人民进行更为深层更为有效,乃至彻底摧毁中华民族最后一缕生命力和正气之现代高科技工具。请同胞们务必要高度关注脑控,脑控。

 

像很多单纯善良的人们一样,我当时也对脑控武器的存在表示怀疑,尽管在邮件组上,早就有安徽的吕千荣先生一直在抗议脑控,举证中共国安在对他进行脑控迫害。直到我自己有过一些特殊的经历,并阅读了一些脑控受害者的举证文章后,才确证我也被习近平政府或海外中共国安人员进行了脑控。对于那些没有经历过脑控的朋友来说,在刚刚阅读相关议题的揭发文章后,很容易产生质疑,但是对那些有过同样经历的人们,谈到此议题就会产生心照不宣的共鸣与认同,因为大家所经历与描述的基本是一模一样的,这根本不是像那些由中共国安故意冒充的民众之对脑控受害经历的质——是受害者的精神出了问题。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个当前阶段还处于秘密状态的现代科技进行基本的关注与考察,就会知道中共恶魔在脑控领域的研究已经长达半个世纪了,并且是走在了世界前列。受脑控迫害致死的受害者,在文革时期就已经出现了。提起毛泽东,我们都知道这个混世魔王善于对中国人民进行洗脑,可是我们却对他赖之以洗脑的工具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与钻研,使得脑控这个秘密武器,让中共恶魔政权获得到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研究与发展,直到近年来不断有民众进行控诉与揭发,但是依然没有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甚至军方的刘源先生,一次也在某次公开会议上透露了中国政府对脑控的研究,立即遭遇了全面的封杀,但依然没有得到广大民众和异议精英群体的重视与关注。下面链接的这篇文章举证,习近平在2017年就从日本购买了尖端的脑控武器。http://roseguo.blogspot.com/2017/06/blog-post.html

 

据我这段时间的了解,脑控武器在全世界已经普及了,只是在西方文明国家,这还只是被应用于国际上有关政治和商务等方面的竞争活动,对普通民众和本国政治异议分子的迫害是加以禁止的,但对于中国和俄罗斯等专制国家,就直接把脑控科技,用来对本国的广大民众进行奴役统治或对政治异议分子进行精神迫害了,甚至还开始被用来妄图对竞争国的民众进行精神与价值理念的控制与瓦解。俄国的普京就被指控,利用脑控武器对俄罗斯民众进行选举方面的操控。

 

当前中国社会已经有许多普通民众,被中共恶魔进行脑控实验而成为精神病,甚至最后被迫自杀身亡。大多数异议分子的精神病,基本都是被脑控迫害而导致产生精神分裂症。这次我如果不是因为有着16年时间的真神信仰所给予的强大力量,并上帝又真又活不离不弃的保守和看顾,经过这半年的被脑控,现在肯定也已经成为了精神病或者丧生了。如果有足够的脑控受害者,组成有机联系的群体进行联合举证,单单这个脑控迫害,中共魔窟与习近平政府也已经犯下了相关方面的反人类罪行。

 

而更加让我对中国未来社会产生顾虑与担忧的是,在这半年多的经历中,几乎每天都有许多耸人听闻的信息,从脑控系统那边打入我的脑子里。这些消息仿佛真真假假,难以确证,但心灵与直觉又会告诉我,它们完全可能就是真实的,是当前这个中共权贵集团内部不为人知的沉沉黑幕、糜烂生活和龌蹉勾当。我认为,这可能在那些操作脑控系统的中共国安群体中,有些还存在着不灭的良知与道义,因此就趁机把这些破天荒的消息给放出来。我估计他们通过脑控系统放出这些消息给被脑控者,是不容易被上面发现的。还有就是,与当前的习近平政权斗得你死我活的政敌,把这些不可告人的沉沉黑幕给放出来。

 

