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639|回复: 0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8/2014 23: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要教化而不要争斗
——要靠道德学问求发达
曾节明先生:
  孔子、孟子都是幼年丧父,都是由母亲艰辛抚养长大,他们都是卑微的穷小子,他们是怎么成长为圣人、亚圣的呢?他们之所以从卑微的穷小子成长为圣人、亚圣,是因为他们勤学好问。由于孔子勤学好问,就以好学多识闻名于世,就有许多人跟他求学。于是就创立了儒教。孟子继承孔子,丰富、发展了儒教。那些跟随孔子求学的颜渊、曾子、子路等人,也是普通人,颜渊极其的贫寒,他们也都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子贡本是商人,极其富有,但他放下经商发财之路,也跟随孔子求学,他也学成,后来他开馆讲学,为一代名师。孔子的弟子,许多人成为圣贤,不仅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还被后世推崇敬仰。
  为什么历代的中国正直的学人都推崇孔子、孟子?因为历代皇帝、大臣、各级官员都从孔子、孟子获得教益,获得造就。许多卑微的人通过学习孔孟之道而成长为国家的重臣,成为国家的栋梁。
  你应该好好地想想,要从孔子、孟子的成功寻找你自己的成功之路。
  文中子王通(580—617),字仲淹,号文中子。他是隋朝人,隋炀帝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暴君,是与秦始皇齐名的暴君。文中子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隋炀帝,而是开馆讲学,并著书立说。魏征就是文中子的学生。文中子的学生后来都成为唐朝的官吏。因此,文中子也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也被后世推崇敬仰。《三字经》就有文中子的大名。
  亚里士多德、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等都是西方的古人,为什么当今中国人还崇敬他们呢?是因为他们在政治学、神学上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你也应该从他们的成功寻找你自己的成功之路。
  你我都是贫寒的书生,没有背景、没有高官提携、没有富人资助,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实际上是很难很难的。而且当今中国政治的态势,有志者在短期内也难有作为。
  因此我们要在道德学问的学习和修养入手,在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的过程中逐步提高自己的名望,扩大自己的影响,这样争取成功,是现实可行的。
  我现在开办中和大学,就是效法文中子。当今中国人都很浮躁,不肯下功夫于道德学问。但能够闻名于世、或统治中国的必是极少数人。你说现在是“五百家族统治中国”,试问哪个国家不是由极少数人统治?不论古今中外,都是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美国同样是由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这是上帝的意志,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不论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都是极少数才智杰出的人统治绝大多数普通人。当然,统治者是根据多数人的意愿而统治多数人。你没有必要去讨伐、揭批那些权势者和富人,当然也不要去巴结那些权势者和富人。你应该立志求学,效法孔子、孟子以及他们的学生曾子、子路、颜渊、子贡等等。这样,你以后就能成为统治中国的极少数权势者之一。否则,你永远都是贫穷、卑贱!今日中国有权的人和富人,也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有远见、有本事、机遇好,当然也有些人是靠父辈。那些在文革中紧跟江青“四人帮”的人,他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牺牲,但现在仍然贫穷、卑贱。好斗的人最终不会有好结果,争吵、争闹必然没有出路。做看客也不会有前途。要专心攻读道德学问,要致力于自己的事业的发展,不要对他人说三道四,少写时政评论。如果你做新闻工作,要留心寻找可歌颂、可赞美的善人善事,不要理睬恶人;隐恶扬善才是聪明!因此新闻记者要做蜜蜂,别做苍蝇。蜜蜂追逐花香,寻找鲜花,就吃花蜜,也釀蜜,因此人都喜爱蜜蜂;苍蝇追逐臭味,寻找脏污,因此沾染肮脏,传播病毒病菌,因此人都厌恶苍蝇。要远离蛊惑家、亵慢人;蛊惑家、亵慢人表面上是追求正义,却是以民众流血成就他们的功名、权势、富贵。他们总是攻击权贵、富人,利用普通人的嫉妒心理布散纷争。他们才是祸国殃民的恶人。凡是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的人,都不是好人,你要远离他们!他们也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你与他们搞在一起,也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
  我劝你不要写揭批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的文章。中共当权派不会因为你写文章揭批、讨伐而损伤丝毫,而你为此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原来工作的公司的吴勇副经理告诫我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垛墙。”你写文章揭批胡锦涛,胡锦涛的支持者必要在你的事业上处处为难你,设墙堵死你的出路。如果你总是写文章攻击权势者和富人,你所得罪的人必处处与你为难,这样,他人也怕受你的拖累而远离你,这样,你一辈子必贫穷、卑贱,不可能成功,必与富贵尊荣无缘。
  我主耶稣基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们要饶恕人,就必蒙饶恕(“饶恕”原文作“释放”)。”(6:37)我希望你记住主耶稣基督的这个教训,并且要时常遵行。你遵行主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就必能避祸得福;如果你不遵行主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你必惹祸失福。
  你不要以为你逃到外国去了,就可以肆意攻击中共权势者,你到国外去了,虽然不会被抓坐牢,但他们仍然有能量阻扰你的事业。你得罪胡锦涛,大陆的中国人就不敢追随你,你没有大陆中国人的追随,你的党能发展壮大吗?
