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天易网 返回首页

樊梨花的个人空间 http://home.wolfax.com/?1197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为什么老子要杀智者?

已有 10142 次阅读9/9/2020 06:07 |系统分类:人物

为什么要杀智者?老子认为:聪明人与蠢人是不平等的,聪明人能够煽动蠢人起来造反。所以,“聪明人是做不好奴隶的,必须杀掉以绝后患。”这就说明了:老子绝无人人平等的思想。
 
一,道粉把“人人平等”强加于老子
 
刍狗,古代祭祀时用草扎成的狗,在祭祀之前是很受人们重视的祭品,但用过以后即被丢弃。后人用以比喻微贱无用的事物或言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直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牺牲品。“圣人”(统治者)不仁,以百姓为牺牲品。
 
360百科对此解释说:“仁在这里的意思是爱。不仁,即没有爱憎,一切平等。”这显然是胡说。仁是爱,不仁就是不爱,甚至是残酷嗜杀。何来没有憎?况且由“没有爱憎”也推不出“一切平等”啊。
 
溪谷说,“刍狗”意味着平等,没有偏爱,是民主的特征。“以百姓为刍狗”相当于“以百姓为臣民”;由于臣民里面有等级,所以,“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没有平等的涵义。当代人把“刍狗”当成一个无等级内涵的道具,是想当然;由于“刍狗”是用草做的,不同质量的草做的“刍狗”,其价格就不一样,这就说明“刍狗”内部也是等级分明的,所以,由“刍狗”一词得出平等结论是错的。

“意味着”只是一种可能性,“刍狗”待遇可能是一种平等,但这种平等与民主没有关系。譬如:原被告一进衙门,就被县老爷各打五十大板,它是平等地践踏人权,这样平等与民主保护人权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刍狗”是被抛弃被践踏的对象,当老百姓被统治集团平等地剥削、践踏的时候,何民主法治之有?”如果老子里面有自由、平等、民主,为何要等2000多年后的人来发现?
 
其实,“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说的就是赤裸裸、血淋淋的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华夏的整体性价值观,反对天赋人权,鼓吹天赋圣权。蒋庆说:“圣人有天然教化凡人的权利,曰‘天赋圣权’,而凡人只有生来接受圣人教化的义务。”老子说:“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也就是说,圣人有天赋的杀人(民)权;而凡人只有生来接受圣人屠杀的义务。

法国大革命的巨头之一圣鞠斯特讲过一个道理:“自然灾害瞬间弄死百千万人,人们不会谴责,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但我们的断头台刚刚弄死几千人就有人谴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执行的也是自然规律。”其实,最讲自然规律的是华人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华人的自然就是血淋淋的弱肉强食。自然告诉你:猴有猴王,狮有狮王,连蜜蜂都有蜂王。所以,人法自然,就必然有人王即圣人。自然界中的动物们都无条件服从它们的王,那么法自然的人类就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圣人王,否则就是天诛地灭、天打雷劈。这就是无为而治的自然法根据。
   
古代西方人就认识到,人是有理性有自由的灵(精神动物),唯有中国人说人是刍狗即草狗。老子认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子把人等同于物,把百姓等同与原材料中的易耗品。所以汉语里有“人物”之类的词。圣人把民当草狗(像避孕套用过就扔);如今的民已沦为屁民。对待老百姓就像天地对待世间万物一样,可生杀予夺、兔死狗烹、草菅人命。
 
在无神论的道家教导下,国人心中只有“不仁”不义的恨,张献忠干脆把替天行道改写成为替天杀人。他在成都(今天绍成公园)立七杀碑,上边刻着:“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德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他把四川人都快杀光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张献忠是在师法自然、师法天地的名义下进行的大屠杀,因而有着无穷的“合理性”。若张献忠成功地统治了中国,他将是“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的最伟大的圣人了。

事实上,“天地不仁”只是一种自然灾害,而非天地故意为之。“天地”没有思想意志,不存在“天地”故意将万物视为“刍狗”的情形。但老子由此推论出:作为人的“圣贤”将“百姓”当作“刍狗”,这是故意制造逻辑混乱而做的诡辩,将人民当作杂草与猪狗者,只能是暴君,何“圣”之有?可见,“法自然”不过是把专制暴行“合法化”而已,是一种巧饰。

