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拦截方励之拉开64序幕(89问青天)

已有 325 次阅读1/7/2017 18:41 |系统分类:历史

拦截方励之 稳定为纲

1989年初,民办的四通社会发展研究所举办了“首届民间修宪理论研讨会”。

198912月号的《中国青年》先后刊出了苏绍智的《1989年指示我们》和严家其的《谈德先生、赛先生》文称封建专制主义始终作用影响于我们的社会”“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没有很好的得到消除。

198914日,赵紫阳在中央宣传小组会议上说:“现在国外以及国内有人提出中国的经济要走私有化道路,政治上要轮流执政,搞议会制,这是一种思潮,估计今后这种思潮还会蔓延。当然还会出现另一种思潮:你改来改去,出了那么多问题,难怪人们对13大提出的路线发生怀疑,要倒回去,再走回头。”

1989123日和210日邓小平在上海依次和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李先念和国家主席杨尚昆的会谈,当时和李先念的会谈成为把赵紫阳赶下台的开始。

1989 225日,美国总统老布什访问中国。26日,邓小平对来访的布什总统说:“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中国正处在特别需要集中注意力发展经济的进程中。如果追求形式上的民主,结果是既实现不了民主,经济也得不到发展,只会出现国家混乱、人心涣散的局面。对这一点我们有深切的体验,因为我们有‘文化大革命’的经历,亲眼看到了它的恶果。中国人多,如果今天这个示威,明天那个示威,365天,天天会有示威游行,那末就根本谈不上搞经济建设了。我们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但匆匆忙忙地搞不行,搞西方那一套更不行。如我们现在十亿人搞多党竞选,一定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中那样‘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内战不一定都是用枪炮,动拳头、木棒也打得很凶。民主是我们的目标,但国家必须保持稳定”。   说这些话,就表明这个时候的中国已乱象环生了!这是改革后的第二次。邓把声名狼藉的“文革”说成是民主,是对民主的污蔑,混淆了民主与专制的是非界限。

226日《华盛顿邮报》发表方励之的《在人权标准上存在双重标准吗?》的文章,文章说,“在争取人权的斗争中,我们不仅必须反对完全无视人权的事件,而且必须反到对不同国家采取双重标准的概念。我们必须为使一种人权概念适用于所有国家而斗争。”方文的中文稿当日就送到中共领导人手中,李先念、王震等认为方励之已失去中国人的起码人格。

26 日晚,布什总统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得克萨斯式烤肉告别晚宴,邀了500位客人,包括一些中国的异见者。他们是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经济学家苏绍智、法学家于浩成、文艺界著名人士吴祖光。按西方文化,晚宴既是一个正式的公开的场合,但又可以避而不谈为难的话题,因此,邀请中国领导人和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共赴晚宴,既表示了总统对中国人权的关切姿态,又不会有损于中国领导人的正统权威。在被邀请的人当中,除方励之外,其他人都出席了。

222日,方励之接到了总统晚宴邀请。223日,就电话告知中国科学院外事局局长。如果当局不同意方接受邀请,就请及早通知,以便及时婉谢。这已经成了惯例。

3天过去了,当局并没有明言或暗示要方拒约。26日下午,北京天文台还派来汽车,要送方励之夫妇赴宴。2261730,方励之夫妇同林培瑞夫妇乘一车从中关村保福寺916楼出发,一路向东,直奔希尔顿长城饭店。车一上路,就有另一辆车尾随上了。1800左右,车行驶至长城饭店附近的三环路口,发现戒严了。上百警察虎视耽耽地横在路上,不准一切车辆通行。起初,人们还以为是为了布什一行的安全而实施的。谁知道,警察一发现方励之的车到,立即密集拦截,戒严遂即解除。方励之四人被截下车后,试图步行去长城饭店,但很快就被一群便衣团团围上,堵住了去往长城饭店的路。为首的一个黑粗粗的便衣,一看即知是个训练有素的打手,他上来就架住方励之,接着说:“我是这次布什来访安全的最高特工负责人。美方特工提供给我们的名单上没有你们二人,你们的邀请函无效,所以你们不能参加宴会。”可见,中国最高特工当晚根本就没有去保卫贵宾。方励之决定去美国大使馆求证美方的邀请函是否无效。这时,方励之的车及司机都已找不到了。方励之四人随即跳上一辆出租车。该车走了数百公尺,又被警车追上,再次勒令停车。不得已,方励之等走到公共汽车站等候电车或汽车。然而,警察还是比他们快,站牌附近立即被警察站满了,所有经过的车辆均不许停车,一辆辆的公车和计程车在警察的指挥棒下呼啸而过,谁敢惹麻烦?司机宁可挨乘客骂也不敢惹警察的。方励之等换一个车站,警察就随之赶过来戒严。在这些车站等车的其他乘客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陪同我们一起倒霉。

没车坐,那么就走!放弃乘车的念头,他们向秀水街使馆区步行。这时已约1900,天色昏暗,气温下降。他们4个人的前后左右都有警察“陪同”,穿制服的,穿便服的都有,还有一辆警车紧随在后。每一个街角都有一辆武装三轮摩托整装待命。可以看到的警察至少在100个以上。至于看不到的后备队,可能更多了。总之,一、两个自由思想者,抵得上100个武装的警察。2030,他们走到使馆区,偶然路遇加拿大外交官霍雷(Horley)夫妇,了解到方先生和夫人的困境后,立即邀请他们去他家小坐。警察无奈,不能再“陪同”了,因为不能硬闯外交官的家。警车则近逼到这位外交官的家门口,处在待命状态。

