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茶税引发北美独立战争

已有 3812 次阅读3/4/2018 00:06 |系统分类:历史

作者:关敏

美国革命起因于宗主国的课税和干预。

美国人在殖民地时代就建立了一条原则:“无代议士则不纳税”,即不经殖民地代表的同意就不能征税。因此,赋税问题就成了殖民地与宗主国斗争的焦点。

18世纪中叶,大英帝国先是打败了西班牙,又在北美与法国进行了7年战争。连绵不断的战争,使大英帝国入不敷出,于是决定在北美殖民地增加税收,以化解财政危机。从1763年起,英国每年变换不同的花样向殖民地征税。1764年公布了《糖税法》,对输入美洲各殖民地的外国食糖和酒、丝、麻课征各种附加税,每加仑征收3便士,并撤销了各殖民地早先曾享有的某些免税待遇,“以支付各领地之防卫、保护与安全费用”。

北美人民认为:各殖民地在英国议会并无代表,英国议会无权向北美各殖民地征税,这赤裸裸地掠夺殖民地人民的财产。1764年10月,纽约议会向英国表示:“蠲免未经许可的或并非自愿的纳税负担,必须成为每一个自由领地的重大原则”,否则就不可能有“自由、幸福与安全”,如果国会可以对美洲的贸易征税,就可以对他们的土地、或任何东西征税了。

1.反印花税的斗争

1765年3月22日英国议会通过《印花税法》(Stamp Act)规定:北美殖民地的印刷品包括报纸、书刊、契据、执照、文凭、纸牌、入场券等均需加贴印花税票,税额自2便士到几英镑不等,全部印花税收入将在英国议会指导下,用于殖民地的“防卫、保护与安全”。违者罚款或监禁,违反印花税法的人,必须交海事法庭受审,而海事法庭不允许有陪审并且在审讯中实行有罪推定,要求被告负举证责任。

《印花税法》直接侵犯每个人的利益,遭到殖民地人民的强烈反对。殖民地人民坚持只有通过他们自己的议会才能作出征税决定。1765年5月30日,弗吉尼亚议会通过了帕特里克.亨利提出的《弗吉尼亚决议》,宣称“由人民自己对人民征税或由其代表者为之,是防止过重课税的唯一保障,是自古以来英国宪法的本质特点和英国人自由的固有特点”;只有弗吉尼亚议会才拥有“对本殖民地居民课加赋税的唯一排他性权力”,表示不会服从于没有殖民地代表参与的英国议会的征税法律。

此举为其他地区的议会所仿效。纽约议会宣称:人民由自己的代表来课税,是“每个自由国家的最重要原则,是人类的天赋权利”。

1765年10月,根据马萨诸塞的倡议,有9个殖民地派出29位代表在纽约举行了“反印花税法大会”,一致通过了《殖民地人民权利及其不满的宣言》:“就人民的自由而言,不可或缺的真理是:未经他们自己亲口同意,或者有他们的代表表示同意,政府是不能向他们课税的……唯一能代表这些殖民地人民的是那些由他们自己在殖民地选出的人,除非经由他们各自的议会,谁也不应向他们征税”。他们抨击说,《印花税法》具有“破坏殖民地居民的权利和自由的明显倾向”。时任弗吉尼亚议员的华神顿在给弗朗西斯.丹德里奇的信中说:“这一税法违宪,是对我们的自由的可怕的进攻。”在这次大会上,克里斯托弗.加兹顿提出了“美利坚人”(Americans)的概念。这个说法得到了大会的响应和认同,会上通过拒绝向英交纳印花税等14项决议。

这一期间,自由之子、自由之女等秘密会社纷纷出现,带领人们高呼“要自由、不要印花税”的口号,捣毁税局,焚烧税票,把税吏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游街示众。

11月印花税法生效前,全殖民地税吏都被迫辞职。各地还发行大量小册子,宣传“无代表不纳税”的政治准则。詹姆斯.奥蒂斯说:“征税而不许自由选举代表就是暴政。”

