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时评 查看内容

民主牆與污名化 - 對曾金燕的質疑

8/16/2020 18:57|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550| 评论: 2|原作者: 徐沛


1949年,共產國際在中國大陸顛覆中華民國後,大陸人從此被迫生活在中共的紅色宣傳中。1978年冬,魏京生(1950*)在北京的民主牆貼出大字報,指出民主化是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前提,警告鄧小平搞獨裁,堪稱先知先覺。民主牆標誌著大陸被共產黨赤化後民主運動的再次興起,從此無數民運志士像魏京生一樣被中共投入監獄,但魏京生等擇善固執,為民請命,持續至今。


民主牆反性侵

傅月華(1945*)因指控她所在的北京某基建隊的“黨支部書記耿玉田在1972年2月14日將其強姦”,卻招致迫害導致失業。這一慘痛經驗讓她不僅與到北京上訪的冤民感同身受,而且勇於到民主牆貼大字報,還加入民間組織中國人權同盟。

1979年1月8日,傅月華等借中共特務頭子周恩來逝世三週年之際,與冤民一起打出自己用床單製作的橫幅「反飢餓、反迫害、要民主、要人權」到天安門廣場遊行抗議。這個口號曾經被潛伏民國的共諜用來蠱惑大中學生,配合共產國際顛覆中華民國。沿用這一口號等於是揭中共的老底。因此傅月華比魏京生還先被捕兩個月。

當時傅月華被污為“瘋子”,民主牆參與者組成的聯席會議最後還是贊同由魏京生創辦的《探索》出面帶人營救。就是說,民運從民主墻起就必須面對抹黑,正是魏京生等選擇捍衛女權,支持民主牆時代的巾幗英雄,雖然她一直被污名化。

1979年10月18日,中共的“人民日報”在第4版報導傅月華被以“誣告陷害和聚眾鬧事、破壞社會秩序”開庭審判。同年12月25日“人民日報”宣布“以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判處傅月華有期徒刑二年”。傅月華因反強姦起而向中共討還人權,結果自己卻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遭冤獄。

傅月華入獄後因拒絕認罪,飽受酷刑,1983年才得以被釋放。同年曾金燕出生。

2005年,曾金燕替新婚丈夫胡佳(1973*)呼籲進入我的視線。她的視頻與博客都讓我感動。2008年,胡佳被中共非法囚禁後,我還想寫信安慰。2011年,我被茉莉花革命引上推特後窮於應付,無瑕再關注她。


“私生女”的由來

2018年7月31日,曾像胡佳一樣被中共污名化的溫雲超(1971*)在推特上指控“民運大佬”有“私生女”,並一再以此為由攻擊魏京生,詆毀民運。

2020年7月12日,我見溫雲超惡毒攻擊魏京生的助手黃慈萍(1962*)
阻礙“父女相認”後,開始關注此事並建議大家靜候法庭判決。

7月15日,有人在推特上傳來曾金燕貼在大陸媒體的網文《劉懐昭對魏京生案》,我讀後既驚詫又疑惑。

曾金燕用了近3000字符描述2012年獨自帶著女兒搬到香港以後與劉懷昭及其女兒的來往及相關印象。在沒有任何稱得上是證據的情況下,公然宣稱:劉懷昭“在工作場所履行記者職責的時候,被自己尊敬的人、並不熟悉的公共人物,在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強姦了。並且有了孩子”。

既然曾金燕出面指控魏京生強姦,我只好專門花時間研究相關資料。畢竟強姦是犯罪。我難以想像一個畢生奮鬥為大陸民眾爭取人權的志士在被中共遣送美國後,膽敢強姦一個前來採訪的記者。我也不相信一位見多識廣的女記者能輕易被強姦,強姦後不僅不報警,不求助,還生下強姦犯的女兒,獨自扶養。

研讀各方披露,我得出結論:魏京生否認與劉懷昭有交集,遑論讓其懷孕,沒做過親子鑒定,也拒絕認領私生女。被溫雲超稱為姑娘的劉懷昭(1967*)在2000年12月生下一女時與張猛(1958*)是夫妻。該女姓張,出生證上的父親是張猛。

黃慈萍在推特上透露:“正是劉懷昭告訴老魏他們之間的所謂‘一夜情’故事,讓我發現了破綻!也因此找到了她一直答應卻不拿出的出生證!我們至今還在追問她‘一夜情’發生的時間與地點,但她沒回答。”

