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天易网 首页 专栏 生活 查看内容

仲维光:性解放不是男女性问题的最高解答

8/9/2017 19:50| 发布者: 郭国汀| 查看: 150| 评论: 0|原作者: 郭国汀

仲维光:性解放不是男女性问题的最高解答
——谈太太与情人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8-09 讯】作者:仲维光
有朋友调侃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是利用人的窥私癖,以题目博人。实在说,用这样的题目我真的不是博眼球,而是希望抛砖引玉,引出更为深刻讨论及更多的问题。因为政治问题每天充斥了网页,已经让人们认为政治是很重要的题目了。而这真的是一种极为糟糕,并且非常典型的误导人生的“现代现象”,或者说“西化”后的现象。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针对的是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质化、世俗化,针对的是所谓的“现代化”对于人及人性的败坏。






今天是周日,谈点轻松的题目与网友分享。


无意中在博客中看到有人说,爱人就像粗布衣,虽然不美丽,可是能遮挡风寒;情人就像时装,感觉很美好,却不能穿出去。发帖者以为发现了很深刻的东西。而这其实就是当代网文,那些装腔作势的半瓶醋误人之处。


1.


把女人作为身外之物去感觉,这让人失去了人的存在的最精华的内容,他没有感觉到人的感觉中最微妙、美妙,其它生物所没有的部分——人所独特具有的心神动荡、带有陶醉感的享受。


这个生命之间互相联系的道理很简单,也存在在一切男女生活中。因为人的苛求无论对太太(或者丈夫)还是对情人,都是如此。大多数人是在太太中寻找情人的一切,在情人中寻找太太的一切,而对此,因为没有兼得而感到缺憾、痛苦不能够自拔的有,熊鱼自笑贪心甚的也有……。可无论怎样,它永远是人生的一个梦想,所以爱情也是个千古永存的题目。


换装给人带来舒适,换“人”带来的一定是痛苦和怅然若失、惶恐和空虚。人之为人,从根本上不是一个愿意随意换人,和被换的生物。那习惯于换,而无痛苦的人,事实上已经失去了人的基本感觉。那样的人其实是可悲、可怜的。


这个看法是中国文化传统的看法,或许传统中国文化还没有走出最后一步,明确地提出女人是男人或者是男人是女人生命中的一部分,但是这个结论却一定是传统中国、东方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这个文化信奉的是“生命互相之间的联系和转化”,并且已经有了那高于西方只是泄欲的情爱艺术。为此,我对您说,房中之术绝非只是泄欲;《红楼梦》中的情和《红与黑》中的情不一样;读不出来的人,就还要去再读,再去体会才是,不然损失的是你,因为人只能够活一次,没有吃过,没有体会过,不知道,说的严重了,是枉为人也。


2.


有在美国的网友推崇今天的西方的性爱,认为我的说法是胡扯。可我真的对这类流行看法很不以为然。


我认为,当代西方各种满足性要求的发展方向,可以让我们看到并且直接提出质疑,今天的西方人是否真的懂得肉体的爱?


很多现象代表了这个社会的倾向及其所谓基础。例如性娃娃的研制,广泛的性伴侣的合理性,让我们不得不问,性交难道只是摩擦,难道能够由工业技术设计的性娃娃替代吗?能够提出这种设想,并且这样的产品在一个社会中推行,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不错,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甚至东方人觉得性娃娃比女人强,可这却正是现代化、西化造成人被社会及其物欲发展所异化的结果。当我说的性行为的那种“人的无以言状的体会”被认为是天方夜谭的时候,性娃娃一定就成了最完美的伴侣。可那也就一定是人的终结。因为人已经不理解人需要什么了,在人的欲求上不知天外有天,不知那无限的境地了。


人不知道人为何物,对人类来说是最危险的事情!这就是埃及为什么立一座狮身人首像,留下一个千古的斯芬克斯之谜。不是吗?在我的贴下,就已经有人被吃掉了。因为他们的说法就是已经不知道或者不在认为这是个谜了。


作为性对象的女人或者男人,都一定是无法替代的,他不仅是性娃娃等对象无法替代,而且一旦和你生命中的韵律融合的时候,谁也替代不了她或他。因为她包括的因素是如此复杂,皮肤感、气息、温度、动作幅度和韵律,抚摸你的部位,让你爱抚的角度,说话的声音、语气,使用的语言,没有一个是可以设计出来,甚至说你能够说清楚的。在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中,那个老妇人问玛丽亚,地动了吗?她对玛丽亚说,这样的体验,她一生中只有过三次。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我们古人笔下的男女之情……


找到所爱永远是一个缘分,可遇而不可求。可能你找过一百个女人也没有找到,可也可能你一生只遇到过一个就找到了。那真的是一个赐予的问题,不由你自己决定。中国人说的是前世修的,是前世的缘分,也许有道理,当然也许不是那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可这也是不能够轻易说人家是胡说的原因,因为世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在不能够说清的地方,最好就是闭嘴,著名的科学哲学家波普如是说过。我觉得,不仅哲学问题,在性问题上也是如此。


3.