近代精英如梁启超、胡适者,把自己自由追求依附在《老子》的“道法自然”上,他们把“道法自然”解作“顺其自然”或所谓“自然主义”,进而断定老子是“放任主义”或“不干涉主义”。《老子》何尝主张过“放任”?区区五千言中,光是“杀”字就有好几个!《老子》73章云:“勇于敢者则杀,勇于不敢者则活。”这是宾语前置句型,即:杀勇于敢者,活勇于不敢者。谁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圣王!谁是圣王管辖对象,臣民。可见,被杀的人就是臣民。因此,老子要求政府培养臣民贪生怕死的精神。

再看《老子》第74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奇,与“正”相对而言,就是不正。为奇者,就是犯上作难者。老子的本意是让“民”怕死。如果民不怕死,用死吓唬他们有什么用?如果老百姓贪生怕死,有人犯法,就把他们杀掉,就没人再敢犯上作难了。全文翻译如下:“如果民不怕死,为什么要用死去威胁他们呢?如果让民经常恐惧死亡,那么,对于那些对抗统治者的人,我们把他们抓来杀死,谁还敢再聚众闹事?永远应该由专司杀人的人去杀人,而圣王不要亲自杀人。代替屠夫去杀人,就好像代替技术高超的木匠去砍木头,很少有不伤着自己手指的。”

老子的意思是:最糟糕的是老百姓不要命;如果庶民怕死,一干坏事,统治者就把他杀掉,就再也没有人敢出头了。这就是“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的法西斯政策。所以,老子的主张就是要对老百姓施行严刑峻法,而且还要施行死刑,只不过统治者不要亲自动手。这里,老子的立场鲜明,就是要折磨虐杀庶民,杀人还不让庶民知道。很重要的一点是,“吾得执而杀之”中一个“吾”字,是老子站在统治阶级立场上的明证!老子为维护奴隶主统治,竟然灭绝人性,丧尽天良,愚民杀民,与民为敌!

在老子眼里,老百姓都是坏蛋。所以,要防止民盗民乱。具体办法就是愚民政策。道德经第3章说:“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这是老子的愚民治国总纲,其目的就是防止智者窃国,使“智者不敢为”。这里“智者”就是民众的领袖人物,“智者”能言善辩,聚众闹事,所以,老子说“辩者不善”,“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可见,老子要杀掉这类“为奇”的“智者”,其残暴举世罕见。

老子为什么要杀智者?奴隶主认为:“聪明人是做不好奴隶的,必须杀掉以绝后患。”可见老子的刍狗哲学就是奴隶主哲学。他要帝王们“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把一国人弄成无知无欲、虚心实腹的初婴,然后把智者“执而杀之”,就无为无不为了。而且,老子要求奴隶们像水一样“利万物而不争”,还要求“知者不言”。这分明就是要老百姓做哑巴。而且老子要人们效法的天道正是哑巴之道。大家都成了哑巴,能聚众闹事的“智者”就寸步难行了,圣王的政权就稳定得万寿无疆了。

《道德经》56章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杨师群说:《道德经》56章中说要达成“知者不言,言者不知”的“糊涂政治”局面,就需要对知识者塞其耳目、闭其嘴巴、挫其锐气,这样便能消解其纷扰,和谐其光耀,使其混同于低俗的尘世,以达到一种高低混同的平均境界。老子强调人不要锋芒毕露,不参与纷纷扰扰的名利之争,收敛光耀,混迹江湖。用《伤仲永》的话说,就是“泯然众人矣。”不要追求出类拔萃、鹤立鸡群;而是融入大众之中,使自己很平凡很普通。这样的庸庸碌碌之人,也是孔子因材施教的培养目标。老子认为:唯有平凡,方可永恒;唯有装糊涂(即大智若愚),才能巧生存。玄同,就是“与玄道混同”之境,像庄周梦蝶一样的物我难分之境,就是“变色龙”的生存之道。

黎鸣篡改老子,把“玄同”解释为“人人平等”附会到老子身上。《道德经》里无平等二字。所谓的“道法自然”不过是“上善若水”,“水之道”有平均的倾向,这就是农民起义高举道教的天道平均的旗帜的缘由,如唐末的黄巢起义和宋代王小波起义都如此。“地之道”却是反平均的,如地震,火山爆发,都会造成地的高低不平;“天之道”也不是平均的,如陨石撞击地球会生成高低不平的的陨石坑。所以,老子的天之道的“高抑低举”的平均主义是错误的归纳。
 
