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徐沛:為魏京生洗刷污名

8/26/2020 11:07|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777| 评论: 0|原作者: 徐沛


自從六四屠殺促使我明白祖國被中共狼竊據後,就養成習慣,誰被中共喉舌抹黑,誰就值得我關註。而魏京生從進入我視線起就一直被抹黑。不過他至今經得起我審視,倒是出面用筆頭謀殺魏京生名譽的各路人馬都露出自己的紅色烙印:居然像紅衛兵一樣不需要任何證據,就公然給人定罪。

好在有位“對魏京生可以說沒有過任何好感”的女權捍衛者在研究被炒得沸沸揚揚的性醜聞後也發現疑點,並以《今世再無魏京生——揭秘劉懷昭告強姦案》為題公之於眾。作者重點剖析了自稱被強姦者的不良品行,也認識到被告人魏京生“確是中國1949年後,首先公開呼籲民主的先行者,並因此坐牢18年”。連這樣的勇士都不能得到“最基本的人格尊重, 那就是:在事實不清尚有爭議的情況下,暫時不去吐吐沫,暫時不作道德審判”。而這正是我樂於在寫出評介《民主牆與污名化 - 對曾金燕的質疑》後繼續研究魏京生的原因。因為我早發現反共者都會被抹黑,我也一樣,而魏京生已經被抹得漆黑一團。既然如此,我樂於幫他洗刷污名。

要看穿謊言必須瞭解事實,鑒於不少人容易偏聽偏信,自欺欺人,而我不被他們誤導,究其原因,在於我從六四屠殺起,就開始支持民運,閱讀涉及民運的各種著述,尤其是代表人物包括魏京生的自傳。我能看穿謊言在於我只熱衷探索真相,拒絕為私情左右。過去我不曾專門因魏京生撰文,因為他從民主牆時代起就是名人,而我樂於力挺高智晟等反共義士,抵制排斥他們的保共無敵幫。

今年7月,發現為支持魏京生的反共事業傾其所有的黃慈萍遭受惡毒攻擊,我當然想搞清真相。針對魏京生的網上大批判,從有“私生女”到強姦私生女之母歷時已超過兩年。用大字報指控魏京生強姦似乎很成功,不少人相信“受害人”的哭訴,因此群情激憤,聲嘶力竭地辱罵強姦犯乃至民運,雖然該女至今也說不出何時何地見過魏京生。

數位推友都是在曾金燕出面宣判魏京生強姦後才開始探究真相。我們以各自的方式得出相同的結論:沒有哪個正常已婚婦人,遑論是位被紅色媒體派駐美國的記者在採訪魏京生時被強姦不報案,而且在美國加州生下孩子,讓丈夫在孩子的出生證上簽名;18年後卻說這個孩子是魏京生強姦的結果。到美國不做親子鑒定,不見生父,卻打官司索要50萬美金,還通過法庭要魏京生基金會全部文件!

這難道不是針對魏京生的超限戰嗎?企圖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魏京生,讓他自顧不暇,哪有工夫反共。謝謝魏京生基金會的執行主任黃慈萍奮起反抗,讓我得以一探究竟,藉德國的暑假之際研究民主牆以來的反共抗暴史,寫出中共的眼中釘魏京生如何被抹黑,以便讀者辨別真偽,不被謊言欺騙。


紅藏人之女平妮

在民主牆時期魏京生與一藏族美女平妮同居。如果他好色,絕不會冒著殺頭的危險為民請命,向鄧小平宣戰。劉京生在回憶中透露他們曾在平妮家中油印《探索》。

平妮的父親平措旺傑 (1922-2014)投身共產國際,帶領共軍進入藏區,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善惡必報是天理,被稱為紅藏人的平旺也像紅漢人比如劉少奇一樣遭受惡報,自己被關進秦城18年,1978年4月才被釋放。期間妻子自殺,長子也被囚禁。

魏京生在準備用生命撞擊中共的暴政前要《探索》同仁們把一切責任都推到他身上,唯獨不要他們洩露平妮,以免她受牽連。入獄後則請家人轉告平妮不要等他。

平妮後來嫁到德國,剛開始還為魏京生呼籲,可能中共為了阻止魏京生得諾貝爾和平獎,於是由平妮出面向各界投訴,聲稱被魏強姦。不過因為她的言行不合常理,正常人都不相信,中共利用平妮抹黑魏京生的效果有限。可惜這個謊言傳播至今。