1978年,黃慈萍考上中科大物理系,1984年到美國留學,也是因為六四屠殺開始支持中國民運並在民運進入低潮時出選全美學自聯主席,保住八九民運在海外的這一成果不被中共統戰,並支持魏京生抵制中共對世界的全面滲透。黃慈萍是我目之所及最先用英文捍衛女權,反對性侵的民運志士。

一位自稱是監獄病患者的劉懷昭支持者公開了劉懷昭給他的郵件,該郵件也承認,魏京生提出要她“來美國做司法親子鑒定”,但她7月與女兒從香港到美國華盛頓見了一系列在美大陸流亡者包括自稱魏京生朋友的北大校友,唯獨沒有去找為她們提供路費到美國做親子鑒定的魏京生,相反,先以毀約,後又加上人身傷害把魏京生告上法庭,索要50萬美金。

六四屠殺後,我開始在德國支持民運,獲知魏京生。從民主牆時代起,魏京生就被抹黑比如說他“出賣軍事機密”。但魏京生自己的言行,在民主牆時代選擇追隨他的劉京生的回憶,在北京甘願冒險為他工作的八九女傑童屹,以及在美國傾其所有支持他的黃慈萍等等對他的推崇則讓我斷定魏京生是中共的眼中釘,值得相信與支持。

曾金燕聲稱劉懷昭的女兒“和魏京生也長得很像,不難被人認出”。可是另一位見過魏京生的劉懷昭支持者在其家中住過三個星期,卻沒認出該女像魏京生。黃慈萍等與我憑照片都覺得這個女兒更像劉懷昭在2000年3月懷孕時的丈夫。夫婦倆當時都是紅色中文媒體在美的記者。

曾金燕的大字報見網後引來出版人鮑樸對號入座,因為文中說劉懷昭“在打官司或鬧公案,要回自己的一點公正”。鮑樸用事實證明他好心幫劉懷昭卻被其誣告。2020年8月4日,他再次提醒大家:“劉懷昭(刘怀昭)仍在公開撒謊,或是當眾證明自己有嚴重認知性障礙。根本分不清虛幻與事實。望所有繼續相信劉的話的人三思而後行”。

曾金燕還在文中透露劉懷昭之女說出“媽媽,如果讓我過去美國,要和魏共處一室,你就不怕我也被他強姦了嗎?”,讓讀者如我毛骨悚然,難以想像這個女兒被灌輸了什麼?

曾金燕自己飽嘗中共的苦頭。她的前夫胡佳和她參與的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的製作人杜斌都曾被指控性侵,就是說,仁人志士被誣告性侵或像許章潤被指嫖娼是中共的一貫伎倆。

可惜曾金燕不知捍衛女權自民主牆始,否則,她可以向傅月華學習勇於用事實與行動反性侵。只有這樣,才會得到女權捍衛者比如黃慈萍的支持。無論如何,曾金燕不該因私人交情以女權的名義宣判誰是強姦犯,更何況她還把大字報貼在魏京生及其支持者包括我被封殺的大陸媒體。

我對此案的判斷與曾金燕迥然相反,應該是我與她的價值觀正好對立。她在談“誠信”與“學術倫理”時,推薦的劉曉波自傳《末日倖存者的自白》被我視為無恥之作,因為作者自己承認:“我蔑視人群,視社會為烏合之眾,崇尚天才個人的創造力,終生的目標就是想看看究竟是一個有創造力的孤獨天才強大,還是芸芸眾生強大。” 同時她還提到的劉曉波傳的作者余傑不僅名列專著《文壇剽客》之二, 而且一邊打著反共的旗號抹黑中國民運與民運志士,一邊以基督徒的名義簽署為中共祈福的“舊金山共識”。

我很慶幸身在德國,享有自由,可以辨別真偽,抵制中共抹黑民運,陷害民運志士。民運挑戰中共暴政,充滿危險,但得道多助,有神佛保祐!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8/16/2020 18:57
sharp eyesight and convincing comment.
引用 樊梨花 8/18/2020 23:33
魏京生黃慈萍污蔑刘是碰瓷。碰瓷就是故意设局陷害,赵红霞以色情录像,逼迫对手就范。刘根本就无录像与照片,只有一个私生女,没有像赵红霞立即曝光,而是等了20年。碰瓷的说法,完全脑残的说法

查看全部评论(2)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2/2020 22:50 , Processed in 0.131427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