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公民监政与纳税人的权利

已有 814 次阅读7/4/2017 18:48 |系统分类:百姓

公民监政与纳税人的权利
mshkkhhgy8)提要政府的建立与运转包括所有的经费支出都需得到纳税人的同意,并对纳税人公开,接受纳税人的问责与监督。

 

要处理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关键在于处理好纳税人和征税人之间的关系,而纳税人和征税人之间良好关系的运行,核心又在于纳税人权利的有力保障。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实现双方的共赢,在充分保障纳税人权利的同时促进纳税人及时高效地履行纳税义务,建设独立平等、公平公正、诚信协调、稳定和谐的税收征纳关系。

 

一,谁是纳税人?

 

每个人都是纳税人,只要他有任何购买和消费行为,就向国家交付税款,因为商品的价格包含税款。所以,每个公民都是纳税人。

 

中国现行法律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负有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为纳税人”。这里“纳税义务人”是狭义的“纳税人”,指的是名义上纳税人或直接交付税款的人,而名义上纳税人如商店老板可以把税款加价到商品价格,这样,消费者就是实际纳税人。财政学的纳税人是指广义的纳税人即实际纳税人即买者或消费者。

 

广义的纳税人不仅包括税法规定的负有纳税义务的纳税人即名义纳税人,而且包括实际负担税收的人即实际纳税人。二者有时统一,有时又相分离,决定于税负是否发生了转嫁。间接税的缴纳者是名义纳税人,实际纳税人是商品的购买者。中国的税法将名义上“纳税义务人”等同于纳税人,而将实际纳税人排除在外,致使在国民心目中造成了一种错觉:不少中国人并不认为自己是纳税人。

 

《中国税务》杂志1999年第10期发表了3篇关于“为人民服务”还是“为纳税人服务”的讨论文章,其中两篇文章对“为纳税人服务”的口号持反对态度,理由是:我国成年人中交纳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不及5%,提倡“为纳税人服务”口号等于提倡政府只为5%的人,而不为95%的人服务,或等于为有钱人服务。这一观点是把直接税(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当成了所有纳税人,而抹杀了间接税的实际纳税人——广大的商品购买者,是极端狭隘的论断。

 

二,纳税人乃权利主体

 

公民之所以纳税,是要支付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的费用。所以,征税应以人民的同意为前提。人民的授权是国家征税唯一的合法性源泉,政府无权单方面征税和决定税款的使用。未经人民同意而征税,其性质无异于抢劫。为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公民需要通过宪法和法律来保障自己的财产权、言论自由权、结社权等各项基本人权。

 

纳税人决不只是“纳税义务人”,而是权利主体。日本学者北野宏久睿智认为:税法并非征税之法,而是保障纳税人基本权的权利之法。作为承担国家财政作用的一方当事人——纳税者,既“不应该被仅仅当作征税的客体”来对待,也不应该“被当作纳税义务的被动的税负承担者来操纵”,“所有的纳税者都享有不可侵犯的固有权利”。

 

为把纳税人与国家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以法律形式制度化,西方各国不仅通过宪法加以明确宣示,而且还倾向于制定专门法律文件,如澳大利亚于1977年就公布了《纳税人宪章》、英国1986年的《纳税人权利宪章》。加拿大于1983年颁布了《情报自由查询和隐私法》法案,1985年又公布了《纳税人权利宣言》,赋予纳税人广泛的权利,并在寄给纳税人的普通的税收资料和手册上予以印发。更为重要的是在加拿大《所得税法》等法律中都规定了许多详细的程序性权利,充分保证了纳税人权利的实现。美国1976年颁布《情报自由查询法案》、1988年《纳税人权利法案》,1996年修订的《纳税人权利法案Ⅱ》。美国每个州还设有独立于税务机构之外的“纳税人援助服务处”,其主要职责是协助纳税人解决纳税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这使大部分税收问题都能得到较公正和及时的解决。甚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也为成员国制定了《纳税人宣言》范本,规定了纳税人的基本权利。

 

纳税人权利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纳税人权利是建立在狭义纳税人的认识基础之上的,是各种具体的、实体性或程序性的权利。广义的纳税人权利则是指公民作为纳税人应该享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权利。纳税人的基本权利应该是公民作为广义纳税人所应享有的基本权利,它来源于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它从属于公民的基本权利,两者是种属关系。公民的基本权利范围比纳税人的基本权利要广。

 

三,纳税人的基本权利应包括以下几项内容(公民监政):

 

㈠纳税人的生存权。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保障国民最低限度的生存权,是宪法上的国家责任。日本社团法人自由人权协会于1986年2月发表了《纳税者权利宣言》所提出的第一项权利就是“最低生活费等非课税的权利”,规定任何课税都不得侵犯纳税者的健康,以及最低限度的文化生活(生存自由)。我国《个人所得税法》所规定的扣除额,实际就是生计费用的标准;现行《税收征管法》所规定的将个人及其家属的住房和用品排除在税收保全措施和强制执行措施范围之外,实际也是出于保障纳税人生存权的目的。

 

