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68|回复: 0

世界哲学大会民哲一出手震动官哲中国哲学教授观念被冲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3/2018 21: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次在北京召开的世界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期间发生了许多可以说是“惊心动魄”般的和思想有关的事件--具体的事件留待以后指出。所以这次大会注定要在世界思想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而这次搅动整个世界哲学大会引起“惊心动魄”的,几乎都和民哲的出现和民哲的思想有关。
作为真正了解中国民哲的思想家宣昶玮来说,其实中国民哲的真实的思想实力哲学实力是异常强大的:可以说现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当今中国民间哲学家和民间思想家的思想实力巨大。
但是今天的中国,中国主流学术界(即官哲)却是一直以蔑视的和鄙视的眼光看待民哲的:官哲也从来没有正面和民哲认真交流或者说碰撞过;但这次世界哲学大会官哲民哲云集:于是民哲找到与官哲碰撞交流的历史性机会了。
于是在世界哲学大会期间,民哲思想家宣昶玮和官哲教授大名徐弢的哲学教授不期而遇,就在哲学大会会场进行了一场实打实的正面的哲学碰撞:最后徐弢教授的整个哲学信念被民哲宣昶玮的哲学思想大大震动--哲学教授原先的全部哲学信念都被大大冲击了。
一开始徐弢教授和一个刚刚被选举成为什么哲学院院士的陈波教授在四楼大厅休息处兴致勃勃的谈论当选院士的事情:坐在一旁的宣昶玮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哲学教授。
等教授们结束谈论各自散去,宣昶玮便主动问身边紧挨着的胸牌上挂着“徐弢”的教授,说你们都是研究哲学的?徐弢教授说陈波教授和他自己是研究哲学,研究伦理和逻辑等等。
于是宣昶玮便说:我是民哲。我有一个自己创建的伦理哲学思想,今天说给你听听提提意见如何?教授说可以。于是宣昶玮便说自己的新伦理哲学思想一句话表达是:“伦理是人类精神和谐所需要的一种秩序”。
徐弢一听首先就不淡定了:这种关于伦理的理论是他熟悉的西方哲学词汇里完全找不到的。他先就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评价了。最后只吞吞吐吐的说:你这样说很模糊。精神范畴的范围很大,你具体是指什么?
哲学教授的这样评价民哲的新的伦理哲学思想,已经很尴尬了。而且从始至终在伦理学问题上,教授再也没有任何的回答和评价。
接着宣昶玮又发起了新的冲击。宣昶玮问教授你既然研究逻辑,那么我提问一个逻辑问题看看你能回答我么?
宣昶玮说请问教授:你研究逻辑;那么请问你知道全部逻辑的哲学根据是什么吗?你既然是哲学教授也研究逻辑,那么这个问题是纯粹的关于逻辑的哲学提问,不是什么胡搅蛮缠的问题吧?
如果说刚才宣昶玮的伦理提问让教授一时间语塞的话,那么现在的逻辑根据的提问则让哲学教授整个不知道到哪里去找词回答了:哲学教授吞吞吐吐的说到:对于这个问题,关键要看你在什么样的语境下研究这个问题?宣昶玮说反正我不会被你们现有的整个西方哲学的哲学语境限制住:我的研究是超出了你们已有的哲学观点的。但你可以用你们现有的哲学语境来回答。
对于宣昶玮的逻辑哲学根据的提问,哲学教授自始自终就说了一个语境环境问题,别的任何评价和回答都没有:也就是说哲学教授在已有的他熟悉的西方哲学字典中语汇中找不到我的问题的答案:民哲宣昶玮关于逻辑的哲学思考,大大超出了现有西方哲学研究的原有范围。
看到哲学教授回答不了提出的逻辑哲学问题,于是宣昶玮还有一个关于逻辑的哲学问题就不再和教授提问了:因为反正教授也答不出来。
连续两个问题教授都答不出来的时候,教授却还是强词夺理的竭力为自己辩护,诸如什么语境呀,首先要概念精确呀,要逻辑严谨呀,等等,教导和教训的话语很多,但都是要表白一个意思:现代哲学研究是非常精密精细的工作,从语境、范畴、逻辑、论证。。。等等一系列相关条件要求中都是很严格的,意思说哲学研究不是你一时间心血来潮的提出新观点就能站住脚的。
但是虽然教授如何教导宣昶玮什么语境、范畴、逻辑、论证之类,现在最后的事实是:教授对于宣昶玮提出的新的伦理哲学和关于逻辑的哲学问题,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以至于不得不“王顾左右而言他”了。
接着宣昶玮便对教授出示了自己的真实根底:自己的哲学智慧不是学习得来的,而是有另外特殊的途径。为了让教授明白,宣昶玮就列举了古代老子的《道德经》作为例子:老子的哲学智慧也不是老子靠钻研和学习得来的,是靠修炼修行获得的。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在上面老子的话里,老子说“有一个东西在天地还没有的时候它已经存在那里了。。。”
