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526|回复: 1

铲除共产党邪教,皈依中西正统——告曾节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0/2014 04:4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7/19/2014 12:17 编辑

铲除共产党邪教,皈依中西正统——告曾节明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
曾节明先生:
  你的《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我粗略地读了。你要知道,我们首先是读书人,其次才是民运人士。作为读书人,主要是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分辨真理、谬误。我们的任务,就是说服中国人民抛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基督教、儒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我们读书人能做的,也是该做的。
  你需要明白,你讨伐、揭批中共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没有任何作用,只会给你带来祸患。中共政府官员的贪婪、狡诈、横蛮必将官逼民反,中共当权派的强制拆迁、贪污腐败、淫乱等等都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不需要你揭发,民众都知道。对中共政府做官逼民反的事,我们现在只能等待中共官逼民反,不必揭批和讨伐。当年的江青“四人帮”揭批邓小平,有什么用呢?只是导致他们自己被抓坐牢。
  秦二世、隋炀帝等等暴君不是那个文人写文章讨伐、揭批而被推翻。武则天当权时,有大才子写《讨武檄文》,但武则天没有被推翻。
  对在野的毛左派,他们在与我们争夺年轻的大学生,因此,我们必须与毛左派争战。我们与毛左派的争战,也是言论的争论,而且,我们与毛左派的争战,也是教育他们,这是爱他们。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已经失败,毛左派的道路是绝对行不通的。而且,中共当权派迟早要镇压毛左派,因此,信奉马列毛主义必将遭祸。
  我们要复兴中国儒教,传播基督教,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在此过程中,把胸怀大志、爱国爱民、热爱真理的志士仁人汇聚起来,组织起来。一旦我们发展壮大之后,我们再一举夺取中国的政权。我张国堂就是要树立张国堂学说这杆大旗,把全中国的志士仁人都汇聚起来,组织起来。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果我是反贪局的局长,我必依法尽心尽力打击贪官污吏。我现在没有官位,因此,我只能做读书人的事,就是传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因此,在政治上,名义是极为重要的。虽然中共当权派实质上偷偷地放弃了马列毛主义,但中共宪法里白纸黑字写着坚持马列毛主义。如果不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权威就树立不起来。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权威不树立起来,我张国堂的权威就树立不起来。我张国堂有崇高的权威,读书人才有崇高的社会地位。
  中国和前苏联以及东欧各国的实践证明:马列毛主义不是真理。我们知道耶稣基督说“我就是真理,……”因此,假真理就是假神,信奉假真理就是拜假神。读过《圣经》的人应该知道:上帝耶和华特别憎恶拜假神。因此,信奉马列毛主义的罪恶极大。马列毛主义就是魔鬼,信奉马列毛主义就是魔鬼的儿子,魔鬼的儿子也是魔鬼(小魔鬼)。中共内的改革派虽然贪财、狡诈、好色,但这是人的罪恶。贪官污吏虽然坏,但他们仍然是人,不是魔鬼。而毛左派则是魔鬼。
  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相互仇杀。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导致上亿中国人死于非命。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的革命造反,至少导致四千万中国人战死、杀死、饿死;1949年之后,被毛泽东共产党杀死的人、整死的人、饿死的人,至少六千万(有人说八千万)。1978年之后的邓小平的路线虽然坏,但没有导致中国人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你要知道:人命关天!如果毛左派当权,就会导致毛泽东时期那样的大规模的杀戮和血腥。
  中国如果不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中国绝对不会有宪政民主。因为毛左派与宪政民主不相容。你想与毛左派相容,但毛左派能与基督徒和儒教徒相容吗?毛左派也与信奉美国宪政民主的人不相容。
  习近平在大力鼓吹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就是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我们公开宣传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公开宣布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就是与中共中央唱对台戏,就是与中共中央争战。如果中国人民都说马列毛主义是邪教,习近平还能当权吗?共产党还能领导吗?如果中国人民都信奉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中国必如美国一样,成为宪政民主的国家。马列毛主义是中共的大旗,我们砍掉这面大旗,中国共产党必作鸟兽散。
  马列毛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共的灵魂,是中共的立国之本。我们以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就是杀灭中共的灵魂,铲除中共的立国之本。
  在辛亥革命之前,孔孟之道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是历代王朝的立国之本。