  我现在同你读一段《论语》:
  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朱熹注解曰:夫,音扶。方,比也。乎哉,疑辞。比方人物而较其短长,虽亦穷理之事。然专务为此,则心驰于外,而所以自治者疏矣。故褒之而疑其辞,复自贬以深抑之。谢氏曰:“圣人责人,辞不迫切而意已独至如此。”
  徐志刚先生的译文:子贡评议他人。孔子说:“赐呀,你就那么好吗?要叫我呀,可没有那种闲工夫[指责别人]。”
  我劝你不要公开评议、抨击他人。切切不可攻击、毁谤有权的人和富人。《圣经》明确告诫:不可毁谤民的官长。《圣经》说:“富户管辖穷人,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箴22:7)企业主管辖其企业的员工,这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原则,因此,富人是非政府的公职人员,是非政府的官长,因此,也不可攻击、毁谤官长。
  《弟子规》说:“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扬人恶,即是恶;疾之甚,祸且作。”
  揭发宣扬现任掌权者的恶,揭发宣扬政府的恶,都必然会给你自己惹祸。而且,还会造成官民冲突,这样就会造成大恶。官民冲突往往是国家和民众的最大祸患。我之所以否定陈泱潮的《特权论》,是《特权论》说中共国存在一个特权阶层。这种言论,如果在民众中宣扬,极可能导致官民冲突。因此,邓小平抓捕陈泱潮,是必要的。
  不可煽动纷争。上帝耶和华憎恶煽动纷争的人。不仅不可煽动纷争,而且要远离纷争。《圣经》说:“远离纷争,是人的尊荣,愚妄人都爱争闹。”(箴20:3)我之所以在1999年不顾我个人的安危而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就是因为马列毛主义煽动中国人相互纷争、仇杀。
  国家不可能因内讧而强大,人民不可能因内斗而幸福。因此,我们读书人要维护国家的安宁和人们的和睦。我主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太5:9)《圣经》说:“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
  对于掌权者的恶,我们要相信上帝,要相信官逼民反的规律。我们不煽动民众反抗掌权者,但由于掌权者的贪婪而官逼民反,那么民众反抗政府所造成的流血,其罪就不能归到我们的头上。如果我们煽动民众反抗政府而造成流血,其流血的罪就必归到我们的头上,至少我们有份。
  历史上率先起义造反反抗暴政的人,几乎都不得好死。陈胜吴广起义反秦,是被逼到了死路,不得不反。陈胜吴广都不是读书人。在起义之前他们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暴秦,只是被逼到死路时,才发动服役的人起义造反。而且陈胜吴广以及跟随他们造反的人,都被杀死。隋末的那些反王及其追随者,也都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隋炀帝。都是被逼而造反。这些反王都没有好结果,他们的追随者除投降李世民的人之外,后来都被李世民除灭。元末起义造反的人,那些最先举事的人都被元朝镇压,只有后起的朱元璋当了皇帝。也有些反元起义者如陈友谅、张士诚被朱元璋消灭。明末的张献忠、闯王李自成的造反,虽然成功推翻了明朝,但后来被满清镇压、消灭。
  洪秀全的太平天国造反,被曾国藩镇压了。参与洪秀全造反的人,几乎都被杀了。
  毛泽东的革命造反,虽然侥幸成功,但两千万人作了毛泽东的炮灰。
  因此不可煽动民与官斗。自古民与官斗,吃亏的多是民众。
  对于政府体制上的弊端,如果批评这种弊端不会造成民众的忿怒,而且我们有消除弊端的方案,那么我们有权宣传我们的主张和见解。如果揭发、宣扬政府体制的弊端、恶会造成民众的忿怒,就不可揭发、宣扬。
  “五百个家庭专了我们的政”,这种只会煽动中国人相互纷争的话,你不要说。我告诫你不可做蛊惑家!不要仇官,而要争取自己当官,如果自己没有机会当官,就培养儿子当官,或传道培养青年学子当官。也不要仇富,而要努力自己勤劳致富。