㈡受公平对待权。《世界人权宣言》第1条就宣称,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澳大利亚《纳税人宪章》规定:所有纳税人都必须得到公平合理的对待。加拿大《纳税人权利宣言》还规定了对有争议税款的公平听证权。对有争议的税款,纳税人在缴纳税款之前,享有不受歧视的听证调查权。在得到税务局或法院作出的公正结论之前,纳税人可以不缴有争议的税款。这一规定可借鉴于我国。我国《税收征管法》规定纳税人同税务机关在纳税上发生争议,应先缴清税款及滞纳金或提供相应的担保,然后可以申请行政复议。这一规定与整体价值观有关即重国家“收入”而忽略纳税人的权利。

 

㈢税收立法的决策参与权。公民有权亲身或由其代表来确定赋税税额、税率、客体、征收方式和用途。在代议制下,法律决定的过程实际是由议员来决定的。代表纳税人的议员责任重大,故不能由政府来指定,要由公民通过公平、自由、公正的选举产生。为了达到控制国家税收的目的,纳税人必须建立一套运转良好的选举制度,以保障纳税人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保障纳税人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保障纳税人免于恐惧的自由,并把税收“授权”的权力永久性地留在议会手里。税法的制定不仅应由纳税人所选出的代表同意,还应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来扩大纳税人的参与程度,以最大限度地保障纳税人的参与。当纳税人与国家、政府之间因征税而发生矛盾时,是纳税人而不是政府拥有最高裁判权,其表现形式为全民公决。

 

㈣知情权。知情权又称为“信息权”。政府的财政资源大部分来自于税收,人民当然有权知道自己缴纳的税款用在了何处,也就是纳税人享有知情权。纳税人的知情权主要包括四个方面:对税收政策制订的知情权,对税收政策内容的知情权,对税收管理的知情权,以及对税款支出方向、效率的知情权。对政府预、决算及预算执行情况的知情权,是纳税人知情权的重点所在。英国《纳税人权利宪章》将信息权与获取帮助权一并规定,税务局和海关负有帮助纳税人了解并履行税法所规定的相关义务的责任。加拿大《纳税人权利宣言》也对信息权作了明确规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为成员国制定的《纳税人宣言》说:纳税人有权要求税务机关提供有关税制及如何测算税额的最新信息,同时,税务机关要告诉纳税人包括诉讼权在内的一切权利。

 

财政公开是保障纳税人权利的基本要求。政府有义务、有责任把在行政管理活动中所产生、所收集的信息对人民公开,及时、全面地向公众公布预算编制过程、政府的财政政策目标、公共部门账目和财政预算等财政资讯。日本北野弘久的《纳税者权利宣言》就规定了纳税人有要求公开情报和参加财政过程的权利,包括:所有纳税者享有要求公开一切有关租税、财政上的涉及公众关系的情报和利用这种情报的权利;所有的纳税者都可要求全面公开国家及地方政府的财政立案过程,并根据法定的正当程序参加这一过程。在现代世界各国,预算公开是常例。而西朝鲜预算经人代会通过后,一般不对外公布,尤其是预算的具体内容,更成为保密的对象。预算内容不公开,剥夺了公民的知情权,也限制了公民对预算的监督。

 

㈤监督权。纳税人权利的重要功能在于监督、管理与制衡国家财政权。纳税人的监督权应该是对税收的来源、取得、使用以及效果等全过程的监督。如法国1793《人权宣言》第20条规定,一切公民均有权监督税收的用途和了解其状况。纳税人有权对政府的财税行为和公共事务提出质询,有权对政府的违法行为进行督察直至依法起诉和控告,最终还可以通过法定程序更换自己雇佣的“公仆”。

 

㈥诉讼权。纳税人应切实享受到行政与司法救济权,包括行政复议权、行政诉讼权、控告申诉权、求偿权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当纳税人权利受到侵害后诉诸法律解决获得公正判决的权利。

 

日本几个案例:一公民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一个县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的开支进行审查,法院最后判决该县知事自己掏钱赔偿不合理的开支。这个案子承认了公民有监督公共资金支出的起诉权。

 

东京市长石原慎太郎,因为住豪华酒店,乱支交际费,被东京一个区的议员起诉,东京地方法院判石原等 3人赔偿40万日元。

 

1990年代中,日本高知县的律师以纳税人的身份,要求县政府公布有关招待费的具体情况,遭政府拒绝后而向法院诉讼。原告在诉状中提出,公务员的工资中已包含了本人的生活费用,原则上公务员吃饭应自己付钱,如果是必要的公款宴请必须公布被宴请客人的姓名,这样才能让纳税人判断公费请客是否合理。法院判决原告胜诉,由于有关公务员不愿意公布被宴请客人的姓名,这些费用在财务上就不能报销,只能算是公务员自己请客,因此,最后依据本判决从相关的公务员处追回了四、五亿日元的金额。

 

又如日本秋田地方裁判1999年6月25日判决:秋田县教育局召开的六次恳谈会的费用中,有2091245日元餐费属于违法支出,对时任教育长等职的6名被告请求损害赔偿。法院认可原告请求,判决被告向秋田县支付现金2091245日元及利息,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7 06:25 , Processed in 0.05058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