  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美国的灵魂,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我们反共人士也要有群体灵魂,也要有立国之本。张国堂学说是中国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必将成为未来中国的立国之本,必将成为中华民族的灵魂。
  当今的民运人士的群体是一群没有群体灵魂的乌合之众,这是民运失败的根本原因。
  要相信上帝,倚靠上帝,要勤奋读《圣经》、《四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要写文章传播真理。不要写文章揭批中共当权派。你能用口吹气吹倒长城吗?中共当权派不是你可以骂倒的!我们要把基督徒、儒教徒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信奉者组织起来,才能形成强大的政治力量,才能战胜中共。发展自己,才能战胜中共当权派。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管子说:是不立,非不去,则国弱;善不立,恶不去,则国亡。立是去非、立善去恶就是读书人的任务、天职。马列毛主义就是非,就是恶。中国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是是,就是善。中共宪法里写着坚持马列毛主义,这就是我们必须除去的非、恶。我们必须废除中共宪法,在张国堂学说的指导下,重订中国的宪法,这就是我们的目的、目标。按汉密尔顿的《联邦党人文集》制定未来中国的宪法,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文官制度,这就是宪政民主。
  你曾节明就是一个没有政治灵魂的人,你像一个没有头的苍蝇瞎闯。中国共产党现在在实质上变成了中共历史教科书上的中国国民党,当然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国民党,而是被中共宣传妖魔化了的国民党。如果中国共产党变成真实的中国国民党,则是中国之幸。我们以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也是帮助中共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把共产党变成国民党。作为中国人,也应该爱同是中国人的共产党人。我憎恶中国共产党,但爱共产党人,因为他们是我的同胞。由于习近平、薄熙来、刘源等红后代的力量强大,中国共产党要变成真实的中国国民党,这很难,甚至不可能,因此,中国的希望在中共的体制之外,就在于我们中国共和党。
  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人民真诚地相信马列毛主义,热烈地拥护毛主席。由于文革的祸害,许多中国人表面相信马列毛主义,但由于人本能的自私,因此口中喊着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实质搞的是中共历史教科书中所说的官僚资本主义。人本能的自私不是你用言论可以去除的,而中共官员口中的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是可以用言论去除的。我们用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宣传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可以逐步扩大我们的影响,树立我们的名望,同时把志士仁人聚合起来,组织起来。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危险(我就住在中国大陆湖北省宜昌市没有被抓),如果揭批中共改革派,必给自己惹祸。
  邓小平战胜毛泽东,是人的本能战胜马列毛主义的魔性。中共的变质,是历史的必然,也是进步。说邓小平理论比毛泽东思想更坏,显然是错误的。邓小平的改革派是本能自私的人所组成,而毛泽东的死党是充满马列毛主义魔性的小魔鬼组成。宁要本能自私的人,也不要充满魔性的魔鬼。这是深受文革之苦的中国人民的选择。你曾节明似乎宁要充满马列毛主义魔性的魔鬼,也不要本能自私的人。
  毛泽东把中国人变成魔,邓小平把魔化的中国人变成动物化的人,而我张国堂要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教化中国人,要把动物化的中国人变成神圣的人。
  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人民几乎人人都在口头上信奉马列毛主义,几乎人人都在高喊“毛主席万岁”。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的基督徒不到七十万,而现在有上亿的基督徒。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儒教徒,但现在有许多自称的儒教徒。从这个事实就可以看出中国的大趋势。
  中国人民必将抛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基督教、儒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中国的大趋势。顺应这个大趋势的人,就必将成为未来中国的掌权者,必将富贵、尊荣;对抗、逆反这个大趋势的人,必将被淘汰,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
  中国文革之后的历史进程是:先在口头上高喊坚持马列毛主义,而行动上偷偷地放弃马列毛主义,然后再公开放弃马列毛主义,这是合乎规律和理性的过程。如果有人在1978年前后公开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说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他的脑袋极可能要落地。中共改革派邓小平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这是当时不得已的选择,也是那时唯一可行的路线。今天,我张国堂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就是张国堂学说),这是中国今日唯一可行的道路。毛泽东死后,邓小平把中国人民带出了秦始皇加马克思的体制(即毛泽东体制),而我张国堂要把中国人民带入孔子加华盛顿的体制。从邓小平到张国堂,是中国改革历史进程的必然。我张国堂的主张不是刻舟求剑,而是顺势而为。