为抵制印花税条例,各殖民地展开抵制英货运动,从而导致英国对殖民地的出口额大幅度下降。英国30个城市的商人和制造商联合向议会上书请求废除印花税法。在殖民地人民的坚决斗争与英国商人的强烈要求下,英国议会于1766年3月18日,通过废除印花税条例的决议。

2.反汤森税法的斗争

从1767年5月英国议会连续制定了由财政大臣汤森提出的几个条例,合称为《汤森税法》:《中止纽约议会条例》宣布临时解散纽约州议会,直到该议会遵守《驻营条例》,按时缴纳特别税,承担英国驻军给养时为止;另外两个条例则是为征税而制定的,规定在殖民地港口直接征收玻璃、铅、颜料、纸张和茶叶税,用以支持殖民地总督和法官的薪俸,同时规定英国在美洲设立税收机构,增派官吏稽查税务,税吏有权进入殖民地的民宅、货栈、店铺,搜查违禁品和走私货物。汤森税法不仅触犯了“无代表不征税”原则;更严重的是,它解散了纽约议会。如果国会可合法地剥夺纽约议会的权力,也就可以剥夺殖民地其它州的权力,从而任意侵犯其它州、乃至整个殖民地的自由。

富兰克林向英国当局指出:未征得北美人民的同意就直接向他们征税,这是对法律的违背和公开践踏,而它用征来的税作为支付英国驻殖民地官吏的薪俸,其目的是要让他们可以不依靠殖民地议会而统治殖民地,这显然是对殖民地人民自由和权利的肆意侵犯。北美“将以人们难以想象的速度摆脱可能是强加于她的束缚,也许还会把这种束缚转移到施加束缚者的身上。与此同时,每一个压迫行动都将激怒他们的情绪,使你们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商业利润大大减少,甚至有可能全部丧失,并将推动他们的最后反抗;因为那个地方已经撒满了自由的种子,并且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根除它们。但是,那里的人们如今仍对不列颠满怀尊敬和爱戴,只要能细心地维护,友好谨慎地对待他们的权利,就可以不费力地长期统治他们……”。

1767~1768年约翰.迪金森(John Dickinson)以“一个宾夕法尼亚农场主致英属殖民地居民的信札”为题,发表了12篇文章,抗议汤森税法。他指出:“在英帝国内有两种政治权力,一种是国会行使的权力,一种是地方或殖民地行使的权力,不可混淆;自由人的政府是受宪法控制的政府,不能逾越规定以行使其权力。”

1768年马萨诸塞议会向英王递交请愿书,要求废除汤森税法,并通过塞缪尔.亚当斯起草的致北美各殖民地下议院的“传阅信”,指出英国议会的决议损害了北美居民的宪法权利和自然权利。麻萨诸塞议会联合弗吉尼亚议会共同向各地发出了一个《通告令》,呼吁各个殖民地团结御侮,共同进行抗议活动,坚持“无代表即不纳税”的原则。

华神顿指出:汤森税法“同每一条自然正义原则都背道而驰,……这种做法不仅违背了自然权利,而且破坏了在建立过程中献出了王国中好些最宝贵的鲜血的不列颠自己的法律和宪法”。殖民地人民应下决心为保卫自己的权利而斗争,“当不可一世的大不列颠老爷们必欲将我们的自由剥夺净尽而后快的时候,……保卫我们得自祖先的自由似属势在必行……为了保卫我们生命的一切息息相关的无限宝贵的天赋自由,我们每一个人都应义无反顾地拿起武器”。

弗吉尼亚议会的议员们在华神顿、帕特里克.亨利、理查德.亨利.李和杰斐逊等人的领导下组织了一个抵制英货协会,宣称凡是支持英国征税者,均应被视为殖民地的敌人。

很快,各个殖民地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不进口英货的风潮。在一些海港城市,在“自由之子社”的领导下,商人们积极进行违反汤森税法的贸易。而各个乡镇的妇女们则在“自由之女社”的组织指导下,公开纺纱织布,鼓励人们穿自制的布衣,抵制进口英国的布匹衣料。她们还进行了不进口茶叶的活动,有些地方的妇女还公开焚毁了自己储存的英国茶叶。城市工匠们也坚决支持不进口运动,并狠狠打击个别贪婪商贩违背不进口协议的商业活动,把其中的罪大恶极者抓起来游街示众。据统计,1768~1769年,英国输入北美的贸易总额由136.3 万英镑锐减至50.4 万英镑。为了抵御英军的武力镇压,一些地区的议会还以防范印第安人为名,号召居民们拿起武器,严阵以待。