  我确实想夺取中国的政权,但我们不能以煽动纷争、内讧的方式夺权中国的政权。因为这是不义的,是上帝耶和华所憎恶的。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说:“战胜对手的秘诀是:提倡一种有结果的事业。”什么是有结果的事业?就是要观察政治经济形势,了解人们的心愿和需要,运用自己的学识,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满足人们的心愿和需要。我们一定要相信:提倡切实可行的主张和见解,就一定能战胜对手、敌人。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主张和见解,要时常反思。要经常反问自己,我们的见解是否符合实际?是否符合上帝的意旨?也就是是否符合古今中外圣贤的教导?我们的主张是否切实可行?我们的主张和见解会给我们与社会带来什么后果?这后果是福是祸?因此,你要反思:你曾节明的话都符合实际吗?符合圣道吗?都切实可行吗?你的话会给你与他人带来什么后果?这后果是福是祸?你当知道:你所说的话能立住,你的人在社会上才能立住;你的话立不住,你的人必立不住。你不可恨反驳你的人,反而要感谢反驳你的人。因为他是帮助你反思。坚持错误的主张和见解是浪费你的生命。如果你一辈子所坚持的主张和见解是错误的,你这一辈子就荒废了。响应毛泽东的号召积极参与文革的人,他们的一辈子都毁了。陈泱潮坚持他的《特权论》,恨恶反驳《特权论》的张国堂,实际上陈泱潮被《特权论》毁了,他至今还不自知,真是可悲、可怜!你当知道:切实可行才是关键!是否可操作才是关键!陈泱潮拘泥于马列毛主义的书本和他自己的思想,对人性人心人欲缺乏正确的了解,不观察分析社会政治经济形势,又骄傲自是、刚愎自用、逞强好斗,不重视他人反驳的理由,这就是陈泱潮一辈子不济的原因。陈泱潮一辈子贫穷、卑贱、失败,你当引以为戒!
  我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提倡以基督教安民、西学建制、儒教治国。我的主张是切实可行的,我在许多文章做过论证。我们提倡、宣传张国堂学说,就必能战胜中共。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一定能铲除中共暴政,夺取中国政权,缔造中华联邦共和国,这是永不败坏的国度,并缔造中国永恒的和平。这是永不朽坏的功名,伟大的功名!
  马列毛主义是斗争哲学,是反秩序、反政府的叛乱文化,马列毛主义主张消灭私有制,搞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但邓小平的改革却搞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中共政府继续坚持马列毛主义,必然导致争吵、争闹。中共以前因为共同利益而维持团结,但对没有信仰而唯利是图的人来说,个人对名利的贪求的欲望总是强于对团体的忠诚。真诚信仰马列毛主义的人必然要争吵、争闹,因为改革派口头坚持马列毛主义,行动上违反马列毛主义;在毛左派看来,改革派骗取了权力,发了大财。因此,中共必将在争吵、争闹中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现在毛左派与改革派的矛盾冲突已经不可调和。2012年9月,就是在十八大之前的敏感时期,毛左派在全国各大城市发动了自1989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张宏良号称为“九月革命”;2013年的5月4日,毛左派又在长沙发动了抗议茅于轼的示威游行。张宏良等毛左派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主张复兴社会主义,要搞第二次文革;温家宝、茅于轼、何兵等改革派要抛弃毛泽东思想,搞普世价值。习近平纵横捭阖,在改革派与毛左派之间搞平衡,试图折中调和改革派与毛左派的矛盾,但他偏袒和纵容毛左派,说放弃毛泽东思想会导致天下大乱。这是讹诈!由于改革派没有军权,对毛左派的闹事,改革派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如果掌握军权和警权的习近平对毛左派的闹事听之任之,甚至暗中操纵毛左派闹事,能不天下大乱吗?