退一步说,老子“以百姓为刍狗”是在老百姓之间确立平等对待的原则,但是,圣人、侯王们是享受特权的。人人平等,在西方无例外的,王也包括在内。在东方,王不包括在内。老子说,“天大地大道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处其一焉。”可见,王大于众人。所以,中国无真正的平等观念,至多只有老子鼓吹的天道平均主义。这个天道平均主义也只是在民的范围内实行,官僚们是永享特权的。这样的社会绝不会是人人平等的社会,“刍狗”不过是猴王们的韭菜而已。
 
《老子》一书言圣人有31处,他的理想社会照样有猴王,有贵贱上下等级,“贵以贱为本,上以下为基”,这和孟子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等级特权制有何差别?老子的理想社会中照样有大小国之分,大国要统治小国,小国要侍奉大国,何平等之有?

类似情况大量的存在,例如,一个儒粉说:孟子承认“人皆可以为尧舜”,荀子讲“涂之人皆可以为禹”,街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大禹这样的圣王。所以儒家有这样平等的一方面。

批评:这种不完全归纳推理的结论是不成立的。儒粉把“人人平等”视为真理,然后再找几个例子来证明儒家也有。这种证明属于不完全归纳证明,其结论是或然的,不是真理。人人为尧舜禹,与平等毫无关系!好比说,人人都呼吸,人人都拉屎,人人是刍狗,人人像雷锋……就能得出人人平等吗?显然是不能的!大禹,吃了防风酋长的肉体,弱肉强食能人人平等?舜弟是坏蛋,舜却让他做诸侯;其他族的坏蛋,舜屠杀了之!双重标准,何平等之有?同一商品的双重标准的价格在美国是犯罪。尧把自己两个女儿嫁给舜,搞一夫多妻,连男女平等都没有,何来人人平等?雷锋搞阶级斗争,对敌人无情打击,对自己人温暖无比,根本就无人人平等价值观!儒粉胡搅蛮缠,只能骗脑残的华人!

二,老子否定理性就是否定了人人平等
 
由于中国以人为神,国人理性达不到逻辑或神性的高度从而对人人平等一无所知。很多华人以为人人平等是人的物质性平等,所以,坚决反对“人人平等”。其实,人人平等是指人的理性平等。这是因为:人的本质是理性。理性就是人的抽象思维能力,这是中国人所缺乏的。理性与信仰都是超越了物质利益的思维。理性分为客观理性与主观理性,也称客观精神与主观精神。客观理性就是客观规律,主观理性就是指的人的逻辑思维及其认识成果。客观理性又分为神的理性、人的理性和动物理性。动物理性就是动物求生本能,食肉动物的理性就是弱肉强食,草食动物的理性就是逃生或伪装求生存,而鸟类则表现出了宁死不屈的自由性如麻雀。人的理性就是正义或平等,神的理性就是博爱。
 
理性思维最大功能是抽象,忽略事物细微差别。譬如:一个只有一夫一妻两口子的家庭,统计人口时填写2人。很显然,抽象思维已忽略其性别差异,这样,1男、1女都是1个抽象的人,才能相加等于2个抽象的人,才能人口统计。也就是说,当我们把每个人都看成“抽象的人”时,人与人是相等的,即人人平等,这样的话,人才能相加。可见,人人平等是理性思维的结果。
 
中国古人没有认识到:理性是人的本质。荀子以为人的本质是“群”,这就把人混同于群居动物如蚂蚁、蜜蜂等。老子连“群”本质都反对,主张离群索居,老死不相往来;离开了群居生活,人的理性是难以生成的。诸子百家否定众人有理性,当然只能实行愚民政策。著名思想家余英时说“道家、法家的反智论,简直不胜枚举(禅宗亦属反智谱系)。”学者吴稼祥说:“老子就是这样一个罕见的老反智主义者。”航亿苇说:“道家倡导的增大智慧去小聪明”。又是胡扯!