波士顿惨案。

1770年1月,纽约的“自由之子社”与英军在戈登山发生战斗,英军杀死“自由之子社”成员1人,杀伤多人。纽约因而被称为美国革命的“首次流血”圣地。

1770年3月5日,驻波士顿的英军与当地群众发生了冲突,英军竟残忍地向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开枪射击,当场打死5名手无寸铁的群众,打伤多人,造成了骇人听闻的的波士顿惨案。这一事件的发生震动了整个北美,群众在波斯顿广场为殉难者举行了庄严的葬礼,随后又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群众的反抗斗争一浪高过一浪,大有爆发革命之势。

1770年4月,英国政府迫于北美人民的压力,取消了《汤森税法》,只保留了茶税。

3.茶税引发北美独立战争

杰斐逊等人认为与英国的斗争远未结束,因为茶税是对北美人的权利的侵犯。杰斐逊在1770年6月参加签署《不进口协议》:在茶税取消之前,决不进口英国的任何商品。

为了加强各殖民地之间的联系,统一斗争步伐,1772年,首先在波斯顿成立了半秘密性的革命组织—“通讯委员会”,到1774年,北美各殖民地普遍建立了“通讯委员会”。这些通讯委员会把各地人民密切联系了起来,起到了协同作战的重要作用。

1773年9月富兰克林在报上公开批判了英国的北美政策:“你有无限的权力征税,不经他们同意就从他们的一镑中拿走一先令,这样,你不言而喻也有权处置他们其他的19先令。”1773年英国通过了新的《茶叶法》,旨在挽救濒临破产的东印度公司。该法规定,东印度公司可通过其代理商直接向北美殖民地出口茶叶,只征轻微的税。这样,该公司输入北美的茶叶价格便要比走私茶叶便宜一半左右。英国当局同时下令:禁止北美居民购买走私茶叶。令人愤慨的是,东印度公司在输入茶叶时往往要捎带大量其他货物进口,严重扰乱了殖民地的市场。但殖民地人民表示,自由比喝便宜茶更重要。殖民地的走私商人发动群众抵制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运到北美殖民地销售。

北美各地的通讯委员会和自由之子社等社团向群众宣布:凡帮助东印度公司销售茶叶者一律被视为“国家的敌人”。在纽约、费城和查尔斯敦等地,组织起来的群众拒绝为东印度公司的茶船卸货,即使茶叶已经上了岸也不得出售。

波士顿倾茶事件。波士顿总督不顾群众的抗议,决定把东印度公司运来的茶叶卸上岸出售。在“走私王”汉考克和革命鼓动家萨缪尔.亚当斯等人的支持策划下,一批革命者组织了一个波士顿茶党,他们决定采取断然行动,不让这一图谋得逞。1773年12月16日夜晚,海岸一片漆黑,茶党成员数十人面涂油彩,身披羽饰,打扮成莫霍克族印第安人,手持短斧,分三组登上了停泊在波士顿港口的无法卸货的近3周的东印度公司的茶叶船,打开船舱,劈开木箱,把3艘船上价值18000英镑的342箱茶叶,3个小时内全部倾入海。这就是闻名世界的波士顿倾茶事件。

“波士顿茶案”深深地激怒了英国国王及其政府,英王乔治三世称之为叛乱:与“波士顿惨案”相比,“茶案”的性质要更为严重,前者是愤怒的英国士兵同失去理智的波士顿暴民之间的冲突;而后者则毁灭的是财产,而且是茶叶。要知道,当初英国之所以决定在废除一切商品税的同时仅仅保留了茶税,是因为他们把茶税作为一种象征,即:它象征着宗主国的尊严,表明宗主国享有在殖民地征税等特权。因此,政府认为,“波士顿茶案”是反对英国统治的有计划的行动,必须进行严惩。