  挂社会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邓小平“打左灯,向右拐”,“挂羊头,卖狗肉”,已经搞了三十多年,改革派说谎、狡诈,现在已经是路人皆知。子曰:“民无信不立”,这是孔子的名言,中国人几乎是家喻户晓。因此,邓小平路线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能再走了。因此改革派要抛弃马列毛主义的招牌,而毛左派要捍卫马列毛主义的旗帜,铲除资本主义,矛盾冲突不可避免。习近平要继续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他要邓小平与毛泽东穿一条裤子,甚至要蒋介石与毛泽东穿一条裤子。习近平的路线行得通吗?如果邓小平与毛泽东能穿一条裤子,当年的文革就搞不起来。如果蒋介石与毛泽东能穿一条裤子,国共内战就打不起来!邓小平与毛泽东不可能同睡一张床,蒋介石与毛泽东更不可能同睡一张床。因此,习近平的路线是绝对行不通的。
  中国人的本性与外国人的本性是一样的,在外国行不通的道路,在中国也行不通;在外国行得通的道路,在中国也必定行得通。私有制、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文官制度等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制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西方主流社会所推崇的,因此是可行的。中国儒教是中国古代的正统,中国古人的本性与中国今人的本性也是一样的,因此,儒家治国是可行的。
  前苏联和东欧各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的变革为中国变革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她们都是否定马列主义、抛弃社会主义道路,在文化上回归传统,在政治制度上向美国看齐。因此,否定马列毛主义、抛弃社会主义道路,回归儒教,接受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中国的必由之路。
  对于中共的内斗和内讧,我们不必参与,要尽可能地远离。我们只要宣传张国堂学说,发展中国共和党,我们必能最终夺取中国的政权。
  我们要下大功夫学习儒学、基督教神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还要学习行政学、法学、经济学等,要网罗大量高级人才,要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并宣传我们的政纲政策,不要揭批、讨伐中共权势者。美国历史上有谁是靠揭批、讨伐竞选对手而赢得选举的呢?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才是关键!政纲政策是政党的生命!
  对中共政府中的官员和经济界的富人,我们也要尽可能地争取他们支持。不要过多的树敌,你要知道我们的力量微弱!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是可笑的。
  圣使徒彼得教训我们说:“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上帝,尊敬君王。”(彼前2:17)中国有古训:“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官员的权柄和富人的财富焉知不是出于上帝?《圣经》明确说“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富人的财富是管辖穷人的权柄。对没有丑闻的官员和富人,我们务要尊敬。当然,对他们重大错误的公开言行,我们可以凭圣道礼貌地反驳,例如坚持马列毛主义的言行,或者否定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言行,等,就是属于重大的错误言行,对这样的言行,我们都要礼貌地反驳。
  在文革中跳得欢的人,文革结束后,都没落了。你的父亲因参与文革而被关押,后来在不得志中忧闷。在文革时埋头读书的人,如秦晖等后来却成为名人、教授。你现在如果跟随毛左派闹腾,以后必在不得志、贫穷、卑贱中忧闷,如你父亲一样。
  我们要效法文革中的秦晖,现在毛左派与改革派争斗,国乱当头,我们要安心读书。等改革派镇压毛左派之后,我们必前途远大。
  你已经公开拜我为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有义务有责任教你。如果你不听我教,你日后就没有理由抱怨我。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朱熹注解曰:省,悉井反。为,去声。传,平声。曾子,孔子弟子,名参,字子舆。尽己之谓忠。以实之谓信。传,谓受之于师。习,谓熟之于己。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自治诚切如此,可谓得为学之本矣。而三者之序,则又以忠信为传习之本也。尹氏曰:“曾子守约,故动必求诸身。”谢氏曰:“诸子之学,皆出于圣人,其后愈远而愈失其真。独曾子之学,专用心于内,故传之无弊,观于子思孟子可见矣。惜乎!其嘉言善行,不尽传于世也。其幸存而未泯者,学者其可不尽心乎!”
