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人物 查看内容

高智晟——锁不住的自由灵魂 作者: 纪硕鸣

1/12/2017 03:34|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62| 评论: 1|原作者: 郭国汀

高智晟——锁不住的自由灵魂|超讯
中国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因仗义直言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超讯》在美国访问高智晟太太耿和,获悉高曾受酷刑,记忆、语言功能严重衰退;缓刑期间也被国保严厉控制,但他却完成了一部50万字的自述,披露牢狱生活与受暴虐等残酷事实,亦呈现他对未来中国的信心及展望。
《超讯》2017年元月号
作者: 纪硕鸣
知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被誉为「中国的良心」。因坚持为不同的被迫害者仗义直言、帮助抗争,於2006年12月22日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但在缓刑期间就多次被暴力绑架、遭酷刑迫害,最後还是被重投入狱,直到2014年8月7日三年冤狱届满。此时主导当局迫害高智晟的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落马,外界关注高智晟是否能获得自由。
遗憾的是,走出高墙,高智晟却还是没能走出权力的控制。BBC引述人权组织说「高在监狱被完全摧毁」,精神、肉体都受严重酷刑,且被剥夺与人交流的权利,记忆、语言功能严重衰退。此外,高智晟仍受到严密的监控,并未获得真正自由。《超讯》在美国访问了高智晟的太太耿和,证实了高智晟的近况。
高智晟自述在台湾出版
但高智晟的思想是自由的,灵魂是锁不住的。即使在身体状况和生活条件极差的状态下,他仍完成了力作《2017年,起来中国——酷刑下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自述》。完整披露了在整十年被关押期间经历的酷刑、牢狱生活、秘密警察及军营武警的暴虐等鲜为人知的残酷事实,更有他对未来中国信心及前景的展望。书在台湾出版,久违的高智晟再次成为媒体焦点。
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三年,缓刑五年,缓刑期间始终被国保严厉控制。缓刑期五年里,竟有25个月被秘密囚禁在军营地下室,又先後在北京、山西、陕西、新疆等地在秘密员警的私牢里关了两年多,并没有自由,缓刑期满又被投入监狱。毫不夸张的说,他实质是被坐了八年的「牢」,且从他书中记述来看,秘密囚禁的野蛮及残酷程度远在监狱坐牢之上。
耿和和她的姐姐约定,希望「姐有机会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给我拍个照片传来」,她想看看高智晟被折磨成什麽样了。不过,照片是十多天以後才发过来。姐姐说,我没给你照,害怕你伤心,「那时,我们都为他在准备後事呢!」
因为,高智晟出狱时,几乎不会走路,皮肤和头发煞白,瘦得跟骷髅似的,站不稳。耿和说,「我父亲也看到了,父亲和我姐准备给他作办理後事准备了。」高智晟在家里调养,恢复得很快,体重一天增加一、二斤。
在耿和姐新疆家里待的这段时间,警察天天上门,他们在耿和姐家「上班」,坐足八小时,搞得家人没办法上班。姐夫得了癌症,也在家里,姐姐上不了班生活都有麻烦。考虑到新疆一家人的工作和生活,高智晟觉得陕北家人是农民,相较之下影响会小些,经交涉後被押至老家村里软禁。
高智晟在狱中,牙齿都快要掉完了,剩下的也全部松动。他提出要求,回老家路过西安的时候要上医院,治疗剩余牙,消消炎。当局最初表面是答应的,把他带到西安之後又拒绝了,说先回村里,以後由陕西员警负责安排,我们该走了。最後被强行送到村里面,佳县小石板桥村。然而,到了村里,把他看管得更严,绝不让外出,连牙都不让看。
9月4号,耿和拨通了高智晟的电话,听着声音非常不对劲。讲了半天才知道在这之前一天掉了四颗门牙,跑风了。高智晟吃饭时用指头堵着剩下下的几颗松动的牙帮助咀嚼,也只能喝粥。耿和很愤怒,看牙这点权力都被剥夺,她都不知道为什麽?所有刑期已经结束了,还不给自由。「在监狱之前的四年多秘密囚禁时,在秘密员警私牢里、在武警的地下室折磨他、被失踪时也一路折磨他,回到家之後还以这种形式折磨他,天理不容!」
为了高智晟这几颗希望看上牙医的牙齿,耿和以及女儿要在国际间奔波。9月初,孩子该开学了,日内瓦有个国际活动,早前都被耿和婉拒了,为了高智晟的牙齿,耿和还是委托让女儿去出席。为了爸爸的牙齿,争取更多的支持声音。多麽无奈却又是那麽坚强的选择。
和耿和聊天,她一直担心高智晟的牙齿。家属希望高智晟出狱可以回北京,北京医疗条件好,全家在北京有固定的牙医,但一直不被允许,直至被赶到老家一耽误又是两年多,牙齿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秘密囚禁单独关小号7年多