民主墻的外國見證人

民主牆時代有幾個外國見證人,其中有後來成為法國漢學者的侯芷明(Marie Holzman)和她當時在法國大使館工作的丈夫白天祥(Emmanuel Bellefroid )。他們與魏京生算同齡人,白天祥父親是法國共產黨人,他學中文是為了讀毛選,也就是說他本來是洋毛分子。

2006年在柏林的民運大會上,我第一次碰到侯芷明,雖然我忙於會務,無法與誰多談,但覺得她高大美麗,見多識廣,處變不驚。她不僅中英文俱佳,而且德文也不錯。

我見過她與魏京生一起出席會議,讀過她在魏京生基金會舉辦的“紀念民主牆40周年”研討會上的書面發言,還有她在魏京生弟弟魏曉濤葬禮上的講話,但沒讀過他因魏京生而作的300多篇文章以及與人於2005年合作出版的專著《魏京生,一個固執的中國人》(Wei Jingsheng, un chinois inflexible)。

從對白天祥的專訪中我才知是魏京生第一個披露秦城監獄。白天祥甚至認為是這篇通過他的譯介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發表的大作《二十世紀的巴士底獄 - 秦城一號監獄》救了魏京生自己的命。他也證實了魏京生的“獻身精神”,還特別強調魏京生“對歷史事實是很認真負責的”。

1993年魏京生出獄後,白天祥還與他的中國妻子見過魏京生,“有過幾次談話”。誣稱魏京生給他“戴綠帽”,把侯芷明說成魏京生的“棄婦”等,都是為了抹黑魏京生。事實上,正是魏京生的勇敢促使像侯芷明與白天祥一樣的西方人從民主牆起開始瞭解中共,關註中國,成為民主牆以來中國大陸人反共抗暴的見證人與譯介者。


八九女傑童屹

1993年9月,中共為了獲得奧運舉辦權,在15年刑期結束前釋放了魏京生。出獄後,魏京生繼續踐行自己的人權理念,還想方設法幫助“六四”死難者家屬和其他被中共迫害的民運志士。

八九女傑童屹選擇放棄赴美留學,甘願為魏京生工作,因此與他於1994年4月同時被捕。為了給魏京生羅織罪名,中共找到童屹的前夫八九民運的參與者鄭成武,要他出面指控魏京生破壞家庭,但遭拒絕。難能可貴的是鄭成武還在前妻被非法勞改時施以援手。中共把魏京生關押了20個月後,才宣布他犯有“陰謀顛覆政府罪”,也就是說中共找不到生活上或經濟上的罪名誣告魏京生,只好再次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他14年徒刑。

1997年,童屹到美國留學後,也為魏京生呼籲,後來嫁給美國漢學者林培瑞,夫婦倆與魏京生及黃慈萍都是今年7月彭培奧接見的嘉賓。童屹曾在《北京之春》的採訪中,不承認自己是魏京生的女友,可恥的是邪惡卻以童屹的名義發帖抹黑魏京生。


性侵不是男人的專利

2007年,在查建英用英文發表寫她哥哥的《國家公敵》後,我寫作短文《反共與反華》回應,其中表示:“我是在六四屠殺後才不再受騙,而從未被中共騙過的中國人寥寥無幾,魏京生在文革前也受騙,但文革後他就算不再上當的明白人之一,然而他卻不為曾留學美國的女作家查建英所理解。我則理解魏京生,不理解查建英。我也理解查建國為了信念甘願坐牢,但不理解查建英為了出書甘願被刪!也因此我寧可呆在異鄉,用外文創作,當流亡詩人,而不可能象查建英們一樣左右逢源。”

這以後獲知一位從大陸到香港當過記者後又回北京的熟人以真名實姓寫了一本與魏家兄弟亂倫之作,但用魏京生之名為該書打廣告。我恥於向作者本人提及此書,但在與魏京生的小妹魏姍姍通電話時問起此事,魏姍姍嗤之以鼻,我想也是,假如真有哥哥奪弟弟之愛的事,魏家兄弟姐妹也不可能和睦相處。魏京生被用筆頭性侵,親友無可奈何,我也只能希望女所不欲勿施於男。

無論如何,魏京生從28歲起就不惜犧牲自己,勇於向中共討還人權。他能活著走出中共的監獄,成為中共與美國的人質外交受益者堪稱幸運。而他從1997年到美國後在各種困境下堅持至今的反共立場終於因武漢瘟疫得到世人的廣泛認同,實在可歌可泣,可喜可賀。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2/2020 23:16 , Processed in 0.17175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