这其中最让我感到难以置信并忧心忡忡的是,我被告知在当前的中国社会金字塔最上层的权贵集团,包括被深度卷入权贵人际脉络的富豪阶层,已经有4-5个亿人口,大约1个亿的家庭,是以性怪癖为常态生活方式,并都罹患艾滋病,更有其他与之相关的让人闻风丧胆的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总之一句话,是一群魔鬼正在统治着我们的国家。

 

什么是性怪癖?像那些单纯善良的人们一样,刚听到这个概念时还误以为是性格古怪,后来我上网一查阅,性怪癖是指乱伦、奸兽、恋童癖、同性恋和淫尸癖等变态心理与行为。这其中的每一样怪癖,就足够让普通人闻风丧胆,而在当前的中共魔窟里,这些性怪癖几乎样样都有,已经成为了这个禽兽不如的群体之醉生梦死荒淫无耻的常态生活方式,跟器官活摘一样,性怪癖也已经在上层社会被催生出了完整的产业链。

 

令人发指的触犯天条之罪恶——乱伦

 

我被告知,这个骨子里带着邪恶基因与血统的中共红色家族,一直来就有一种生活方式,家庭中的孩子自出生后从幼年开始,在其整个生命成长的过程中,都会与亲生父母发生性关系,不但是异性之间的性行为,还有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而在他们成家后,儿媳与公公婆婆,女婿与岳母岳父,也会光明正大地发生性关系。也就是说,当前这个统治着中国社会的骨子里带着邪恶基因与血统的中共红色家族,他们有一种迥异于世上绝大多数人们的生活方式:他们当中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不管是父母与子女,还是公婆与媳妇,是亲家父母与女婿之间,还是亲兄妹之间,都是会光明正大地发生性关系,根本就没有任何界线与原则。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把最基本的家庭伦理道德全部颠覆了。他们不单单是共妻,而是共性。性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可以拿出来随便共同分享的东西。更为可怕的是,性滥交对于当前中国社会金字塔最上层的群体,不单单是发生在成人与成人之间,还会发生在成人与幼童之间,还会发生在人与动物之间,甚至是发生在活人与尸体之间。也就是说,关于人类性行为的所有规则与忌讳,对这个群体的人是不存在的,性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能够对着全世界敞开的东西。前阵子,有细心的网友曾经发推,说发现城市中很多高楼的设计形状,是男性生殖器的模样,而很多机场的设计形状,像女性外生殖器形状。这群人的荒淫无耻声色犬马的堕落与败坏,已经绝对超过了生殖器治国的层面,而是整个人性已经被深度烂掉了。

 

对这个已经成为常态生活方式的家庭乱伦,最让我感到瞠目结舌痛心疾首。在最基本的常态人性中,家庭直系成员之间是存在着本能的性厌恶,这乃是上帝为保护地球上人种的健康繁衍而设置在人性中的本能规律,乃至成为了一种动物性本能规避。据有动物学家做过实验,让动物园里的347只大猩猩自然选择性伴侣,其中只有7对出现乱伦现象,绝大部分都会本能地避开直系上下代并同胞兄妹之间的乱伦。在动物界,像老虎和狮子等需要面对严酷生存环境的猛兽,比如老虎和狮子,当公虎(狮)与母虎(狮)组成家庭生儿育女,在雌性幼虎(狮)性发育到一定阶段之前,雄性老虎(狮)会自动离窝而独立谋生了,因此就本能地避开了上下直系和同胞兄妹之间的乱伦,为保证本物种能够健康地繁衍。而当前中共权贵集团这群畜生不如的男人和女人,竟然是光明正大地过着家庭乱伦的生活,据说生下了许多乱伦的孽种,许多家庭都葫芦串一样挂满。有些女孩,给父亲生好几个孩子,又给同胞兄弟生好几个孩子。有做母亲的,给自己的所有儿子都生了孩子。还有孙女给爷爷生孩子,也有祖母给孙子生了孩子……稍微健全的,他们就托养到孤儿院或送去读书,对那些严重畸形的,他们会直接褒煮着吃掉了。