1774年英国国会以压倒多数通过《强制法案》。该法案规定:关闭波士顿港直至东印度公司被毁茶叶得到赔偿;取消麻萨诸塞的自治权;由英王直接任命议会议员,加强皇家总督的权力;被控在北美犯罪的英国官吏不受殖民地法院审讯,今后所有破坏“和平”与妨害官员执行公务的案件必须移交英国法院审理;授权英军可以在北美的旅馆或无人居住的建筑物中驻扎,等等。同时,任命北美殖民地英军总司令盖奇将军为麻萨诸塞总督,并调集军队前往波士顿进行镇压。

1774年5月英国政府宣布从6月1日起封锁波士顿港,禁绝一切对外贸易,并调兵遣将前往波士顿进行镇压。1774年6月1日,英国颁布的《波士顿海港法》生效,波士顿被封锁之后,对外通商被割断,波士顿粮食来源受阻,人民陷于饥饿、混乱的边缘。根据当时的统计,到1775年5月底,波士顿约有15万人濒于饿死。

英国的残酷统治,激起殖民地人民的更大反抗。1774年5月,弗吉尼亚议会开会,呼吁北美十三个殖民地的代表召开大陆会议,商讨共同对付英国的办法。这个召号立即得到各州议会的响应。华神顿坚决拥护大陆会议的召开,并表示:“我打算募集一千个士兵,由我自己出钱供养,并带头前去支援波士顿人民的斗争。”他的讲话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弗吉尼亚议会立即选他作为第一届大陆会议的代表。在杰斐逊等人的提议下,弗吉尼亚议会通过决议,把英国封闭波士顿港口的日子6月1日定为“禁食与祷告日”。总督丹莫尔(Dunmore)闻讯,强行解散弗吉尼亚议会。但弗吉尼亚革命派的议员们不甘心失败,89名议员于5月28日重新集合到威廉斯堡若黎酒店的阿波罗大厅,决定继续声援波士顿,并决定成立省议会(provincial congress),负责管理弗吉尼亚的事务。8月1日,省议会第一届大会在威廉斯堡正式召开。弗吉尼亚的政权开始转入革命派手中。

在弗吉尼亚的带领下,各殖民的革命派纷纷与保守派及王党分子展开斗争。波士顿工人拒绝为英军修筑兵营,当马萨诸塞总督向纽约征募工人时,纽约市工人拒绝这项工作。马萨诸塞通讯委员会在1774 年6月草拟了《庄严盟约》。这是借用1643 年时英格兰与苏格兰曾订下确立长老派地位的《庄严盟约》的名称。这个盟约的通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号召美洲人民坚决地进行抵制英货运动,它标志殖民地人民争取自由的激烈斗争的重新开始。

1774年7月杰斐逊出版了《英属美洲权利概述》一书,他在该书中庄重宣布:“国王是人民的仆人而不是人民的主宰”。美洲人民“拥有人类的天赋权利,他们有权脱离他们由于偶然的机会而不是出于自愿的选择而隶属的国家;他们有权去寻见新天地,并且有权在那里建设新社会,制定一些他们认为最能促进公共幸福的法律和典章”。英国国会无权统治、指挥美洲殖民地人民。该书还否认英王有处理美国西部土地的权力,猛烈抨击了英王纵容北美奴隶制度;英王“只是袒护少数非洲海盗的切身利益,而置美利坚诸国的长远利益及人民的权利于不顾”。这部小册子行销于13个殖民地,不出数月,这些关于美洲权利的新思想便在各地生了根。

1774年9月5日来自各殖民地的55名代表(佐治亚地区代表受阻缺席)到宾夕法尼亚的费城开会,这就是第一届大陆会议。第一届大陆会议通过了由约翰.亚当斯起草的致大不列颠及北美殖民地人民的《权利宣言和怨由陈情书》,谴责英国政府在北美的种种暴政,宣布殖民地人民有生存、自由和财产的权利,重申了英国议会无权征税的主张,指出只有代表殖民地人民的机构才有权向他们征税,要求废除一些“不可容忍的法令”,并同时决定一致抵制英货,停止对英出口。第一届大陆会议不愿独立,他们只是要让“英国人民感受到他们对于权利的渴求”,会上通过的宣言充满了折衷和让步,连一向激进的杰斐逊参会时也只是要求国王“纳谏”。大陆会议建议各殖民地进行军事准备,马萨诸塞最先建起的民兵。