20302130,在Horley先生的家一小时中,方同许多记者联系上了。早在宴会进行时,许多记者已发现李淑娴和方的席位是空的,知道事情一定有变,很想知道详情。因此,方励之决定去香格里拉饭店,那里住有上百个专为采访布什访华而来的记者。方先生担心,在离开Horley家去香格里拉时,可能又会遇到警察拦截,以阻止我们会见记者。一上路,确实又有警车紧随。但是没有拦截,一路通行无阻,安全而准时地到达香格里拉饭店。之所以如此,当局原计划的阻挡方案中没有有关记者招待会一项。一个中央计划政权,原计划中没有的,警察也就不去做了。计划对警察行动之重要性可由下例标语看到。1988年初,交通警察在北京天文台前的路上写了一条大字标语“为努力完成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上限)计划而奋斗”。2330,召开临时记者招待会,发布了方励之的‘晚宴’经历。北京数百警察的一夜按计划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抢了总统布什的镜头,成为第二天的头条新闻。

227日发表了由方励之、杜维明、李欧梵、陈鼓应等63人联署的《敦促中国大陆民主改革宣言》。28 日,美国官方就方励之未出席晚宴的事表示强烈不满。3 1日,中国外交部对美方的不满“感到惊讶并深表遗憾”,并希望不要因为某个人而影响中国与美国政府之间的“友好关系”;晚宴事件使不同政见者和政府的矛盾更加公开化。

198931日,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同时出现了《讨邓檄文,告全民书》的大字报说“取消党派,解除四项基本原则。”这标志着一场大规模的政治运动将要爆发,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几次重大政治斗争都是在清华和北大点燃火种的。32日,北京大学贴出题为《中国人的悲哀》的小字报说“打倒专制、独裁!”33日,清华大学贴出“中国民主青年爱国会筹委会”写的《致广大青年学生的一封信》,号召“在爱国主义民主战士方励之的领导下,参加到民主、自由、人权的激流中去。”《新华文摘》第一期发表曹思源的文章《政治体制改革的安全通道》,认为中国实行社会主义议会道路“一是避免老百姓造反,二是要避免政府对非武装群众的镇压。议会道路 ,既一条非暴力之路。”

34日,邓小平将赵紫阳叫到自家会谈时说:“我们搞四化、搞改革开放、关键是稳定。凡是妨碍稳定的就要对付,不能让步、不能迁就。外国人要议论,让他们议论去。中国不能乱,这个道理要反复讲、放开讲。不讲,反尔好像输了理。要放出一个信号,中国不能乱,中国不许乱。告诉同志们,遇事要沉着。中国不能允许随便示威游行,如果365天,天天游行,什么是也不要干了,外国资金也不会进来了。我们在这些方面控制严一点,不会影响外商来投资,恰恰相反,外商会更放心。十年来我们的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对青年的政治思想教育抓得不够,教育发展不够。知识分子待遇太低。”

“中国不能允许随便示威游行”!?什么叫“随便”?没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的,就叫“随便”。可有关部门对任何示威游行都不批准,因为示威游行就是“乱”。不允许乱也就是不允许示威游行!所以,认为“八九民运折断了共和国历史上具有决定意义的十年改革进程,破坏了中国社会的转型,改变了中国的发展轨道”;或者认为“邓小平听信了李鹏、李锡铭、陈希同的不实汇报作出错误决策”等等,都是没有弄懂邓小平的“稳定为纲”哲学。邓小平的稳定哲学与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一样,靠的都是专政即镇压手段,目的都是维持“党天下”;不过一个叫“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一个叫“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而已。

198935-7日,西藏拉萨市发生示威事件,随后开始戒严。

35日,《人民日报》发文《苏联欢迎匈对1956年事件的评价》。3月中下旬,人民日报社社长胡绩伟在人大会上呼吁:忽略了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是去年至今国务院工作的极大失误——就像戈尔巴乔夫在苏联短短几年做的那样,建设民主大国再建设经济大国就用不了50年。319日《人民日报》发文《苏联大多数人支持改革》;《世界经济导报》发表了题为《倒退不是没有可能的--千家驹评李鹏政府工作报告》的文章,这在中国新闻界产生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效应。正在大陆采访的台湾《联合报》记者王丽美,与《世界经济导报》及时联系,经钦本立同意,《联合报》于当天转载了千家驹的这篇文章。321日《人民日报》发文《波兰承认团结工会的合法地位》。

323日,邓小平说,发展中也出现了新的失误。我们现在的问题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得太快,给国家和人民都带来了困难。我们最大的失误是在教育方面,思想政治工作薄弱了,教育发展不够。这方面的失误比通货膨胀等问题更大。最重要的一条是,没有告诉人民,包括共产党员在内,应该保持艰苦奋斗的传统,坚持这个传统,才能抗住腐败(《邓选第3卷》第288页)。在邓小平一些人“先富起来”示范下,另一些人也想“先富起来”,拚命“朝钱看”。在这种情况下,仅仅靠几句说教就能保持传统、抗住腐败吗?

329日《人民日报》发文《叶利钦当选人民代表》;《求是》第4期发文《苏联、东欧国家关于社会主义改革的一些新见解》;《新华文摘》第4期发文《评赫鲁晓夫的改革》。198941日《人民日报》发文《匈党员人数剧减》。46日北大贴出题为《时代的召唤》的大字报,提出“社会主义还有没有存在的合理性?马列主义到底还适合不适合我国国情?”410日《人民日报》发文《波兰对宪法做重大修改,改行总统制,设参议院,民主选举产生参议员》。413日北京邮电学院收到署名“广西大学学生会”的《告全国大学生书》,号召“高举胡耀邦画像和民主、自由、尊严、法治的大旗,来纪念五四青年节。”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3/30/2017 01:36 , Processed in 0.052138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