 

如果有人认为这些没有经过确证的消息无法成为揭发真相的资料,那么我认为这完全是思维盲点与理性误区,在正常沟通渠道已经被完全堵死的极权专制社会中,能够确证的探究生活、社会和政治之真相的渠道根本就已经不存在了。要是认为只有那些经过确证的消息才能探究关于生活、社会和政治之真相,那么在这个被专制权力封杀得跟铁桶一样的极权社会中,人们将会永远被抗拒在真相的大门外了。因此我们不能因着许多消息在暂时无法给予确证,就简简单单地把它们抛弃或忽视掉,我们应该顺着这些丝丝缕缕展现出来的亮光,去揭秘被掩盖得最深入最隐蔽的沉沉黑幕与罪恶深渊。

 

在我刚刚得知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后,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反反复复地思考其存在的可能性,来来回回地寻找这个消息之所以会是被专制权力层层封杀的龌蹉罪恶之逻辑轨道。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冠冕堂皇地打出了废除财产私有的旗帜。各位仔细想一想:在作为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细胞——家庭中,夫妻二人是关系最亲密的一体,属于双方共同私有的东西,除财产外就是男女两性关系。对绝大多数的人们来说,一旦进入婚姻,那么性方面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婚姻中合法配偶之最大程度的制约。在传统基督教信仰的伦理规范中,性是被严格地限制在婚姻家庭中,其他任何两性关系都是严重的淫乱罪。但在普世性的伦理道德范畴里,有感情基础的婚外恋,总是获得人们相当程度的理解与同情,但是夫妻之间的性关系,依然是受法律保护的,可以被视为专属于双方共同拥有之无形私有财产。当在某套社会理论中,把只能属于夫妻两人共同拥有的有形财产私有权给废除后,那么顺着这条裂缝发展下去,另外一样只能属于夫妻两人共同拥有的无形私有财产——男女两性关系之归属权也跟着被废除,是完全可能的逻辑演绎发展轨道。因此共产主义学说提出废除财产私有,最终是会导致这个族群中出现共妻或共夫。

 

顺着这个思路,我就在网上继续查阅相关议题的文章。我了解到,共产主义的前身乃是撒旦教分支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再去查阅这个光照帮的政治纲领,发现在其明确提出要废除财产私有的同时,也明确提出要废除婚姻家庭并一切相关的价值观念。到这里为止,魔鬼的狰狞面目就开始赤裸裸暴露。当在某套社会学说中,在废除财产私有的同时,也明确提出要废除婚姻家庭并一切与婚姻家庭相关之价值观念的话,那么完全可能的结果是:在宣扬这套社会学说的社会性群体中,随着财产的私有权被废除,婚姻中属于夫妻共同拥有的两性关系之归属权也跟着被废除,紧接着所有在人类社会中与性相关的一切价值理念,包括关于性行为之规范、忌讳和约束也完全被废除,这是必然的结果。而当人类社会中与性行为相关之规范、忌讳和约束被完全废除的话,那么性怪癖成为这个族群的常态生活,就会变成必然了。

 

很显然,马克思在把光照帮的政治纲领,用他自己的思想理论和文字功底进行美化的时候,把其中废除财产私有同时也废除婚姻家庭并一切相关价值理念这条刻意有所规避。而到了中国共产党创建人这波人身上,在财产公有的理想社会之实现还遥遥无期的时候,因着他们自身人性的邪恶与败坏,直接就堕入了废除与性关系相关的一切规范、忌讳和原则之罪恶深渊,这是完全可能。因为中共第一波创建人,在全世界的共产党创建人当中,是属于最糟糕最低劣最邪恶的一群土匪集团。后来我又看到一篇文章,是说如果男人和女人在吸食毒品后发生性关系,这样的孩子自出生后就会有各种严重的心理问题和生理问题。这又让人想起了中共土匪在延安发迹的时候,就是靠种植大麻以谋生存。