到1774年底,大部分殖民地都在驱逐原总督的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省议会,它们的大致顺序是:6月,马里兰。 7月,宾夕法尼亚、新罕布什尔、南卡罗来纳、新泽西。8月,北卡罗来纳、特拉华。10月,马萨诸塞、康涅狄格与罗得岛因从开始起就是自治殖民地,它们的政府都是民选的政府,与新建的省议会相差无几,因此没有进行改组。佐治亚和纽约殖民地又由于保守势力过分强大,没有达到建立省议会的目的。

12月18日,大陆会议的请愿书送到了伦敦,富兰克林立即把它递交给英国当局。被否决。

不自由,毋宁死!1775年年3月23日帕特里克.亨利在弗吉尼亚议会说:“假如我们想获得自由,并维护我们长期以来为之献身的崇高权利,假如我们不愿彻底放弃我们多年来的斗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那么,我们就必须战斗!我再重复一遍,我们必须战斗!我们只有诉诸武力,只有求助于万军之主的上帝。……我们的弟兄已经奔赴战场!我们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袖手旁观呢?先生们想要做什么?他们会得到什么?难道生命就这么可贵,和平就这么甜蜜,竟值得以镣铐和奴役作为代价?全能的上帝啊,制止他们这样做吧!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行事;至于我,不自由,毋宁死!”这响亮的词句,成为战鼓声,回响在里士满的圣保罗大教堂里。会场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1775年4月18日,麻萨诸塞总督兼英军司令盖奇得知北美民兵正在距波士顿27公里的康科德征集火药和军需品,便立即秘密派遣史密斯中校率800名英军前去收缴军火,并逮捕反英领导人。这个消息很快就被爱国分子探听到了,他们立即派人火速把这一消息传往各地。波士顿近郊的民兵们得知情报后很快就集合起来,迅速赶往康科德。当英军经一夜急行军于4月19日拂晓到达来克星顿时,早已守候在那里的北美民兵向英军打响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这次战斗第一次显现了民兵的威力,他们能在短时间内集合,“随时警觉”地准备战斗,被称为“一分钟人”,一分钟人塑像现在竖立在列克星敦。经过一番激战,英军大败,死伤及被俘者30多人,8名北美民兵牺牲;独立战争的序幕由此揭开。

英军勉强行进至康科德,但发现大部分军火已转移;在烧掠一番后就离开了,在返回的路上立即受到民兵更猛烈地狙击。英军遭受了重大伤亡,被迫撤退。

此时,战斗的警报已传遍了整个乡间,正在田里劳作的农民放下手中的耕犁,在作坊里工作的工匠们收拾好自己的工具,纷纷拿起武器,从各个地方奔向战斗的前沿,一颗颗维护权利的子弹呼啸着射向英兵,打得他们丢盔弃甲。珀西勋爵率领着1000多名英军前来增援,也被打得人仰马翻,抱头鼠窜。高傲自大的珀西勋爵被一颗子弹击中了胸前的铜纽扣,差一点毙命,吓得调头就跑。当这支狼狈不堪的军队仓皇撤回波士顿时,已伤亡和被俘了大约300人,而北美民兵仅仅伤亡数十人。

来克星敦的枪声给北美人以极大的鼓舞,北方新英格兰各殖民地的群众立即响应,他们纷纷拿起武器,高举义旗,前来支援波士顿人民,各路人马很快就汇合成了一股巨大的革命洪流。各殖民地纷纷建起民兵。有84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建起“绿色少年”,冒死向加拿大攻去,夺取了哈得逊河北段的英军炮台,另有一支民兵也曾攻向加拿大,虽未得手,却逼令英军不敢分兵由加拿大南下。到了6月,又有民兵进袭波士顿近处的英军,占据高地班克山,筑起工事。英军一日之内发起3次冲锋都被击退,情急之下,调来火炮,民兵才撤离高地。这一仗,民兵伤亡400人,英军却损失1000人。