老子主张废除文字,就是不要文明不要智慧了,还要大智慧干啥?老子鼓吹人应无知无欲(语)的婴儿,老子的道就是“无”。庄子鼓吹:人应该像野鹿赤裸裸地生活,因为庄子的道就是“混沌”——糊涂,还要知识干什么?道粉说:“混沌等于糊涂?我怀疑你连小学都没毕业!”我驳斥:混沌就是一团糟,就是一塌糊涂,不是糊涂是什么?“掊斗折衡,而民不争”;庄子连计量工具都销毁了,就是希望过上理想的一塌糊涂的原始社会的氏族大锅饭生活。你崇拜老子以当“刍狗”为荣,“刍狗”是猪狗不如。猪狗尚有生命,“刍狗”是无生命的草狗,一次性的用具而已!你甘当一次性的用具,比螺丝钉还不如!比奴才还奴才,是古人之奴隶,是愚昧之奴隶,是野蛮之奴隶… 

三,老子连个人概念都没有,怎么会有人人平等?
 
人人平等的前提个人概念的产生和个人尊严的确立。古希腊文化蕴含了公民个人的概念,基督教文化在此基础上确立了个人尊严。上帝按自己的形象造了亚当这个人,确定了个人尊严,所有的人都是亚当的后代,都有上帝的形象,每个人都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所以,人人生而平等。
 
中国神话里女娲用泥巴造众人,确立了人人生而不平等的原则。《太平御览》里说:女娲用黄土和水,仿照自己的样子造出了一个个小泥人——他们成了达官贵人;女娲娘娘干得又忙又累,觉得太慢了,于是她就拿起绳子投入泥浆之中,然后再举起绳子一甩,泥浆就洒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个的人——他们就成了平民百姓。这样,中国就有两个阶级,一个是掌权阶级,一个是未掌权阶级。掌权阶级压榨未掌权阶级是天经地义。由于大家都信奉弱肉强食,个人尊严和个人价值无立锥之地,这个体制就越来越坏,直到崩溃。新建的体制依然是换汤不换药,人民依然是猪狗不如的“刍狗”。
 
老子没有个人概念,更没有确立个人尊严。老子的人不是“圣人”就是“人王”之意,无个人涵义。他说的“民”是众百姓,更无个人的影子。老子的“圣人皆孩之”就是“圣人都把老百姓视为无知无欲的婴儿”。后来;孙中山的训政,说国民党是保姆,人民是婴儿;他有时又把革命党比作诸葛亮,把人民比作阿斗。民主派批评说:谁要把人民当作孩童来规训,谁就是百分之百的独裁者。婴儿不能自主,必须要人监护,要人养活。老子说民是婴儿,就是说老百姓是圣人养活的,这不是对人民侮辱吗?与韩愈的“古之无圣人,人之类灭矣”以及中医粉的“无中医,中国人早就灭绝了”一样,属于典型的人妖颠倒、胡搅蛮缠。
 
老子的理想人是婴儿,婴儿不可能有尊严。魏晋玄学中,阮咸等人与猪共饮。电视《西游记》给人印象最深是猪八戒。猪吃饱了,就无追求了。道家把中国人当成“为腹而不为目”猪。心理学家武志红说:“中国人的集体心理发展水平没有超过6个月,一直停留在共生期。”也就是说,中国人的脑子里没有个人概念的形成,所以,汉人难以成为真正的个人。梁漱溟反复指出:“中国没有个人观念”,并称之为中国文化的最大之偏失。张东荪也认为:“在中国思想上,所有传统的态度是不承认个体的独立性”。没有人的独立性,不可能产生人人平等的意识和人权观念。民主法治无从谈起。
 
老子把人贬为“刍狗”,“刍狗”更没有尊严。庄子主张“齐物”,人与万物等量齐观,贬低人的尊严和价值,人的尊严何来,人权何以产生?庄子说“道”无处不在,存在于最最低下的小虫、小草、瓦当甚至粪便之中。他把永恒的“道”比作是大粪,意在否定道的崇高价值。他没有美与尊严的概念,也无美与尊严的追求,也沒有人的价值和尊严。沒有价值和尊严的人就是行尸走肉,行尸走肉绝怎会有理性、有博爱和人人平等的人权观念?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雷人

鸡蛋

握手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30/2020 18:03 , Processed in 0.03772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