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1|回复: 0

[大陆] 必須组成联合调查团徹查:石正丽研制病毒危害人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8/2020 13: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2/8/2020 13:09 编辑

必須组成联合调查团徹查:石正丽研制病毒危害人类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 费良勇

[size=14.6667px]    武汉肺炎疫情来势汹汹,蔓延迅速。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冠病毒是核武级别的生化战剂。虽然其硬破坏力(对物的破坏力)为零,这方面不能跟核武器相比,但是其软杀伤力(对人的杀伤力)令人震撼,其影响范围甚至超过了核武器。若不采取有效措施防护和治疗,对人类危害极大。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已在武汉坐镇,她表明“要做最坏打算”。武汉病毒研究所,特别是P4病毒研究室,是否武汉肺炎的毒源,成为舆论焦点。

石正丽的“辟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中共官方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武汉肺炎的播毒源头,但引起质疑。因为首例新冠肺炎同华南海鲜市场毫无关系。人们怀疑新冠病毒是从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泄漏出来的。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印度科学家的科研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中指出,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类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冠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论文暗示武汉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设计的,不是自然界偶然发生的。该文还提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实验室不久前发表的论文中,也提到了S蛋白的这4个插入物中的3个。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这篇论文随后引发中共学者和海外亲共学者群起攻击并“辟谣”,要求撤稿、澄清。2月2日下午3时左右,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文说:“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同时转发这个打脸消息: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篇预印本文章。”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石正丽发帖不到一天,她5年前与人合写的一篇论文《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被网民曝光。论文赫然写着:“为了研究循环蝙蝠冠状病毒的出现可能性(即感染人类的可能性),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这种杂交病毒使我们能够评估这种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在此基础上,我们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并证明了该病毒在体内外的复制能力”。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2月3日,针对石正丽团队日前公布论文称,武汉肺炎病毒可能由蝙蝠直接传染给人,“武小华博士”在微信群驳斥说,这是石正丽欺骗外行的谎言,因为根据医学常识,蝙蝠病毒必须经过变异才能进入人体,而这个基因变异需要通过1-2个大鼠或灵长类的中间宿主参与,而且这种基因改造只能在实验室完成。但石正丽论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有中间宿主。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2月4日,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在微博上公开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制造并泄露了病毒。其博文称,“基于以下事实与证据作为线索,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我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我决定向国家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希望国家彻查该研究所实验动物管理情况,及相关蝙蝠冠状病毒改造为可感染人类的研究情况。”徐波的博文罗列了大量基本事实,说明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新冠病毒的全部过程,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通过修改蛋白的ACE2开关,把原本不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类的新冠状病毒。先做老鼠实验,证实损害了老鼠肺部,又继续在猴子身上做相关的实验。而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活猴出售。他还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据自由时报报导,石正丽研究团队透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中国马蹄蝠身上的病毒、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产生的新病毒得以与人体的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有效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毒性相当巨大。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针对该项研究,《自然》期刊曾指出,其他病毒学家质疑这项研究的必要性,认为这种实验很难证明什么,且还蕴含极大风险。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Hobson)表示,研究人员创造了一种新型病毒,“如果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2018年11月14日,石正丽在上海演讲,重点介绍冠状病毒以及跨种病毒研究成果。当时没有人想到,其跨种病毒传播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石正丽的生命没有任何担保价值。她要揭露其问题的人“闭上臭嘴”,显示她做贼心虚,说话很臭。