当时,好多人仍然相信,假如让英国人知道,枪声虽然响起,但殖民地所要的只是“保卫自己的权利”。但英国国王拒绝了他们的种种和平企求,使得殖民地的66名代表不得不于1775年5月10日再次聚集费城,史称“第二届大陆会议”。

这次会议期间,大陆会议开始真正行使了北美最高政权机关的职能。它发布命令:在北美全境发行纸币,筹集武器、弹药和各种战争物资,广泛招募兵员,并成立了处理军事事务的委员会,由华神顿出任主席。6月初,大陆会议决定把新英格兰民兵整编为大陆军10个连,军队建成后,马萨诸塞代表约翰.亚当斯当即推荐华神顿为大陆军总司令。

此时,华神顿仍把大陆军称为英王的军队,表示只反英国在北美的暴政,并不反英王,有点水浒英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味道。

1776年1月潘恩匿名发表了惊世骇俗的小册子《常识》,呼吁美洲人立即宣告独立。

1776年7月4日十三邦议会一致通过的《独立宣言》,指责英国“未经我们同意便向我们强行征税”,指出纳税而无代表权就是暴政,宣布13个殖民地脱离英国独立。很快,自由的钟声响遍了北美大地,它向全世界郑重宣告:一个伟大的民族从此诞生了!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樊梨花 3/4/2018 00:26
关敏: 华盛顿伟大在何处?

乔冶•华盛顿的伟大,不在他的进取,而在他的退让;不在他的功成,而在他的身退;不在他的军功,而在他的交权。

美国独立战争从1775年4月到1781年10月,整整进行了6年半。至少有25000名美国人死于战场,几乎占美国全部人口的1%(1911年10月武昌首义爆发,冯国璋火烧汉口的战役死亡人数就接近3万)。

华盛顿在长达6年的战争岁月里,从未回过自己的家,即使过家门也不入。1775年6月15日在第二届大陆会议上,由华盛顿担任大陆军总司令的提名获全票通过,大陆会议批 准给他个人每月500美元的薪金,他拒绝从国家那里领任何薪水,他把从军看作是自己对国家应尽的义务。他表示“对金钱的考虑是不能促使我牺牲家庭的舒适与 幸福来接受这一艰巨的任务的”。在6月18日写给夫人的告别信中说:“亲爱的帕齐,请你相信,这一职位并不是我自己去谋求的。……我在家中同你在一起度过 的一月,那种真正的幸福要远远胜过我在异地他乡若干年后始能盼到的遥远的希望。”

当时世界上所有的大国都由国王统治,新大陆上涌动着要求君主制的思潮。他的部将刘易斯. 尼古拉上校,以及美国思想家汉密尔顿等人都写信劝华盛顿当国王,说是士兵的普遍要求。华盛顿回信说,他称王会“造成国内动乱和流血成河”。华盛顿的选择为 美国成为民主制国家开辟了道路。杰裴逊说:“一个伟人的节制与美德可能使这场革命免于象其它众多的革命那样,以这些革命所希望建立的自由被扼杀而告终。”

1783年11月2日,在普林斯顿附近的洛基希尔,华盛顿向追随他多年的将士发表了演说:“你们在部队中曾是不屈不挠和百战百胜的战士;在社会上,也将不愧为道德 高尚和有用的公民。…平民生活的俭朴、谨慎和勤劳的个人美德与战场上更为壮丽的奋勇、不屈和进取精神同样可贵。”最后他公开表达了自己过平民生活的热切愿望,随即遣散了部属。

两天后,当华盛顿乘船离开纽约港时,岸边送别的人流如潮水一般,华盛顿和大家一样为分离的悲伤所打动,他们热泪盈眶,无数次地拥抱、干杯,然后,华盛顿就走了。他眼含热泪,不停地挥动手中的帽子,与8年炮火硝烟中曾经生死与共的战友依依惜别。