即使在佳县村里这样的小地方,高智晟始终也是24小时被监视着,一离家当局就知道了。有次,高智晟因牙齿流血不止,半夜里偷偷到了城里,警方在城里堵他,家里守着的员警带着大哥也追过来。大哥要给高智晟下跪说,求求你回去吧!一家人的日子还得过呀!
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下,高智晟完成了一本书,他写书的时候更艰难。刚回到村里的时候,话都说不清楚了,秘密囚禁及监狱监禁单独关小号七年多年,已经不会说话了。耿和说记得第一次通话,他说不清楚,我也听不清楚,那时候我也很急,我说你说什麽,你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怎麽回事?最後他说脑子没问题,是不知如何表达了。
他说2011年12月,秘密员警将他移交司法部监狱系统时,监狱系统怀疑他有大病不愿接收,最後决定双方共同对他进行体检。体检至耳鼻喉科时,他说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女医生看了後突然惊呼「这人的声带怎麽变成这样了?」全场死一般的沉寂,「我已经35个月没说话了」高智晟回了一句。
几年多没有讲话,记忆也模糊了,高智晟好多字不会写,用他的话说是「已多年与人间文字隔绝了」。一方面是折磨,电视、书、报纸都不让看,也不让他劳动,七年多时间没有在外面放风。另一方面,高智晟在一个七平方米的房子,不到两张双人床的面积。他那个泡沫床占了两个平米,靠近门口还画出了一平米的禁区,还有厕所位。监狱强制他坐着高不高低不低的位置上很累,座位是定死了的,地上用黄漆画了两个脚模印,坐着必须两手托膝、两脚必须放在那两个画模上,把脚後跟都给磨坏了。房间里画出虚线,一个箭头指向取饭的了望孔、一个箭头指向厕所位,这是他三年在禁闭室固定的行走路线。这些,高智晟都没跟耿和讲,他认为现在这个状态,帮不了家庭,不能给家庭减轻负担,就不该增加负担。
刚回到老家,当地员警老来骚扰,有时就坐在家中不走,不给你安静日子。一次,忍无可忍的高智晟拿起刀来对着来人说,这是私人的绝对主权地,我们可以用一切手段保卫它,那些人才不敢在家里呆,只能躲在家门口。这给高智晟滕出一点间隙,可以让他思考这十年来被迫害的经历,他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段真实反映野蛮极权专制恐怖本质经历。在这麽恶劣的环境中,以惊人的毅力,不到半年的时间高智晟完成了五十万字的书稿。字字血流的控诉,实际上是完成了两本书,现在先出了一本。
环境如此恶劣,很多人都会问,妻子耿和已经带着孩子们到了美国,高智晟为什麽不出国?留在中国,还在等待什麽?
高智晟:「我绝不离开中国」
耿和说,他在书里面写道,「我爱我亲人胜过爱我自己的生命,我深知妻子会面临的苦,这是我最不堪承受之大痛,然而,我无力使自己全然地属於亲人,我常为此承受着亲情的、乃至伦理感情方面的煎迫!我绝不离开中国,我的存在就是恶政权的一个大问题,我要亲眼看着恶政权的覆亡。」
耿和对《超讯》表示,「书里面写的详细,但是我没看。里面详细描述过去几年他受迫害的经历,我觉得我精神上很脆弱,我要带着孩子往前走,我如果去读他的自述,会对我心理遭成很大创伤。」
其实,耿和以及孩子同样因高智晟被迫害遭牵连。高智晟被抓的那些年,家人孩子的生活都受影响,警察就住在家看着。耿和说,家里的刀、剪刀等东西都被没收了,不能做饭。最後达成条件让孩子坐警察的车去上学,女儿独自下楼都是不允许的,在学校也受到百般屈辱、打骂。上课的时候,警察就坐在孩子的後面,上主课坐在後面,上其他课就坐在楼道口。孩子上卫生间都把里面的小孩都赶走,有两个女员警跟着、看着她。警察给班里的同学买些零食,帮着一起监视她,不让买零食,不让去公用电话打电话。老师还对同学说,你们每个人都不能带手机,如果带了给她用了就都是政治问题。
太太带两小孩逃到美国
学校老师还当着面侮辱,有次上课,孩子举手回答问题,老师不仅不叫她,还说你有什麽资格回答问题?耿和不得已,带着二个孩子经过二十多天的长途跋涉,跨越边境出走。最後获得帮助在美国安顿下来,完全靠自己自力更生。
高智晟曾经是中国十大杰出律师之一,如果不是为了当事人的公平正义而受到当局的压制,他们全家都可以过上富裕的生活。他曾经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在北京和新疆都有住房,十年前的年收入就过百万了。
这本是一个富裕、和睦的家庭,为了追求公平正义,不得不过着家人流亡海外、自己失去自由的生活。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国汀 1/13/2017 10:51
one of the greatest heroes of our time, the spirit of Mr. Gao can not defeat which make the CCP regime scared to death,

查看全部评论(1)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3/2017 01:26 , Processed in 0.081564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