石正丽研制害人病毒干什么?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蝙蝠身上虽然携带了大量病毒,原本不能直接传染给人类。但是,石正丽团队通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研制出了能直接传染给人类,并人传人的恐怖病毒。我们要问:石正丽的研制目的何在?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科学家的研究目的通常是为了探索世界本质,了解宇宙真相,掌握自然规律。绝大部分科学家都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够造福于人类。一些科研成果被用于军事,往往并非科学家本意。军事科学技术研究的目的是为了造出先进武器,提升本国武装力量。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把不能直接危害人类的病毒改造成能够直接危害人类的病毒,这绝不是为了造福于人类,而是为了祸害人类。迄今为止,新冠病毒对中国和全球的危害已经远远超过了本拉登对美国发起的恐怖攻击。石正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大概只有如下两个原因之一: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1.石正丽为了个人功名和利益做此研究。让蝙蝠病毒从不能直接攻击人类变成能够直接攻击人类,这显然对全人类有害无利。石正丽非常清楚,这如同新造了一个充满瘟疫、祸害和灾难的潘多拉盒子,可以随时祸害人类。她乐此不疲,说明她心肠不好。徐波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研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实验性抗病毒药物治愈了一例美国新冠病毒患者后,该公司将此药免费提供给中国,从2月3日起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进行临床试验。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居然抢先注册了“瑞德西韦”的发明专利。这件事也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唯利是图之嫌。为了个人功利而不惜祸害全人类,这种人其心可诛,其形可灭!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2.石正丽团队接受了中国军方研制生物武器的任务。其初衷可能是为了提升中国的军事力量。这涉及到中国的军事机密,也涉及到中国是否遵守国际公约的信誉问题。中国已于1984年11月15日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截至2019年11月共有183个缔约国。该公约的主要内容是:缔约国在任何情况下不发展、不生产、不储存、不取得除和平用途外的微生物制剂、毒素及其武器;也不协助、鼓励或引导他国取得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在公约生效后9个月内销毁一切这类制剂、毒素及其武器;缔约国可向联合国安理会控诉其他国家违反该公约的行为。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网上有消息说,武汉肺炎爆发前3个月,即去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进行过冠状病毒扩散演习。如果属实,这件事值得深入研究分析。它说明中共当局早就知道这种病毒的威力,需要特别防护。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由于信息不全,上述两点都出现了悖论。如果石正丽出于个人功利心搞病毒研制,她哪来庞大的科研经费和人力物力?如果石正丽接受了军方的生物武器研究任务,这是绝对机密的项目,她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到处发表论文、到处演讲炫耀呢?军方为什么不阻止呢?

新冠病毒是怎样泄漏出来的?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石正丽虽然研制出新冠病毒,但她不会有意将病毒释放出来。P4实验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的负压实验室,正常运作情况下,病毒是跑不出来的。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泄露,那么只有在管理混乱或发生意外事故时,才可能导致病毒外泄。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武小华博士”2月3日发文大曝中国医学实验室内部管理混乱,并认为这是病毒泄露的主要原因。有些实验室对外兜售实验动物当宠物养,协和医学院就发生过此事。“武小华博士”自己也每年劝说朋友收养一两只实验用的狗。实验动物的尸体被随便处理,或者按照野生动物出售,南方医科大学就曾卖过猕猴。也有人把实验用鸡蛋煮著吃,“武小华博士”本人就曾查处过此事。实验室的猪被当成猪肉分食。还有人将实验室老鼠揣走当宠物等等。

   2月2日,网传北大生命科学院前院长饶毅致信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称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舒红兵夫人)提出辞职。他称王延轶不适合领导武汉病毒所,有三点原因:专业不符、水平较差、年资太低。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笔者在这儿大胆猜测,武汉病毒研究所管理混乱,唯利是图,将染上新冠病毒的实验猴子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等,引起其它猴子和人被感染。当然,也可能还有别的泄露渠道,例如研究人员的防护服、手套鞋套等没有按照有关规定处理,被带到外面引起动物和人感染。

   希望中国政府及有关机构、中国科学院、国际卫生组织、联合国其他有关机构、外国有关机构等组成联合调查团,调查新冠病毒疫情的确切来源、泄露过程、感染渠道、感染人数、死亡人数、官方隐瞒真相和打压民众的内幕等,并公布于世。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最后,我希望中国和世界各国永远不要研制害人害己的生化武器;希望中国政府不要再向外国大撒币,为中国人民搞好医疗保险多修医院多培养医护人员;希望中国人不要再夜郎自大,不要吹嘘“我的国,厉害了”,厉害到可以制造超级病毒毁灭全人类。
[size=14.6667px]   
[size=14.6667px]    2020年2月7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2/28/2020 18:42 , Processed in 0.18601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