  希望你在祷告时,也要像曾子一样“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我劝你三年之内不要写文章,要专心读我的文集和我推荐的书籍。如果你听我教,你必成功、必将富贵尊荣,如果你不听我教,你必一辈子贫穷、卑贱,在不得志中忧闷,如你父亲一样。
  我带你再读一段《论语》: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朱熹注解曰:子张,孔子弟子,姓颛孙,名师。干,求也。禄,仕者之奉也。行寡之行,去声。吕氏曰:“疑者所未信,殆者所未安。”程子曰:“尤,罪自外至者也。悔,理自内出者也。”愚谓多闻见者学之博,阙疑殆者择之精,慎言行者守之约。凡言在其中者,皆不求而自至之辞。言此以救子张之失而进之也。程子曰:“修天爵则人爵至,君子言行能谨,得禄之道也。子张学干禄,故告之以此,使定其心而不为利禄动,若颜闵则无此问矣。或疑如此亦有不得禄者,孔子盖曰耕也馁在其中,惟理可为者为之而已矣。”
  徐志刚先生的译文:子张学习如何谋求做官。孔子说:“要多听[各种意见],把觉得可怀疑的地方避开,谨慎地说出其余的,这样就少犯错误;要多看[各种情况],把觉得有危险的事情避开,谨慎去做其余的,这样就减少后悔。说话少出错,做事少后悔,谋求官职的机会就在其中了。”
  我的译文:子张学习如何谋求官职。孔子说:“广博地学习,增长自己的见闻,倾听各种不同意见,深入观察社会的实际情况。伤害人的话,千万不要说;不揭露别人的隐私,对可怀疑的话(也就是没有把握的话),也不要说出来,谨慎说出其余有根据、有把握的话,这样就可以少说错话。避开有危险的事情;惹是非的事情及会导致人们议论的事情都不要做;也不做没有信心做成功的事情。用心地做有信心做成的好事。这就可以少后悔。说话少出错,做事少后悔,得官升官的机会就在其中了。”
  现在讲人权,以后因言论被抓坐牢的可能性极小。在宪政民主的社会,同样要慎言!因为你如果说了错话,必有损你的声望。如果你因言不慎而得罪了人,你所得罪的人极可能会刁难你,使你事业不顺。就算被你得罪的人饶恕你,不刁难你,但他们会提拔、推荐、任用你吗?绝对不会。因此,一定要慎言!我小时我母亲常常告诫我:“沉默是金。”还说:“说话要从心里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如果你有官位的职责,你要依法刑罚恶人,为受害者伸冤。如果你是反贪机构的官吏,你就当尽责尽职地依法调查、惩罚贪官污吏。如果你没有官位的职责,你就要遵守主耶稣基督的教导:不要与恶人作对。
  《弟子规》教导要亲近仁者,《圣经》教导要亲近智慧的人得智慧。你自己亲近仁者和智者,就带动人们也亲近仁者和智者。人们亲近仁者和智者,就是民主选举,这就是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仁者智者兴起来,恶者暴政必消亡!
  《圣经》教导无论得时不得时,都要传耶稣基督的福音。台湾的唐崇荣因传耶稣基督的福音,讲加尔文的归正神学,他也是大名鼎鼎,他被许多大陆基督徒尊崇敬仰。你当效法他。
  你可以宣传张国堂学说,我出名了,你也跟着出名;我发达了,你也跟着发达;我成功了,你也跟着成功。你现在总是写文章揭发、讨伐有权的人和富人,你这样必永远也不可能成功!希望你深思!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5月13日
在本帖下的回复:
回复郭国汀:
  虽然不能以成败论英雄,但“成则王侯败则寇”也是历史的法则。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让中共政府出版揭露自己的《特权论》,这可能吗?蚍蜉撼树能成功吗?
  否定马列毛主义,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中共也阻止不了这个趋势。
  前苏联、东欧各国都没有接受陈泱潮的《特权论》,中国也不会接受陈泱潮的《特权论》。
  希望你要了解人性人心和人的本能,要分析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认真预测分析中国的大趋势。民运人士的力量微弱,只能顺势而为。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必然失败!
  你在陈泱潮与我张国堂之间只能选择一人,不能搞折中调和。陈泱潮不可能与我张国堂同睡一张床!
  中共必将在争吵、争闹中分崩离析、土崩瓦解。我们的任务是安定中国。中国并不需要你搞革命!而且,煽动民与官斗,是有罪的!而且,必有大祸!
  我张国堂避祸求福,陈泱潮惹祸失福,你愿意选择谁,就选择谁,但你的祸福由你的选择而决定。
  我从来没有站在中共暴政的立场上说话,我只是避祸求福,我也维护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和睦。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他们必成为上帝的儿子。”我希望你记住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在国民几乎都信马列毛主义的时候能搞宪政民主吗?你郭国汀如果持这种想法,我只能认为你郭国汀无知愚蠢!
  《特权论》是继续文革的纲领。如果出版该书,绝对不会有宪政民主,只会有中国的动乱!
  1976年中国人民厌恶贫穷,盼望富裕。搞了十年文革之后,再搞陈泱潮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可能吗?有人支持吗?当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是中国人民的共识,才是共同心愿。
  现在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中国的经济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在资本主义的经济上搞社会主义民主革命,可能吗?陈泱潮才是刻舟求剑!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6/2017 12:21 , Processed in 0.09644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