男人和女人构成的是人类最美好的故事,当然正因为此,也可能是最丑陋、最肮脏的故事。所以不是所有的男女之间的事情都是美好的,都是值得留恋的。


男人与女人构成的是人类永恒的题目,永远说不完的故事。从古以来人们谱写过各种各样的爱情故事,包括神话、童话,可永远没有写完、写尽,永远对人充满魅力,充满吸引力。谁以为性解放是这个男女问题的最终答案,谁以为物化、世俗、纵欲就已经回答了这个男女问题,谁如果把那个无所不在的崇洋媚外用到这个男女问题上,以为在西方已经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大错特错了。而单只从这一点,把性解放作为男女性问题的最高解答,就能够让人可以肯定地认为,它不是一个真切的解答,因为我不相信这永恒的问题能够用如此简单、绝对的解答來结束。如果这就是结束,那原始年代,动物阶段就已经有了解答。可就是连动物不也是存在着排他性,存在着五里一徘徊的定向依恋吗?


为此,当人们质问现代化为人类生存带来的问题时,现代化毁灭了自然,现代化已经使得艺术成为观念的、物欲的,毁灭了人生的很多情趣和境界时,难道人们不也应该同样很容易地看到,与这一切平行的“性爱”、“男女”问题的遭遇是同样的吗?


现代化、西化、物欲、人欲,已经如同毁灭了自然一样毁灭了男女问题。我们现代的男女难道不是已经如我们从超市买来的鸡那样,没味儿、怪味儿,炖不了汤,出不来美好的鲜味儿了吗?难道我们现代的男女已经不再发生那人类曾经有过的美好的爱情和性爱了吗?性解放,那放肆的没了细腻感觉的粗鄙的性,难道不让人如质问现代化一样地质问:爱情死了、男女问题死了,这永恒的题目已经不再永恒,灭亡在现代人的手里?人的感觉和感情已经被现代化彻底地异化了?


在一个观念化、物质化的现代世界中,难道这永恒的题目面临的挑战,不让您感到严峻,如果曾经的永恒不再永恒,那意味着世界正在发生基因的变化。如果真的如此,那么说人类死了,人类步入了死路是毫不为过的!


谁也不能忽视人类对于男女问题,对于性问题的感受和认知,我坚持我是一个传统的人,传统的男女、传统的性爱让我神往,没了传统就没了传统存在的人,转基因的人不仅让我感到陌生,而且感到,那的确是另外一种怪异的生物。


男女问题……还是多想一想,多品味品味再说吧!


2017.5.7德国·埃森


==========


再谈东西文化与极权专制问题


——写在“谈太太与情人”一文之后


1.


有朋友调侃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是利用人的窥私癖,以题目博人。实在说,用这样的题目我真的不是博眼球,而是希望抛砖引玉,引出更为深刻讨论及更多的问题。因为政治问题每天充斥了网页,已经让人们认为政治是很重要的题目了。而这真的是一种极为糟糕,并且非常典型的误导人生的“现代现象”,或者说“西化”后的现象。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针对的是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质化、世俗化,针对的是所谓的“现代化”对于人及人性的败坏。


政治越少的社会是越好的社会,民众可以不问政治、怡然自得的生活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我已经有文章谈了,现代社会的结构是旧的西方基督教社会的壳子。这个壳子,是从他们的形而上学前提导致的政教合一的社会留下的结构。可政教分离后,人们在寻求新的价值基础上的社会,曾经的政教合一的社会框架难以容纳人权和民主为基础的新内容,老瓶装新酒,结果就社会问题不断。


在这种意义上,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极权主义是一种世俗化、政治化的基督教倾向的结果。极权主义社会不过是世俗化的政教合一。因此这个社会的政治充斥到每一个角落,甚至人的每一个神经。为此本文希望让人们明白,因为政治每时每刻在进攻我们,所以我们问政治是被逼的,是不得不问的。


在世俗化的政教合一的极权主义社会中生活的人都必须明白:对抗政治及政治化是必须的,唯有穿过它,才能够知道真正的“生”是什么,“活”是什么。


而这也更进一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极权主义绝对不是中国传统的产物。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没有一个所谓专制时期是政治渗透到社会每一个角落,无所不在的,中国人的文化及思想,社会形成的结构决定了这点。这只有基督教那种政教合一的社会才会如此。所以把共产党及其社会的罪恶归结到中国传统实在是一种很荒诞的想法。它根本就是共产党的反传统,反对一切人类存在的其它的价值及文化的谎言的变体。