 

那么显然,存在各种合情合理的论据可以让人推论,中共最早的那一波发迹于延安的流氓团伙,完全可能从一开始,就连最基本的家庭伦理道德都不具备,性怪癖就是他们常态的生活方式。凡是在当年这群红色流氓集团中出生的孩子,一出生就可能具有性怪癖的嗜好,是一群人性异化者。我被脑控里的声音告知,人一旦掉入这种性怪癖,就很难从里面出来。性怪癖像毒瘾,会让人终生陷在这个罪恶泥坑难以自拔,渐渐常态人性就被这些触犯天条的罪恶完全吞吃,人的灵魂中就出现了巨大破口,污鬼邪灵就得以入住其中,他们就不是人了,而是污鬼邪灵附体。这就让我们找到最合理的阐释:中共为什么从其创建发展壮大,到武装暴动夺取国家政权,并其执政到现在的整个过程,一路烧杀抢劫,欺诈血腥掳掠……无恶不作,毫无人性,丧尽天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群魔鬼。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多如牛毛的揭发毛泽东糜烂私人生活的文章中,有写到他与儿媳乱伦,但几乎没有揭发其与亲生女儿的异性乱伦并与亲生儿子的同性乱伦?我想这可能有两个原因:1,家庭直系亲属之间的乱伦,乃是一种动物性本能规避,因此在后来人们揭发毛泽东糜烂的私人生活时,一如家庭直系亲属之间的乱伦乃是动物性本能的规避,揭发者也就把他在这个方面罪恶糜烂生活的探究,给本能性地规避过去了。2,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有力度的揭发者,是从中共最核心的阶层反叛出来的,他们自己也完全可能就有这种性怪癖,因此就难以启齿把毛泽东在这个方面的罪恶与糜烂给赤裸裸揭发出来了。

 

但是到当前阶段,中国主流社会会达到1个亿家庭,4-5亿人口,都已经被埋入了性怪癖的罪恶泥沼,并且都罹患艾滋病?这个问题,让我反反复复地拷问追索了很久,实在感到难以置信。这个主流社会包括最上层权贵集团,深度探入权贵人际脉络的富豪阶层,沿着上层、中上层、中层公权力往下延展的社会脉络,并几大名校中的重要职权部门,等等。后来我反复分析认为,这也是完全可能的。

 

我们来分析过往几十年中,中国整个社会处境和历史轨道的延展状况。89年民主运动遭遇邓小平和李鹏为首的中共顽固派强力镇压后,一个政治无赖江泽民,登上中国社会最高权力的宝座。除了卖弄和献丑,这个政治痞子就什么都不懂,闷声发大财,成为其对老子“无为而治”的注解。因着江泽民推行的极端错误之治国理政的政策,当时的民间社会确实获得一定程度的自由与空间,但这其实与开明政治的风气并公民社会的土壤毫无关系。这是我为什么对习近平上台后对民间社会政治权利的收紧与限制,作了一定程度的积极解读,因为确实,作为步江泽民之后尘的国家领导人,如果他要想竭力推动制度转型的话,是需要对江泽民时代错误的治国方针,进行一定程度的调整,那么在这过程中,不排除政府相关部门在执行过程中出现不当行为。而民间社会的异议分子,又很容易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对好不容易出现的自由和空间进行死磕对抗。在这种情况下,表面上也是执政党与民间社会之间的博弈,但就本质来分析,则是从上层启动的制度转型与从下层发起的制度转型,两条终极目标相同的路径,却因着操作方式正好呈相对方向,就产生了无法避免的博弈与张力。当然我现在决定公开批判习近平的时候,是我发现到,他在搏倒江泽民后却并不想继续推动制度转型了。

 