  我们只是卑微的书生,只有顺势而为,才能成功。逆势而行,必然失败。不要说你曾节明,就是江青,毛泽东的妻子,中共国的第一夫人,她逆势而行,一样被抓坐牢,在绝望中自杀。陈泱潮被抓坐牢,是他自找,他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在邓小平偷偷地放弃马列毛主义30多年之后,不顺势公开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而是讨伐改革,这是逆势而行。你曾节明想步江青的后尘吗?我在1999年就主张抛弃马列毛主义,要继承孔孟之道,并以美国为师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国改革派也已经接受或默认了我的主张,而你至今却不接受我的主张,你真是顽固不化。你不与中国改革派联合铲除毛左派,却与毛左派结盟铲除改革派,你真是糊涂!中国改革派迟早要镇压毛左派,到那时,你曾节明就等着喝西北风!我张国堂不反对中国改革派,而是要领导中国改革派。我就是要为中国改革派镇压毛左派提供理论依据,并制造舆论!当然,对贪官污吏,我迟早要依法清算、惩处。
  你和陈泱潮到今天还看不清中国改革进程的大趋势,你们对抗和逆反中国变革的大趋势,必将失败。在邓小平变公有制计划经济为私有制市场经济之后,在社会主义实质上不存在的时候,陈泱潮还主张搞社会主义民主革命,这才是刻舟求剑。你曾节明要多想想你个人的前途!陈泱潮骨子里面就是一个马列毛主义者,你跟随他,只能是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王希哲的骨子内也是马列毛主义,你获得王希哲的称赞,这不是好事。陈泱潮、王希哲、徐水良等都是文革余孽,这些人必将被淘汰。
  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必下地狱。耶稣基督是道,道是耶稣基督,中国古人信孔孟之道,就是信耶稣基督。说服中国人抛弃马列毛主义,信奉张国堂学说,就是抢救中国人上天堂,免下地狱,这是功德无量的大事。你曾节明实质上是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揭批中共改革派,这除了给你自己惹祸之外,毫无意义。你曾节明在客观上帮助中共红后代,而红后代帮是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最大阻力,也是祸国殃民的最邪恶的群体。因为你否认我张国堂否定马列毛主义的伟大意义。《圣经》教导“信的与不信的不可同负一轭”,你曾节明却主张与毛左派同负一轭。你曾节明与王希哲一样,口头上说你自己信耶稣基督,你骨子内仍然是毛左派。对马列毛主义的邪恶,你没有正确的认识。至少,你曾节明想与毛左派搞乡原。你曾节明的眼中只有财产,因此你嫉妒、恨恶发了财的中共改革派;你曾节明漠视人命,因此你看不见马列毛主义的邪恶。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5月7日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你曾节明说我张国堂是疯子战风车,不可能战胜中共。你推崇陈泱潮,陈泱潮1974年就写《特权论》,至今已经近四十年,他战胜了中共当权派吗?没有!陈泱潮为什么就不是疯子战风车?
  中共1921年成立,经过28年的浴血奋战,到1949年才夺取中国政权。我张国堂一个卑微的文弱书生,能用区区十四年的时间就能战胜中共吗?
  我张国堂相信上帝,倚靠上帝。因为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因此上帝用中共暴政击打不信耶稣基督的中国人民。一旦中国人民信奉耶稣基督,上帝耶和华必为我张国堂铲除中共暴政,并立我张国堂为中国的统治者!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政治斗争要讲策略。毛泽东的统一战线的策略,你也要学学,师敌之长技以制敌,这是聪明。我们不能与整个中共政府作对,因为我们的力量微弱。我们现在要鼓动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这是借力打力。同时我们要发展,要组织起来,等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之后,我们再设法夺取全国政权。这个策略是切实可行。
  因此,现在不能攻击胡锦涛。现在攻击胡锦涛在政治策略上是极其愚蠢的!就是连邓小平也暂时不要攻击。现在要推动、支持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
  红后代帮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红后代帮是毛左派的后台。毛左派现在很猖獗,这是他们自取灭亡!
  红后代帮的父辈在内战中屠杀了国民军的抗日将士,在土改中屠杀了无辜的地主,等等,这都是罪恶滔天!这些被毛泽东共产党所屠杀的人都是中国的有功之臣,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这些红后代都是杀人凶手的后代,他们凭什么在中国作威作福几十年?
附录:
郭国汀 发表于 5/11/2013 01:06  
  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宪政的资本主义而非所谓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有关此论题西方大学专家学者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结论,中文世界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成果根本无法与西方学者相提并论。其结论为: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业已宣告失败。
发表于 4/15/2014 0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先生
本人非常欣佩你的正气,本人要告诉你的是--------不要对海外的所谓民运人士太动气,他她们中950/0都是索质太鹾的野心家,海外民运人士绝大多数都被凶残中共收买或自我投共了!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6/2017 12:08 , Processed in 0.09577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