此外,这个问题也让我们看到,即便是时下的西方,所谓民主社会政治也是太多了,这同样让我们看到时下我们说的现代社会,民主社会还不是现代社会,而只是后基督教社会。而只有改变了这个老瓶装新酒,有了自己的瓶子的时候,社会才会有最根本性的演化。


时下世界的同样性质的问题的重复出现让我们看到,真正的在人权和民主的基础上生出的社会形式,还需要我们努力探究。


2.


而这就导致我在这篇短文中想表达的第二点——文化的差异。我希望用这个基本的男人和女人的问题激发人们讨论更为根本的问题。因此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不是博人眼球,满足感官刺激,而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曲钩钓鱼,非大丈夫所为;求田问舍,岂旷世者真情。谈情问性,不过为了钓取触动天下之问的大问题、大关注。


各类文化问题上的差异,反映在每一件事情上,包括饮食男女、酒色财气。因此不只是爱情,任何一个小题目,生活中的小事,深究后涉及的都是根本性问题。


最近两三个月,我义务辅导一个德国小女孩打乒乓球。只因为我看到她动作不对却很喜欢打球,又愿意听我的意见,于是我就手把手地纠正她的动作,并且每次都陪她练习一两个小时。对此,德国人非常奇怪,不挣钱,为什么?在德国生活的经验也让我深知,他们肯定以为我有所图。如果发现了我有所图,才认为是正常的。否则心里永远充满狐疑,觉得无法理解。而这就是你在西方生活每天所遇到的一个典型的事例。到处是最简单的二分法,功和利,守法和违法,因为从前西方人的生活标准只是他如何面对上帝,现在则是法和国家。他们只有这两个道理,没有人际关系和生命联系,没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演化,更没有转化轮回。你只要信和守法就合乎了道理。


我的这个做法是中国人的本性——“积德”的冲动所致。如果为孩子、为他人做了些对人生有好处的事情,觉得自己心安,也觉得对自己,甚至对自己的家庭及子女也很有些说不出来的好处。这大约也包括我们中国人常说的来世。这对中国人来说,恐怕很少有人是彻底地不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法国汉学家玛丽·候芷明教授曾经跟我说过,她很奇怪中国的共产党领导人很在乎道德的谴责。这和西方的共产党很不一样。可我知道,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共产党,最无耻的人也还是害怕道德的天谴,害怕断子绝孙,坏了祖坟的风水。共产党永远无法彻底清除中国人的文化思想传统,毁灭中国人固有的人生观的原因也在于此。因为那已经成为一种深层的潜意识。


对我来说,我也真的认为积了“德”,这不是钱和利能够计算的。而为此,细想起来,“积德”这个术语,不仅西人难以理解,而且这个概念及想法,这个词,西文竟然无法找到稍微贴谱的对应翻译表达。“德”,这个字,在西文中根本就没有相应的词汇。所以你如何能够让一位西人明白,德的孤寡对于今生来世的作用。


这文化的差异说它犹如天地之别,也不为过!有位大师说,创世的时候东西方各有其界,你们一定要过,最后就生出很多问题。这看法真的非常精辟。


回到“情”、“性”,异国爱情可以满足性欲,可爱之“情”会如何,那就是很值得探讨的另外一个问题了。因为那涉及的就不仅是欲望,而且有更细致的感觉和思维,或者说精神的享受了。简单说,你爱吃清淡、她爱吃甜酸,你喜欢品味,她喜欢生猛,偶然为之不觉厌恶,多了一定会有审美疲劳,及厌倦。更何况在更为抽象的精神上,一个乡下人和一个城里人的精神快乐不一样,林妹妹和焦大的精神享受不一样。所以两种文化,两个种族带来的一定是比这更为丰富、具体、深刻的差异。


写到这里,对于那些被西方来的“教”化,也就是党化了的同胞,我却又不得不强调:这里面没有谁比谁好的问题,而只是“不同”——感觉不同、所要的不同、标准也不同。这里我要说的是:妄自菲薄是自己的无知!


不必言必称希腊、称西方,因为你对西方,就是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其实也不见得真的了解。而你对中国传统文化,张嘴就骂,就更是荒诞并且非常可笑的事情了!


2017.8.3德国·埃森


吃惊

不解

欠扁

路过

鸡蛋

雷人

握手

鲜花

最新评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0/2017 03:00 , Processed in 0.07661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返回顶部