在江泽民执政时期,主管经济的总理朱镕基启动了国有企业改革。这场荒唐的国有企业改革,其实就是为红二代权贵集团赤裸裸瓜分国家资源与社会财富提供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契机。于是,大批的中共红二代权贵,就打着国有企业改革的牌子开始了对国家资源和社会财富堂而皇之的瓜分和掳掠。据说当时要想以承包国有企业为名而占有某家国家企业,只需要跟江泽民和朱镕基打声招呼,然后就可以直接把这家国有企业给划入某个中共权贵家族的名下,然后此权贵家族就把周围一帮狐朋狗友都拉拢来,以入股的方式,干干脆脆痛快淋漓地就把一家国有企业变成了私人股份公司。朱镕基启动的所谓国有企业改革,本质上就是红二代权贵直接霸占国家资源与社会财富。

 

这段历史闹剧的本质是:邓小平通过89年的6月4日镇压,把在过往11年中由改革开放和世界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冲击下催生的社会正气,给重重地打趴了下去;政治无赖和小丑江泽民上台后推出的“无为而治闷声发大财”,则把当时社会上充盈的邪气,包括人心的贪婪、诡诈和极度自私自利给充分张扬了出来,这好比把森林中的饿狼猛兽都给放了出来;紧接着,朱镕基趁机发起一场国有企业改革,歪打正着给这群饿狼猛兽把肥羊好好奉上……在这场荒唐的国有企业改革浪潮中,大批工人被下岗,连最基本的养老和医疗保障都完全失去,成为无业游民,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边上做点小生意以谋生计,还要面对城管的随时搜查。而中共红二代权贵家族集团并其所延展的人际脉络,所谓的白手套们,则直接掳掠鲸吞国家资源和社会财富,使得他们的私人财富和资本以惊人的速度膨胀,在短短时间里,中国社会就被催生出了一个严重畸形的国家资本主义权贵集团统治阶层。

 

这个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品牌的中共权贵集团轮流坐庄之执政模式,能够在短短70年间让“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产生倍增的效应。在传统的帝王专制时代,就70年时间长度,通常不过是两代皇帝登基。而这两代直系继承的皇帝所能产生的“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是由基本相同的人际脉络所组成。但在中共权贵集团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中,每一个轮流上台的主席,本质上就是做了一回皇帝,在其登上最高权力宝座后,很快就形成了以其家族为中心的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每次随着这个金字塔专制模式的塔头发生了更换,沉潜在金字塔塔身的利益和权力集团之重心,也就跟着移动,使得这个金字塔专制模式,像是一个塔头和重心经常左右摇摆的不倒翁。而每次随着这个主席的更换,会形成新一波被吸附在塔头周围的“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更因着朱镕基完全错误的国有企业改革的强度刺激,使得后来得势后的中共首脑家族,会在短时间里出现一大批吸附在其周边的“皇亲国戚”和“王公贵族”,这些人就像吸血鬼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利用便利条件与资源,贪婪地瓜分国有资源和社会财富。这样在短短70年时间内,中共最上层的权贵集团并其延展的社会人际脉络,完全可能会达到1个亿家庭,4-5个亿人口。

 

白白得来的财富,使得这个群体的消费欲望,发展成了难以控制的扭曲与病态,一边是巨大的权力,一边是巨额的财富,于是醉生梦死、纸醉金迷,只有他们想象不出来的享受与欲望,没有他们做不到或不能做的享受与欲望。这会是必然的结果。

 

思绪探究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地想起一个人。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有一位性学专家李银河在中国主流社会得以成名。这位自诩为后现代性学专家,在其著作中通篇都是为婚外恋、一夜情和同性恋等违背传统家庭伦理的性行为作辩解……她甚至还为家庭乱伦作振振有词的辩护。这个后现代性学专家认为:对家庭中的男孩和女孩,关于性生活的第一课,亲生父母应该是最合适的辅导者和操练者……她还写到母亲应该怎么教刚进入青春期的男孩过性生活的细节,我当时感到龌蹉邪恶得无法卒读就立即打住了。在这个李银河的前卫性学理论中,不管对男人和女人,凡是在生理上可以落实的性行为,不但应该被赋予理解和接纳,甚至应该给予推崇和发扬,认为这是人类在性方面获得最大程度的解放和幸福。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批判李银河龌蹉邪恶的性理论,在基督教刊物上发表,因为教会群体基本上没有性犯罪,就很少关注这个议题了,直到被脑控时听到的关于中共上层权贵集团并其延展人际脉络的罪恶生活时,我才突然想起这个李银河。