1783年12月23日,对于硝烟刚刚散尽的美国来说,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日子。因为这一天,大陆会议将在安纳波利斯举行一个隆重而朴素的仪式。当华盛顿走进议会大厦时,没有人给他献花,也没有听到议员们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号子。他只是在议员的对面获得了一个普通的座位。然后由议长作了介绍;华盛顿就站起 来以鞠躬礼向议员们表示尊敬,发表简短讲话。他说:“现在,我已经完成了赋予我的使命,我将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并且向庄严的国会告别。在它的命令之下,我奋战已久。我谨在此交出委任并辞去我所有的公职。”议长则答道:“你在这块新的土地上捍卫了自由的理念,为受伤害和被压迫的人们树立了典范。你将带着同 胞们的祝福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但是,你的道德力量并没有随着你的军职一齐消失,它将激励子孙后代”。华盛顿向大陆会议辞去一切公职,亲手交回了大陆军总 司令的委任状,经过八年抗英后解散了军队,正式解甲归田。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依靠外在压力,仅仅依靠内心的道德力量就自觉放弃了在为公众服务的过程中聚集起来的权力。人类有了这几分钟,那些大大小小争权夺利、不惜弑父杀子的英雄故事黯淡了;那些装神弄鬼、沐猴而冠,一朝手握权柄就以百姓为刍狗,运用人民交付的权柄就像运用自家厨房里的一根柴火棍的所谓的零秀倒屎黯淡了;那些以各种美妙的名义取得“天下”,而后千方百计垄断世袭,甚至在垂暮之年还死死抓住权力之柄就像抓住救命稻草的旧星尾人黯淡了……

从1783 年到1789年,到弗农山庄拜访华盛顿的国内外人士络绎不绝。招待客人吃住给他带来了很大的经济负担。宾夕法尼亚州代表向大陆会议提出动议,要求对华盛顿 的贡献和牺牲给予补偿。华盛顿明确表示,绝不接受任何补偿。弗吉尼亚州议会将波托马克河与詹姆斯河的股份各赠送他150股,他知道此举显示了州对他的高度 评价与关怀,他如果拒而不受,可能被看作对国家美意的不敬,甚至“被误解为蓄意炫耀自己的无私与美德”,经再三斟酌,他最后将全部赠与捐献给了慈善机构。

1789年华盛顿作为惟一候选人当选为美国第一届总统,可他连去临时首都纽约的路费,都是借钱凑足的。1792年是总统选举年,他对麦迪逊说:“他情愿拿起锄头去挣块面包吃,那也比现在这种处境强”。国家需要他继续干下去。1793年选举团一致通过他继续连任。

1797年乔治.华盛顿告别了政坛,他没有制指定接班人,而是让人民通过选举产生。他开创了一个重要的先例,这就是总统连任不得超过两次。因为连续多年担任总统,权势、人脉都不是普通竞争者可以比拟的,如果不加限制,将很难避免无限期连任,结果又回到了独裁专制。因为过分强势的总统集团,使得任何监督体制都无法发挥作用。古罗马从民主制到选举出皇帝的历史,表现得就很清楚。

这是华盛顿对人类政治文明的杰出贡献。他告诉世人,人民有自治的能力,不需要由强权 人物指定接班人。华盛顿开创了政治的新纪元。他虽大权在握,却始终听从良知的召唤,谨慎谦卑地使用权力。他是政治家中的政治家、伟人中的伟人。后人可以从 他身上看到,原来政治家还能够是这样一种高尚的形象。正是他,用自己的言行告诉世人,政治和道德可以良性结合到什么程度。华盛顿犹如一座政治人格的灯塔, 时刻提醒着拥有或想拥有权力的人们,不要在权力的迷宫里晕头转向。他本可称帝,可他连总统都不想当,仅干了八年就回家了。《微软百科全书》将华盛顿评为上 一个千年中最伟大的政治家。

1799年12月14日,华盛顿在卸职两年零九个月之后逝世,享年67岁,全美哀悼月余之久。独立战争将领亨利.李在悼词中对他的一生作了著名的概括,说华盛顿是“战争中的第一人,和平中的第一人,美国同胞心中的第一人”。当他的死讯传到欧洲时,英国舰队和法国军队也都悼念他。华盛顿不仅是美国的功臣,而且是人类的楷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0/2018 08:45 , Processed in 0.04866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