宣昶玮对教授讲:既然还没有天地那么一定还没有人类更没有老子了,可是那个时代的宇宙情况老子竟然都看到了,所以老子的哲学智慧不是老子学习来的,而是老子通过修炼获得的。
宣昶玮还有一个根据:就是宣昶玮自己的哲学智慧也有类似的来源途径--自己的哲学智慧也是通过修行获得的。并告诉教授自己是佛教徒,通过佛教修行获得了大智慧而懂得了佛法真谛。至于相关的证明那是很多的,这里就不对教授介绍了。
为了证明自己依靠佛法大智慧懂得许多哲学根本问题,就对教授举了一个例子:许多世俗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磁铁能够吸铁但是却不能吸铜:这个问题连哲学家和自然科学界都无法解释清楚,可是宣昶玮却依靠自己掌握的佛法智慧能够给予解释清楚。
宣昶玮当时就问哲学教授你能解释为什么磁铁能够吸铁但是却不能吸铜么?教授说物理学应该能够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宣昶玮说物理学的解释归结为这是因为铁内部具有假设的磁单极存在,完全不彻底:因为物理学不能解释为什么铁内部可以具有磁单极而铜内部却不能具有磁单极?因此物理学其实是无法解释这一问题的。
因为所有哲学家都无法解释这一问题,科学家则只能浅尝辄止的解释这一问题,所以宣昶玮说哲学家和科学家都不能解释这一现象。可是现在宣昶玮依据自己的获得的佛法大智慧却是能够解释这一问题的:对此我们的哲学教授却只能一脸迷茫了。
因为宣昶玮连续提出的三个哲学问题哲学教授无一能够回答,所以到此为止证明哲学教授的哲学知识和哲学智慧是完全无法和民哲分子宣昶玮讨论问题的。
最后为了说明问题,宣昶玮又向哲学教授介绍了自己过去和许多著名的、权威的佛教法师争论学术问题获得的战果:宣昶玮曾经提出一个佛法问题难倒了济群法师手下的众多佛教法师、宣昶玮指出权威的济群法师在说法过程中把因果解释错了,宣昶玮公开写出文章报告给济群法师,结果济群法师却无言以对、著名的藏地法师索达吉·堪布对北大哲学系师生讲解空性是什么,结果暴露了他根本不知道空性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根底:宣昶玮写出文章公开批评,并让索达吉·堪布的一个弟子报告给他的师傅,结果索达吉·堪布对宣昶玮的批评也是无言以对。
宣昶玮对哲学教授介绍了上述自己的种种作为,都是可以证明自己是具有大佛法智慧的,否则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出一个佛法问题竟然难倒了众多佛教法师。
为了说明宣昶玮确实具有靠修行获得的宗教智慧,宣昶玮又对教授说,你知道孔子曾经说过“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话?教授说他知道,宣昶玮就说孔子这样说证明孔子是具有高度洞见力的:孔子观察到了这种现象。
宣昶玮说虽然孔子洞见到了这种现象,但是更进一步的解释为什么有这种现象孔子却无能为力。而现在具有大智慧的宣昶玮却可以继续解释这种现象。
教授好奇的说那你解释一下我听听。
宣昶玮说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据是因为五行理论上木主仁水主智,所以仁慈的人在五行上和木亲近,智力高的人和水亲近。孔子的“仁者乐山”,严格的讲是“仁者乐木”:因为山上大都长满了树木吗。
这个时候哲学教授已经被大大冲击了。
宣昶玮又解释说如果让宣昶玮继续解释为什么会发生五行理论的“木主仁水主智”的现象,即为什么仁慈的人和木亲近,智慧的人和水亲近,那么宣昶玮就要继续深入剖析下去:那样就要触及到宗教核心大智慧了:而这样继续盘根问底下去是不允许的:正是属于“天机不可泄露”的领域。
也就是说继续剖析下去不是宣昶玮不能做到,而是不允许做。
宣昶玮对教授讲:你看看宣昶玮所具有的来自修行获得的大智慧,是多么的具有威力和价值啊?所以中国国内的那些著名佛教权威法师,在辩论佛法上不是宣昶玮的对手:因为宣昶玮具有宗教智慧--这种宗教智慧是远远高于你们推崇的西方哲学的,也高于那些没有开悟的佛教法师所具有的浩如烟海的佛法知识。
由于以上宣昶玮所讲的都是哲学教授所陌生的,所以教授已经完全被宣昶玮的话所震动、所冲击了。
宣昶玮又对哲学教授说,自己的哲学成就和思想理论成就多年来已经获得了社会上许多知识分子的高度赞扬和高度认可,其中也有学者和专家,例如有某某著名大学教授对宣昶玮的思想给予高度评价,有某某研究员对宣昶玮的成就高度赞扬,有深圳某某知识分子曾经公开说“宣昶玮的东西早晚要风行全世界的”,有某知识分子说“宣昶玮那里有解决当今一切社会问题的法宝和钥匙”,等等,而且这样高度评价宣昶玮思想理论的又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有一大帮人这样评价。并且另外有中国国家核心学术刊物的编辑在网络上看到了宣昶玮发表的一篇重磅文章后,主动联系到了宣昶玮,说他们的刊物准备刊登这篇文章,问宣昶玮同意不同意?后来宣昶玮的文章就公开发表在了这个核心学术刊物上了。
于是宣昶玮就反问教授:如果宣昶玮的文章没有水平,那么能发生核心学术期刊的编辑主动要求他们刊物再次发表相同的一篇文章呢?