 

很显然,李银河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主流以性学专家得以成名,能够让我们合理地推导出三个结论:1,如果人类的性行为被界定在凡是在生理上可以落实,就应该被接纳和理解,甚至给予推崇和发扬,却把人类性行为所必须具备的伦理道德并爱情审美都祛魅掉,那么剩下就只有赤裸裸的生殖器本能冲动,囊括人类性行为之内涵和外延,那么男人和男人、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人和动物、成年人和小孩、活人和死人、亲生父亲和儿子、亲生父亲和女儿、亲生母亲和女儿、亲生母亲和儿子、祖父和孙子、祖父和孙女、祖母和孙子、祖母和孙女、同胞兄妹、同胞兄弟等之间,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发生性关系。至于像辈分上的乱伦,就更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了。在这种性学理论的支持下,让正常人闻风丧胆的性怪癖,成为一群人的常态生活方式是必然的了。2,李银河的性学理论,既是当时中共上层权贵集团并所延展的人际脉络之完全颠覆基本家庭伦理的罪恶糜烂生活的反应,更是这种迥异于世界绝大部分人口的异化生活方式,提供理论上的解释和支持,并作全面推崇和发扬。3,当时中共最上层权贵集团这种极度糜烂荒淫无耻的罪恶生活方式,沿着他们最接近的人际脉络,已经从上往下、由里往外,往整个社会主流传染与渗透。

 

到这里为止,我们可以得出更为概况性的四个结论:1,共产主义和光照帮政治纲领,本身就存在根深蒂固的理论基因,让性怪癖最终得以成为认可宣扬其社会学说的社会性群体的常态生活方式。2,89年学潮遭遇镇压,使得整个社会的正气不足邪气充盈再次回到毛泽东统治的时代,为整个社会主流走向基本家庭伦理被颠覆和人性中的动物性本能规避被冲破,提供了契机与社会土壤。3,公权力赤裸裸地直接瓜分国家资源与社会财富,为权贵集团的罪恶糜烂荒淫无耻的生活提供了物质上的支持。据说中共高层权贵集团并富豪阶层,绝大部分人都是深度毒瘾者。他们会习惯于在吸食毒品后,发生各种性关系以极度取乐。4,当时在社会主流得以成名的性学专家李银河,为中共权贵集团并所延展的人际脉络之罪恶糜烂荒淫无耻的生活,提供了理论上的总结与支持。

 

因此从90年代初到现在,原先在中共最早创建者那波人中盛行的完全颠覆基本家庭伦理之性怪癖病态生活方式,从上往下、由里往外,往整个社会主流传染与渗透,导致现在在共产专制金字塔上层——包括最上层权贵集团,深度探入权贵人际脉络的富豪阶层,沿着上层、中上层、中层公权力往下延展的社会脉络,并几大名校中的重要职权部门……有4-5个亿的人口,大约1个亿的家庭,性怪癖成为常态生活方式,并都罹患艾滋病,是完全可能的。

 

在性怪癖成为常态生活的群体中,就如这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带着红色基因和血统的中共邪恶族类,其实早就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污鬼邪灵附体。就人性的范畴来讨论,当有一个群体,竟然把动物性本能的规避也给冲破了,显然他们就成了一群人性极度异化者。据说现在,在这群人性已经发生严重异化的畜类中,性怪癖已经被催生出了完整的产业链。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5/24/2019 21:07 , Processed in 0.341949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