所以现和你讨论哲学问题的宣昶玮不是一个毫无根底的人士:宣昶玮的来自宗教修行获得的智慧是大大高于你们全部西方哲学所具有的那些知识的。
宣昶玮又对教授讲,我现在对你提出这些哲学问题,那是我心中有数的问题,所以我才能提出别人不能提出的问题。而你回答不了,说明你们原有的哲学已经非常僵化和局限了。到了这样的时刻作为民哲分子的宣昶玮于是就郑重对哲学教授发出了警告:告诉你吧,其实现在真正有活力的哲学思想现在都在中国民间,而不在你们学院内也不在西方哲学家那里:真正的大哲学就在中国,就在今天的中国民间哲学家那里!
而此时此刻的哲学教授除了继续大讲特讲一番诸如“研究哲学要讲语境”啊,“概念要严格规范”啊,“现在的学术研究需要精密”啊,“要有语言分析”啊,“要先系统的通读逻辑知识理论之后才能搞研究”啊,之类,至于民哲宣昶玮提出的哲学问题却一概无言以对无法解释。
宣昶玮和徐弢教授争论的很激烈,当时山西的学者也是哲学家的马建勋教授就在一旁似听非听的在一旁坐着。我们争论了有半个小时之多的光景,最后徐弢教授站起来悻悻然离去。
宣昶玮以为我和这位哲学教授之间的交往就到此为止了。让宣昶玮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约在四十分钟之后,徐弢教授突然急匆匆的出现在宣昶玮面前--当时宣昶玮正在和几个民哲讨论学术问题--看得出他是专程为此而来,并伸出手来问宣昶玮要名片:宣昶玮一看有戏!就说自己没有名片,但可以给你我的学术资料,上面有我的联系信箱和电话,同时宣昶玮又告诉徐弢,说宣昶玮的思想理论文章总共有五百多篇,其中许多都是重大的哲学问题和重大的思想理论问题,今天仅仅和你讨论了三个问题,你就招架不住了。请你注意当今中国民间思想家民间哲学家那里有真正的哲学大智慧大见识云云,把哲学教授听得两眼直翻。
最后宣昶玮又和教授说:你说实话:今天我们有关问题的讨论是不是已经大大动摇了你原先的哲学信念了啊?如果没有触动你坚定的原有信念与心灵,你大概是不会来问我要名片的吧?!
哲学教授笑了。
最后宣昶玮又告诉教授:如果你要弄学术弄哲学那就不能事先设置什么框框设置什么“在特定的哲学语境范围”内研究,否则你无法突破现有西方哲学的限制:按照宣昶玮原先的说法就是“思想家有权在无法无天的状态下思想”,“思想家有权在无法无天的环境中和别的思想家交流思想”。如果你们研究哲学探讨学术,先自己设置了种种条条框框,那么你们就只能在“螺丝壳内做道场”了,只能人云亦云跟着西方哲学家的屁股转了。
最后宣昶玮告诉哲学教授:请把你们的关注放在中国民间吧!因为中国民间那里才是有无限思想活力和思想动力的!
最后我们两个人友好的挥手告别!
原先哲学教授对民哲的态度彻底改变了:官哲教授开始对民哲“刮目相看”了!
世界哲学大会期间民哲一出手震动官方哲学,中国哲学教授原先的哲学观念被大大冲击,由此略见一斑。
其他的中国民哲冲击中国官哲的事情还多着呢:且听宣昶玮慢慢道来。



中华思想家 宣昶玮 2018年8月24日草于石家庄昆仑大厦
信箱:xchwei84@gmail.comx-ch-w@hotmail.com
微信号:18654125132
Skype: xchwei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5/2018 22:37 , Processed in 0.41064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